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喝多了(中)

2022-09-22 12:23 作者:独自行走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还有一次是去西安开年会。

所谓年会,实际是带点联欢性质的订货会,厂里会邀请一些大客户,到厂里好吃好喝好伺候,然后集中签订一些订单,有些订单都是前期酝酿好的,就等着在这一刻兑现,营造一种供销两旺,宾主同欢的欢庆场面。

三天的会议,一般用一天开完,剩下的时间由厂里安排游玩。

厂里效益好的时候,年会一般都开在旅游景区,今年大理,明年哈尔滨,后年敦煌,再后年洛阳,东南西北中,轮流做东,有一年甚至包了一艘游轮,从重庆顺流而下,直达宜昌,三天的时间,既可以饱览三峡风光,也可以打麻将喝酒,做文人,做醉鬼,做赌徒,全看自己的选择。

后来,厂里效益不行了,年会就在西安就地解决,兵马俑,华清池,大雁塔啥的,想去哪去哪,厂里报销门票,有想去法门寺看无字碑的,去茂陵祭奠汉武帝的,或去延安看壶口瀑布的,厂里也负责给派车。

那些年干采购的吃香,一个业务员如果干的时间足够长,仅凭一个厂的年会,就能走遍大半个中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一次年会是在西安开的,大概是九四年吧,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那年有世界杯,决赛在意大利和巴西之间进行,最后,点球决战,巴乔射失,巴西人捧杯,射失点球的刹那,全场鸦雀无声,巴乔愣在当场,那一双湛蓝、深邃、忧郁的眼镜,仿佛灌满了整个太平洋,让我黯然神伤。

当然,更主要的是那晚喝多了,人生第一次失忆。

那天白天先是开会,领导和优秀客户代表讲话,座谈,颁奖等,例行的程序走完,众人期待的晚宴正式开始。

聚餐的地点在厂里礼堂,摆了二三十桌,场面类似结婚摆酒席,桌次按地区划分,当时销售部门将全国分为华东,华北,东北,西北,华南,中南等几个大区,听起来像是解放军的野战部队,每个大区由数十个业务员负责,这样便于管理。

我所在的片区属于华东,包含上海,江苏,安徽等省,分了有五六桌,但因为山东工业发达,国营大厂众多,来的人也多,仅山东一个省就占了三桌。

我这一桌主要客人有鲁西化工的老于,胜利油田的老杨和齐鲁石化的老李,陪酒的主要是济南办事处的经理老张,内勤叶晶和我。

老于是个干干巴巴的小老头,不苟言笑,但为人很温和,说话都是细声细语,让人很舒适,按孔子的话,合乎礼。

老于是鲁西化工的仪表总工,自动化方面的权威,虽然不负责采购,但厂里用什么样的仪表,用哪家的,他说了算,那时鲁西化工项目一个接着一个,老于看似其貌不扬,但实际位高权重。

第一次去他们厂拜访老于,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老于的办公室不在厂门口的办公楼,进厂还要走个百十米,在路北边有一座灰扑扑的二层小楼,老于就在二楼的其中一间。办公室面积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摆设也简单,进门一个挂衣架,靠墙立两个文件柜,对着门放一张办公桌,文件柜里和桌上满满当当,堆的全是图纸和厚厚的书,老于就伏在这些图纸和书后面,瘦小的身体几乎隐而不显。

我敲门进去的时候,阳光直射进来,光线强的刺眼,我一下适应不了,视力有些模糊,楞了半天才发现,老于正瞪着一双小眼睛,从高高的图纸后面静静的看着我,我赶紧做自我介绍,老于没说话,点了点头,朝旁边的沙发示意一下,又伏案工作了。

等了有一刻钟,正在我不耐烦,想没话找话说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接着,一股浓烟冲天而起,我吓得一个哆嗦,站起来就想跑,跑到门口感觉不对,回头一看,老于纹丝不动,仍然静静的坐在那里,我又踅了回去。

一会,老于抬起头来,对我风淡云轻的说,蒸馏塔炸了,离这还远哪,伤不着你。我问,经常炸吗?老于淡淡的说,也不经常,这是第三回了。

到了下班的点,老于仔细的换好衣服,出门时把门锁好,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细语的说,中午跟我吃食堂吧,给你压压惊。

从那以后,我和老于算是认识了,后来,每次他来济南,到位于历山路的山东化工设计院公干,都会给我打电话,我们俩,加上设计院的孙工,中午就在设计院门口的一家饭店小酌。老于酒量深不可测,但从不拼酒,都是自饮自酌,一开始对他这个癖好不习惯,总是和他碰杯,后来发现碰完杯,我这边一口干了,他还是小小的轻抿一口,以后也不再搭理他了。

很久以后才知道,老于那会也就四十多点,长得是真老成啊。

胜利油田的老杨是一个脸上泛着油光的中年汉子,矮胖,一张脸总是笑眯眯的,是一所炼油厂的采购主管,每年掌握几百万的订货量,很有些权势,找他的人很多,老杨对谁也不得罪,客客气气,但要想进一步却很难,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

我和老杨不熟,有一次,听业内的人拉起老杨的故事,对他更加敬而远之。

那次是博山的一家压力表厂,通过关系找到老杨,想建立业务关系,老杨也很给面,过了没几天,就从他们那里进了一批压力表。压力表在仪表行业属于最低端产品,不值钱,装满一车也就万般块钱,那次好像送了两车。厂家很高兴,毕竟做成了一笔生意,以后会源远流长。

又过了个把礼拜,老杨给压力表厂打电话,问博山有什么好玩的,对方一听,以为是老杨自己想来,觉得这是拉近关系的一个好机会,连忙说博山是山区,好玩的地方很多,可以爬爬山,看看齐长城,还可以吃农家宴,博山菜有一道豆腐箱很有名,有空过来就行,老杨嗯了一声。

过了没多久,一个礼拜天,老杨真去了,不是一个人去的,是带领他们单位四五十号人,坐着大巴车,浩浩荡荡去的,压力表厂的负责人一看傻眼了,赶紧招呼员工接待,这一通忙活,连吃带喝下来,花了好几千,挣得那点钱不但不够,还赔进去好多。

后来,看金庸小说《笑傲江湖》,每每看到岳不群,我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老杨的形象。

我最喜欢的是齐鲁石化的老李。

老李是典型的山东人形象,四方大脸,又高又壮,脸总是红红的,有点像《水浒传》里的赤发鬼刘唐。齐鲁石化在临淄,十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厂,所有厂的采购都由物资公司负责,老李就是物资公司我们这块业务的负责人,一年的业务量以千万计,是同行们觊觎已久,极力巴结的对象。

一开始见老李很打怵,老李在办公室很严肃,和后来在酒桌上完全不是一个人,老于也很严肃,但老于平静温和的表情让你很舒适,而老李却让你有种压迫感。他本身个高,体壮,坐的椅子又比常人的高一些,宽大一些,坐在那里像一座小山,颇有些渊渟岳峙,面对坐在旁边沙发上,一脸唯唯诺诺的我们,像老虎把玩掌中的猎物。

后来,喝过几次酒,又在年会上接触过几次,和老李慢慢熟悉起来,这才发现,老李是个好人,倨傲是他的外表,朴实才是他的本质。老李性格里有些耿直,不认可你这个人,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一旦认可你这个人,他会包容你的一切。

那会济南办事处有辆桑塔纳轿车,每次去齐鲁石化都是带车去,通常吃完午饭走,到他那里下午四点左右,磨蹭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吃饭的点了,晚上的酒局才是正题。

他办公室里经常一屋子人,烟熏火燎,我们去了,老李会在烟雾中抬起头来,点头示意一下,表示看到了,然后我们各顾各的。有时他不在,我们就坐在沙发里等着,快到下班时,他急匆匆回来,坐下就打电话,一通电话打完,拽着我们下楼,对其余人连问都不问。

等上了车,老李会告诉我们一个饭店的名字,指导我们怎么走,到了饭店,把他放下,然后,我们再按老李的指示,一个个去接人。

去炼油厂接着老王,去电厂接上老张,去一化肥接上老赵,去二化肥接上老孙,去焦化厂接上老钱,等等等等,反正每次都是这一套,酒局固定在八九个人,从来没单独和老李一块吃过饭,他喜欢热闹,这些人都是他的发小。齐鲁石化的厂子很分散,相互之间的距离在数公里不等,没有车真不行。

也不喝多,通常每人半斤白的,再整两三瓶啤的,便作兽散,第二天大家还要上班,然后,我一个个把他们送回家,等回到宾馆,通常是十二点以后了。

也有喝嗨了的时候,老李便提议去唱歌,那会正是东北下岗潮的高峰,齐鲁石化的歌厅里多的是东北娘们,有些年龄都三四十了,心态很放的开,喝嗨了直接把上衣脱了,露出两只白生生的大奶来,对我说,大兄弟,来吃奶。我那时年轻,脸皮很薄,赶紧躲到一边,老李在一旁听见了,吼了一嗓子,别吓着孩子了,过来我给你吃。

偶尔,老李也来我们办事处坐坐,有次来济南办事,顺便把一个承兑捎过来,来的时候不巧,我和老张正在斜对门卖水泵的周村老傅那里打双扣,老李见我俩不在,问内勤小冰子,小冰子说,他俩出去打牌了,但在哪个房间不知道,反正是在二楼,老李出门就是一嗓子,喊我和老张的名字,声音大得能把楼震塌了,我和老张被吓得一激灵,牌差点拿不住了,心想没有仇人啊,谁敢这么放肆,出门一看,原来是老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umbdkqf.html

又喝多了(中)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洛神
    洛神 推荐阅读并说 弘扬真善美,发挥正能量!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作品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