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怀念我的祖母

2017-03-17 08:49 作者:我欲乘风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怀念我的祖母

泉头中学 邱立新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人归去。”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有道是“清明时节雨纷纷”。真的是节令使然,今年的清明节的天总是灰蒙蒙雨星星的。

这个阴冷凄清的节日里,我里日里常想常念的是我的祖母——已亡故了的勤劳善良、朴实正直的老人。

我的老家是沈阳的郊区的一处小村庄,我的童年有很多时光是在那里度过的,还记得那一处处美丽的池塘;一片片高大的芦苇草;一望无际的一畦畦稻田地;还有池塘里、稻田里、小河沟里的鱼儿青蛙,跳跃的蚂蚱••••••我当时是多么淘气的丫头啊,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的鱼儿,那样的浑淘的忘记回家,这时,常常是奶奶在村边的老槐树下喊我回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童年的记忆里我的祖母体格健壮,身材高大,现在想来她老人家真的是勤劳节俭的农村妇女。那时,祖母家是祖孙三代儿女一起吃饭的大家庭,每天一家人的饭食都是出自他一人之手,院子里的鸡鸭鹅小白猪也都是仰仗她喂养大,连我这个寄养的孙女也是被她养的身体棒棒的,小小年纪上能爬树下能摸鱼。最吃她做的大米饭锅巴团,为了让我们这些孩子们能吃到大米锅巴这好吃的香饽饽,她总是在饭煮熟后恰到好处地再往炤膛里添一把稻草,要掀饭锅盖前总会大声的召唤到:“开饭咯!吃饭团了!”

每当这时,正在院子里打打闹闹,搅得鸡鸭狗乱叫的我们像听到集结号一样,马上聚拢过来,把饭盆团团围住,这时她就像变戏法一样从帘子底下掏出黄澄澄、圆滚滚、软呼呼的米饭团来,每人分发一个,我们就一哄散去,各自找地方分享美味佳肴去了。

那年天,我因为与小伙伴们玩打仗滑冰车,玩的忘情,把棉鞋跌破,脚冻得僵硬,回到她的小屋,我是三下五除二甩掉棉鞋直接把粘了雪双脚放到了炉盖子上!她一个箭步窜了进来,张开粗糙的大手,像拎小鸡一样把我从炉盖上拎起,这时再看我的双脚,尼龙袜子已然烧的面目全非,屋里马上充满了浓浓的糊焦味,好险啊! 现在想来,一个淘气的丫头,有慈祥善良的奶奶呵护疼爱,那岁月,是多么惬意难忘啊。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祖母是去年冬天因急性肺感染过世的。说起来,九十多岁的老人也算是高寿了,可是对她的离去,我却总不能释怀啊。如今,国家发展了,社会进步了,我们一家家的生活都好起来了,她抚养的小雏鹰都长大了,能飞了。可是都在忙着自己飞翔觅食,抚育子女,有谁还曾像以往一样,在她的小屋里挤她的被窝,吃她做的饭团,穿她做的小棉袄呢?总是来去匆匆,不曾尽心尽时间的去陪她老人家唠唠嗑,做做饭,听她絮絮不止讲我们小时候的故事••••••唉,如今想来,她的晚年时光该是孤独寂寞的啊。

“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清明节,因为路途太远,又没有时间,她的第一个清明节,我没能去她的坟上去看看,帮她清理坟上的荒草,在她的坟前烧纸拜谒,表达我对他老人家的思念之情••••••真是憾事、愧事。

“树高千尺,终不忘根”。兄弟姊妹们,永远不要忘记,是谁用她那宽阔的背,厚实的肩,给我们提供安全的庇护和依靠;又是谁用她那温暖的怀抱,轻柔地话语让我们健康快乐成长。阳光般温暖的往昔岁月点点滴滴淌在我心坎,仿佛是涓涓细流滋润我的灵魂,常让我热泪潸然。

自己不写点东西就难于抚平愧疚之心,今天,我打开情感的闸门,提起笔来抒写这沉重的感怀。

当然,笨拙的笔,贫乏的语言使我无法完全表达那流淌在心中的涓涓感怀,惟愿这只字片语的记忆能让我获得灵魂的安宁,聊以慰籍思念的心灵,也让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得以安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3394/

怀念我的祖母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