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眷恋的旧时光

2020-12-01 06:53 作者:芙蓉莘莘学子+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个人,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瞳孔中藏不住喜悦,却藏住了他所有的忧愁

爷爷像个超人,眼角有深深的皱纹,眉宇间却出奇的平静。他是一个知天时地利的农民,一个会酿酒的“酒人”,一个知药性的草医。最重要的,他还是一个木匠,木匠是他的本职工作。风吹过脸庞,他会修理奇形怪状的木头,也会牵我走弯弯的小巷。

(一)爷爷与外公

“爷爷,您明明是妈妈爸,为什么我不叫您外公呢?”爷爷的脸上泛起层层笑意说:“这个啊,就要问问你自己了。”我很疑惑,学叫人难道不是大人教的吗?为什么要问我自己?

一抬头,发现原本坐在小矮凳上的爷爷,已经走向院子里栽的那棵树了。站在树下,注视着那堆沙子,还边说这边用手指了指那堆沙子说:“你们两岁的时候和隔壁的尤老二、尤老四两个姐姐在那玩沙子,还记不记得?”

“那天我骑马从码头回来,你尤爷爷从这路过。两个姐姐叫爷爷,妹妹跟着叫爷爷,你也跟着叫爷爷。那是你们俩第一次叫爷爷,哪里还管爷爷和外公有什么区别,高兴都来不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岁月在前行

外公与外孙,似乎注定了见面的日子不会太多。农历十月二十三,是外婆的生日。在那栋两层楼的小木屋里,爷爷在院子里喂着马。刷毛,摸头,添点萝卜叶子,岁月是如此温柔。外婆在厨房里为了那顿晚饭而忙碌,炒菜,添柴,岁月是如此静好。我和妹妹在院子和厨房里来回穿梭,跑到院子里爷爷还得看着有没有被石子绊倒,有没有跨不过沟坎。跑到厨房里外婆还得看着有没有玩水,有没有靠近火源。即使分身乏术,脸上依然洋溢着笑容,让他俩操碎了心。两个一样的小女孩,老大跟着老二跑,被孩子麻烦的老人是幸福的。

南方的十月,人们早已穿上了棉服,耀眼的阳光实在难得。小木屋在不经意间就被夕阳染上了色,一家老小沐浴着太阳的余晖,庆祝着外婆又长大了一岁。岁月在前行,幸福在继续!

(三)放马与“放牛”

“妹妹,快起来,爷爷带你们去骑马。”睡中的我们,没有被六点的鸡鸣叫醒,也没有被七点的太阳照醒,却被爷爷的这句话拉离了甜美的梦乡。我俩毫不犹豫的从床上爬起,换上深颜色的衣服,背着还在河边洗衣服的外婆,去骑马了。

一路上我们都在问爷爷马儿在哪?到了草地后,爷爷松开我俩的手,指着马说:“在那儿呢,快去玩吧!”清晨的阳光正好,草上还带着露珠,原来爷爷早就把马儿带出来了。马背上没有装马鞍,爷爷坐在最后面,把我和妹妹圈在怀里,任马慢走。马的毛很糙,坐着很不舒服,等马走到黄泥巴大马路上,我们就开始步行了。走着走着,遇到了从地里回来的尤爷爷,尤爷爷说:“老向,怎么只放马,不把牛拉出来溜溜?”爷爷左手牵着马,右手指了指在前面撒欢跑的我俩说:“这不,两头牛呢!”一行四人,一起朝家走去,欢笑不曾停过。

总是我们仨笑着,听外婆语无伦次的批评:“我刚把衣服洗完,你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啊,就带着孩子去泥坑里打滚了,明早你去洗衣服,气死我了----还站着等吃饭啊,不带孩子不洗澡?”

儿时的快乐总是那么没心没肺,不懂外婆为何会生气,不懂为何爷爷总能笑对一切,不懂舅舅为何常年不回家。

(四)人与月同在

中秋节,在外的舅舅、爸爸妈妈会有乡愁,在赏月的爷爷外婆会想儿女是否顺遂,在月光下睡着的小孩会想爸爸妈妈的怀抱。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是爷爷的生日。2020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撞在了一起,都说家与国撞了个满怀。我们会战胜疫情,人民安康,祖国富强。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内心深处的痛楚蔓延开来:2014年的中秋是爷爷的第63个生日,这一次我们没能和往年一样陪爷爷庆生,而是隔着四十公里,在电话里说着那一句每个人都不愿意听到的“早点康复”。电话这头的我们,因为能听见爷爷的声音而嘴角上扬,也因为不知道四十公里外的第一人民医院里,爷爷是怎样一副病态而难过。爷爷出院后的一天,吃到了妹妹做的第一顿饭,是一碗糊了的面条。爷爷说,即使糊了也能吃。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今年的这一天,月亮依然闪亮,星星依然繁盛。外出的子女仍然会有乡愁,在家的父母仍旧盼着儿女顺遂,只是小孩不再想念爸妈的怀抱,因为他们长大了。本应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却变成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疤。宇宙很大,大到可以容下所有的浩渺;宇宙也很小,小到秋天里只剩下我们对爷爷的思念。我们又一趟上弯弯的小巷,可是陪我们的只有月光。

(五)老头子和老太婆

2014年农历十月二十三,星期天,晴。那栋二层楼的小木屋里,没有爷爷在喂马,没有外婆在厨房里忙碌,也没有女孩打闹的身影。家里很沉寂,本应该充满欢声笑语的房子里,没有人说话。凌晨三点,爷爷的病复发了,他被痛得汗水像豆子一样从额头流下。躲在门背后的我们,还听见爷爷说:“老太婆,你去房间里看看他们俩醒了没有,别被吓到了。”凌晨五点,爷爷被舅舅送到医院。早上十点,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十点三十一分,我们接到了爸爸的电话:“走了,十点半,很安详。”这短短的八个字,击垮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线。

从此以后,小木屋里再也没有人叫外婆老太婆了,再也没有可以让外婆又气又笑的糟老头了,再也没有陪我们一起和外婆作对的爷爷了……

中秋节的月亮变得没有了温度,中秋节的月饼失去了甜蜜,老太婆失去了老头子,老太婆的生日也变成了老头子的忌日。一起赏月的人少了一个,寄给远方的牵挂多了一份。

院子里的那棵树,早已被烧成灰烬;大门口的那条沟渠,早已干涸;常在院子里走的马儿,已被牵到他乡。我们在长大,爷爷却不会变老了。美好幸福的日子,已经走远。爷爷离开的这六年里,每个人都把难过藏在了心底。随着秋风,带走一腔牵挂;伴着明月,寄予满腹思念。我终于懂了时间的重量,爷爷却早已不在我身旁。

作者:张梓 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qvxbkqf.html

眷恋的旧时光的评论 (共 8 条)

  • 淡了红颜
  • 散漫山人
  • 剑客
  • 浪子狐
  • ╮蜜糖
  • 诗心云卿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的确良

    的确良人生缘聚难得,离别常在。唯愿回忆中憾少欢多尔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