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母那些事(六)父亲,少年走小陶

2020-11-27 08:27 作者:贵贵201108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母那些事(六)父亲少年走小陶

周贵义

父亲生于1934年农历七月十九日,属狗,兄弟三人,排行老大,四代以前,家道殷实,后来破落,至祖父周必俊,已然平民。祖父挑米箩担做过小生意,入纸寮捞过纸,但家业始终没能振兴,四十五岁,正值壮年,不幸得了肺痨,撒手人寰,那年父亲十三岁,满叔九岁。

祖父过世,天塌地陷,家庭的重担一下子落在父亲身上。岁数小,身子薄,上山下水的重体力活干不了,只好跟着满公走小陶。小陶镇归三明的永安市管辖,与姑田镇接壤,镇与镇所在地相隔五十里,每五天一圩,父亲每圩走两三回,脚力钱可换三升米,供一家人过活,其他时间下地做农活。

父亲个子矮,走得慢,空着手下小陶,勉强跟得上,到了小陶,到商铺出货,满公在店里点了一碗饭,一碗烂粉汤。快点吃,好上路,屎虫一般,什么时候到家啊。也许是时代的特点,那年头,长辈对小辈似乎没有什么好声气,好脸色。父亲赶紧扒拉,三下五除二,饭下肚,担起担子就走。满公则要跟几个挑友炒个小菜,弄一碟花生米,喝上几口。

从湖口一路上坡,过了新亭口,到达老亭腰,挑担的也好,走道的也好,一般都要在凉亭里歇一歇,抽一筒旱烟再走。此处因是小陶到姑田的必经之地,所以常有土匪出没,当然,土匪一般不会打劫挑担的,尤其是小孩,但父亲依然很害怕,有一点可以安慰的就是,从山梁下坡,就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家了。休息了一会,再起步, 过不多久,满公追上来了。你个屎虫,真是屎虫,还在这,快点走,你想湖头水尾的狐狸精勾你去啊,满公嘴里骂着,脚下一刻也不停,很快走到前面去了。父亲也听过湖头水尾狐狸精的传说,有一只狐狸精,专门变化为美女,装肚子疼,求男人背回湖头的家,趁男人不注意,伸出钢刀般的手指,掏心,吃了,然后吸血。幕即将降临,父亲脊背发凉,后面紧追,还是落下一大段距离。回到家,累得整个人发僵,腿肚发胀,吃完晚饭,洗了热水澡,热毛巾敷了腿肚子,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才好一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祖母是那种极精明的人,祖父当家时,她也极端威权,除了会管老公孩子,处理一下家务,剩下的就是颐指气使,怨天尤人。祖父过世后,变得更加暴戾,刻薄。一天,父亲实在走不动,到三里亭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盘陀大倾泻下来,父亲虽有斗笠蓑衣,还是浇了半身湿,雨停了,天也黑了,走到天后宫前,要过田埂,到处水汪汪的,白茫茫一片,父亲分不清哪是路哪是田,就这么误入水田,他不敢扔下担子,在水田中挣扎折腾了好一阵,精疲力尽,才摸回到田塍,走上大路,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踉踉跄跄的到家时,家里人早已吃了晚饭。祖母打量了父亲一眼,到现在,死哪去了,啊?是不是被狐狸精给迷住啦,是不是陪野老婆啦,啊?不光没有体贴问候,这样的话,居然出自一个母亲之口,居然骂的是辛苦归来,还未成年的孩子。父亲没有回口,没有吃饭,摘下斗笠,除去蓑衣,舀了一桶水去洗澡,一勺热水从头上浇下去,泪水喷涌而出。洗了澡,他到松溪板舅公家,一五一十将自己的遭遇跟舅公诉说,他太委屈了,他不怕受苦受累,可亲生母亲那般的辱骂,他受不了,他无处申诉,只能到舅公那寻求一点安慰。

舅公安抚了父亲,给饥肠辘辘的父亲吃了烤番薯,送父亲回家,见父亲进了房间,他对祖母说,妹啊,你可不能那么对儿子啊,他才多大呀,傍晚是什么天气啊,坐在家里,那雷也打得人心惊。雨停了,你本该吩咐他弟弟去接一接,没爷的儿子那么辛苦,你没个问寒问暖,还那么数落他,冤枉他,他受得了吗?传出去好听吗?

舅公面前,祖母没敢发作,舅公走后,祖母用笤帚敲着房门骂,学会报是非了,学会搬舅舅压我了,你怎么不上天啊,我是你谁,瞎了眼吧。父亲躺在床上默不作声,舅公为他讨回了公道,他心里平静了,任由祖母骂,管他去。

小小年纪走小陶,磨炼了父亲的脚力,更磨炼父亲的意志和胆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jpxbkqf.html

父母那些事(六)父亲,少年走小陶的评论 (共 6 条)

  • 剑客
  • 诗心云卿
  • 淡了红颜
  • ╮蜜糖
  • 阿尔祖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