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俗语“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晕轮效应”

2013-02-21 18:20 作者:劳燕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俗语“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晕轮效应”

劳燕

“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句俗语,恐怕无人不知。

从语法上来说,是主谓式句例,含贬义,用作宾语、分句,常被用来比喻世上人间一方水土、一方人事,大而概之地概括为差不多、同样货色、一样坏。延伸及同义词如:蛇鼠一窝、沆瀣一气、一丘之貉、狼狈为奸、朋比为奸、官官相护、无官不贪等等都是。还有同义俗语,如“没有猫不偷腥”等等。

许多文学作品中都提到了这句俗语:《红楼》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语慰痴颦》:众人笑道:“这又呆了。‘天下老鸹一般黑’,岂有两样的?”鲁迅《书信集•致孙伏园》:“前几天也颇有流言,正如去年天我在北京一样,哈哈,真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哉。” 杨沫《青之歌》第一部第五章:“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儿黑暗、龌龊,别处还不是一样。”

不仅是中国,世上对乌鸦别出心裁、文学化、艺术化、诗化的例子还有许多。比如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的《乌鸦》(The Raven)。美国诗人、文论家爱伦•坡是唯美主义的先驱,他与惠特曼、狄更森一起被称为19世纪美国最有创造力的三位诗人。爱伦•坡“为诗而诗”,他的诗歌作品大凡都具有唯美主义倾向。爱伦•坡在他的著作《创作哲学》中,非常详细地阐述了他对文学创作的主张,在世界文学史上第一次明确地提出了“文学诗歌主题”理论,他认为文学诗歌的主题是“美女之死”。他说:“美是诗的唯一正统的领域”,同时“忧郁是所有诗的情调中最正宗的”,而“死亡”则是所有忧郁的题材中“最为忧郁的”,因此“当死亡与美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最具诗意。爱伦•坡由此得出结论“美妇人之死无疑地是最富有诗意的主题——而这主题如由悼念亡者的恋人口中说出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乌鸦》是爱伦•坡的代表诗作,就是以“美女之死”这一主题为基调的。爱伦•坡关于诗歌主张的主题之美、形式之美、音乐之美在这首诗里得以充分体现。他有意识地选择了乌鸦这个不详之来表现该诗的主题“美妇人之死”,通过乌鸦,对“美妇人之死”寄托最大限度的悲痛绝望。我们来欣赏爱伦•坡名作《乌鸦》诗的第8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

‘冠毛虽被剪除’,我说,‘但你显然不是懦夫,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漂泊来自的彼岸,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乌鸦答曰‘永不复焉’。”(Then this ebony bird beguiling my sad fancy into smiling, By the grave and stern decorum of the countenance it wore, "Though thy crest be shorn and shaven, thou," I said, "art sure no craven, Ghastly grim and ancient raven wandering from the Nightly shore-Tell me what thy lordly name is on the Night ' s Plutonian shore! (3) " Quoththe raven, “Nevermore.”)

古今中外,人们把乌鸦损得有点惨、有点冤。乌鸦被披上了一具贬义的外套,成了“黑暗、龌龊”的形象代表,变得丑陋不堪。乌鸦毕竟只是毛色黑,但被夸张得没心没肺连本质本性都黑透了。即便爱伦•坡也将乌鸦描绘成“可怕的幽灵”,这就是语言学上用比喻夸张的“俗成效应”。

俄国普希金与“莫斯科第一美人”娜坦丽结婚。娜坦丽美则美矣,却与普希金志不同道不合。当普希金每次把写好的诗读给她听时。她总是捂着耳朵说:“不要听!不要听!”而她总是要普希金陪她游乐,出席一些豪华的晚会、舞会。普希金因此并不幸福生活得不愉快不乐意,弄得债台高筑,以致最后为娜坦丽决斗而死。在普希金眼里,漂亮的娜坦丽必定有非凡的智慧和高贵的品格。普希金显然是想当然,在那里一厢情愿、自以为是,事实并非如此,娜坦丽是被普希金主观片面夸张了,普希金不完全认识和理解娜坦丽,普希金对娜坦丽的错误认识,就像俗语中把乌鸦比喻成黑暗、邪恶一样。这种文学语言学上对乌鸦的比喻夸张,主观片面对乌鸦的“形象刻画”,普希金对娜坦丽的这种以评价,就是变异思维,在管理学上称为“晕轮效应”。

以“天下乌鸦一般黑”而言,此俗语影响辐射开去,“变异思维”就很多了。

“变异思维”是一种以偏概全的主观心理臆测,其错误在于:一,它容易抓住事物的个别特征,习惯以个别推及一般,就像盲人摸象一样,以点代面;二,它把并无内在联系的一些个性或外貌特征联系在一起,断言有这种特征必然会有另一种特征;三,它说好就全都肯定,说坏就全部否定,这是一种受主观偏见支配的绝对化倾向。

晕轮效应是人际交往中对人的心理影响很大的认知障碍,我们在交往中要尽量地避免和克服晕轮效应的副作用。在人际交往中,人身上表现出的某一方面的特征,掩盖了其他特征,从而造成人际认知的障碍。在日常生活中,“晕轮效应”往往影响着我们对别人的认知和评价。

天下乌鸦一般黑,变异思维延伸,可以生发出更多俗语:“一竹竿打死一船人”,“江阴强盗无锡贼”,“河南骗子多”,“东北人都豪爽”。世人说“男人都好色”,“没有不偷腥的猫”等等,这些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变异思维延伸,翻版。

现在来说官场和官场腐败。“当官的必贪”,“无官不腐败”,这些流行俗语显然如“天下乌鸦一般黑”那样,也是一种“变异思维延伸”和“晕轮效应”。

事实上当官的有不贪的,有的官确实不腐败。然而,事实上当官不贪的又很少,贪的为多,当官的腐败具多,按照晕轮效应,“天下乌鸦一般黑”就延伸成“天下官都贪腐”。这似乎形成了一个悖论: 乌鸦仅仅是皮毛黑,何必说成黑头了呢?官有不贪的,何必说成都贪呢?但是,官贪腐是多数,难道不能作为“天下官的都贪腐”的事实依据吗?但是,语言的产生发展,有其独特、复杂的历史过程,这些俗语,尽管有晕轮效应,不乏片面、夸张,但它却被广泛传播,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显然是有社会生活事实依据的,因此,我们对“晕动效应”也同样不能片面绝对化看待。

“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官都贪腐”这些俗语,正是社会现实的写照,不仅在语言流传上,这些俗语已经广为传播,具有不可轻视的公信力和生命力。

从“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天下官都贪腐”,俗话说,“你有你的关门计,我有我的跳墙法”。中国的反腐败斗争与官场腐败都在与时俱进。官场腐败固然是古今中外皆有之,现代社会更是丑闻迭出、花样翻新。一如情妇腐败、秘书腐败、家族腐败、借用腐败、雅致腐败、娱乐腐败、题字腐败、精神腐败、出场腐败、司机腐败、温和腐败、期权腐败、学术腐败、造假腐败等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从“乌鸦”到“官腐”旧、新俗语的产生,本身是语言作为夸张比喻生动发展的事实,具有深厚、深刻的社会现实基础,即便有“晕轮效应”,从根本上说仍然是揭示了“黑暗”,都是指责“滥用当官的权力、以权谋私”,都是正义对邪恶的讨伐。

从“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天下官都贪腐”俗语的产生到传播,说明一切黑暗和腐败都躲不过老百姓的眼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62114/

俗语“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晕轮效应”的评论 (共 14 条)

  • 浅笔抒写
  • 听雨轩儿
  • 雪儿
  • 卑恋,狠伤
  • 读你
  • 晓梦芳菲
  • 孟杨
  • 着墨
  • 今生依梦
  • 性淡如菊
  • 皆有可能
  • 劳燕

    劳燕顶一下,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临水轩主人

    临水轩主人很扎实的文字功底,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学究气有些过重,我还是很愿意规规距距地听课.

    赞(0)回复
  • 平水晴云

    平水晴云记得解放后的课本说:天下乌鸦一般黑,现在是真看到了,这乌鸦老了,老鼻子了--难数,老了资格了--更黑了,权力和资本勾结在一起的老乌鸦,派生了新乌鸦,子孙和钱财存国外了,还不让财产申报出台。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