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爱深深

2020-07-18 05:20 作者:小健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的手

活在世上二十九年,从来没有注意到母亲的手,直至看到一节目最后的环节:只要儿女牵对了母亲的手,那就可以赢取大奖,实现跟母亲一起旅游的愿望。如果我和母亲同时上节目,能牵对母亲的手吗?

母亲平时劳动,爱做衣服,爱包粽子。我想母亲的手应该是一双灵巧的手吧。拖地时,母亲绝不留死角,地拖在水桶上一拧,水“滴答,滴答”地整齐地落在桶底。双手一前一后,抓准地拖的位置,地拖就在在地上来回摩挲着。平时如果是我拖地,使的是重劲、蛮劲,而母亲使的是巧劲,这么大的房子,母亲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母亲从小看着外婆插秧、织布、裁剪等,外婆从来没有教过母亲什么技巧,可是母亲一看就会。一粒扣子,在母亲的手中能迅速地恰到好处地缝在衣服最正确的位置;一件衣服,母亲做好纸模板,在布料上用粉笔一画,不出半个小时衣服的形状就出来了;一把破烂的旧伞,母亲稍微动了一下脑筋,马上就能做出一个十分有特色的袋子。

粽子是母亲的最爱。每年隔几个月就要包一次粽子。其实,这是挺花时间的活。母亲要到市场上挑选饱满新鲜的绿豆,浸泡,搓皮,去皮;买半肥瘦的五花肉,洗好,切好,再用油、盐、酱油、五香粉淹一天;要泡两种大米,一种是糯米,一种是大米;买粽叶、粽滕,煮沸消毒,晾干,再用水洗一遍;准备好咸蛋黄、虾米、菇。包的时候一般要用四五条粽叶,折叠成斗形的时候,转角处要十分小心,不然糯米和大米都很容易掉下来。

母亲的手是慈爱、温柔的手。母亲煮开了水,等水稍微凉一些,就轻轻地把我放进装了热水的大盆里,用毛巾蜻蜓点水般擦干净我的脸,每个部位,力度都恰到好处,我陶醉在母亲温柔的抚摸中......剪头发的时候,母亲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把我的耳朵给剪下来,于是一点点一搓一搓的有层次剪下来。其实母亲不太会剪头发,可是她总是虚心好学,不厌其烦地学着剪发师傅的手艺,现在她已经领悟到这门技艺的真谛了,不用太好看,不用太有层次,只要女儿满意清爽就行。这一剪,母亲就给我剪了二十年。不管她的手艺如何,她是在用她那无比慈爱的手为我梳妆打扮,效果如何,无关技巧。为何我总是不愿到发廊剪头发,因为我总爱沉浸在母亲那粗糙而充满爱意的手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的手是辛劳的手,家里的活她样样都干;母亲的手是轻柔的手,她为我的伤口上药的时候,总是像给婴儿洗澡般那样温柔,轻轻的,一边涂药,一边用口吹,伤口一点都不觉得痛。年轻时母亲的手是修长手,她大学时期是篮球中锋,三分球总是百发百中;年老时母亲的手是饱经沧桑的手,表皮已失去光泽,皱皱的,轻轻一碰,就像一张被撕扯过的纸,老人,密密麻麻地烙在她的手背。

母亲的手啊,曾经那样年轻有力,漂亮有光泽。母亲的手啊,如今已不堪入目,关节炎时时刻刻在折磨着她......

在女儿的心目中,母亲的手永远比别人手多出几千几万倍的爱意!在女儿的记忆中,母亲的手永远比别人的手多出几千几万倍的温暖!

您的手是女儿生命最想呵护的手,最想珍惜的手!

我想,如果上那个节目,我一定能牵我最熟悉那双手母亲的手!

母亲的泪

色朦胧,星光黯淡。凉风吹来一阵阵寒意,路灯照着公园的树,婆娑的树影投射在地上,发出浅浅淡淡的墨色,让人倍感觉冷清。母亲坐在阳台的边缘,隔着防盗网潮着远处的月亮望去,那眼神苍白迷离,却透着几分眷恋与沉思。静静地坐着,一声不吭,许久我才发现,她的眼角挂着一滴泪,目色苍凉而凝重,还带着几分迷茫。她的泪水,把我带向了凄凉的过往......

乡野之地,孕育了母亲不畏艰苦的精神。她小的时候,外婆上山打柴很晚才回家,就在家里焦急地等候着。放学回家,她放牛,煮饭,喂鸡,喂猪,照料弟妹,点煤油灯学习,一直到深夜12点。外婆还没有回来,母亲的心紧紧揪着,夜色如此的黑暗,山林里不时传来动物诡异的叫声,四周安静得可怕,母亲心里越发的着急,安抚弟妹们睡下,一个人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依然没有看到外婆的身影。一切可怕的念头在她脑海里闪过:外婆会不会被儿狼吃掉了?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我应该怎么办?千头万绪涌上了她的心头,泪水不由地哗哗流下。那时她真想嚎啕大哭,又怕吵醒弟妹,只好捂着嘴悄悄地流泪。好人有好报,终于外婆回来了,母亲才破涕为笑......

一天夜里传来电话的响声。母亲接过电话。电话那头舅舅说外公去了,母亲听了,顿时如五雷轰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母亲的声音本来就尖,这么一哭,就吵醒在熟睡中的我。我急忙起床开灯,跑到母亲的身边,只见她眼睛红肿,泪若雨下,全身无力,瘫倒在长椅上,怎么劝也不能停下来。“妈,我明白的,您对外公的爱,您对外公的愧疚,我能懂。妈,不要哭了,行不?母亲,您要坚强!外公在天堂,也不愿您伤心......”

人生风云变幻,母亲做了子宫摘除手术,得了甲亢,她没有哭,她总是咬牙顶着,她坚信自己生命力的顽强,可命运总喜欢捉弄她,外公去世不久我又得了生病住进了医院。母亲在我面前风风火火面带笑容,下了班拿了鲫鱼给我喝,打了饭给我吃,双手提两桶热水给我洗澡,有时也跟别的病人的父母说说话。我说:“妈,给我买两本杂志!”她笑笑说:“好啊!”我也是后来才听说,母亲每天中午一边吃着馒头一边啜泣着。每次来到医院之前,她总是先抹干眼泪,以温柔的笑脸面对着我。

今年我们回家看望病重的外婆,母亲带着外婆到医院检查、打吊针,直到晚饭才回来。离开的时候,母亲坐到车上闭着眼睛、眉头紧皱,表情很痛苦,眼角浸满了泪水,许久才顺着脸颊留下来......

往事如烟,可在母亲心里,那些历历在目的伤痛是永远也难以平复的。夜已深了,我轻轻擦去母亲眼角的泪,手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安慰道:“妈,我们要一起走艰难的岁月,加油呀!”母亲点了点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母亲的泪为外婆而流过,母亲的泪为外公而流过,母亲的泪为我而流过。母亲对家人深深的爱,都化作了那一滴滴晶莹而透亮的眼泪。她的泪情深而意重,她的泪沉重而心痛。母亲,请您不要再伤心了,未来还有好长的路要走,让我们绽放笑容!当再次流泪的时候,我希望,您的泪是幸福释然的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xysbkqf.html

母爱深深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江南风
  • 水墨残荷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