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东海东,蜃楼空

2021-01-14 16:48 作者:屈子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东海东,蜃楼空

文/屈子

品类物生,何有何无!——木华《海赋》

蔚蓝,不知延伸向何处;极目远眺,竟无尽头。你看,那相接于海天之际的蔚蓝,顺着行云倾泻而出。它的源头可追溯至浩广星汉。海面荡漾起的阵阵微波,于宁静之中显露着神秘。可是,你又从何而知这神秘的蔚蓝中究竟蕴藏着什么?

“其垠,则有天琛水怪,鲛人之室。”

又是那副熟悉的面庞,温柔而绝美,清澈的眼睛打量着四周,时不时望向远方,不知是累了还是倦了,便眨了眨眼睛,显得俏皮可,好像说着些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也许是到早晨了,点点阳光射向海面,落入蔚蓝之中,无边的黑暗多出了几缕温暖与明媚。绦柳和他的族人们知道这是外面的世界亮了。是的,他们把海平面以上称为外面的世界。绦柳的名字是他的祖父、祖母一同起的。绦柳的祖母,据说是文坛一等一的高手;而他的祖父就更厉害了,是族里几百年来知识最渊博的智者。他曾游历过许多地方,既见过陆地上柳的嫩绿,也吟诵过“万条垂下绿丝绦”的诗句。从那时起,他便被那轻柔而充满生机的事物深深吸引。绦柳也挺喜欢这个名字的——除了此时。他听族里的老人说,柳树这东西是长在地上的,轻细柔嫩的柳条依着树枝而垂下,繁如发,乱如麻;这种感觉与绦柳现在的心情简直太吻合了。

名字,名字,有名自然有字。而绦柳的字——明乐,据说出自陆地上的另一位智者,孔子说过的话。“明乐”自然是个极佳的寓意,可是,他所接触的“乐”和他渴望中的似乎并不是同一回事儿。他所渴望的“乐”……

想到这儿,那副绝美的面庞又一次浮现于他的脑海。“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那境中反复出现的身影,一次次扰动着他的思绪。绦柳不得不承认自己已被她深深吸引。可是这种欲求之而患其不得、欲访之而恐其终为幻的感觉让他愁绪万千,属实不知何以为计。

“你认为那有与无是什么?幻和势它们又是如何分辨?且不管真相还是假相,最重要的是明你心中之相。去吧,孩子,那里据说曾是我族生活的地方,你可以去看看。”绦柳的祖父是这般告诉绦柳的。

晚,绦柳又做了那个梦。梦中的女子明眸善睐,轻启朱唇,无声的诉说着。

绦柳朝着祖父所指的方向行去,眼中有着疑惑,也有着期待,亦如梦中。

大海里有什么呢?海蛇水草,鱼虾蟹龟,也许还会有鲲吧!绦柳预想了路途中可能会遇到的所有事,却没想到海域与其生物的分布似乎不太协调与均衡,也没想到大海原来真的很大。“襄陵广舄,㶀㵧浩汗。”

他看见海里漂浮着的水草缠绕在一起,拼命扭动却无法分离,心想,柳怕便是这样的吧!海水随着风而动,或合而往一处流,或交互着流,十分有趣。

不知何时起,绦柳发觉水的流速越来越快,吸力越来越大。遥望远方,水被卷成了一个巨大的

漩涡。一瞬间,不知是幻觉,他看见海水沿天而涌动,覆盖了整个世界,就好像传说中的江汉星河倾泻,涌入了这方天地……待波涛平息,飓风散去,他惊奇的发现眼前的一切竟为之一变。

他看到一位巨人与巨龙在撕扭打斗,原始却极具震撼力,拳拳到肉,崩碎山河。听祖父说,无论是人类,还是他们,在最开始时都是这样与其他生物相处的,这是一切生物所必需的,用血与泪打出的生存与生活。他看到那巨人曾一步便可跨过山川陵谷,一饮便可喝干河湖江泽。这里的一切让他吃惊。他心想,那巨人会不会连海也喝干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和他的族人又该去往何方,是像人类一样在陆地?可如此一来,他们究竟是人类还是动物,毕竟他们和人类还是很像的,可仍旧不同于人类。绦柳记起族中的长辈说,人类喜欢把奇特的动物关在笼子里,供他们欣赏或研究……

“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

天上的水仍在流动,却与大海的方向相反。

他看见火光泛于四荒,生命伊始。他看见有虫细碎营营,千百年而宫殿繁,然而于刀光剑影之下,一夕而倾覆,斯文明者脆弱如此,一代代经营,循环往复,于焦土之上重新开始。有数数然而求者,有熙熙然而往者,文明之于机器,流水线一般,一批批的上,一批批的下,其效率之高、规模之大令人咋舌。可是却不知机器是什么机器,需求是什么需求,前方的路看不清,身后的路记不清,脚下的路已有些慌乱,于是乎几千年一如往昔,步子迈大点,改变得也只是外在,正因为太大了,有时自己却先不习惯了。

绦柳想起祖父往日的叹息,“有时一个种族只需两代的断层便可能灭亡,这种灭亡来源于无知,不在于有什么,而在于知道什么。”

混乱的场景让绦柳早已不知道身处何方,只见过了良久,一个小镇出现在他的眼前。

商贩的叫卖、市井的争吵、艺人的杂耍、高台的戏曲让他应接不暇,说实在的,他听不惯人类的戏曲,那七拐八拐的音调和族里优美的音乐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可祖父却告诉他,那些戏曲唱的是人生百态,是有着大智慧、大道理的。绦柳竖起耳朵,急得额头上都冒了汗,可算是辨认出那戏台上所唱的内容:

“万事无常,一佛圆满。

梦无心只似云,一灵今用戒香熏。

不须看极鱼龙戏,浮世纷纷蚁子群。”

出了小镇,继续向前,只见热闹渐渐的变成了荒芜。山由沙组成,地上或浅或深的脚印在一点点变淡,淡化着人的痕迹。他知道,因为他的到来痕迹又加深了。但是,等他走后,风沙一过,便如当初一般。明月高悬在天上,想必是无情的,不然,又如何能熬到今天。在无尽之中,渺小的个体仿佛失去了意义。

绦柳惊奇地发现在这样的地方竟然还有人住。

“其实每个人都是如此,不是吗?”声音飘过绦柳的耳旁,空灵而浩渺。

“每个人都在踌躇着,徘徊着,他们都处于迷茫之中,甚至于未发觉之前便迷失了。”

绦柳又想起了那副面庞,“巧目盼兮”,眼睛一眨一眨的,充满了俏皮可爱。

“着相。”

“什么?”绦柳并没有听清那两个字。

“佛曰:我执。”

“人的一生,一梦黄粱。所谓欲求,斯是可笑。”

仿佛是感受到了绦柳心中的疑惑,声音继续解释道:“世间万物皆相对而言,你欲得之,则物必损之……大造视群生,各如抱中儿……太古此宇宙,精理谁能言?”

说着,声音停顿了一下,“四方上下谓之宇,往古来今谓之宙。”

话语间,眼前景象倏然一变。天上的水疯狂地奔涌着,不知是天在动,还是水在动。待一切平息之后,水依然是水,天也还是那样的空阔,仿佛之前什么也没发生。他还是在水中,海草也还在缠绕着,身旁不时有鱼虾游过。他孑然继续往前,但是,没多久便感到了疲倦。渐渐地,他发觉自己分不清了所谓幻实,他见到了一只老龟,这只龟明明以前并未见过,却生出了几分似曾相识感。“百岁光阴一梦蝶”,何况周身之物呢?绦柳感到了恐惧与害怕,于是,他决定了,他要回去。就这样,夜以继日,海风吹着,海浪拍打着,冥冥中有什么生物潜在远处、深处吟唱:

“我家乃在东海东,蜃楼见惯心空空。

十年吊影深山里,每闻山魈心自喜。

生耶灭耶何足嗔,一颦一笑谁为真?

伟哉造物焉用我,不幻烟云幻此身。”

每值此时,绦柳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便更加卖力地往回赶。这回去的路上倒是没什么事,除了走岔了几次路,其余的也都无伤大雅,直到……

绦柳看着空旷的海域,再一次产生了怀疑。他离开了多久,那些场景何幻何真?他发现自己记不清那些事了,只记得,那个笑容,那个眼神:“明眸善睐,轻启朱唇”,——是的,他愣住了,就在那一刻,他愣住了。

当绦柳调整好情绪后,再度抬起了头,霎那间,一滴泪珠悄然落下。

……

温柔而绝美,清澈而灵动,俏皮可爱,“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

……

这一路的旅途,于他而言,是什么呢?明乐,明何乐?谁又能知晓呢?绦柳知道吗?反正我是不知道的。

有海滨名胜,石雕立于其间,人身鱼尾,为一男子,泪欲滴而出。说书人对游者笑而言语,曰:“东海之畔,多蜃楼梦幻。或观戏之时,偶觑一鲛人游经,倏而不见;复有渔家出海,竟闻鲛人歌,清醒时已至归航,船内有珠,,传乃鲛人泪所成,此间种种,不知真假,惟石雕乃突兀生焉。”——后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kaidkqf.html

东海东,蜃楼空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相聚散文网,共筑文学梦!回首过去我们一路高歌猛进和勇往直前,放眼未来我们更是豪情万丈和信心满怀!中国散文网正是有了广大文友的信任理解和关爱支持才变得更加枝繁叶茂和旺盛强大,在此我谨代表中国散文网的广大同仁和领导同志们预祝所有的文友以及您的家人和朋友们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最后还要衷心的祝愿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