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丝丝入扣母爱深

2020-07-18 05:21 作者:小健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的缝纫机

母亲很它,就像爱自己的女儿,一直以来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依稀记得五岁那年,母亲踏着脚板,挺直了腰,缝纫机的“吱呀”声,伴随着一条宽大的棉布,织锦了我无忧无虑的童年......

我抱着那块滑溜溜的棉布,当着被子来看待,我称它为“黑被”。每到天母亲便把它拿出来,用搓衣板使劲上下来回搓动着,肥皂冒出了许多小泡泡,一会儿冒出一个,一会又消失一个,此消彼长。我时常会用塑料瓶装上一小堆泡沫,用小圈儿吹出一个个五彩的泡泡,轻轻慢慢地对着圈儿吹着气,泡泡渐渐地变大,摇晃着滑稽柔软的身体,在空中酝酿一下自己的“功力”,很快就成了型,向高处飘散开去。

晚如果没有那块“黑被”的陪伴,我是无论如何也睡不香的,只要翻过身来摸不到我的“黑被”,我就会大声地喊叫:“妈,快拿来那黑被!”此时母亲立即从睡中醒来,急忙寻找它的身影。“乖,妈妈给你盖上哦!”母亲极尽温柔地哄道。火热的夏季,我的头经常会冒汗,母亲就会在我睡着的时候,拿了一方手帕轻轻地为我拭去豆大的汗珠,而我却安享在“黑被”的清凉之中......

大概是受了母亲的影响,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突然心血来潮,自个摸索着怎么缝一个枕头。打线、穿针,到转角处提起压轴,不知不觉中踏板已经在我的脚上行云流水般上上晃动了。想不到第一次使用缝纫机的我能如此迅速上手,看那镶着金边的小枕头,我心里美滋滋的......

以后随着学业的繁重、兴趣的转移,缝纫机从此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我整日埋头学习,专注校田径队的训练,再长大些便迷上了漫画,而母亲更是在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一丝不苟,仿佛除了家庭与工作外,缝纫机于她来说已是多余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十年秋,十年辛酸,一晃十年过去了,我已经长大成人,母亲的头上也多了几根白发......

母亲再次拉开了盖上了胶布缝纫机,她轻轻地擦拭、检查、实验,想不到十年没用过缝纫机的母亲身手仍然如此敏捷,每个动作,每条线痕,每个转角处,虽然不能与专业的缝纫工人相提并论,可还是看得出母亲于缝纫还是有不错的功底。

又十几年过去了,这些年来母亲憔悴了许多,而我的病又反复发作。每个晚上母亲都会坐在缝纫机前,缝制睡衣、袋子、牛仔裤、被子,什么东西破了,她就缝什么;什么东西旧了,她就买新的布来做;什么东西她觉得做得起劲了,她就缝制什么。

起初我还对她的作品啧啧称赞,可是日子长久了,她把陪伴我的时间都用来缝缝补补上了,根本不理会我的感受,于是一天晚上我的火气终于爆发了,把凳子朝缝纫机一摔,它便掉了一个角。母亲看着那受了伤的缝纫机,低下头来,良久没有说话,含着泪缝制着我明天要穿的睡衣......

借着明亮的灯光,我悄悄地看着母亲的侧影。坐在缝纫机前的母亲,已经戴上了深度近视的眼镜,动作虽然麻利,却没有以前精准了。母亲低着头,眼睛几乎要靠到针眼那里去了,无论怎样对准针眼,那线仿佛在捉弄母亲似的,那针也仿佛会动,就是不让母亲把线又快又准地穿过去。母亲的背不像以前那样直了,她微微向前弯曲,身子也不如以往强壮,瘦弱了不少……

我轻轻地叹了气,眼神又转向了电视机。

那天母亲没有吃饭,一个人躲在房子里哭泣,我心里一直隐隐作痛,缝纫机重要还是我重要,其实答案早已明了,只是我太过自私了,不明白,母亲用她的爱灌注在缝纫机上,为我缝制出了一片母爱的天空!

母亲,生日快乐

一直在下,母亲在做家务,忙忙碌碌一整天。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我不禁想起那个下雨的夜晚......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母亲还未到,我一个人在医院焦急地等待着。吃了药我的腿又痛又累又酸,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心里有太多的怨恨,这该死的医院,该死的医生,该死的药,还有这该死的腿!不停地用拳头敲打着令人坐立不安的腿,一会儿在床上躺着,一会儿在室外看人家打麻将,一会坐在公园的凳子上,一会儿拿出杂志拼命地乱翻,想尽一切办法转移注意力,可是药物的副作用仍然不停地折磨着我......

整个下午我心里一直憋着忍着,不去想母亲,就为了等待她下班乘车来到医院照顾我的那一刻。时钟指向了4点,我用卡打了个电话到母亲单位,小钟阿姨接的电话:“小健,你妈妈出去办事了,你等会儿,她回来我叫她回你电话!”“哦”我若有有失的愣了一下,电话那头“喂,喂……”的叫着,很久才反应过来:“好的。”4点半我又按捺不住自己的腿,跑到电话亭拔通了电话:“喂,请问我妈妈回来了没有?”“小健,你别着急,你妈应该很快就回来了!”“那她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小钟阿姨不断地安慰我,可我明明知道妈妈要六点多才能到医院,心想这又是何必呢?这不是浪费电话费吗?难道我连这个耐心也没有吗?

此刻,我的心早就飞了出去,飞到了妈妈身上,总想听到妈妈时而尖锐时而温柔时而万分关切的声音。5点我又拔了一个电话,这次对方的声音是那么熟悉,那么的温暖,有一种勾我魂魄的力量。“妈!”我用尽全力兴奋叫了起来。“健女,我很快就下班,乖乖地等着我啊!”“妈,我的腿难受,好难受啊!”妈妈不断地用温柔的声音抚慰着我焦躁的情绪,用她无限的关爱拯救着我腿的疼痛感......

漫长的时间,漫长的等待,漫长的雨夜。打完电话开始下雨了,天上雷声大作、乌黑一片,雨尽情地下着,是在哭泣可怜的我吗?还是它仍不甘心我的受难,要一直捶打我受尽磨难的心灵?6点半雨还是那样的大,望着遥远的灯光,那熟悉的身影还未出现,我准备回房看书,看着其他病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在吃饭,我心里一阵心酸。悲伤的那一刹那,仿佛是白娘子五百年的等候,苦苦地等候许仙的轮回转世!再次回眸,只见一身材高挑的女子提着什么东西撑着伞朝这边快步走来。身影越来越近,直到她走近医院的大门,寥落的灯光下,是她狼狈而矫健的步伐,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我撑着伞直奔她的怀抱。“妈,妈,怎么这么迟啊!”“没办法,给你煮了鱼汤,还有苦瓜瘦肉,快点起趁热吃吧!”母亲笑着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怜爱之情。她的头发湿了,眼睛布满了血丝,可是我太饿了,也顾不上说一句关心她的话。

那鱼汤好香啊!那饭好香啊!吃完了饭,我的腿又开始酸痛酸痛了,“妈,我的腿好难受啊!”“别急,我用热水给你敷一下腿就会好多了。”母亲说完提着一桶冒着热气的水放到我的脚前,她把手伸进水桶里试一下水温,说:“嗯,刚刚好,来,把腿伸进来,我帮你按摩下!”母亲手的力度不软也不硬,软了怕没效果,硬了怕弄痛了我,她蹲着细细地帮我搓洗腿上的污迹,轻声地问:“好点没?”“好点了,可是还有点不舒服。妈,今天几号啊?”“4月27。”她并没有注意我的表情。到底我的腿什么时候才能不痛啊,我的心里一阵难过......

“健,快洗澡!”母亲一如往常那般催促。我从遥远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我想,那个夜晚母亲的心情也如我一样,很想很想立即飞到我的身旁。她被大雨淋得狼狈不堪,下了班还要为我熬汤、为我煮饭,用热水为我洗脚按摩……想着想着,我的泪水止不流了下来......

今天的雨夜,我和母亲一起煮面吃,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顿面条,可是却是母亲第一次为自己庆生。4月27日,原来是母亲的生日,这个日子不经意意被我记住了。于是今夜便想了十七岁的那个夜晚。

母亲啊,几十年了,你从来不在我面前提起自己的生日,而我却要年年缠着你给我买生日蛋糕,还要你年年变着法的煮好吃的。母亲,女儿不啊,从来都没有在您生日的时候说一声“生日快乐”,从来都没有在这天为您煮过一顿面条......

这么多年你养育了我,为我操碎了心,我从来都没有说声“谢谢”,对你只有索求和埋怨,今天我要对您说:“谢谢您,妈妈,生日快乐,我爱您,妈妈,是您使我懂得了什么是无私的爱,无条件的付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qhsbkqf.html

丝丝入扣母爱深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江南风
  • 水墨残荷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