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粘豆包(年味系列之二)

2021-01-21 15:25 作者:敬萱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出了月进腊月,杀过年猪,村里家家户户就开始张罗着碾米磨面,准备包粘豆包了。

那年月,生产队分给农户的口粮都是带壳的颗粒。什么高粱啊、玉米呀、谷子糜子小麦啦。做粘豆包的食材是糜子脱粒后的大黄米,淘洗干净滤去水份,再磨成的黄米面。另外还要兑一定比例的黄玉米面,一来是增强筋性,免得做出来的豆包太软不成型,二来是为了增加数量。所以还需要磨些玉米面。

从县城来到农村,我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便跟着二叔二婶的后边跑磨坊,看热闹,偶尔也帮帮倒忙。

生产队的磨坊,两间土坯小矮房,石头碾子石头磨,毛驴蒙着眼睛,套着磨杆或碾杆一圈一圈地转,碾子碾米,石磨磨面,很原始的粮食加工方式。

平日冷清的磨坊,渐渐地热闹起来。孙家奶奶、于家姑姑、孟家叔叔的,按先来后到的顺序自然排号。人们你帮我家,我帮他家。磨坊成了人们小小的聚集地。邻家婆婆媳妇们边干活边唠嗑,什么张家长、李家短的,总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

黄米面和玉米面都磨好了,几乎是全家总动员,老老少少齐上阵。发面的发面,做馅的做馅,包的包……奶奶挑选芸豆烀豆馅;二叔二婶用大盆合面揉面。那可是力气活和技术活,揉匀合好的面不能稀也不能干。面盆放到热炕上,盖上被子慢慢醒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醒发好了面,攥完了豆馅,大家一起围坐在热炕上包粘豆包。有时邻左邻右舍也过来帮忙。小孩子们数着数比赛,看谁包得好包得多。大人们边干活边说着闲话唠着家常。装锅的,烧火添柴的,蒸熟起锅的,各自忙着,有条不紊。

农家大号铁锅,玉米皮垫底(有时用秋天晒干的苏叶垫底)一个挨一个装豆包,蒸一锅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掀开锅盖那一刻,热气腾腾,那金灿灿的粘豆包,香味扑鼻……奶奶从房梁挂钩上摘下一只小小的柳条筐,从筐里拿出一个纸包,展开一看,是红糖(那些年,应该是从古巴进口的红蔗糖),奶奶把红糖分到孩子们的粗瓷小碗里,又足一的加一点点热水,红糖由硬渐渐地溶化。金黄的粘豆包蘸红糖,甜甜的、软软的、粘粘的、糯糯的,略带一点点酸味,那微微的酸味是玉米面在发醇过程中特有的醇香,真好吃啊!

这粘豆包一做就是十多天。家里人口越多做得就越多。冻好的粘豆包放在粮仓大缸里,留着过年正月里吃。城里有亲戚朋友的,也要分别给送去一份。吃了一年大楂子粥、高粱米饭、玉米面窝头、锅贴大饼子这些粗粮的农家人,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粘豆包,换换口味,改善一下生活

有的人家不仅包粘豆包,还包冻饺子,蒸馒头包白面豆包,还有的蒸年糕,喻意年年增升,五谷丰登。

返城之后那些年的节前夕,父亲不知托谁,从乡下买回三四十斤江米。母亲淘洗干净,到城郊附近村屯的磨米坊打成粉(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各村都换成打米磨面的机器加工粮食,石头碾子石头磨已经成了历史)。母亲给我们姐弟包江米面豆包,为我们节日的餐桌增添一份过年的味道。

后来工作在乡镇,服务于“三农”。经常下乡,赶上饭时,还真没少吃村里姐妹们蒸的粘豆包。特别是退休后,有的姐们知道我吃,不论多忙也要赶在年前送来一塑料袋粘豆包。

离开东北黑龙江有几年了,在湖南过春节,餐桌上离不开具有湖南特色的腊鱼腊肉和糍粑,很想吃东北老家的杀猪烩菜、粘豆包。说来也巧,意外地收到孙国老同学从千里之外的故乡寄来的一箱粘豆包。他告诉我,放心吃吧,那是他在自家小园里种的粘玉米和红小豆,纯绿色的。

粘玉米面、红豆馅的,金灿灿、黄橙橙的粘豆包。一看玉玲妹妹就是把持家能手,手艺高超。豆包包的匀匀乎乎、个个大小一致。吃一口,软软糯糯,口感劲道,微微带点玉米面发酵后所特有的醇香……这乡情,这浓浓的乡情,是童年记忆,故乡的味道,年的味道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uibi/vrtidkqf.html

粘豆包(年味系列之二)的评论 (共 12 条)

  • 稚藕弋
  • 白梅
  • 清淡如水
  • 浪子狐
  • 风残炫舞
  • 雨季
  • 烟雨流峡
  • 水墨残荷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敬萱

    敬萱难忘童年那故乡的年味!

    赞(0)回复
  • 敬萱

    敬萱谢谢网友的推荐!谢谢文友的支持和鼓励!

    赞(0)回复
  • 雨季

    雨季小时候过年蒸粘豆包,可是农村家庭很重要的事了,大黄米面的、大饭豆馅的,那个好吃,直到现在我仍然在苦苦寻找那时的粘豆包味道!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