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关帝庙去来

2017-08-31 23:34 作者:若愚客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长田镇围里村有一座关帝庙,建于清朝乾隆年间,是目前平远县存留不多的其中一座关羽庙。前不久,我在长田普查工作期间,去围里村瞻仰了关帝庙。

说起关帝庙,如今的年青人大都感到陌生,而老一辈的人却印象颇深。关帝庙是唐、宋,特别是清代以来为了供奉三国时期蜀国的大将关羽而兴建的,关羽威名天下,与后人尊称的“文圣人”孔夫子齐名,被人们称之为武圣关公,明代被封为“协天大帝”,清代则被封为“关圣大帝”,备受人们推崇和景仰。

围里关帝庙只是一座普通的砖瓦平房,远离民居,孑立在村道和农田之间,若不是门额上的“关帝庙”三字,很难让人与庙宇建筑联系在一起。庙堂很小,显得简陋和逼仄,神坛和一张摆放祭品的八仙桌就占了大半的位置。神坛上除了关公,供奉的还有观世音菩萨、五谷神以及关羽的贴身护卫周仓。说到周仓,不能不说说这位被誉为“天下第一忠心之人”的轶事。《三国演义》说周仓是关羽在千里走单骑到达古城之前收的一员大将,其“两臂有千斤之力”、“形容甚伟”,原在黄巾军张宝部下为将,张宝死后,啸聚山林。久慕关羽盛名,因而投归于帐下。周仓对关公忠心不二,矢志不移,跟随关公南征北战,屡立功勋,直到后来为关公殉节自尽,并被追谥“武烈候”、“忠义勇公”。对周仓的赞誉更是烘托武侯关羽的高大形象,彰显着千百年来人们褒扬的忠义主题。“赤面秉赤心乘赤兔追风驰骋时毋忘赤帝;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神坛两边一副楹联让人心生敬意,短短34个字刻画了关羽当年驰骋疆场的英姿和忠义仁勇的情操。

神台上的一副圣珓引起我的兴趣。

圣珓,有写作圣筶,又称贝珓、杯珓,是中国南方人占卜用的工具,梅州地区客家人称这种形式为“跌(掷)圣珓”。眼前的贝珓样式形如贝壳,纹路清晰似丘陵蜿蜒,用一根尼龙绳系在一起,搁在手心里感觉沉甸甸的,原来不是贝壳,应该是一副金属圣珓。圣珓表面黑黝黝地,是铜制的,还是铁制的?无法分辨。

知晓圣珓是孩提时那首《月光光》童谣:“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莲塘……一追追到伯公坳,伯公喊我“跌”(掷)圣珓,跌个圣珓阴阴阳,伯公要我讨姑娘……”童年的时光是美好的,至今仍历历在目。那时,月的祖屋门坪是老人和小孩的休闲场所。多少回,与小伙伴们比试谁念《月光光》的声音大,清脆稚嫩的童音在门坪上空久久回响;多少回,听着《月光光》和“讨姑娘”的故事熟睡在奶奶的怀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奶奶房间抽屉里就有一副圣珓,小孩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只是好奇那两片漂亮的贝壳,经常打开抽屉瞧瞧、摸摸。直到有一天,奶奶携着我走了很远的路程,来到一座围龙屋前,有一个跟奶奶年纪差不多的婆婆在横屋门口迎接,领着我们匆匆走进一个房间,顺手便将房门关上,举止显得有些神秘和诡异。婆婆取下木棚上的梯子,大家爬上木棚,木棚很矮,只有中间部位站得下大人。一张小桌子上有一盏小油灯,借着油灯的昏暗光亮,可见桌子上有一尊神像。婆婆接过奶奶递上的鸡蛋、柑桔等祭品放在神像面前,然后领着我们叩拜。末了,婆婆拿起桌子上圣珓,在神像面前晃了三圈,嘴里念念有词,把圣珓掷在桌子上,记不清当时圣珓掷落的形态,只记得婆婆和奶奶脸上露出的笑容。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时是爷爷出门到外地几天未归无法联系,家人焦虑且束手无策,只得求助于占卜,而那时正是破除迷信年代,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

宋代程大昌《演繁录•卜教》的记载对贝珓较为详细:“后世问卜于神有器名杯珓者,以两蚌壳投空掷地,观其俯仰,以断休咎……或以竹,或以木,略斫削使如蚌形,而中分为二,有仰有俯,故亦名杯珓”。其实,“跌圣珓”就和庙宇抽签一样,是过去人们为推断未来的吉凶祸福的迷信手法。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文化素质提高了,信息量丰富了,有谁会信赖两片贝壳的选择。唯其如此,这副圣珓才静静地躺在神台上,身上布满灰垢。

庙堂上方梁木上悬挂的几副灯笼也引起我的兴趣。

按粤东客家人的习俗,每年元宵期间会在祖屋给新生的男婴举行“添丁”仪式,客家话“丁”和“灯”同音,也称作“添灯”或“赏灯”,在祭拜祖先仪式后,孩子的家人会在祖堂前梁上悬挂一副灯笼。围里村世居村民均为丘姓,可见,当地的丘姓村民非常敬重关公,将关公视同祖先,每年村里的“添丁”仪式不仅仅在祖屋,还会在关帝庙举行,这种习俗在平远县乃至梅州市亦非常罕见。北宋哲学家程颢说过:“诚者天之道,敬者人事之本。敬则诚。”围里人对祖先和圣人的敬畏,是一种心灵的坚持和价值的守卫。

围里村环境优美、整洁,空气清新,该村在2014年6月被广东省国卫生运动委员会评为“广东省卫生村”。围里村民风淳朴,村民安居乐业,敦亲睦邻。“观风俗,知厚薄。”我想,这跟村民敬重关公的风气有一定联系。一路上遇到的一张张友善笑脸、爱林公祖屋修缮得堂皇大气如同民居博物馆、爱林公祖屋右侧的“礼之用,和为贵”“诚信者,天下之结也”石刻、爱林公祖屋西侧人民解放军某部官兵和村民在1976年共建的“军民井”……都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凭吊关公,抚今追昔,鉴往知来,感叹岁月的沧桑,也感叹精神力量的强大。虽然经过岁月嬗变,历代朝廷的“封神演义”,关羽早已被神化,然而关公的精神是永存的,忠义仁勇诚信礼智的品行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

走出关帝庙,徜徉在宽阔的村道上,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座楼房鳞次栉比,看不到破旧的房子,也没有看到老篾匠编制箩筐的身影。不远处就是长田墟镇,但见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与静谧的关帝庙形成一个巨大的反差。是的,随着社会高速发展,自然村落保存的历史人文印记正在淹没在高楼豪宅之下,也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而目前进行的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工作,就是在梳理传统村落的历史发展脉络,挖掘和抢救乡村历史文化遗产,意义非常重大。想到这,心中那份惆怅倏然而逝,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步履也坚实了许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ubject/3940237/

关帝庙去来的评论 (共 13 条)

  • 心静如水
  • 倪(蔡美军)
  • 晓梦芳菲
  • 华丽、转身
  • 50ING
  • 倚石老人
  • 草木白雪(李淑芳)
  • 王平如是说
  • 浪子狐
  • 雪中傲梅
  • Ice__冰
  • 鲁振中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