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开心也流泪

2020-11-17 14:56 作者:OK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上有兄下有弟,我就是中间那个宝贝疙瘩(我自己这么认为的),哥比我大二岁,我比弟大二岁,我二十一岁出嫁,在这期间,我除了经历了丧母之痛外,再似乎找不出什么让我伤心回忆

不错,我们兄妹姐弟感情很好,一直到现在。

哪怕我们现在各自有家,相隔甚远,哪怕我们很少联系,相见甚少,但是每当我将脑子放空的时候,想什么都不想的时候,他们兄弟俩就会不请自来的跑到我的脑海里来,当然一同来的还有年轻时的我我妈,一家五口其乐融融或嬉笑或怒骂的场景,常常让我神情恍惚,感觉自己还是三十年前的那个农村小姑娘,放学后还可以撒娇卖萌的喊叫妈,还可以肆无忌惮翻哥哥的书包,还可以骗弟弟的零食的那个疯丫头。

然而,回不去了,时间不允许,我已从当初的五口之家分离出来,组建了自己的三口之家。

但是那个五口之家的点点滴滴,已深深的刻在我的记忆里,并且时不时的如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嘴角自然而然露出些许微笑亦或还有点点泪花闪烁。

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整个湖北的节奏,我也不适时宜的赶在这个时候混进了医院,虽然不是新冠肺炎,却也差点看见奈何桥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待我病好出院了之后,老父亲告诉我,说你哥好像被感染新冠肺炎了,你跟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新冠肺炎?一听到这个词我就毛骨悚然,更何况还和我哥扯到了一起。

“你也别太担心,应该是没事的,你最好和他视频,看看他们一家子都在干嘛”,老父亲没有微信,也不会聊视频。

虽然说哥是武汉人,虽然说整个武汉都在颤抖,但我从没把新冠肺炎和我哥联系到一起,是不想也是不敢不愿。当老父亲突然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我感觉我又看见奈何桥了。

人对我说:“在你住院期间,爸在医院的食堂里都哭了,这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次看见他流眼泪。”

是啊,在这特殊时期,他的一双儿女纷纷住进了医院,心岂不是像刀剐的一样疼。

我的心也像刀剐的一样疼,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天若要降灾难于人,谁又有招架之力。

我若没了,难受的是我的家人,哥若没了,以我目前的身体状况以我对哥的感情,我能渡过这一劫么。

我胆战心惊,我语无伦次和哥嫂通了电话,知道哥是与新冠肺炎有过接触,目前全家在隔离,待检测安全之后即可回家。

我知道这个信息后面的可能性,我不敢想象,更坏的可能……

好在,我所有的担忧都是多虑,现在,我家我哥家都安然无恙。

国庆节,哥给我来了电话,说已回到老父亲的家,明天县城可见面。

我自然生气,哼,到家了才告诉我,是要我接驾吗?

可是,我不想等到明天,说实话,我想看见他,只是想。

哥还是我记忆中的哥哥,体态还是那么饱满,还是那么端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望着我。

我站在哥面前,与他四目相对,突然之间,我大脑一下子就空白了,好像不会思考了,好像有很多话要对他说,又好像什么话也没有,空气就这么凝固了两秒钟之后,我竟然“哇”的一声哭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都说人是因为伤心才哭,可是我不伤心啊,见着哥了有什么可伤心的?开心还来不及呢。

哥哥还是一贯他的说话风格:“你怎么还哭上了?有那么讨厌我吗?”

他不说话不打紧,他一开口,我哭的更畅快了,那眼泪,伴着我无尽的牵挂无尽的思念哗哗的往外流。

这该是积攒了多少感情在里面啊,今天总算逮着机会了,可得释放个痛快。

只是这个方式,让你见笑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zawen/vnlxbkqf.html

开心也流泪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