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闲话语文

2016-06-15 08:00 作者:寒星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对语文(汉语)我向来是大大咧咧的,并非轻视它,因为它在我心中仍然那幺亲切,尽管它一路伴我走来如影随行,但我始终对它保持着浓厚的新鲜感。或许是天赋,小时候就对语文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兴趣。编讲故事可以说在上初中那会就已驾轻就熟的了,虽然是天马行空,胡编乱造,荒诞不经,但仍能把村里的那群同龄伙伴招惹得兴味盎然、神魂颠倒,最终是形影不离了。

其实,我对语文的学习和把握并未花太多的精力和时间,一直觉得是轻轻松松、随随便便的。学生时代,尽管把大量的时间花在数理化的学习上,但我的左脑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右脑发达,成绩还是一塌糊涂,而语文成绩总能当仁不让。因而,许多同学都问我有什幺诀窍,可那时我也说不出之所以然来,认为只不过是一种兴趣而已,因此很是令同学不解。随着学业的不断提升和年龄的增长,尤其自己也从事了十多年的语文教学以后,反而觉得语文越发博大精深、奥妙无穷。如果仅仅是挖空心思靠死记硬背(当然死记硬背有时也不能少),那绝然是学不好语文的。对语文就像蜘蛛织网,像蚕吐丝,看似简简单单,实则是精细非凡、十分讲究的,所以学习语文的过程就是网络天下、吐故纳新的过程。尤其对待古汉语文学的学习,更不应操之过急、自以为是,否则便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在,中国的学生对待母语似乎很是有些不以为意,总是很傲慢的认为,语文我学不学都一个样,考试成绩在学与不学之间相差无几,何必浪费时间呢!也有好些教育工作者甚而某些领导与之唱和,大言不惭地认为只要是中国人,谁都能教好语文。意思很显然,就是说,我是数学或是化学或是别的什幺老师,同样也能教好语文。这些思想除了表明自己的狂妄自大外,更多的是表现了自己的无知和幼稚。然而,实际的情形又是怎样的呢?《文萃报》曾多次刊载了这样的文章,其主题大致是说中国学生的汉语水平令人堪忧。文章列举了清华、北大等几所名校的学生在汉语言文学知识竞赛活动中,漏洞百出,频频出丑,对古文学的掌握更是不用说了。广东某出版社曾发行了一套明信片,说是弘扬中国古代文学的,可那上面选印的是连小学生都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的诗,却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别字,而且这些赫然出错的诗都是像李白、贺知章等这些诗坛大家的。如此状况怎不令国人痛心疾首和深思反省呢?

我并非攻击学习英语。但看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英语之与汉语,英语大有鸠占鹊巢之势。可以这样说,除了中国外,似乎还没有哪个国家把别国的语言置于与本国母语并驾齐驱的地位的。别的不说,但说我们的几大“国考”又有哪一样不看重英语的,而且英语的效力还至关重要。尽管你其它成绩远远超出所谓的分数线,但只要英语成绩哪怕只有0.5分之差,你还得靠边站,等着下次重起炉灶吧!这确实是一件很尴尬的事。真不明白,英语在中国的某些不必要的领域和专业到底起什幺作用?要知道我们不是在考“托福”,我们是再为自己选拔评定人才。我们需要的人才必须是能自轻松如运用母语的,否则这样的人才又怎样立足于本国,服务本于国呢?一个连母语都不甚了解、半生不熟,甚而错误百出、无所适从的人,又怎能忘乎所以去死死追逐他国的语种以求前程?这不是很荒唐、很让人啼笑皆非的吗?可以这样说,这就是舍本逐末,这就是数典忘祖。

在中国对母语的掌握和运用已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而“英语化”“电脑化”的进程似乎来得快、来得猛、来得广,大有席卷中国之势。综观中国各个行业各个领域的方方面面,没有英语渗透的已是很少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英语或其它外语只局限于我们的外交领域,而现在居然连乳臭未干、不更事理的小学生也突飞猛进地学起了英语。有报纸说,像上海诸如此类的大城市,正时兴对还未出世的胎儿执行英语胎教,确实有些匪夷所思。假如真的能使这些迫切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心愿能了的话,那等到孩子出生后,呀呀学语时,他发出的第一个音符是要“daddy”“mummy”的荣耀,还是要“爸”“妈咪”的亲切呢?更何况,对孩子幼时的教育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完全脱离父母的教育的。算而今,中国的父母真正又有几人懂英语、说英语呢?仅仅靠一两个“特教”学校培养出来的孩子,最终会被搞得半身不遂、四不像的。一个连“a、o、e”和“A、B、C”都分辨区别不开的小孩,哪有能力去辨识母语和外语!退一步想,即便成功了,最理想的结果也只能是“娶了老婆忘了娘”。所以我对这些作法的态度也只能是嗤之以鼻,以为是不足为训的。

正因为我们的制度乱了,指挥棒歪了,所以给我们自己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不可否认,我们有无以数计的特殊人才,就因为他们的英语水平没有达到某些权威人物和硬性规定的特殊要求而被埋没了。在中国没有特权或特殊待遇的普通之辈,做点事一向是好事多磨的。评职称本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事,可还得要节外生枝的添加什么外语考试,直弄得人心烦意乱,不意而终。既浪费了资源,又冷了人心,最终受损害的还是国家。还隐约记得中学时代,我们的语文老师常给我们强调说,语文是学习其它科目的基础,是所有科目的重中之重。并且举了一个学习数学离不开语文的例子,听此一说,我们那时都不敢掉以轻心,尽管当时学生中流行一句话“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是我们对语文始终保持着一种敬畏之心,大意不得。当然,也不能以偏概全,并非强调语文的重要性,就轻视其它科目。其实各科目都很重要,只要是用得上的我们都不能忽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曾有过如此的浅论:语文是有灵性的,是最具活力的,也是最富有情趣的。如果说自然学科是那冷峻的山,那幺,社会学科便是那温情的水。山因水而灵性,水因山而灵动。然而,许多时候,在语文教学中, 我们把语文教死了,把自己教傻了,把学生教呆了。因而湮没了语文的“天性”,于是语文教师就成了众矢之的。九十年代末期,几乎被来自各大媒体的“唾沫”所淹死。即便我们的语文教师有问题,那么我们的国家政策呢?我们的教育体制呢?它们真的就没有问题而能逃脱干系吗?语文是个大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环境、好的制度为它铺路架桥,语文教学总有一天会走进死胡同,语文教师终究难逃其咎而成为语文的殉葬品。这并非捕风捉影、危言耸听!

近几年,国人对语文的陌生感以及由此产生的不良影响已初见端倪。尤其学生群体中表现得更为突出,一则简单的请假条或启事、通知,要么表达不清,要么错别字不断,真叫人难以置信,长此以往后果不堪想象。更为担忧的是,现代办公设备的不断智能化,大大提升了效力,这让使用者渐生依赖,使得心、脑、口、手慢慢地支离开,却把数千年的传统搁置一边。我想,或许要不了几年,汉语言文字的表达和书写就会走向被荒废的境地,说不定,连书写自己的名字都会有提笔忘字的可能。所以语文教育工作者对此不应麻痹大意,而我们的决策者们更需要保持脑子清醒。真不希望我们有着数千年文化底蕴的汉语言文学,就栽在我们这几代能略懂外语并掌握现代科技的人手中。希望总是在困境中艰难分娩的,但愿我们的语文能在夹缝中重新获得新生。 2006/01/18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ubject/3845760/

闲话语文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