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除夕夜

2013-12-29 11:59 作者:逍遥浪子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昏昏地沉了下来。县城街头的年终客都在赶着天黑回家过除夕了。长长的街,凛冽的风吹拂而来,这给回家过除夕的人们蒙上了一层冰冷的面纱。街灯在满天喜庆的氛围中悄悄地亮堂了起来。透过灰蒙蒙的天际远方,暸望,满空的霞光渐渐散去。这是一年岁尽时,没有人会迟迟的赶着回家。

丑儿蹲坐在县城旧街的一处邮局旁,身旁是依偎着他的瞎子老。年光尽时,丑儿携瞎子老爹冒着严冬的寒冷,从远远的山村里进城来,卖点丑儿平日里拾来的柏柴。父子两人蜷缩着身子,依靠在冰冰的墙壁上。一身单薄的棉衣从头到脚稀稀松松地将两人围成一团。丑儿坐在老爹的双脚上,头顶的帽子耷拉在耳畔,帽耳下垂。呼吸进出的气体,瞬时凝结成雾粒,消失于眼前。这个姿势,父子两人坚持了一整天。偶尔坐的累了,脚麻了,站起来活动一番,交换双脚,又坐了下去。除夕的,分外的来得快,像涨潮时涌来的浪头,直直地催促着夜晚。家家户户沉浸在除夕团圆的欢乐之中,没有人会想到,这个除夕夜晚,却是这么的悲凉。更没有人会想到,冰冷的街头,依然蜷缩着这样的一对父子。爆竹一声声随着举家团圆的愉快而此起彼伏。家家户户门前的大红灯笼也随着时间地来临,渐渐地挂了起来。就连远在天边的星斗,也渐渐更多地亮了起来。这个时候,仿佛这个世界全部都亮了起来。

平静的街头,强劲的冬风一闪一闪地来去。丑儿望着满天星光,无意识地数起了星斗来。一颗,两颗,三颗...,星斗越来越多。丑儿依旧细细数着,周围年夜饭的香味,款款随风传来。一股香喷喷的味,拂向了天际远方。丑儿不禁地咽了一口唾沫,像是野狼嗅到猎物的味儿,情不自禁地哽咽着喉咙。又像是在中做了梦一样,深深地被全力吸引着。

夜空中,烟花起起落落。像一阵满天彩虹,刹那间落幕。夜,更冷了,也更长了。漫漫的除夕夜,暂停了它的精彩表演,换之而来的是守岁。

星斗渐渐黯然下去。黑漆漆的天空,变得更加的黑了。眼尽处的县城山峦也全然看不见了。这个时候,尘世间像是如坠地狱,换了一个世界似的。什么都变得黑暗起来。也许,只有高高挂着的红灯笼,才算是有色彩的吧!但是,无论眼前的世界是如何的好与坏。在瞎子老爹看来,无非只是黑暗的光芒,闪耀于心。瞎子老爹把薄棉衣朝着丑儿推了过去,登时,丑儿的身上暖了起来。天空处,远山外,寒风刺骨。瞎子老爹不由地抖了抖身子,然后,故作暖和,身子平静了下来。

丑儿围在瞎子老爹怀中,细细地数着星斗。数来又数去,刚刚数过后的星斗,瞬时,就不见了。是无边的黑夜吞噬了闪闪亮亮的星斗呢?还是星斗照的累了,也回家睡觉去了。臭儿想到了睡觉,不觉眼前闪现着一个生着火炉的小屋子,屋子里暖烘烘的,桌上摆放满了香喷喷的除夕团圆年夜饭,还有一张舒适的床,供自己睡觉。丑儿暗暗地笑着,脸上的小酒窝在幻想中,浅浅地凹了出来。寒风又一次的吹拂而来,似乎是要把这个世界永远吹得很冰冷一样,又或是想把这个世界吹翻,换个温暖的世界。可是,就是有一种无名的凄凉。守岁的孩子们,硬撑着瞌睡劲,托着沉沉的腮,继续守候着这个苍凉的世界。没有人会想到,大地是苍凉的,人情是苍凉的,尘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苍凉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除夕的夜,终于过了。守岁的孩子们,熬了一夜不眠,守岁成功了。

泛白的日光,升起来。依旧像一位常客一样,照耀着这个苍凉的世界。或许,当柔和温暖的日光出来时,人们就不会感到苍凉了。反而是生机勃勃的温暖世界了吧!但是,经过一夜的辗转,谁会想到除夕夜过后的街头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呢?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辞旧迎新了。孩子们仍然赶早起来,拜大年去了。空阔的街头,孩子们笑声盈盈。邮局旁,似一尊雕塑的的父子,蜷缩在墙角。丑儿依旧数着星斗,并幻想着丰盛的除夕饭。瞎子老爹僵持着身子,立的直直的,满身冻僵了,呼吸也没有了。身上的棉衣全都盖在了丑儿的身上。刺骨的寒风又紧紧地吹来,过往的行人捂住双眼,悄悄地走了过去。没有人会在意这对苍凉的父子,就像这个世界从来未有过两人一样。

[圣诞的葬礼]

于2013年圣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ubject/3609490/

除夕夜的评论 (共 5 条)

  • 晓晓
  • 荷塘月色
  • 雨袂独舞
  • 黄瑞槐
  • 今生依梦
    今生依梦 推荐阅读并说 文章中有错字修改,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