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漫步绥德(上)

2021-09-14 15:51 作者:独自行走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在米脂盘桓了半日,下午一点多前往绥德。

说起绥德我不禁想起了一位朋友青年时期的朋友,他家就是绥德的,人长得身宽体胖,戴一副深度眼睛,在西安工作,来济南出差。

有天中午和他吃饭,我问他上午去哪了?他说去了“文子赛”,我一听有些懵,济南没这个地方啊,问他怎么写,他给我比划了一下,我一看这不是闵子骞吗?敢情这位老兄把大名鼎鼎的孔子七十二高徒、二十四子之一给当成蚊子了。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不知这位朋友身处何方?在西安还是绥德?即便不在绥德,想必这边还是有很多亲朋好友的,今天来绥德,是否联系他一下?

想想还是算了,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重担在肩,负荷前行,加上多年不联系,贸然惊扰别人,于我是一种心理上的“不能承受之重”。

去米脂看婆姨,来绥德看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然要看看这里的汉子了,但正像米脂的婆姨也就是平常的婆姨,绥德的汉估计也就是平常的汉,容貌上绝不会惊艳,不过考虑到绥德的地理位置,和其他地区也应该有所不同。

绥德地处陕北黄土高原腹地,古称上郡,汉武帝时代,大将卫青和霍去病数次北击匈奴,将匈奴打散分割为南匈奴和北匈奴,北匈奴远走大漠以北乃至遥远的阿尔泰山脉,南匈奴则逐渐南迁至河套地区、陕北地带。三国,魏晋时期,这里又先后被羌,氐,羯,鲜卑占领,所以说,绥德是民族融合的最前线,绥德的汉子身上有五胡的血统。

胡人长得什么样?这个唐书上有记载,高鼻深目,络腮胡子,经过几千年和汉民族的联姻,通婚,这些特征应该差不多消失殆尽了吧,但如果仔细看,应该还是有些端倪。

仅仅以这个特征来看的话,何止是绥德,山东大部分人也都是胡人的后代,因为明洪武年间,由于黄河决口,瘟疫,蝗灾等,山东人口锐减,朝廷从山西移民百万,而山西,也是五胡杂陈,汉夷混居的地方。

比如我,一脸的络腮胡子,还有浓密的腿毛和胸毛,祖上是胡人无疑。大胆臆想一下,甚至,是鲜卑的可能性很大,弄不好还是拓跋氏一族的,和北魏皇帝攀上些亲戚关系,或者慕容一族的,和《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有些瓜葛,依据是肤白个高,书上说这是鲜卑人的特征。

胡言乱语而已,三代以上的事情都整不清楚了,几千年上下的事情谁知道。

其实,来绥德主要是瞻仰一下秦国大将蒙恬墓和太子扶苏墓,这是一对真真苦命的难兄难弟,当年被秦始皇派来抗击匈奴,修筑长城,正干得好好的,没想到祸从天降,秦始皇巡视六国途中暴病身亡,丞相李斯和奸臣赵高想扶持胡亥上位,秘不发丧,伪造诏书,派人千里迢迢来绥德将哥俩赐死。

当时太子扶苏三十一岁,大将蒙恬三十五岁,正值施展平生抱负的大好年华,却无端送了性命,从此,哥俩永远别离了长安,在绥德这个地方,一人守着一个山头遥遥相望。

2、米脂和绥德相距不远,坐车不到一个小时,一进绥德地界,便感觉出了两者的不同,米脂是农业的,宁静的,绥德是工业的,喧嚣的。

离城还有好几公里就出现了拥堵,一条不算宽的双车道柏油马路,几十辆大货车趴窝在了原地,司机见状并不做片刻停留,车把一扭,驶向了对向车道,强行超车,迎面有车驶来,双方喇叭摁得震天响,一个提醒对方,一个表示不满,会车时,两车的间距以厘米计,看得心惊肉跳,索性把眼闭上,手紧紧握着车上方的把手,南无阿弥陀佛,任他去吧。

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矮胖汉子,熟练的操控方向盘,丝毫不紧张,一副见惯不惊的样子,我问他经常堵车吗?他很平淡的说,嗯,天天堵。

其实,这也不奇怪,我们行驶的道路是横贯陕西南北的交通大动脉—214国道,陕北虽然土地贫瘠,沟壑纵横,但地下矿产资源丰富,有煤,有石油,有天然气,这些东西要想运往内地,214国道是其主干线之一,每天,无数的大货车前赴后继,首尾相接,忙碌的奔波在这条交通线上。

第二天,我去清涧县参观路遥故居时,曾经在这条路上拦车,前后等了有一个多小时,默默的数了一下,共过去多达数百多辆大货车,间隔几乎以秒计,而且清一色陕汽重汽产,看来,济南重汽虽然顶着“中国重汽”的名头,其势力范围还有很大的提升步空间。

很快到达市中心,在距离车站不远的地方,司机停车把我放下。

下午三点多钟,阳光正灿烂,风很煦暖,没有去住店,直接打车去了蒙恬墓。

绥德的县城没有高架路,没有立交桥,没有密集的高楼,多的是四五层的小楼,平平常常的马路,朴实无华,却很干净,也很热闹。

马路上电动车,摩托车,自行车等伴着汽车混行,各种喇叭声此起彼伏,沿街的商铺播放着大音量的促销广告,行人悠闲的在人行道上漫步,每个信号灯一放行,就是一股车辆的潮水,潮涨潮落,县城在呼吸吐纳之间,荡漾着生机。

正是暮春时节,陕北的春天来得比内地晚一些,街道边上的树木正绽放新绿,李子树,小叶梅,海棠,桃花等次第开放,万物初始,欣欣向荣,人间烟火,热气腾腾。

坐在车里,仔细的观察路上的行人,影视剧里的陕北老汉或者后生都是穿羊皮袄,头缠白羊肚手巾的,像《星光大道》里的歌手阿宝,却没发现一个这种打扮的,我问司机,司机笑着说,现在谁还那样啊,太土了,有也是很远的乡下吧。

过了一会,司机又说,我们这里婚礼还是老规矩,要抬花轿,扭秧歌,骑大马,绕城里走一圈,明天是星期天,或许有结婚的,你要想看可以早点出来,他们都是红事班子,穿的还是很传统的服饰,我马上应承下来,对明天的婚礼很是期待。

4、很快,车子在一个小广场停了下来,目的地到了。

这是一个休闲广场,广场不大,也就一二百平方的样子,临街的地方铺了青砖,立了一座假山,旁边是一风长廊,很多老人在打牌或者打麻将,靠里一条小径分出几块草坪,西墙根有一个栅栏围成的小院,里面有一方石碾,三孔窑洞,环视四周,寻寻觅觅,不见蒙恬墓的影子。

正巧,一个妇女带着小孩在草坪上玩耍,我上前询问,妇女抬头一指,那不就是吗?我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只见窑洞上方有一个露出半截,有些残缺的土丘,土丘上依稀生长着灌木和杂草,这就是蒙恬墓?我有些诧异,尽管知道距今已有两千多年,风霜雨,浸淫漫漶,肯定有些破败,但荒凉成这样还是有些出乎所料。

我对她说,我是从山东来的,想去祭奠一下墓主人,哪里能过去?

妇女听说我是山东的,很是诧异,大概这种地方,本地人都不当回事,外地人来的更少,猛不丁有个远道而来的,感觉像遇到神经病一般。

妇女对我说,墓地在绥德一中里面,从前面马路向左走几十米就到,于是折返,来到一中门口。一中是绥德最好的高中,但大门并不显赫,低调得差点让我错过,进去却豁然开朗,迎面就是一个标准的田径场和篮球场,红色的塑胶跑道,绿色的草坪,透明的篮球架,看上去爽心悦目,运动场周边是教学楼和办公楼。一群男生在打篮球,个子普遍不高,技术也一般,但玩得兴高采烈。

5、蒙恬墓在西南角,穿过田径场,走过办公楼,有一个上坡的道,走上去左边是一个围起来的平台,平台正南方便是那个圆形的土冢,从这里看上去,土冢要大很多,几棵老树在上面安了家,低矮的灌木正野蛮生长,这就是蒙恬墓。

一个香炉,一块石碑,两边各立着一个石兽,黑色的石碑上镌刻着“秦将军蒙恬墓”几个大字,两千多年来,草木枯荣,数度春风,陪伴秦将军的只有这几件物事,以及日月星辰和来去无踪的流云。

蒙恬是我们山东蒙银人。

春秋战国时代,是一个人才辈出,流动频繁的时代,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蒙恬的祖父蒙骜不堪齐国国君的昏庸,弃暗投明,离开齐国,投奔秦昭王,从此开始了蒙氏三代为秦国开疆拓土,冲锋陷阵,成为一个个名将的光荣历史。

秦始皇是非常喜蒙恬的,他把蒙恬视为可以辅佐太子扶苏的肱股之臣,是大秦帝国繁荣昌盛的基石,国之重器也,没想到一场暴病要了他的性命,也改变了秦帝国的走向,事实再一次告诉我们,世事无常,一定要未雨绸缪。

想当年,蒙恬面对诬陷他谋反的指控,曾声色俱厉的对前来执行命令的使者说,我家祖孙三代为将,为秦国九死一生,屡立战功,如果想谋反,早就反了,何至于等到现在!而今,我掌管三十万精兵,如果真要谋反,你们又有谁能挡得住!

使者诺诺,我们不过奉命行事而已,请将军不要为难我们。

蒙恬默然良久,喟然长叹,也罢,我筑长城,修直道,不知动了哪里的龙脉,是上天让我死啊,言毕,喝药自尽。

自此,一代名将灰飞烟灭,西北望,射天狼。

站在墓前,历史往事如动画一般一幕一幕出现在眼前,我深深的三鞠躬,默默祷告,“秦将军,家乡的人来看您了,您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安息吧,当年加害您的李斯后来被赵高腰斩了,赵高又被子婴灭了三族,他们都没善终,正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zawen/vujzdkqf.html

漫步绥德(上)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今生依梦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篇好的文章不要求句句精华,你只要有三两句能够打动人心的话那么这篇文章也就算大功告成了!我们写文章的最终目的是惊醒世人借此来让人们弃恶扬善多做好事!而眉清目秀的散文网就是值得我们每一位文学爱好者去倍加珍惜和用心打造的心灵故土和精神家园,为此希望大家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并且都能够多多写出一些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