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夭夭桃花红(十)

2022-11-28 17:19 作者:花开为君颜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元宵过后,天一日暖似一日,渐闻莺燕之音。一日,我一早携了公子前几日新给我打的琴,去了他的小院。才刚在厅上坐下,公子已迎了出来:“夭夭今儿这么早?想来还没用早膳吧?正好一起用点。”见我笑眯眯的点头,他也咧了嘴笑,叫人摆早膳,又吩咐加两个我平常吃的点心和小菜,领着我去了他惯常宴息的隔间。

寂然无声中用毕早膳,又移步去了旁边的小花厅。公子先是叫我抚了首他新谱的曲子,过后他自己又来来回回试了几遍,挑出几个地方,又反复几遍,问我听着如何,于是我二人商讨半晌,最后改了两处,再听果然比原先好多了。

收了琴,已快到晌午,公子便如小时一般,随手拉了我一路行至后园湖边。记得小时,公子多是直接拉我的手,不知从何时起,他只是隔衣轻拉我握腕子。

此时正值初,柳吐新绿,如笼青烟,微风起处细荫摇曳,衬得几树桃花更加娇柔。我跟着公子,顺着弯曲的柳堤上了木质回廊,到了拐角廊亭旁的栈台上,见上面放的两张小圆凳上铺着坐褥,中间一张小几,上面三四个巴掌大的小碟子,摆着几样茶点果子,临水的一边,不知何时已备好了钓具。

“公子是要垂钓么?”我随他在小圆凳上坐下,问。早有丫鬟捧了铜盆来,服侍我净手。公子轻轻“嗯”了一声,坐到另一张圆凳上,执壶先给我斟了杯茶,自己也斟上一杯,才道:“我们中午喝鱼汤。”说完,端起杯子抿了口茶,便起身摆弄那些渔具去了。我也站起身跟过去瞧。

不一会,他已调停妥当,默声不语钓起鱼来,我怕吵跑了鱼,也不敢说话,只坐在一旁瞧着,后来实在无趣,便赏起湖周围的风景来。好在公子很快就钓到几尾一尺多长的大鱼来,叫人收拾了,中午他亲手做了两道鱼菜,使得我和他都比往常多用了大半碗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才歇了午觉起来,就有小丫鬟笑嘻嘻的过来,说公子在霜翠阁作画,我瞧着窗外春色明媚,唤锦儿把我那件蜜合色薄袄拿来换上,锦儿想了想又去拿了件藕荷色的比甲给我套在外头:“虽说开春了,这天还时冷时热的,姑娘还是保养些的好。”我嫌她话多得呱噪,对她一笑:“我知晓啦。”也不等她,忙忙的往霜翠阁去。

才进后园,就见常随公子的几个小厮嬉笑着闹在一处,见了我忙都规规矩矩的站着,一个向我笑道:“陶姑娘来了,我们公子在霜翠阁等姑娘呢。”另一个也道:“公子还叫备了些花生、栗子等物,说是一会要烤了吃。”一面说着话,一面随我一同往霜翠阁去。

远远的就望见阁前的两棵大梨树,上面密密缀着星子般的清白小花,叶子却少,看着倒似落了厚厚的一层一般,难怪叫霜翠阁呢,此时繁花如霜,待到花谢叶长,必是一番青翠葳蕤景象。

当时阳光倾泄下来,如霜似雪的梨花,闪耀着细碎的柔光,公子一身竹月锦袍,背手静立于梨树下,衣袂随风轻扬,如这初春午后的梨花般静谧安宁,又如云天般清朗闲逸,当时当地眼前所现,正如一幅精心描摹的画,让人不忍打搅,不敢惊动。这两年我也跟着出门见识了各样风景,空山幽谷、晓月晨光……动人之处不可枚数,却还是被这画面震撼得楞了神。

原要迈步过去,立时便停住脚步,也止住身后的几人,只呆呆瞧着。

“怎么了?”似是觉察到什么,公子转过身,见了我们,笑问。我倒是忘了,公子多年习武,耳聪目明,怕是早听到脚步声了。

“公子。”我笑唤了声,忙收了心神,屈身一礼,快步上前。

将琴置于不远处的案上,向他笑问:“公子在瞧什么呢?都入了神。”

他指了指一旁的小几,示意我坐那边去。

“今年的梨花开得比往年都好,我也有些日子没调弄丹青了,这样好的春光,若辜负了实在可惜。你既携了琴来,咱们正好抚琴作画,岂不有趣?”

“如此,自然是好的。”我也来了兴致。

公子于水墨丹青上造诣极高,却鲜少动笔,如今竟有这样的豪兴,我自是求之不得。

公子吩咐随身伺候的清欢取他的琴来,清欢兴冲冲地便去了,只才走出几步,给公子叫了回来:“夭夭带了琴来,你把那年从宫里带回来的那张瑟搬来吧,在我大书房的顶阁上,那个大鸡翅木箱子里头,湘色套子套着的就是。”清欢应了声,去了。

等我调好了琴,清欢与轻寒抬了公子的瑟来。那是当年在宫中教授琴技时,皇上御赐的,因是皇家收藏的古物,贵重异常,公子一直仔细收着,这几年也没见他拿出来过,可见今儿是真高兴。

因那瑟一直没用,公子先是将其细细擦拭一遍,而后又调弄好一会,才对我轻轻颔首。

许是因这古瑟,公子选了首古曲,这曲子我之前虽没操演过,曾听公子弹奏过两次,如今与公子合奏,倒也不觉生疏。许是为了和我的琴,公子双手鼓瑟,使得锦瑟音韵更加厚重悠远,倒少了单手独奏的幽咽悲怆之感。

一曲终了,二人相视一笑,都想不到竟合奏得这般顺畅合拍,简直天衣无缝。就连远近服侍的仆从都停下手上的活,竖起耳朵呆立着凝神细听。虽都是些不通乐理的,却也爱这曲子玄妙。

乘兴又合奏一曲后,公子给我讲了些功课,便收了琴瑟,开始调色作画。

我与公子一人一案,互不相扰的调弄起丹青来。我偶一抬头,见公子竟然立起身,站在案前挥笔泼墨,面色清冷沉静,双唇紧抿,眼中却异常明亮,看来那画早已存于胸中,只需借助笔墨丹青挥洒出来。

待我作好了自己的,公子的早已放在一旁晾着了。

我收好画,才要转身去瞧他画的什么,猛听得哔啵一声,倒吓了一惊,循声望过去,是小厮们说的栗子花生之类,公子已经放到炉子上烤熟了,爆开蹦了出来,正在地上滴溜溜的乱滚。

有小厮轻手轻脚的上前捡起,放进早备好的小蓝筐内。不过一会,差不多都熟了。公子坐过去,拿起一颗栗子吹了吹,又拿块帕子擦了擦,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翻飞间,另一只碟子内已放了好些剥了壳的栗米和花生仁,还细心的吹去上面一层细皮。直到堆了大半碟子,他才停止手上的动作。净手后把碟子放到我跟前,轻声说道:“尝尝看怎样。”他自己也抓了几颗在手上,一颗颗慢慢放入口中。

花生仁入口干香酥脆,细嚼后满口的原香,伴着微微的焦香,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这味道,不由眯了眼直点头:“嗯,焦脆酥香,好吃。”公子跟着我笑:“平日里不是煮的就是炒的,烤出来倒又是一种滋味。”细细品尝起来。

我见他伸出两根手指,泛着淡淡焦黄色的花生仁,静静停留在白皙的指端和粉红的指甲间,如玉兰花绽放枝头,竟有一股说不出的意境。我呆呆地瞧着,瞧他悠悠送入口中,瞧他捏起另一颗,再送入口中,直瞧着他再捏一颗送到我眼前,停止不动,耳畔响起戏谑的闷笑,才回过神,见他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笑,不由面上发起烧来,掩饰般的低声说了句:“味道,味道好得很。”然后慌忙往碟中乱抓,再胡乱往口中送去。公子却按住我的手,依旧是戏谑的笑:“上回呛了茶水倒也无妨,这回若是呛了花生可就真要请大夫了。”

说得我又羞又窘,眼睛都不知往哪瞧的好,只管低了头,口内半天找不出一句话来。

似乎瞧着我这般发窘很是有趣,公子竟朗声大笑起来,惊得停在树上的两只黄莺儿拍着翅膀飞走了。

又似是自语般低低道:“小姑娘家没事发发呆也无妨,可若是对着男子发呆就不好了。”我一时有些莫名,继而就来了气:公子竟这般想我,如此笑话我!心中很是不快,早忘了才刚那点窘态,恼怒的拿眼瞪他:“公子笑话我也就罢了,竟还说这样的话欺负我,从今往后我再不理你了。”说完便站起身就走。

公子还在那里笑,好一会笑完了,才道:“夭夭别走,我不笑,不说就是了。”

我已走出十来步远了,听了他这话便停下脚步,回转身正色对他道了句:“夭夭自知言行无状,叫公子见笑了,今日如此失态,着实惭愧得很,无颜再随公子左右,这便别过,他日再来领罚。”说着心中难过起来,对着公子咧了咧嘴,却笑不出来,便规规矩矩地跟他行了一礼,转身快步走了。

才走没几步,听得身后有脚步声急促响起,还有公子略低沉的声音:“夭夭等我。”我只当没听到,想着公子毕竟不是兄长,因与兄长交好,便把我权当幼妹看待,然我终究非他亲妹,言行怎能真如亲兄妹般随性,此是一错;再者原是我失礼在先,不该盯着人瞧的,况且我如今年岁已不小了,他又是青年公子,如今叫他抓了现行,也是无可辩驳,他便是取笑一场也说得过去,终究是我自己言行不检惹出来的事,有什么好怨的,便是怨,除了怨自己,还能怨谁去?

心里想着,脚下的步子却是越来越快,听到公子更近却更低哑的声音:“夭夭,夭夭你等我一等。”心中更觉酸涩,甚至是委屈,只觉胸中一股气直冲撞上来,也顾不得许多,一手提了裙子,一手胡乱擦抹不知何时顺颊滑落的泪。

正跑着,手臂忽的叫人扯住,力道大的几乎把我拎过去,看时果然是公子,他定定的望向我,眼神急切:“都是我不好,夭夭你别生气。原是一时高兴,随口的玩笑话,就没多想是否妥当,没想竟惹得你伤心,你就看我是无心之过,饶我这一回吧。”

我忍着胳膊上的灼痛,别过脸去不看他,低头盯着地上才冒出来的翠嫩青草,手上用力,想要把胳膊从他手里挣脱开。他不仅不松手,还加了些力道,我这才望向他,恼道:“公子这是做什么,快放手。”他直直望着我,慢慢放了手,身子却向前挡住我的去路:“夭夭真生气了?”

见我不说话,有些低声下气的哄我道:“我只当你如亲妹一般,这才说话随意,不提防就惹你生了气。可这几年我纵有千日不好,也有一日的好吧,况且我自认也没那般不好,你这般气我嫌我,想来往日里对我的好都是假的了。”说罢长叹了口气,幽幽道:“想我沈慕宸,这许多年只一心想待他好,时时念着的,也只有夭夭你一个,没想竟因一句玩话叫你伤心,惹你厌烦,呵呵……”说着连连冷笑,像是自嘲,那样子竟有些疯魔了,又有几分悲凉。

我眼见他这般情状,便有些怕了,耳内又听得这一席话,心里的气早消了个干净,忍不住跟着伤起心来,反握了他的手:“我没生气,公子也没惹我伤心。我,我自己心里不高兴,不关公子的事。”

“夭夭没生气就好。”公子说罢,上前拉了我的袖子:“你我这几年差不多日日相伴,虽说你是跟我学艺的,却比亲兄妹还亲,以后不要轻易再说什么不理我,什么别过的话,听着叫人心里发慌,自然,我也再不说叫你不高兴的话。”

我只点头,却不知说什么。

“听厨房那边说庄子上送了些野鸡、兔子来,不如我们晚上拿来烤了吃,可好?就当是我给夭夭赔罪了?”公子瞧着我问道。

我有些赧然,轻轻点头,垂下眼睑不好意思再瞧他,公子却轻声笑了,笑声愉悦,拉了我的手腕:“走,我们瞧画去。”步履轻快。

声音轻柔如春风拂过湖面,低沉得像是呓语:“你曾说过我长相好,可代你案上的花瓶,你便是多瞧我几眼也不为过,毕竟我是知道你的,即便不算你跟我的这几年情谊,只单算我与你兄长的关系,我怎么也不算外人,没什么好避嫌的。况且也是因我样貌出众你才爱瞧我,这可是叫我高兴的事。我只是有些担忧,才说了那不知轻重的话,夭夭试想,再有几年你就及笄了,对着别的人若也这般瞧人家,算是怎么回事呢?因我心里只存了这般想法,也就没往别的上头多想,也是我说的猛了,没跟你说清楚,才叫你听误了。如今细说给你,叫你明白,我全没欺你、取笑你的心思。”

我心中感动,这般倒真是我误了他的话,对着他更是不好意思了。

说完这些,公子捏捏我的手腕:“诺,画已经干了。”拉我同看。

公子画的是一片桃花林,隐约可见重重屋宇掩映其间,林前一行翠柳环绕着一池碧水。我还待细瞧,公子已卷了画轴:“我的没甚可看的,瞧瞧你的。”说着就要走过去瞧。

我想着才刚画的那幅,忙拦了他:“我画得不好,公子还是别瞧了吧。”

公子冲我一笑“无妨,比这更不好的,我还见的少么?”

我竟无言以对,先时只当消遣,随心中所想作的画,就没想到公子把这画也当作课业。

我慢悠悠的挪开身,公子并不急着瞧画,而是拿眼在我面上瞧了又瞧,才走到画前。我慢吞吞的跟上,觑了觑公子的神色,没见异样,便半垂着脑袋,随他一同往画上瞧。画上的天蓝得通透,两树梨花开得欺霜赛雪,树下的公子一身蓝衫背手而立,虽瞧不见面容,然贵气逼人,让人觉着定是位气质出众的清贵才俊。

我心虚的又偷眼瞧了瞧公子,见他面色依旧,由不得偷偷舒了口气,只是那气还未吐完,就听公子道:“画得不错,有些长进。若要说有什么不足,色彩上还需多些变换,不要怕麻烦,须得一点点的调,一点点的试;若色彩、用笔变化不够,画面就显得呆板生硬,不够生动,少了灵气,这是要多用心看多临摹才能得的。”我赶忙点头如捣蒜:“公子说的很是,夭夭受教。公子既瞧完了,夭夭这便收了。”

说着也不等公子答应,忙忙的收了画,放到背对着公子的另一案上,这才长长的呼出口气。

“你虽惯画花景物,从不见你画人物,想不到人物竟能画得这般好,以后可多画些。”隔了好一会,他又说道。我忙点头应下。

艳阳斜坠,霞影漫天之时,公子领着我,在湖边柳树下一面给拾掇干净的野鸡、兔子细细涂抹腌料,一面生了炭火,然后摆到铁丝蒙子上烤。公子的手艺我是知道的,不多会香气就四散开了,我原是不饿的,那香气却如钩子一半,把我的馋虫给钩上来,立时就觉饿了,一错不错的盯着给铁丝蒙子夹扁了的兔肉,双眼随公子双手的翻动而转动。

公子失笑:“我这里从没克扣你的吃食,怎么就这幅馋嘴猫的样子?”我那时全副心思都在烤兔上,随口回道:“是公子烤的肉太好吃了。”公子只呵呵的笑,等兔子烤好了,先切了块给我解馋。晚膳气氛好得很,我早忘了之前的那点不快,就好似从没有过,公子似乎也忘了这茬,如平日里一般,细心照顾我,见我烤肉吃的多了些,便不再给我切,而是给我盛了碗胭脂米粥,似是不放心,叫人撤了烤肉,加了几样素小菜:“这早晚荤食就别多用了,小心积了食,多吃些素菜解解腻。”

我本已吃得过了瘾,正要用点素菜才好,便点头。

“走,陪我画幅画去。”他向我伸出一只手,我习惯性的把我的递给他,他隔了袖子抓住,拉着我进了霜翠阁的内厅住了脚,略一停顿后拐进了里面一间小小的书房。说小书房,是因屋内四面墙倒有三面都摆着书橱,中间小小一架书案,长度只有两步长短。公子指了一旁的一把椅子让我做,他从一个小柜子里头拿出一应物事,便动手作起了画。我站到他身旁一面细心瞧着,一面听他告诉我怎样调出想要的色调来,顺便现学现用的给他调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xpmdkqf.html

夭夭桃花红(十)的评论 (共 5 条)

  • 墨妍
  • 秋实黾园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洛神
    洛神 推荐阅读并说 弘扬真善美,发挥正能量!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作品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