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乱云润生第十九章第一百一十六回

2022-06-26 12:50 作者:小牮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乱云润生 第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六回

大清风飘摇滿旗哥俩儿结伴赴京城环伺寻机

第一百一十六回

庚年正月十九、阳历1900年2月18号这天,新觉罗·溥臣与忠君哥俩儿,正式启程赴皇城北京,探听大清朝廷时局风声动向环伺寻机;

为此,全家五更天就起来跟着紧忙乎,孩额娘烙了十张大饼,趁热以屉布严实包好为吃着软合。祖宗龛上贡那猪头肉,溥臣让绍文、绍武小哥俩儿割下一大块均匀切片装于果匣中,並吩咐兄弟俩从院中储藏吃食的大水缸中把:年糕、豆包、酸菜、咸菜噶头取出裏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油栗、香菇、山竽干、柿饼子本地特产溥臣也没少带,为向亲朋挚友送礼及当路上零食,这些食品统统分别放于两个大提篮中。

溥臣考虑得相当周到细致,晒干干特有劲那关东烟带上几把,烟袋嘴、烟袋杆、烟袋锅、烟荷包各两套一应俱全,並带上大暖壶与茶壶及棉套、水杯、酒盅、餐具,行程餐食陆续皆准备好。

忠君兄长从关外来行装早打点停当,此时,他正与绍宗小儿为溥臣阿玛面参仪容穿戴,毕竟此去不知何日归,四季服饰皆要带全;

行囊淮备无非是,传统青、藏、蓝、单棉马蹄袖袍褂,外罩对襟礼服马褂,束腰衣带、季马虎帽、毡帽头、天爪皮帽。裤扎腿带,带双单鞋、脚登家做棉靴。

此刻,忠君兄长瞅溥臣弟翻来覆去试衣,简直挑花了眼,建议他穿着藏色长袍,外罩对襟礼服马褂,说特显皇族八旗子弟气质。绍宗即连声叫好:溥臣见时间不早:就这身了!赶忙整理好包裹,麻利换上出行服饰,让绍宗给他梳好溜光铮亮的大辫子,才招呼全家人吃这顿丰盛的辞别早餐宴。七点天蒙蒙亮,車夫准时到溥臣家门口来接客人出行。

七点十分,爱新觉罗·溥臣与忠君哥俩儿乘坐豪华气派的小鞍骡車出行,庄头即族长与众乡亲纷纷走出家门来送行。溥臣则礼貌敞开前車帘,躬身向邻里乡亲拱手作揖告辞礼,拜托族人多关照自己家庭。亲人直送到弘满庄村口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骡車出村速度悄然加快,一种清脆悦耳动听节奏令人心旷神怡,忠君情不自禁感叹着:乘您这种骡車真泰嗨,跑远道沒罪受啊!

車夫挥挥鞭子,又轻轻放下,颇为得意道:我去年才换的,这叫京車,行时必熟练驾驭,远远听着,仿佛京戏舞台鼓老正展示“放丝鞭”绝技,外埠无人能掌握。往往一辆响得极好车辆,到了外省即“翻箭”变哑,急驶都不怎么响喽!

这京车突显轴承质量好,轴承俗称车箭,京匠装置车箭有绝技,人家装的车随速度快慢皆有清脆悦耳动听节奏,无论赶車或坐車者,一路听着悦耳心中倍痛快!

車夫越讲越兴奋:骡車学问可大去喽!这骡车由四部分构成,车身木制,前面为辕,俗叫车杆;后面为车厢;车厢与车杆间为御手所坐地方称车前盘;车厢后有二横梁,叫车后尾。车厢为穹形顶棚,前有门柱,门柱后侧开窗户,再向后又立两棵柱,柱后为方形窗棂,车厢下部为栏板构成。

車夫扭头瞅瞅舒舒服服仰坐全神贯注听讲的两位客人,对溥臣解释着:这位阿浑,咱都是旗人,又较熟悉,我能多收您文银吗?200文真不多!眼下大清风雨飘摇文银特毛,康乾盛世那些年月,一两银子兑1000文钱稳定多年没动过。倒退前五十年,外国殖民来分割咱大清,朝廷惹不起人家步步赔款退让,银子就一个劲出遛,去年1两仅能兑1400文,最近官宣:1两白银只能兑1500文铜钱喽,1两黄金等于15两白银,一两黄金现只能兑文钱啊!

这不人心惶惶,我又常年跑皇城,天天以现金生活,您兑我粮食根本没啥用场,你们常年在乡下种地不怎么花钱,可在城中生活不中,睁眼张嘴就得掏铜板老钱,兜里没钱一天也活不下去。这年头,置一身象样的长袍,2000文都下不来,城中打工者一天能挣20至30文钱就不赖了,庚年兵荒马乱,皇城还不知被折腾成啥德行呢!过两天我把您二位爷拉到皇城就都开眼了,大街拉圾粪便遍地,时髦新式車辆与老旧驴马轿子乱窜,简直汇成一锅粥!我去年才换得京車,如今本钱还未收回来呢!如今世面变化太快,最近,独輪車、脚踏車,从日本兴的三輪洋車,西洋时兴那汽車、磨电車、还有长途火車一古脑拥上街面,到处修路铺轨,加上胶皮,骄子,驴马统统上陣,都抢出行交通这点生意,我真倍感前景好难好难,实在难混,我一狠心就想把这骡車卖了,去直隶沽海给洋人打工去,那儿万国租界正开办邮电、海运、五花八门公司、工厂大批正召工人,听说给的工钱还可以!一年能落着几两银元回家过年。常坐我車的燕遵乡亲就有这样的工人,我都眼热啊!总比整天讨价还价风餐露宿,常无定居颠沛流离强,我今年过了而立之年,也该找点像样体面稳定事由干干,为攒些钱财娶妻生子奔好日子啊,总拉車这哪是个头啊!車夫滔滔不绝倾诉着自己苦衷。

車夫掏心掏肺地诉说着,溥臣却另有心思,骡車进到渔阳穿芳峪地界后,他眼晴一直盯着路前方,进入果香峪村,这里是溥臣的岳父母:即满语:“阿母哥”、“额母哥”家,路过自己妻福晋娘家,赴京城前理应辞拜,也顺便给丈人送些年礼。更重要是妻福晋兄弟博雅在京城瑞郡王爱新觉罗·载漪手下当侍卫。爱新觉罗·载漪是光绪的堂兄弟,其妻为慈禧太后的侄女,溥臣从老丈人那要来妻弟京城住址,亲戚里道正月正好拜访,並能探听到时局动向确切信息。所以溥臣提前与車夫商议,求車夫受累帮忙绕道与此行。

果香峪村口现闻名遐迩"槐抱榆"奇观,树龄达一千三百载一棵唐槐,需五六人合抱,不可思议是树中又长出一棵榆树,确是千古罕见。

骡車行至这儿,溥臣对車夫道:劳驾,您在此停車吧,与我兄长在日头底下歇歇。

随着車夫心领神会停在路边,溥臣从車厢中端出茶壶套与水杯、栗子、瓜子。烟袋锅与烟荷包,对忠君兄道:您受累多给照顾着点!忠君爽快点点头。溥臣指指前方又说,离这不远还有两座清王爷陵寝呢,其中北陵已不复存在,现仅遗存一座清代的石拱便桥,老辈人溯源是,清恒恪亲王弘晊死后葬于了果香峪村北,人称“北陵”。恒敬郡王永晧园寝位于果香峪村西金陵峪,人称“西陵”。往上溯源,永晧的祖父叫允祺,是康熙皇帝第五子,允祺的生母就是康熙帝的宠妃宜妃郭络罗氏。如感兴趣不妨前去观瞻。

现在我马上去老丈人家辞行,毕竟这次出门不是十天半月,爭取半个钟头内回来,让您两位受累了!

車夫与忠君兄表示,不必客气,办事圆满,快去快回。

说罢溥臣提着两盒饽饽、油粟与香菇各一袋,快步向左侧街巷走去,前方三百米宅院就是他岳父、岳母家。

二十五分钟后溥臣兴致勃勃返回,手中拎着当地特产,炸咯吱盒与州河熏鲤鱼段。见面对車夫与忠君道:我老丈人给咱添了两道当地名吃下酒菜,你俩先尝尝鲜吧!

溥臣把酥脆咯吱盒与熏鱼段分别递至車夫与忠君手中后,他赶忙收拾茶壶、烟具,零食小吃。骡車在此延耽了半个钟头后继续前行。

(侍续)

读者若喜欢,请关注、点赞、交流,就是支持鼓励,往后耐心看,越发精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jqpdkqf.html

乱云润生第十九章第一百一十六回的评论 (共 4 条)

  • 山鹰
  • 漫舞洛城
  • 洛神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