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早教日记3786这个乌龟我早就会画了

2022-05-12 06:52 作者:庆兔兔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庆兔兔日记》庆小兔四岁二百九十四天

3786-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星期二多云转阴天16℃~14℃客厅早晨温度19℃ PM2.5-56

温度在悄悄地回升,上个星期三的最高温度十一度,昨天已经回到二十度。

雾气继续盘绕在山头,风景变得朦朦胧胧,天上的白色显得有一点沉重。

妈妈起来了。

外婆问:“今天还要吃药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妈妈说:“还要吃一天。”

我对外婆说:“他妈妈好像把闹钟停了。”

外婆说:“是,好像两天闹钟没有闹了。”

我说:“他妈妈说要早睡早起,他妈妈自己休息一样要睡懒觉。”

外婆说:“成年人早睡早起没有错,庆小兔还是一个幼儿园的孩子。成年人是应该早起,关键是不是能够早睡。他妈妈要求庆小兔早起,但是哪一天晚上庆小兔十点钟以前睡觉了,小九是严重睡眠时间不足。”

我说:“早睡是每一个人要养成的习惯,每一个人早睡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不要把所有人的早睡统一起来。中年人可能十一点钟睡觉就是早睡了,老年人早睡就可能里睡不着,小孩子睡眠还没有完全正常,小孩子的睡眠要比成年人长很多,不能把成年人的思维去要求孩子。早起也一样,老年人睡眠轻,老年人要想着早上给一家人做早饭,年轻人要上班,学生要上学,这些人必须要早起。庆小兔还在上幼儿园,庆小兔八点钟才要出去等校车,为什么要庆小兔七点钟六点半跟着大家一起起来呢!这不是培养庆小兔的革命意志,这是在折磨庆小兔的身体。”

外婆说:“我们两个人一辈子都是早上六点半起来,她们哪一个这么早起来过。”

七点半外婆在喊庆小兔,庆小兔哼哼着不愿意动。

外婆说:“要上学了。”

庆小兔还是用哼哼代替回答。

外婆说:“不早了,马上就要上学了。”

庆小兔闭着眼睛嘟嘟囔囔。

外婆问:“你在说什么?”

庆小兔又嘟嘟囔囔说了一番。

外婆说:“你说清楚。”

庆小兔还是嘟嘟囔囔地在说。

外婆把庆小兔拉过来,庆小兔挣脱外婆的手,庆小兔侧身又睡了。

外婆说:“你上不上学了。”

外婆几乎趴在庆小兔的跟前听庆小兔说话。

外婆说:“你说的是什么呀?”

外婆把庆小兔又拉了过来,庆小兔身子犟一下,庆小兔又躺回原来的地方。

外婆说:“你怎么又这样了,你这样我的头又被你弄昏了。”

我在听庆小兔说话。

我隐隐约约听到庆小兔说:“我要把被子盖在身上。”

我说:“你要盖被子呀?”

我把被子给庆小兔盖好。

我对外婆说:“给他测量一下体温。”

外婆打开耳温计,耳温计上显示三十六度九。

外婆拿着耳温计给庆小兔测量温度。

我说:“孙悟空自己量。”

庆小兔自己测量体温,庆小兔马上就会清醒过来。

庆小兔把耳温计塞进耳孔里,耳温计不闪亮了,庆小兔拿着耳温计在看。

外庆小兔说:“三十六度六。”

外婆说:“那一个耳朵。”

庆小兔说:“三十六度二。”

庆小兔睁开了眼睛。

外婆说:“起来吧?”

庆小兔说:“我要在被子里穿衣服。”

外婆说:“好,我们在被子里穿衣服。”

庆小兔终于起来了。

我问:“昨天妈妈跟你们说什么了?”

庆小兔说:“我们开了一个会。”

我问:“开了一个什么会?”

庆小兔说:“这是一个家庭聚会。”

我问:“昨天小小主持人你们学习什么了?”

庆小兔说:“这个不能说。”

我说:“上课也是秘密吗?”

庆小兔说:“上课是不能随便说的。”

我说:“你什么时候说呀?”

庆小兔说:“我练习好了,我再跟你说。”

电脑在播放宝宝巴士十万个为什么。

庆小兔坐在我的腿上在听,庆小兔看到屏幕上的图标,庆小兔拿起鼠标在点击。

庆小兔说:“我要听这个。”

我问:“这是什么?”

图标的字很小。

庆小兔说:“猴子警长。”

庆小兔点击了图标,猴子警长开始播放。

这是《猴子警长探案记》。

闹钟响了。庆小兔跟着外婆来到阳光房。

庆小兔说:“我的小乌龟还没有喂。”

外婆说:“要上学了,回来要外公帮你喂乌龟。”

庆小兔说:“外公,你不能忘了哟。”

我说:“我不会忘了。”

庆小兔快步跑到等车的位置。

庆小兔说:“我第一,外公第二,外婆第三。”

外婆说:“姐姐来了。”

今天玉小兔早早地就来了。

玉小兔一个手拿着一块鸡蛋糕,玉小兔一个手拿着手机,玉小兔迅速跑了过来。

玉小兔喊:“弟弟,我来了。”

玉小兔妈妈说:“喊爷爷奶奶。”

庆小兔说:“阿姨早上好!”

玉小兔喊道:“爷爷奶奶好。”

玉小兔妈妈说:“阿姨叔叔好。”

庆小兔说:“小草怎么长到这里了?”

庆小兔指着地砖缝隙里的小草。

我说:“这叫见缝插针。”

庆小兔问:“什么叫见缝插针、”

我说:“针是很细小的,只能插进一根针的地方,小草就可以长出来。”

庆小兔问:“谁种的?”

我说:“小草的种子是很轻的,小草的种子会随风吹到很远的地方,只要落下的地方有一点泥土,小草就会生根发芽。”

庆小兔说:“风又在吹,种子飘呀飘。”

我说:“小小狗小猫,还有人从草地里走过,也会把草的种子带到其他地方。”

庆小兔说:“我拔起来一棵草。”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棵小草。

庆小兔往前看着。

庆小兔说:“这里还有草,这里也有草。”

庆小兔喊道:“姐姐,这里有小草。”

玉小兔也过来了。

玉小兔说:“小草,这么多小草。”

玉小兔在找小草,庆小兔举着拔起的小草。

玉小兔钻进汽车夹缝里。

玉小兔喊:“这里有好多草。”

庆小兔在一个个夹缝里找玉小兔。

这里虽然是人行道,这里也是临时停车场,我还要不时地注意来往的汽车。

玉小兔在喊:“弟弟,这里有好多草。”

庆小兔在一个个夹缝里找。

我说:“姐姐在汽车的后边。”

汽车后边是院墙,院墙的墙角积累的尘土相对多一些,自然院墙边沿成为小草落脚生根的地方。

“校车来了。”我喊道。

远处校车闪着橘黄色的警灯开了过来

外婆玉小兔妈妈都在喊:“快过来,校车来了。”

庆小兔扭头就往回跑,玉小兔也跟着跑了起来。

庆小兔径直朝着外婆跟前跑去,玉小兔想抄近路跑向妈妈,玉小兔转身往前,玉小兔身子撞在庆小兔的身上。庆小兔一下子被撞倒在地上,庆小兔四脚朝地趴在地上,玉小兔一样被弹了一下,玉小兔也四肢着地地趴在地上。玉小兔手里面包甩了出去,玉小兔手里的手机也掉在地上,手机继续在播放故事

玉小兔哭了起来。

我把庆小兔扶起来,玉小兔妈妈抱着玉小兔,玉小兔妈妈蹲在那里站不起来了,我把玉小兔扶站起来。

校车已经停下来,校车的门已经被打开。

庆小兔被抱到车上。

车上的老师说:“两个人都摔倒了。”

我说:“两个人跑太急了,两个人撞到一起了。”

玉小兔也上车了。

老师说:“把嘴里的东西吐来。”

玉小兔张开嘴把嘴里的蛋糕吐到马路上。

玉小兔妈妈对老师说:“看看她腿是不是跌破了。”

校车开走了,我们也各自走开。

外婆说:“以后早上不让他们玩,就让他们站在那里等校车。”

我说:“玩是小孩子的天性,只要不是瞎来,只要没有危险,就可以让他们玩。干什么都会有风险,偶尔不小心出一点事故是难免的。我一直看着两边开过来的汽车,我也注意着校车是不是来了。”

时间过的真快,我刚刚把昨天的日记补记完成,要接庆小兔的铃声就响了。

庆小兔从校车上边下来。

玉小兔在车上在喊妈妈,原来玉小兔妈妈和爷爷奶奶刚刚走过来。

庆小兔拔腿就跑。

玉小兔正在跟着妈妈在说话。

庆小兔喊道:“我跑了。”

玉小兔这时候才跟着跑了过来。

侧门刚刚有人进去,庆小兔推开侧门进去,玉小兔接着挤住铁门。

庆小兔跑到回家的路口,庆小兔回转身朝着侧门在招手。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拜拜。”

玉小兔背着身体没有听见,玉小兔妈妈爷爷奶奶还没有进门。

庆小兔继续在高声喊道:“拜拜,拜拜。”

玉小兔妈妈已经走过,玉小兔爷爷奶奶刚刚进门,玉小兔已经无踪无影。

玉小兔爷爷朝着庆小兔在挥手。

玉小兔爷爷也喊着:“拜拜,拜拜。”

庆小兔朝着玉小兔爷爷招招手。

庆小兔喊道:“拜拜。”

庆小兔进门就喊:“外婆,我回来了。”

外婆说:“回来洗手了。”

庆小兔说:“我快放学的时候得了一个贴纸。”

庆小兔用手抚摸着额头的贴画。

外婆说:“你又得奖了。”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

听到排风扇的声音。

庆小兔说:“我在屙巴巴。”

过去关门。

庆小兔说:“你不要关门。”

我说:“你不是屙巴巴就要关门吗?”

庆小兔说:“我现在不要了。”

我说:“不关门好臭。”

庆小兔说:“我开排风扇了。”

我说:“开排风扇还不是有臭味。”

庆小兔说:“你可以留一条缝。”

我把门带上,门留下一个不大的缝。

庆小兔说:“门关上了。”

我说:“风吹的。”

我把门推开一点缝隙,门停了一下,门在缓缓地合拢。

我说:“风把门吹过来了。”

庆小兔说:“你一个手在这边,你一个手在这边。”

我说:“这样吗?”

我一个手扶着门框,我一个手扶着门。

庆小兔说:“一个手扶着门这边,一个手放在门这边。”

庆小兔两个手合掌。

庆小兔说:“两个手拍一下,门就不动了。”

我这时候才想到庆小兔可能是要我把两个手扶着玻璃门的两侧,庆小兔要我用两个手稳住玻璃门。玻璃门并不是一定有风才会自己关闭,因为玻璃门有一个倾斜角度,玻璃门会自己慢慢地合拢。一旦让玻璃门静止下来,由于摩擦力的关系,门可以保持短暂的平衡,如果这时候有风或者遇到一定的外力,这种平衡就会被打破,玻璃门会向着倾斜方向转动。

我用两个手轻轻地稳住玻璃门,玻璃门安安静静地停在那里。

我说:“不动了。”

庆小兔说:“对不对,门不动了吧?”

我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会知道摩擦力相对平衡的道理的。

庆小兔来到爬行毯跟前。

庆小兔说:“我要把这些玩具收起来。”

我说:“你收拾呀!”

庆小兔说:“太多了。”

我说:“你玩的时候,你没有嫌玩具多了,你收拾的时候就觉得多了。”

庆小兔说:“哪么多!”

我说:“你就一天收拾一部分。”

我把耳温计拿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三十六度五。”

我说:“那一个耳朵。”

庆小兔说:“三十六度八。”

庆小兔在爬行毯上玩实木积木。

庆小兔在窗台上搭长立方体,立柱垒到三十厘米高,一个红绿灯放在高高的立柱上。

庆小兔说:“红绿灯站在那么高。”

红绿灯在高声歌唱。

庆小兔在警察局楼顶在垒圆柱体。

庆小兔说:“这是警察局的烟囱。”

烟囱一样高高地竖着。

庆小兔把一面国旗站在烟囱上。

庆小兔说:“现在不是烟囱了,现在这个是国旗的旗杆。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我在拍照,庆小兔伸出手。

庆小兔说:“你不能拍照。”

我说:“我在拍警察局。”

庆小兔说:“你可以拍警察局。”

我问:“为什么不能拍你?”

庆小兔说:“我不喜欢。”

我说:“你很难看吗?”

庆小兔说:“我不想让别人拍照。”

坦克车尾部竖起一排圆柱体。

庆小兔说:“这是导弹发射筒,发现敌人坦克车,发射导弹,轰,敌人的坦克车被消灭了。”

我说:“你很长时间没有画画了。”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可能怎么画鱼都忘了。”

庆小兔说:“蜘蛛。”

我说:“打死它。”

清除了蜘蛛。

我说:“我们还是画画吧?”

庆小兔说:“我要画白板画。”

庆小兔画了一个很大的鲨鱼。

庆小兔说:“大鲨鱼。”

庆小兔给鲨鱼画了很多锋利的牙齿。

庆小兔说:“鲨鱼有很多锋利的牙齿。”

庆小兔在鲨鱼肚子里画了一条鱼。

我说:“鱼在它身上吗?”

庆小兔说:“鱼在它肚子里。”

庆小兔在鱼的头上画了两个叉叉。

我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这个表示这条鱼已经被鲨鱼吃掉了。”

庆小兔鲨鱼上边画了一条波浪线。

庆小兔说:“这是大海。”

我说:“鲨鱼生活在大海里。”

庆小兔在空中画了一片树叶。

庆小兔说:“天上掉下一片树叶。”

庆小兔在水面上边画了一个椭圆形。

庆小兔说:“土豆。”

我说:“土豆从天上掉下来了?”

庆小兔摇摇头。

我说:“你可以给土豆画一个叶柄,再画几条筋,不就变成叶子了吗?”

庆小兔从土豆上边往下画一条线,线从土豆下边伸出来,庆小兔给叶子加了两条筋,天上飘落的一片树叶画了出来。

我说:“叶子飘了下来。”

庆小兔说:“飘落在长江里。”

庆小兔在水面下边画一片树叶。

我说:“这也是一片掉下来的树叶吗?”

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是树叶。

庆小兔说:“这个就是刚才的树叶,现在它已经掉在水里了。”

庆小兔在树叶旁边画了很多尖刺,我还以为庆小兔画的珊瑚。

我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这是垃圾。”

我说:“垃圾呀!这些人太不讲究文明了。”

庆小兔在垃圾的上边又画了锯齿,就像伸出的五个手指头,也像一丛芦荟。

我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说:“这是一片树叶。”

庆小兔把树叶下边画出一大坨,紧紧地挨着垃圾。

庆小兔说:“它挨在垃圾上了。”

庆小兔在垃圾下边画锯齿。

庆小兔说:“那个像手掌一样的树叶是怎么画的?”

我说:“珊瑚吗?”

庆小兔说:“是珊瑚。”

我说:“珊瑚什么样子的都有,你随便怎么画都可以,你这个就像珊瑚。”

庆小兔问:“叶子怎么画的?”

我说:“你这个不就是叶子吗?”

庆小兔问:“叶子,手掌一样的叶子。”

我说:“你这个就是手掌一样的叶子呀!”

庆小兔在大鲨鱼肚子里继续在画鱼。

庆小兔说:“这是它以前吃掉的。”

我问:“画叉叉干什么?”

庆小兔说:“它死了就是这样的。”

庆小兔又画了一条鱼,这条鱼身上一样画了两个叉叉。

庆小兔说:“它以前就吃掉了三条鱼。”

庆小兔在大鲨鱼前边画了一条小一点的鱼。

庆小兔说:“这个也是一条鲨鱼,这条鲨鱼肚子很饿很饿。”

庆小兔在这条鲨鱼前边画了一条鱼。

庆小兔说:“它看见一条小鱼。”

庆小兔在鲨鱼肚子里画了一条鱼。

庆小兔说:“它把鱼吃进肚子里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前边的一条鱼。

我说:“这条鱼被鲨鱼吃进肚子里了。”

庆小兔在鲨鱼肚子里鱼身上画了两个叉叉。

庆小兔说:“这条鱼已经死了。”

庆小兔指着这条鲨鱼,它吃饱了,它变大了,它飞了起来。

庆小兔在海面上画了一个更大的鲨鱼,这条鲨鱼几乎跟白板一样宽,这条鲨鱼的嘴是一个大圆弧。

庆小兔在鲨鱼的肚子里画了一条消化了的鱼,庆小兔在鲨鱼圆弧的嘴里画了一条鱼。

庆小兔说:“这条鱼还在它的嘴巴里。”

庆小兔放下笔。

庆小兔说:“我不想画了。”

我说:“你不想画就不画了。”

庆小兔说:“我可以不可以吃一个果冻。”

我说:“你吃呀!”

庆小兔说:“我吃了果冻就有能量了。”

我说:“你吃完果冻就描画。”

第一幅简笔画是一只乌龟,是一个背壳朝外的乌龟。

庆小兔说:“这个乌龟我会画。”

庆小兔在乌龟旁边画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乌龟,庆小兔画的乌龟不要解释就知道是什么。

第二张是一个侧面爬到乌龟,这只乌龟壳上边的花纹是圆斑。

庆小兔说:“这个乌龟我也会画。”

庆小兔一样画了一个一样的乌龟。

第三张也是一只正在爬乌龟,这只外公的龟壳是像红砖砌的墙。

庆小兔说:“这个外乌龟有一点复杂,我以后再画这样的乌龟。”

其实这样的乌龟庆小兔也会画。

庆小兔说:“那些我已经熟练了,以后你就让我画这个乌龟,这个乌龟我还不会画。”

第四张是一头大象。

庆小兔在大象旁边画了一个椭圆形的头,在头的两边画了两个圆圆的耳朵,庆小兔画了一个横着的身体,身体下边还有腿,身子后边还有尾巴。

庆小兔说:“这个狗不像。”

其实庆小兔说画的一只狗应该没有错,只不过狗还要有附加说明。

庆小兔给大象画了一个圆弧嘴巴。

庆小兔给大象鼻子上画了很多道道。

我说:“还是什么?”

庆小兔说:“大象的鼻子不是会皱起来吗?”

我说:“皱纹呀?”

庆小兔说:“就是皱纹。”

庆小兔在大象鼻子前边画了水平线。

庆小兔说:“大象在喷水。”

庆小兔还画了一个简易的人。

庆小兔说:“外公,老师今天让我们学习叠狗头了。”

我说:“你学会没有?”

庆小兔说:“我没有学会。”

我说:“我给你查一下狗是怎么叠的。”

庆小兔说:“我要一张正方形的纸。”

我给庆小兔一张正方形的纸。

庆小兔在对角在叠。

我在网上查询小狗的叠法,小狗都有一点难。

我说:“小狗有一点难哟。”

庆小兔说:“不是小狗,是狗头。”

我查了一下叠狗头,我真的查到一个叠狗头的。就是庆小兔对角叠起来的三角形,再把两个四十五度的角折叠下来,这就是狗头的两个耳朵,把这边九十度的角往上叠,就是小狗的下巴。

我说:“我会了。”

我把叠的狗头给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我也会了。”

庆小兔自己叠了两个狗头,庆小兔还给狗头画了眼睛和嘴巴鼻子。

我说:“我们背古诗,赠萧瑀。”

李世民庆小兔没有记住,诗句庆小兔还要提醒。

《所见》庆小兔把忽然记成了突然。

妈妈下班回来了。

庆小兔喊道:“妈妈,我叠了狗头。”

妈妈问:“我们家有没有属狗的?”

庆小兔说:“我们家没有属狗的。”

妈妈问:“外婆呢?”

庆小兔说:“外婆属老鼠,外婆是米老鼠。”

妈妈说:“外公呢?”

庆小兔说:“外公是猪八戒,姨是牛魔王。”

妈妈说:“妈妈呢?”

庆小兔说:“我和妈妈是孙悟空。”

姨妈问:“姨妈呢?”

庆小兔说:“姨妈和哥哥是小白兔。”

妈妈说:“我们认字了”

妈妈拿出五张生字卡片。

庆小兔说:“身。”

妈妈说:“身组词。”

庆小兔说:“身体,身长。”

妈妈说:“身上,上身。”

庆小兔说:“手。”

妈妈说:“手组词。”

庆小兔说:“大手,小手。”

妈妈说:“拼一下。”

庆小兔跟着妈妈一起在拼读。

妈妈说:“手继续组词。”

庆小兔说:“首饰。”

妈妈说:“首饰的首不是这个手,手套,手枪。”

庆小兔说:“手机,手绢。”

妈妈换了一张生字卡片。

庆小兔说:“头。”

妈妈说:“t,ou,头。”

庆小兔说:“头发,头巾。”

妈妈说:“还有?”

庆小兔说:“大头,小头。”

妈妈说:“这个?”

庆小兔说:“竹。”

妈妈说:“竹组词。”

庆小兔说:“竹笋,竹林。”

妈妈问:“这个?”

庆小兔说:“豆,黄豆。”

妈妈说:“豆组词。”

庆小兔说:“绿豆,红豆,缸豆,小黄豆。”

妈妈说:“我们来学习数字,我随便说一个数字你说一个后边的数字。”

…。

妈妈说:“我们来读Hyppy Wohd。”

…。

妈妈说:“小熊,睡吧!”

…。

妈妈说:“休息五分钟。”

庆小兔的休息就是一个人玩警察局的游戏。

妈妈说:“我们开始来读书,我们先读三遍,我们再练习两次。”

…。

妈妈说:“把字读清楚。”

…。

妈妈说:“休息一会。”

庆小兔已经读了三十分钟。

庆小兔说:“休息十分钟。”

妈妈说:“不行,休息五分钟。”

庆小兔说:“妈妈定时。”

闹钟响了。

妈妈说:“开始了。”

庆小兔说:“乘着风筝去旅行。”

妈妈说:“跟着我读,乘着风筝去旅行。”

…。

妈妈说:“你读不读了。”

庆小兔说:“读。”

庆小兔在沙发上来回走着。

妈妈说:“你要不好好读,你就不要去比赛了,省得去丢人现眼的。”

庆小兔说:“我读。”

…。

妈妈说:“休息一下再读。”

庆小兔说:“定五分钟。”

…。

妈妈给庆小兔测量耳温是三十七度一。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玩打仗的游戏。”

外婆说:“太晚了,马上就要睡觉了。”

庆小兔说:“不行,现在还没有睡觉。”

庆小兔拿着胖胖熊小马宝莉爬到床上。

庆小兔说:“外公,你坐在飘窗上。”

于是胖胖熊小马宝莉成为炸弹,屋里听到的就是庆小兔的笑声。

庆小兔热的把外套也脱了。

我还是担心庆小兔会不会从床上滚下来。

二十一点半外婆让庆小兔进屋睡觉。

妈妈说:“让他一个人自己睡。”

外婆一个人自己回屋睡觉了。

二十二点十分庆兔兔去姨妈家睡觉,妈妈这才回屋给庆小兔念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whrdkqf.html

早教日记3786这个乌龟我早就会画了的评论 (共 4 条)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 洛神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