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灯夜

2013-11-25 08:47 作者:剃度在家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鲍塘的龙灯也是板凳龙,不过一桥板凳上的红灯笼是两盏,比汤溪一带的少一盏;也是竹骨彩纸,只是没有花人物画,内中红蜡烛映照之下,红彤彤的透着喜庆;最为不同的是鲍塘的板凳龙比较低矮,大约五六十公分,龙灯停栖的时候,自然会有一脚跨过去念头——且慢,如果你真的抬脚跨过去那就麻烦了——轻者说尽好话散尽好烟买若干炮仗鸣礼道歉,重者拳脚相向把你打残甚至出条人命!——若干年前一市民还真的因为跨越龙身而被打死了,最后法不责众,只是赔钱、禁止龙灯进城而已。而汤溪一带的则高与胸齐,人们一弯腰就可以从龙身下钻过去,龙身可以钻却不可跨越,何以如此?龙头会的老哥说,这是规矩——历朝历代如此,没有办法的事。

龙头会可能是目前乡村中最为纯粹的民间组织。几个人,凡事商量着办:村中可能有几桥灯,(龙灯论“桥”不论盏),可能讨多少红包,每桥灯能贴多少费用等等。比如龙头会放出风声,今年一桥灯贴150元,或者为了激励更多的家庭参与,他们会细化——5桥以下每桥贴150元,5-10桥180元,10桥以上200元。也就是说,一家一户出1桥灯,玩一个晚上,最少可以得到150元补助。150元是基数,这个由龙头会出。可是现在的年轻人一般更喜欢凑在一块打牌搓麻押点小宝,不稀罕这大冷天赚一两百的(有时会下),因此还需要额外的刺激,需要有钱人站出来,比如某个生意人拍拍胸脯,说我每桥捐助100元,大家热闹热闹。另一家开厂的老板自然不甘人后,说我跟吧,每桥100,大家乐呵乐呵。如果这个村子有钱人多,喜欢以此扬名立万,乃至斗狠使性抢人家风头,则每桥灯的捐助总额会抬得很高。这样龙头会的人反而紧张了,因为捐助的越多,人们参与的积极性就越高,他们会通过亲朋好友向邻村借来板凳龙,准备几十桥板凳!——至于迎龙灯的人(一桥板凳两个人),则亲朋好友一起上,或者干脆雇人来,他不一定赚你钱,主要倒是给村子挣脸——龙灯长,说明这个村子团结有实力!可是,龙头会的人很清楚,本村的龙能讨的红包是有数的,参与者越多,他们拿出来分红补助也越多,乃至有龙头会的人最后自己倒贴钱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龙头会在最后统计灯桥数的时候,一般会有所限制,总不至于过个热闹灯,把自己弄成穷人吧。

元宵前后,汤溪一带的龙灯极为活跃,比如正月十二下新宅,十三是上徐、石羊村,十四是节义邵,十五则更多了,比如仓里等等。过了元宵,灯夜照旧,十六是寺平……直到正月二十六,黄堂灯夜才得消停。《汤溪县志》说:“元宵俗名灯夜,前后数夜,城乡次第迎灯,灯作龙头,节节相衔,自数十节至数百节不等,谓之桥灯。导之以鼓乐,送之以笙歌,从之以滚龙舞狮诸杂技。所至香花供奉,惟谨云以保清吉,故又曰清吉灯。”时至今日,汤溪灯夜一仍其旧,不过多少有些区别。

——“导之以鼓乐”“送之以笙歌”云云,似乎没有“鼓乐”,在我印象中主要是锣和铳,以及唢呐和铙。鸣锣开道,诚然,龙头会的人一头坠一秤砣一头挑一大锣,“哐——哐——哐——”,先清龙路:沿龙灯所经路线,给各工、商户、住家下帖子,鸣锣告知民众,准备香烛接龙——龙路是不回头的。到了灯夜,天色渐暮,又是一通锣,这次是催促大家早点吃“灯饭”,早点去集合——把各自的板凳用活楔相连成一条长龙!然后是祭祀、起灯——两人举灯牌,一人举村名灯牌——这个时候就用上铳了——铳声冲天,不会震人耳膜——惊吓人的是鞭炮,比如小孩子,鞭炮响处大人多半会帮她(他)捂上耳朵,而放铳的时候,则安然无事,绝不会惊吓到小孩子,细听听,铳声是通透的,在高天上消失。锣和铳,都是单音的,有些闷闷的亮色。

——“从之以滚龙舞狮”云云,好像也不太一样。先说“滚龙”,板凳龙一般很少有挥舞动作,因为灯笼中是点蜡烛的,一旦倾斜很容易起火。比如龙灯的起和停:起得迅速,如果走神,你的那桥板凳会被拖着走,很容易起火;停的时候,往往要先倒着往后挫!而在转弯处,巨大的外抛力,会把人与灯砸向外侧墙壁——你必须狠狠地压着,同时要保持板凳不倾斜,所以“滚龙”肯定不是板凳龙。倒是有一种“褡布龙”——“褡布”就是用布做成的,系在衣服外面的长而宽的腰带,现在差不多已绝迹——比如陈村、禾边程的褡布龙就很出名——十来个人就可以了,舞动起来极为灵活。可是陈村(黄色)或者禾边程(青色)的“褡布龙”,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它不可能跟在人家后面——那样是讨不到红包的。同样的,“舞狮”也不是跟在人家后面的,最出名的舞狮是东祝村的,它有它的狮路——因为小,因为灵活,狮子可以根据需要到人家家里舞!中堂可以舞,卧室也可以,甚至到新婚的床上舞!狮子讨的红包并不逊于龙灯!东祝的舞狮,一招一式,惟妙惟肖,只要空间足够,一公一母两只大狮子能在舞动中生出“小狮子”来,而憨态可掬的小狮子,那种稚嫩可喜的举手投足,会博得满堂彩。

——“所至香花供奉,惟谨云以保清吉”,这个基本没什么变化。想讨彩头的商家或住家,会准备好灯烛、红包在路口候着,龙头经过时,便把龙头请到家门口,换上新的灯烛,把旧的放在家里供着,再送上红包,得几句“利市”的话。如果路口不畅,龙头进不了,那就在路口操作。“清吉”是汤溪话,大意是“清楚清爽干干净净”“吉利吉祥大吉大利”。有意思的是,有时候龙头挨家挨户讨红包,由于住家或店家密集,龙灯一时半刻走不了,这时一贯冷清的龙尾会有小动作——人们会举着龙尾,倒抬着进入某家——即便龙头之前已讨过红包,这时还得“利市利市”,或红包或香烟!说到龙尾,貌似不公——所有的热闹,举凡香火炮仗烟花吉利话以及红包香烟,都是龙头的,龙尾几乎没落什么好,而迎龙尾的多半是年轻人,身强力壮精力多得没地方去,因此,在一些宽而直的好地段,龙尾会揭竿而起——发一声喊,倒拽着龙灯往回走!最后少不了龙头会老哥好言好语好烟哄着。——那种倒拽龙灯的声势以及尾随看客四下里奔跑尖叫的场景,是迎龙灯最刺激的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迎龙灯最好看的是“盘龙”,在开阔地,龙头往里切,貌似追龙尾,一圈一圈,龙头在里龙尾在外,相向而行得让你恍惚。最后绕无可绕的时候,龙头突然转向,再慢慢一圈圈荡出来——由于是逆着出来,高远处便能看到蝴蝶挥动双翅的形状——我们就叫它“盘双蝴蝶”!这时候是一广场的流光溢彩,繁星般闪耀——在这样清冽的夜晚,这繁华的火树银花和到处晃动的笑脸,这蜿蜒行进着的红红火火的龙灯,不能不让我惊叹:我一向木讷的乡人竟有如许的热情和活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ubject/3599549/

灯夜的评论 (共 4 条)

  • 晓梦芳菲
  • 何时明月
  • 纤纤柳絮
  • 星空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