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高手过招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47章

2020-11-25 13:16 作者:奇书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47章 高手过招

话说那天下午,香从“文山会海”偷换到了手稿真迹。

愉快地到了蒋科的“如山古玩”店。

二老头聊一歇,蒋科就抓起话筒,为了香爸小外孙女儿的主动转园,八方找朋友想办法。事情虽然没办到,可蒋科努力了,香爸看在眼里,有些感动,要他不打电话啦,先帮自己发条短信。

“虎虎虎” 三个字,发出去了。

蒋科100块买进的小红木俑,也卖了10万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嗨赚了倍,这让香爸感叹不己,也打算离开了。蒋科想想,就吩咐二个小姑娘:“你俩守着吧,我和香总先走一会儿,处理得事儿。”得了奖金的二小姑娘,自然连口答应,并马上一个进收银台,一个守店门。

现在不过四点多钟。

按照店门上挂着的营业时间

店子是早上10点——下午10点,满打满算12个小时,二小姑娘十分辛苦。其实,香爸现在还不愿意与蒋科同行,他是想忙着把手里的真迹,送还给研究员。

而研究员是事先答应并策划商定。

一矣香爸得手后,即前往欧尚三楼“香格丽拉”茶餐厅。

二人一手验货,一手交钱,还一起喝茶,玩个快快乐乐。所以,蒋科同行,实在有所不便,至少不方便接研究员的电话。所以,香爸犹豫不决到:“我是直接回家,接小外孙女儿,你呢?”“我也是直接回家,并陪你到幼苗园门口,接你的彤彤。”

蒋科跨出了“如山古玩”

回头催着香爸。

“走吧,路上,我还有几件事儿与你商量的呀。”香爸只好跟在了后面,咕嘟咕噜的:“陪我接小外孙女儿,就不必啦。有事儿,我们边走边聊行不?”蒋科没搭理,走一歇,进了地铁入口,双脚踏上了徐徐下降的电梯。

蒋科才慢悠悠的回答。

“今天呢,谋你的光临,赚了点小钱,心里高兴的呀。走,回到幼苗园,接了小彤彤,一起带到欧尚三楼的‘香格里拉’,我们老同事俩好好聊聊的呀。”

香爸吓一跳,真是的。

哪里不能到?怎么偏偏也是“香格里拉”?

不对,哪这么巧?是不是这老小子发现了我的事儿?故意不但让我难堪,而且还想与研究员认识?那不行!决不能让他认识到研究员,扩大他的人脉圈,因为这样,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的呀。

过安检时,出了点小问题。

按说平时只要手里没拎包,乘客的衣兜里揣着什么,好象还从没人管过?

可是,蒋科把手提包放进安检箱,香爸自顾自昂头往里走时,却被安检员姑娘招呼住了。

“那位大爷,请你站站。”香爸以为招呼别人,可给一边的执勤小伙拦住了:“大爷,请你止步。”香爸不解的看看他:“什么?叫我的呀?”执勤小伙微笑着,彬彬有礼的举起右手,指指安检姑娘。

小姑娘一面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徐徐移过的物品。

一面在对香爸招手。

己通过安检的蒋科,拎着提包莫明其妙的扭头看着他:“老香,你怎么往外走的呀?”然后,跟了过去。“大爷,你身上好像带有违禁品?”安检姑娘一面暗示着那执勤小伙过来,一面微笑着对香爸扭扭可的小脑袋:“是不是,你刚才忘记了的呀?”

“违禁品”香爸奇怪的眨巴眨巴眼睛。

自个儿周身上下摸摸:“哪来的违禁品?没有哇。”

执勤小伙过来了,安检姑娘对着电脑屏幕呶呶嘴巴,让他先盯着,再侧过身子,微笑着继续到:“不,你一定是自己忘记了,请你再仔细摸摸。”

香爸当然又周身上下的捏摸。

一摸到左衣兜整齐的复膜手稿。

不禁脱口而出:“是有一张纸,可纸怎可能是违禁品?”一碰到蒋科的目光,立即警惕地闭口。正在这时,他手里的手机响遏行云。

于是,香爸转身。

面向涂鸦生趣的地铁墙壁,手机往自己耳朵上一捺/

“你好,哦,是我。”研究员有些致歉的告诉香爸,接到他的短信息时,正所里开会,自己带的研究生学员,到现在还没离,回信息晚了,请原谅。

欣闻手稿己拿回,先祝贺和鼓气,然后,告诉了自己儿女,现在,他俩己到了欧尚三桉的“香格里接”,正在豪包里等着,请香爸赶过去,自己可能稍晚一点云云。

香爸听了叫苦不迭。

再瞟瞟蒋科那老小子。

跟过来正站在自己身后,竖起耳朵听着,更是支支吾吾,词不达意,这让研究员起了疑心:“怎么回事?你身边有人跟着?”“是有人,我的一个老同事。你看,”

研究员听出了他的意思,一口回绝。

“放在其他事儿,好商量,无所谓。可今天,情况太特殊,我不敢答应,延期或改地点都没必要,。那手稿对我们家族实在是太重要了。放你衣兜里,我真是不太放心的呀?”

“可是,的确是有朋友哇。”

香爸费力地回答:“是不是,改天或明天?”

却被研究员,一口否定。香爸只好默认。关了手机转过身,那蒋科和安检姑娘,都直直的瞅着他呢。蒋科催促到:“香爸,即然不让进,你就把纸拿出来让人家检查的呀,这有什么为难的?”香爸只好摸出了左衣兜的伪装纸,递给安检姑娘。

姑娘挥起手中长长的手动检测仪照照。

还给香爸,又微笑着盯住他的右衣兜。

香爸有些慌乱了,右衣兜里可是货真价实的真迹,这要掏出来让蒋科看在眼里,哪还有自己清静的?于是,慢腾腾地揣了还回的纸块,装聋作哑的往里就走,可给姑娘无情的拦住。

安检姑娘也不说话。

就微笑着盯住对方的右衣兜,不放行。

蒋科猜到了九分,上前一步揪住香爸的右衣兜,伸手就掏。关于王国维留在世的手稿真迹,史学界一直有争议。后来,随着王国维对中国近代治学史的影响,越来越大和越来越重要,争仪慢慢扩展到了收藏界,也成了收藏界玩家们,寐以求的古玩字画。

可毕竟只是争议。

近百年来还没人看到和收藏过。

更鉴于王国维的后人,在一次央视记者的采访中,透露王国维似有亲笔手稿遗落在民间,这消息一传出,本也不甚什么绝世孤品的王国维手稿,更被玩家们津津乐道,一步步推到了神的高位。

前面介绍过。

收藏界所谓的天文数字藏品,原本是没有。

价值几何,全在于玩家们的神化和炒作。其价值越高和越不可思议,就正好衬托出收藏这一行地位,越来越高和越来越贵族。

因此,玩收藏的人,也就成了社会精英和精神贵族。

一扫本来侥幸捡漏的投机取巧,令人轻蔑和讨厌的恶俗本质,变成了博学多才和乐善好施的世家。

这就是为什么,经济越发达收藏越吃香。

几欲成了人们追求财富的唯一手段的根本秘密所在。

同样,浸淫收藏界多年的蒋科,早就知道关于王国维留在世的手稿事儿。只不过无处下手也无处打听,听了也就听了罢啦。

前几天,受某个卖家的委托。

蒋科带上藏品又到了上海荣宝斋。

收藏这事儿呢,除了上述因素,还有个外人不常注意的玄机,就是人们常说的混脸儿熟。你有没有真品?有没有路子?有没有经验和是否收藏名人都无所谓,只要你肯花费时间钻营,成功的机会,就一定比别人大得多。

因为,收藏即然被付予了那么些重要的因素和提升。

必然就产生一帮藏宝在家,就静候着买卖和媒体登门的大佬。

大佬们也因此更需要一帮子托儿,在其中穿针引线,借此推动自己手中的资金流动,休现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因此,混了个脸儿熟的人,就成了这一行的中流砥柱,受到大小佬们的热烈欢迎。

再说蒋科,一到上海荣宝斋,如鱼得水,处处熟人,忙得个不亦乐乎。

顺便提提。

莫看上海荣宝斋的规模,名声,资金和气势,都远在那松江古玩一条街之上,其实,它骨子里也就是一家民营企业。即是民营企业,其管理模式和方法,万变不离其宗。

那常接待蒋科的洽谈部冯薇薇,立即热情周到,引入了自己的洽谈室。

蒋科当然明白,这是冯姑娘在暗示自己,应该给自己私下介绍一点赚钱业务了。

和松江一条街所有的店铺一样,荣宝斋上至经理部长,下到组长和一般员,都在从事公开接待工作的同时,自己找机会捡漏赚钱。

唯一的要求是。

客人一旦通过正常手续,进入洽谈室洽谈,就成为了企业的生意。

任何人再敢什么什么的,一律开除和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这是明正言顺写在了荣宝斋管理规章制度中,并由入职者亲手签字承认和承诺的。

确切的说,上海荣宝斋本来也不过就是,和全国所有的“荣宝斋”店铺一样。

靠捡漏,收藏,鉴定和买进卖出为生。

属于完全的自主经营,自负盈利民营性质。可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一步步深化,政府对其越来越重视,不断的掺入和完善,上海荣宝斋就成了今天,上海“荣宝斋”字号店铺的龙头,起着帮助政府规范和管理收藏市场的功能,俨然摇身一变,成了政府的职能部门。

可它,却的的确确是家民营企业。

至于有政府高官和手握重权的公务员,在其掺股遥控指挥和分红等等,司空见惯,不提。

正是有了这种半官方的背景。

上海荣宝斋的各方面,都是同行中第一流的。

进得了其大门的无论干部员工,都莫不珍惜小心,以期能干得更长久,更能保证现有生活质量不下降。面对冯姑娘的暗示,老练的蒋科自然一口答应,承诺有合适的一定介绍云云。

双方都煞有介事,互嘱放心。

冯姑娘还投其所好。

不但给蒋科送检的收藏品,定了个“上”,而且还马上给宁总打电话,让助手立即送去总经理办公室,还给对方讲了许多近来的收藏逸事。

蒋科就是从冯姑娘讲的逸事中,得知了关于手稿的一切。

老纳的蒋科当时就断定,“那个儒生透露的淘宝老头儿”,就是香爸。

为什么呢?因为冯姑娘的描述和形容(当然是按着当时儒生的描述和形容),和自己所了解知道的香爸各方面,恰恰好吻合。

蒋科这一气,非同小可。

想不到自己自编自导,还差点儿把老本都赔了进去。

好容易把这沉沦的老宅男,从其沉闷的家中拉出,推上了古玩收集这行,并让他兴趣越来越浓,可以为我所用,结果是条白眼狼?

王国维的真迹手稿,香爸不过得了仅仅五万元。

却被儒生送到宁总处,估价到了100—150万人民币之间。

天上地下的概念,令蒋科跺脚不己,暗骂香爸宝气,穷昏了还自以为是。可蒋科与香爸的不同之处,却正在这里。假设这事儿二老头位子倒换,香爸一定愤世嫉俗,大骂不己,从此与之绝交,老死不相往来。

因为,付出了这么多,收获不但为零,还深深的被伤了心。

可这只是假设。

事实上,蒋科一歇生气暗骂,并牢记在了自己心底,却和平时一样与香爸笑脸相迎,继续打交道。因为蒋科深知,生意场上无父子,可生意不成仁义在,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正常事儿。耿耿于怀是可以的,但不必为此分道扬镳。

焉知生意就是条船。

在潮涨潮落和起起伏伏中扬帆,不断驶向彼岸的。

这不,今天因为香爸的恰在此时到来,扮演副总经理角色,与自己一唱一合,是100块卖成10万元的机缘之一。香爸当然不明此理,可蒋科自己心里却有数。

所以,才送了200元给他。

否则,200元要做多少事儿,岂可随随随便便就送给别人?

其实,香爸今天一到店子,蒋科就注意到了他的左右衣兜,直直的,硬硬的,好像装着什么书本一样的东西?正常的衣兜可不会这样。

于是,就猜测这老家伙会不会是从儒生店铺出来的?

是不是老家伙发现手稿自己吃了大亏,找到儒生闹着扭着,把手稿又要了回来?

香爸别的不行,可一旦犟劲儿发作,那可是惊天动地,100头牛都拉不回的。浸淫多年的收藏市场,蒋科的猜测与判断惊人的准确,并特别自信,一路上早打着如何掏出香爸衣兜的宝贝,看看摸摸甚至低价买下的主意。不想,歪打正着,香爸居然因此被安检拦了下来,真是天助我也!

蒋科也好生奇怪,什么纸块什么绝世宝贝?竟然会过不了安检?

难道这老家伙在其上,做了手脚?

做了什么手脚?不会是在纸上抹了毒药?涂了一层液体炸药,想制造地铁爆炸案的呀?想想这香爸面临的种种烦事儿,不外乎都是这种年龄特征的同行,都正在遇到的烦事儿。说穿了,只要活着,就有那么些烦心事儿。

诸如老俩口退休金不够用。

儿子女儿不和大宝二宝没钱花等等。

香爸,该不会是为此铤而走险了吧?所以,猜测着急之下,蒋科力大无穷,香爸又不愿意暴露,双手护住自己的右衣兜,二老头儿居然争夺起来。一时,行人大哗,纷纷躲避,有好事者趁火打劫,大呼:“杀人了杀人了,二个老头儿杀了起来。”

不到半分钟,就变成。

“杀人了杀人了,二个老头儿被杀死啦。”

顿时,地铁警铃大作,所有的电梯出入口自动封闭,保安特勤防爆武警闻风出动,虽然训练有素,秩序井然,却也惶恐不安……二老头被双双拥进了地铁保安室。

待面色严峻的联合指挥长,问明了情况。

不禁啼笑皆非,和众部下面面相觑,

然后,命令香爸自行掏出右衣兜里的东西,以供明误。时至于此,香爸当然只能抖索索而小心翼翼地,掏出了复膜手稿。香爸注意到,一边儿的蒋科脸色大变,便得意的瘪瘪嘴巴。

当场经安检用仪器检测。

那手动式的长柄检测仪,就真的不断发出警示的红灯。

为了慎之又慎,安检又对二老头周身检测,红灯即停,完全合格。再对复膜手稿检测,红灯又亮起不熄。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有点儿不知所措。

还是蒋科鬼点子多。

经同意,他拿起手稿上下左右翻来复去的看着,揣摩着。

提出了“把复膜撒掉试试”建议,指挥长略略思忖,点头同意。香爸就找安检姑娘要了把剪刀,小心翼翼的剪开复膜,取出了薄薄而陈旧的手稿。

再放到检测器前检测。

红灯不亮,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指挥长亲手拈起剪破的复膜,送到检测器前,红灯立即闪烁起来。问题弄清楚了,可二老头还暂且不能离开。花了这么大的警力,却只因为一张薄薄的复膜?这结果,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二老头儿自己,无论如何都接收不了。

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和蒋科想到了一块儿。

剪破的复膜,被小心地封进了警方的塑袋,迅速送往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检测室。

半小时后,经过多次检测的最终结果出来了,复膜,是因为采用了抗菌防湿防尘防虫和保恒温的红外线技术,因而对安检的所有型号检测器,都有过敏抵触性。

这是专业技术的解释用语。

用一般的话说,就是过不了安检。

而这种红外线技术,主要用于专业的考古研究和保存所用,无任何危险和副作用。香爸左衣兜的那张复膜,却是市面上复印店都在用的普通塑膜。

至此,香爸也明白了。

这纯粹是研究员自己作茧自缚。

当他把这二都复了膜的纸,交给自己时,香爸曾问到:“复膜干什么?怕揉烂了,我折叠放着就行了,这样硬硬的衣兜里撑着,怪不舒服的呀。”“这样的好!复了膜,行动时取拿方便迅速,又不怕揉烂搓皱。”想想的确如此,香爸也没放在心上。

手稿和废纸,都还给了香爸。

因为一场误会,双方都感到气恼。

耽搁了时间,因而也无所谓谁对谁错,各走各路,一场闹剧,就此结束。香爸要赶到幼苗园接彤彤,自然是不可能了,现在快到5点半啦。

想想那研究员儿女,还在欧尚三楼的茶餐厅包房里候着。

香爸心里着急,越走越快,越走越急,到后来几乎是小跑着。

他是想借此甩掉蒋科,刚才在地铁保卫室里,蒋科看到从剪破了的复膜中,小心翼翼取出的手稿真迹,眼睛都红了。从这老家伙急不可耐的神色中可以看出,当时要不是慑于警察林立,估计他会一把抢夺在手,揣进自己的衣兜。

所以,香爸存了高度戒心,只想甩掉他。

再说,复膜一剪破。

被当场检则和迅速保护着被送走,不久后又得知了其检测结果,蒋科也明白了。这方面的知识,他本就远比香爸丰富得多,因此他马上意识到,香爸一定是和王国维的后人,挂上了勾。

因为王国维的嫡系孙子王国,就在江苏省考古研究所工作。

这在行内,基本上人人皆知。

再说上网就可以查阅到,本不是什么秘密。这个王国,虽说是王国维的二夫人所生之子的儿子,可自小聪明绝顶,继续了老祖爷的基因,尚还在读高三,就因关于考古的论文,一连三篇,都刊登在了国家权威报刊《中国考古》上,而被行内称为“神童”

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了江苏省考古研究所。

虽然呢,现在还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研究员。

可他的名气和实力,却并不比虚竹老人小,是国内考古后起之秀中的楚翘。更因为他是王国维的血亲孙子,他和国内外考古界的人脉,甚至超过了宁总。

因此,行内人都知道。

谁能攀上王国,谁就成了现代中国版的阿里巴巴。

谁和王国成为朋友,谁也就成为了印钞机……蒋科,简直被香爸的幸运惊呆了。他就是不明白,一介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也不懂的退休老头儿,怎么会拥有了价值百万的手稿?

怎么会与王国认识?

还有,就是香爸手里的这张纸,或许就是王国维手稿的真迹?

不然,王国为什么居然用市面上极少看到的,红外线技术膜来精心包装?还有,刚才从店子里出来,他就感到香爸不愿意和自己同行,脚步越来越快,是想摔掉自己。

其实,今天的蒋科倒真是一番好心。

赚了这么一大笔,任谁也开心。

他的确是真的想和香爸一起接了彤彤后,二老头儿一起到浦西时下最好的茶餐厅,也就是欧尚三楼的“香格里拉”茶餐厅坐坐,花上个千儿块人民币,洗洗这之前生意和友情上的颓势。

生意上的不死不活,倒也罢了。

现在呢,不只是这松江古玩一条街。

全上海,不,全中国的古玩市场,遵循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经过好几轮天文数字的潮涨潮落,现在基本上都归于平静,也就是行内所说的“守着摊摊没钱赚”,开着店铺,缴着房租和各项费用,有气无力的慢慢熬着,耗着。

有机会,就狠狠咬一口,落实“一件罩10年”的行规。

可和香爸之间的友谊,总是这样不好不坪,不死不活和不散不离。却不是个办法。

蒋科心里当然明白,这主要是缘于过去在国企时,二人结下的粱子,还有就是二人的人生观,审美观和价值观的显著不同。

过去,那也是没法后悔的事儿。

世上没有后悔药买的呀,对不?尽量做些补救措施就行了。

至于这不同的三观,也没事儿 ,埋在心底,互不影响。蒋科现在是实在没人了,人老啦,就有意或无意与许多人和事儿,慢慢疏远啦。

因此,想和香爸搞好关系。

却真的成了蒋科此时的唯一愿望。

然而,这犟老头子却不领情,总是让自己失望,不过那不要紧,就把它当做一个工作,慢慢做吧,反正有是时间。然而,乍一看到那本,被专业膜片包着手稿,蒋科心里又不平静了。稍一思忖,计上心来,站下,轻轻一拍自己额头:“老香,站站。”

香爸扭扭头:“又怎么啦”

“算了吧,我想起了,早上出门,老伴儿让早点回去,顺路买点卤菜什么的,亲家今晚上要过来的呀。”

蒋科故作恍然大悟,跺跺脚。

“对不起,茶餐厅留着,”

“也行,那你快回家去的呀。”香爸如释重负,满面笑靥:“有事,手机联系。”“好,手机联系。”二老头相互挥挥手,就此各奔东西。

东边,是欧尚。

西边,是一大片新旧掺杂的住宅小区,蒋科就住在其中。

当然,香爸也不是可以随意欺哄的,要他当真相信,蒋科家里突然有事儿得马上回去?那他就不是香爸了。走不多远,香爸突然回头,无人跟着,好,继续前进!

在快拢欧尚时,有一个大拐弯。

拐弯处有一间便利店,香爸曾在里面买过一瓶酒。

因此,他一过拐弯,就闪进了便利店,就在店子里磨磨蹭蹭的逛荡,眼睛一直睃着落地大玻璃窗外。这是出地铁后到欧尚的必经之道,因此,蒋科若要暗地跟踪,必然鬼鬼祟祟的经过这儿。

老子就在这儿守株待兔。

看你个老小子装神弄怪的。

我就知道你在琢磨着我兜里的手稿呀。便利店不大,基本上什么都有,而便利店的员工,也遵循着开店的准则,只是笑呵呵的看着,盯着,决不会随意干涉顾客的。

所以,香爸基本上是愿意在其间逛多久,就逛多久,只要你有这份闲情逸趣。

可香爸不久就失望了,蒋科一直不露面,看样子,的确是顺路回家去了。

当然罗,如果真是亲家要来,再忙也必须赶回。在阿拉们这个年龄段,这世上如果说还有亲人,那么除了儿女老伴,就是亲家了。

亲家亲家,越亲越佳。

如果不亲,就成冤家。

谁愿意弄个冤家替代亲家,没有的呀!等一歇,香爸出了便利店,向右转过街,前面就是欧尚新修的观光电梯了。观光电梯是上前天才启用的。

乘观光电梯可以直上二楼三楼,而不必围着一楼的商业走廊(商业街),绕个大圈子进后门坐货运电梯上去,或者进到超市一楼的家用日品区域,再在里面绕大半个圈子,坐长长的电梯带上二楼三楼了。

终于,在超过预定时间大半个钟头后,香爸赶到了三楼的“香格里拉”

略一问问,服务生就带他来到了豪包1。

房门大开着,一对年轻人正在里或坐或站,看着电视和玩着手机。“小王,你好。”香爸彬彬有礼的叩叩门。小伙子笑嘻嘻的迎上来:“香大爷,请进请进,正等着你呢。”姑娘也过来了:“香大爷,您好!辛苦了。”仿着日式服务,对他微微鞠个躬。

“好好,大家都好,不客气的呀。”

香爸放心的坐下了。

接过小伙子递上来的冰冻鲜豆浆,美美的饮一大口,打量着这所谓的豪包1。在香爸记忆中,这样端着冰冻鲜豆浆,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听着行云流水的轻音乐,惬意且闲适,是多年前的事啦。

不过,那时节好像比现在外露和热烈。

一进茶座或一进包房。

不管多豪多贵,基本上都是火蹦蹦的迪斯科旋律和比基尼女郎,还有呢,就是千篇一律的水果拼盘,兄弟姐妹们急不可待,五音不全的吼叫(歌唱)……

看看现在,雍容华贵,婉约温软,一袭恬淡。

把尘世的喧扰和都市的烦乱,都隔绝在了天外,漫空飘舞着安宁,奢华与欢欣。

时代,真是变啦!小伙姑娘,一右一左,围坐在了香爸身边:“香大爷,那手稿?”“香大爷,那真迹?”香爸可不糊涂,只是符合自己身份地笑笑,拍拍自己的二个衣兜:“放心,你香大爷办事儿牢靠着的呀。你爸爸,”

“应该在路上了”

小伙子颇具其父真传,点到为此,举起了手机。

“我催催”“香大爷,是爸爸快下班时,所里临时接到了一个报案,”姑娘则继续温软笑着,小声解释到:“河南郑州的古玩市场,一卖家似有盗卖兰陵王古墓藏品嫌疑,省公安厅正在追查,所以,”

香爸点点头,听明白了是桩盗墓案。

至于其他的,则一头雾水,不知所终。

一串手机铃声从外响进:“香大爷,烦您久等了。”研究员笑嘻嘻的,看看儿子:“断了断了,都进屋啦,怎么还打着的呀?”手机铃声停了,香爸快人快语,也不用等什么酒过三巡,就往自己衣兜掏去。

可研究员笑着挥挥手。

“哎香爸,别急,即然三只虎都放出了山,我还不相信你老人家吗?上座,上上座,我们边吃边谈,边谈边吃。”

小姑娘捺捺铃,菜肴陆续上了桌。

研究员不喝酒,可照顾到香爸。

叫了一瓶五粮液。然而香爸死活不要他开盖:“上次我就知道,你不喝酒。我也戒了多年,还是以鲜豆浆代酒最好的呀。”于是,四人都端起了小纸杯。

不冷不热的鲜豆浆,轻轻晃荡着。

“请!干!”一仰脖子,同时抿一口,然后,放下挥筷挟菜。

研究员先替香爸挟了一块培根,并制止着对方的客气:“先挟为敬,只此一块,以后随便,这是我们王家的规定。香爸您让我们王家的传家宝,失而复得,这一挟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香爸受用了,培根好吃,这上海本帮菜味道,就是不错。

接下来,父子三人真是随意。

也不再往香爸碗中挟菜,这让香爸放开了不少。

香爸最注意到,虽说是父子父女三人,可儿女在父亲面前,完全就像面对着自己的师长,即尊重也放开,提问,回答,释疑,玩笑,和和睦睦,愉愉快快,完全没有自己和女儿女婿在一起时,那种客气扭妮,总像隔着层什么似的氛围。

这让香爸感叹不己。

看看差不多了,香爸放下碗筷,清清咳咳。

先抓起几大张抽纸,仔仔细细的揩揩自己双手,然后伸向自己的衣兜。同时,父子三人都放下了碗筷,各抓起抽纸,也仔仔细细的揩着自己手指头,然后揉成一团,整整齐齐的放在桌沿上,像迎接什么重大的圣礼,一起看着香爸。

香爸小心翼翼的先从左衣兜。

掏出那张伪装用的废纸,递给身边的研究员,王国顺手又将它递给儿子。

香爸掏出了右衣兜里,折叠成对折的手稿真迹,双手举着慎重地递给了王国。研究员这次可没递给儿子,而是小心的打开,举到自己眼前,翻来特复去地仔仔细细的看着,琢磨着……尔后,对女儿扬扬下颌。

小姑娘便拎起父亲放在沙发上的大皮包打开。

从中掏出枚大号放大镜,递过来。

王国接过,又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思忖着。最后,像做什么结论似的,轻轻点点头,把真迹重新小心的折叠起,手伸伸,要过好女儿手中的大皮包,从里面翻出一张崭新的复膜,再将手稿真迹小心的装进去。

又找出一个小巧的钉书机,按按机底。

那机座后的小红灯,便一闪一闪的。

再把它上机身抬起,将复膜口夹在机身之下,向下压压,并慢慢移动,那些复膜口便奇迹般的封好了。王国这才拿着重新复了膜的真迹弹,用么指头弹弹,看着对方:“香爸,这不怪你,实在是那儒生太狡猾,早防着呢。对不起,你这张真迹,是高仿品。”

香爸脑子里嗡的声,失声到。

“高仿品?那就是说是假的呀?我,我可是亲眼看到,亲手从他的锦盒里偷换过来的呀。”

研究员摇摇头,却冷静如斯,丝毫没有责怪香爸:“对不起,的确是高仿品!我想,就是我亲自出马,第一次恐怕也只能如此吧?不要紧,这倒是个好讯息。”

他微笑着,看着对方。

“这说明,手稿还在他手里,所以才如此小心翼翼,采取了防盗防换措施。我看这样,我们得调整思维,重新行动。我看,是不是可以这样……”

其实,研究员要说不着急,那是假的。

可他更明白,此时此况,着急,又有什么用?

事实上,当初他和香爸策划时,就料到了这一着。香爸如果这么轻易地将真迹顺利换回(偷回),自己那就是错看了儒生。

事实证明,自己并没错看儒生。

这的确是个,少有的自学成才的天才。

现在,一个本该成为自己学生的天才,却成了自己的敌人,这手稿真迹,还能轻易拿得回?王国之所以敢断定手稿,一定还在儒生手里,那是基于一种人性天生的复仇心理。

当年,是自己断送了他,最后进入体制内的希望。

碰巧,王家视为传家宝的手稿真迹,又落到了他手里,这还用累述?

因为有了这个思想准备,所以在策划让香爸出马的方案时,王国就在心里策划着第二套方案。现在,继续进行吧。“香爸,事情虽然不成,可我还是要谢谢你。”

研究员从皮包中取出准备好的红包,递给他。

“这1000块钱,是你这次行动的车马费。不计入以的事成后的总酬金里。还有,我还得请你出马,”

香爸涨红着脸,不接。

只心里恶狠狠的咒骂。

“狗日的儒生,好狡猾!把我香爸骗得好惨!我恨不得马上跑到你店里,揪着你衣领,给你几十个大耳光的呀。”研究员就又朝他递递,认真的说。

“香爸,这是你应该的报酬。事情虽然没成功,可你付出了精力。有付出,就应有回报,这是我们王家为人处世的原则。你不接,下面我就不好继续要你配合了。”

小伙子和姑娘也分别劝到。

香爸一咬牙接了过来。

双手合掌,对着研究员摇摇,又摇摇:“对不起,真对不起,我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下面我一定配合,不拿回这手稿真迹,我不姓香的呀。”“下面,我们这样做……”研究员细细说完,加重了语气。

“这次你的任务,就是缠!因为你有这个公开的卖家身份,儒生他不敢也不能不理你。在古玩这行,虽然捡漏是行规,可卖家因醒悟后悔而纠缠着买家的事儿,也常常发生。所以不用感到什么理亏。剩下的事儿呢,就交给一位内行,你俩可相互沟通交流。香爸,你看这样行不行啊?”

研究员有理有节,并不斤斤计较。

深感愧疚的老头儿,只有连连点头,满口答应。

“行行,只要能拿回手稿真迹,你怎么说,我怎么做的呀。”研究员就高兴的拍拍手:“蒋先生,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uuxbkqf.html

高手过招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47章的评论 (共 6 条)

  • 绿若流
  • 诗心云卿
  • 剑客
  • ╮蜜糖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