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情牵樱花谷高立祥

2021-11-24 22:16 作者:老高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终于和老伴来到湿地景区大门口,想到就要在虽然是第一次来,却是我整整工作了五年的、令我魂牵绕的樱花谷旧地重游,心情难免有点儿激动。

踏上观光游览车,我对司机说:“去樱花谷。”

车子缓缓启动,在景区慢慢前行。

天蓝地绿,海子在微风轻拂下泛起粼粼的波纹。龙头山高高耸立,苍翠欲滴。

“老伴儿,还记得你第一次到大山村小学龙头寨教学点看我的事儿吗?”我扭头问老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哪能忘掉?”老伴笑眯眯地反问,“那天你不是忙着帮你的弟弟学生龙小飞打谷子吗?”

听着我俩的谈话,司机将车靠边停下,回头疑惑地盯着我,“您是高老师吗?”

“我姓高,在龙头寨教学点工作过五年。”我满腹狐疑地问,“小伙子,你知道我?”

他立刻高兴起来,“龙小飞是我爸!”

“阿!小飞的儿子都这么大了。”我感叹着问,“你爸爸好吗?”

“好好好。就是经常念叨您这位哥哥老师。”他边回答边摸出手机,“我这就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来陪您们。”

“不用不用。”我对他说,“麻烦你把我们送到樱花谷就行。”想了想,我接着说,“我和你爸爸三十多年没见面了,要不下午到你家里聊聊?”

“要得。”他眉开眼笑,“爸爸见到您们,不知道有多高兴。如果没有您的帮助,也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不值一提,老师帮助学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我微笑着回答。

到樱花谷景点后,我和老伴在如画的美景中徜徉。美丽的樱花,有白的、粉红的,在微风中,时而相拥;时而低声吟唱;时而又低头窃窃私语;时而又昂头哈哈大笑。这美丽的景色,触动着我的神经。我走近樱花,嗅到阵阵清香。樱花有五片花瓣,每片花瓣都白白的,隐隐约约还能透出一丝粉红色来。看一朵,有独特的美;看一树,有开放的美。

我和老伴一边游览,一边寻找以前学校的位置。老伴呢喃,“变化太大了,学校在哪里?”

“看!那个山垭口。”我用手指着龙头山,“学校应该就在这里。”

“等会儿我们去看看龙小飞”在草坪上坐下来,我对老伴说。

我望着远方,回忆起如烟的往事。

1980年我21岁。

师范校毕业后,我分到龙头寨教学点任教。当时,那里条件十分艰苦,没有电,不通自来水,学校建在山溪荒地上,显得特别荒凉。由于受客观条件限制,生源较少的教学点只能选择不定期招生。所以,我任教班级的学生年龄差距较大。

最大的小飞12岁,是个孤儿。他特别懂事,成为我得力的小助手。

我把小飞认作弟弟。他帮我打理生活杂事,我帮他种责任田。

一天,我正和几位学生家长帮小飞打谷子。

“哥哥老师,嫂子来了。”小飞气喘吁吁地跑来,隔着老远就大声吼。

“看我这记性。”我赤着沾满泥巴的脚走上田埂,“怎么把这事儿忘了。小飞,不要乱叫哦,我们还没办喜事儿哩,小心被她拧嘴。”

“不会。我叫嫂子,她高兴得不得了。”小飞嬉皮笑脸地回答。

“人呢?”我急切地问。

“这不来了?”小飞扮着鬼脸。

“老头子,想啥呢?”老伴用手碰碰我,把我从往事中拽回来。

“我在想你第一次来看我,就下田帮小飞割谷子的事哩。”我微笑着回答,“你可帮我挣足了面子。”

“这有啥,我也是农民出身。”老伴停了停,“要不是后来我们结婚有了孩子,你还舍不得离开龙头寨哩。”

我握着老伴的手,“时间过得真快呀。龙头寨变成樱花谷,越来越漂亮。一眨眼,我们也都老了。”

“哥哥老师,真的是你吗?”人未到声先到,一个五十余岁的汉子奔过来。

“小飞!”我站起来,握着他的手,仔细端详,“你好吗?”

“好得很。”他爽朗地说,“快走吧,同学们都等着和哥哥嫂子喝杯酒哩。”

同学们安排丰盛的晚宴,款待我这个昔日的老师。

酒酣耳热之际,我端起酒杯,诚挚地对同学们说:“多年来,我忘不了大家,总是情牵龙头寨,不,是情牵樱花谷!”

我举起酒杯,“樱花谷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只是一个缩影。它充分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幸福的宗旨。来,为了樱花谷,干杯!”

西昌市川兴小学:高立祥

作者简介:高立祥,退休小学教师,西昌市、凉山州两级作协会员,发表作品400余篇40余万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quwdkqf.html

情牵樱花谷高立祥的评论 (共 3 条)

  • 喜闻乐见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