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下母亲

2013-11-25 08:48 作者:剃度在家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郭吟带着他的母亲来旅游,从国清寺、诸葛村转到金华双龙洞,在远村家吃晚饭时我看到老太太:一头银发,精神矍铄,根本看不出是80岁的人!——让我羡慕得紧,老实说,我母亲比她小两岁,可是精气神就差了好多,由于40多年的支气管扩张,我母亲可以说是少气薄力,特别是今年天,衰老得尤其厉害,耳朵几乎全聋,步履轻飘——不是轻灵飘逸,而是气息微弱,走路发飘,踩在地上感觉不踏实的那种。唉,人与人,确实不能比的。

说到旅游,我母亲去过的地方也少得可怜,与郭吟母亲不能相提并论——这个上海老太太澳大利亚新马泰香格里拉九寨沟什么的都去过,别说我母亲,恐怕我自己都没她跑得多。说起来,我母亲去过的地方极其有限,除却年轻时为了生计上江西婺源追寻我父亲以外,最远的一次也就是省城杭州而已。好多地方都有心无力,比如金华双龙洞,就在附近,我们也去过——可只是在双龙外洞盘桓,不敢进去。一是洞内外温差较大——天洞内比洞外热、天洞内比洞外凉,我们怕她受不了。这个还好说,毕竟还有春秋两季,总有洞内外温度相差无几的日子,不过我们还是不敢进,原因是双龙洞与冰壶洞已经打通,从双龙洞躺着进去,要从冰壶洞出来——冰壶洞在半山腰,两者的落差少说也有十几层楼房的高度,以我母亲的脚力,几乎是不可能的,像远村家在六楼,郭吟母亲蹭蹭蹭能一口气上来,而我的母亲恐怕要歇息三次,饶是如此,她还是气喘得不行,有时甚至会吐血——医生说我母亲的肺以及气管壁,薄薄的,像我们农家烧的米粥表面的那层膜,稍微动一下,就会漾出血来!

不过,哪怕是有限的几次出门,我母亲就已经笑眯眯的,心满意足了。

09年我带母亲和姐姐去杭州,玩的是河坊街和西湖——河坊街上可供驻足玩赏的实在不少,哪怕就坐在边上,看看熙来攘往的游人也有一种趣味,而西湖则更是让我母亲和姐姐欣喜——她们在年画、挂历上看过无数次的风景,现在终于身临其境了!西湖水面的开阔以及保俶塔俊俏的身影,湖边像拉丝过的垂柳和高大的法国梧桐树,荷花荷叶以及水面上精美的画舫、远处玉带般的苏堤,在曼妙的音乐喷泉开始演奏时——她们对可以坐在椅子上观赏而不收取任何费用感到惊奇!最后,我们坐游轮玩湖心亭以及三潭印月什么的,我母亲接连不住地赞美,好地方啊好地方,想不到里面有这么大!我的姐姐则始终乐呵呵的——这个出生在江西,只读过3天书的我唯一的姐姐——读的是校——补习扫盲的那种学校,据说当时我姐姐在同班中是年纪最大的,读到第三天,班里有些吵闹,老师有些怪她:谁叫你是大姐姐呢?怎么管不住这些小死侬?结果,我姐姐在吃了一个爆栗子之后,死活不去读书了。——那天在杭州一家大娘水饺店吃早饭,我点了3元一只的三碗水饺,姐姐看着价目表,说一碗3块钱吗?我说是的。姐姐说不错,还不贵,跟我们老家差不多——汤溪的水饺大概3块钱一碗吧。我看她们吃得津津有味,内心充满着快乐

此外,我带母亲玩过金华左近的小地方,比如黄大仙宫、仙源湖、古子城、八咏公园以及黄宾虹公园,我的母亲没有一次不是笑眯眯心满意足的。

最近的一次是今年清明,在长长的湿冷的阴天气之后,我的母亲终于熬过来了——就像她说的,只要熬过早上那一阵咳嗽不被憋死,她就知道自己又可以活一天了——类似的,我可以说,只要熬过清明,我的母亲又可以活一年了——过了清明,这个阴晴不定冷暖不均的老天爷就不会乍暖乍寒了!而我的母亲就可以一直平安到立冬,碰上运气好,有时会是一个长长的暖冬。今年清明,我带母亲和老丈人去了趟衢州——我看中那里的孔庙和博物馆以及对面的府山公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孔庙——对了,我的母亲并不知晓孔子——我只能跟她说,这个长袍大袖的孔子是我们读书人都要跪拜或者鞠躬致敬的人,她最小的孙女也拜过他,现在不是到北京读大学去了吗?她点点头,说她知道读书的好!她还说起从前去江西经过衢州,住店的时候她吃过不识字的苦,在登记的时候,她无从下手,而服务员那种高高在上一副鄙夷的神色。她当时就发过宏愿,砸锅卖铁也要供子女读书——只要有书读!现在我带着她在孔氏家庙转悠(老丈人则由女儿陪着先行),我告诉她,我们是到孔子家里做客来了。她充满新奇,那些碑帖、篆刻、字画,那些高大的牌坊、烫金的御书匾额、廊柱上的楹联……所有文字的东西,我都绕过不提,而她则新奇地看看它们。我搀着她一路慢慢走动,摸摸雕花的门窗,古朴的明清家具,粗大的柱子和石础,看看门当、户对(告诉她就是我们俗说的“来头”)、厅、堂、天井和小院……累了,就随处坐在仿古的明清椅子上休息,她笑眯眯的,说真好,这是大户人家。此后,我们看到游客自己取用自助盖章的孔子像,游客自己取用冰柜里的饮料——没有人经营,只是在旁边放一只投币箱,让游客自己投进所需的钱币。她看了半天,真的没有一个耍滑头贪图小便宜的,于是又一次衷心赞美:这户人家真好,门风好!在后花园,我们看到了紫藤花开在一座亭子上,看到孔雀跟公鸡、鸭子放养在竹林里,看到几只不避人的乌龟和许多鱼——金鱼鲤鱼青鱼以及其它的什么鱼,围着游客讨吃的,喋喋喋或泼剌地欢蹦乱跳,她说真好看。后来去了趟洗手间,她笑眯眯的,说真好,连厕所都这么干净,还专门给老人准备了抽水马桶而不是蹲坑。在孔庙我们还看到几株大柏树,牌子上说已经四百多年——我想起磐安榉溪的孔氏家庙,想起榉溪村头的那株近900年的大桧树;想起山东曲阜的柏树林,那里的柏树都上千年,许多树就站着老死了……本来想跟她说说的,看着她心满意足笑眯眯的样子,我忍住没说。

唉,祝福天下的母亲安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ubject/3599550/

天下母亲的评论 (共 4 条)

  • 晓梦芳菲
  • 星空夜
  • 何时明月
  • 纤纤柳絮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