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小兔日记4086蚂蚁大哥怎么不会

2022-11-29 06:53 作者:庆兔兔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庆兔兔日记》早教日记

庆小兔五岁二百二十九天

4086-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星期一多云40℃~27℃客厅早晨温度29℃ PM2.5-32

天气预报高温将开始慢慢地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的多云。

早上起来并没有看到白云满天,只是蓝天不是那么蓝了。

庆小兔骑着平衡车进来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姨妈说:“你们看见我,怎么没有喊我呀?”

庆小兔说:“姨妈。”

庆兔兔说:“姨妈好!”

庆兔兔把喜马拉雅打开。

姨妈说:“你们来了就开这个呀?”

庆兔兔马上把喜马拉雅关了。

庆小兔说:“我戴眼镜。”

庆小兔拿起眼镜盒,庆小兔打开眼镜盒,听到啪地一声眼镜盒又盖上了。

庆小兔说:“我刚才黄昏了。”

外婆说:“黄昏了,你怎么黄昏了?”

庆小兔说:“我把这个拿出来,我又把这个放进去了。”

大毛从门帘后边探出头。

庆小兔说:“大毛。”

大毛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庆小兔朝着大毛方向走去。

庆小兔对庆兔兔说:“我用跳舞的方法把大毛赶走了。”

庆小兔坐在电视柜上,庆小兔手里拿着一张纸。

庆小兔说:“外公来。”

我问:“怎么?”

庆小兔说:“这是我写的字。”

我说:“你写的气呀?”

庆兔兔说:“这个怎么是气呀?”

庆小兔说:“我照着瓶子上的字写的。”

庆兔兔拿了一瓶汽水过来。

庆兔兔说:“气的下边没有这个叉叉。”

我说:“也可能是日本字,也可能是艺术字。”

庆小兔说:“你这是老汽水,我写的不是这个汽水。”

我也查了気,気同气,日本字里就有気字,也许做汽水的想显示自己和日本有关系。

庆小兔继续进行冰块战斗。

…。

庆小兔说:“我要吃牛肉干。”

我说:“吃了牛肉干就学习了。”

庆小兔说:“好!”

庆小兔把牛肉干塞进嘴里。

庆小兔说:“我要学习了。”

我说:“我们把汉语拼音复习一下。”

我把我炒写的很大字的复韵母让庆小兔读,汉语拼音我是一个不合格老师,我的汉语拼音读音还不如庆小兔的标准。

我说:“有一些拼音可以拖长。”

我拿着ao字复韵母。

我说:“这个ao可以拖长了读,a-o,ao。”

我又演示了ou、en,ou,庆小兔跟着我念了一遍。

我说:“你的汉语拼音还不行,我汉语拼音读不准,你以后还是在汉语拼音挂图学习汉语拼音,你要仔细看看每个韵母都是由哪几个字母组成的。”

我说:“我们把字宝宝复习一下。”

着字不好解释,着字是多音字,着字只能根据课文语句解释。

庆小兔还有几个需要看拼音,拼音庆小兔的复韵母还是不知道连着拼

外婆问:“小九,你每天晚上在家里都学一些什么?魔轮板。”

庆小兔说:“英语。”

外婆问:“你学了什么英语?”

庆小兔说了一些英语单词,我和外婆就是听天书的。我是学俄语的,我的记性超差,俄语完全交给了老师。外婆中学只上了一年,外婆也就小学文化水平,外婆更听不懂英语。

外婆问:“你还记得围棋在哪里上课吗?”

庆小兔说:“在吾家大酒店。”

外婆问:“你知道去路是怎么走的?”

庆小兔说:“坐二路车一站路。”

外婆问:“你知道老师叫什么吗?”

庆小兔说:“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我知道一个叫晴晴老师,一个叫大卫老师。”

外婆问:“几个老师教你们呀?”

庆小兔说:“一个。”

外婆说:“已经那么多天没有上课了,你要今天去了要喊老师好。”

我说:“你去上课的时候把眼镜摘了。”

庆小兔说:“不能摘,妈妈是要一直戴着。”

我说:“平时你不注意看东西可以戴着眼镜,你看书学习,眼睛在吃力的时候可以把眼镜摘下来。”

庆小兔说:“不行!妈妈说不行,妈妈说不能摘下来。”

我说:“我是管不了你们了,做什么事情总要问一个为什么,不能说是专家教授就无条件的接受,盲目崇拜害人害己。”

庆小兔来到爬行毯上,庆小兔继续演出中国人的战斗。

外婆问:“哪些是中国的?”

庆小兔说:“这是中国兵,这些是日本兵,这些日本兵加入中国了。”

外婆说:“是投降的日本兵吗?”

庆小兔说:“不是投降的,他们是志愿加入中国军队的。”

外婆说:“是俘虏吗?俘虏是不能加入的。”

庆小兔说:“俘虏也可以加入中国军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我这是假假地说这是日本兵。”

…。

庆小兔说:“中国的无人机升空。”

…。

庆小兔说:“每一次打仗,俄罗斯都会帮着中国。”

…。

这两天庆小兔的冰块战斗录了很多视频,庆小兔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思妙想,庆小兔可以编撰出不同的场景。

视频太多我只是寥寥几句就一笔带过。

庆小兔拿着肚子已经破了的胖恐龙。

庆小兔说:“他在吃炸弹的。”

庆小兔把小塑料球塞进恐龙的嘴巴里。

我惊异说:“吃炸弹。”

庆小兔两个手扳着恐龙的上下嘴巴,

庆小兔喊道:“好吃!真好吃!真,好,吃!”

我说:“这么好吃呀!”

庆小兔说:“好吃!真好吃!”

我说:“要是炸弹在肚子里爆炸怎么办?”

庆小兔说:“不会。”

我说:“怎么不会!”

庆小兔说:“他的肚子里有消化子弹的东西。”

我说:“还能消化子弹的。”

庆小兔指着窗台上。

庆小兔说:“这里已经没有炸弹可以吃了,我叫他到那边去吃。”

庆小兔指着爬行毯上。

庆小兔扳着恐龙的嘴:“这里没有子弹了,我要去吃中国的了。”

庆小兔蹲下来拿着东西塞进恐龙的嘴里。

庆小兔说:“真好吃!真好吃!”

…。

庆小兔问:“要到点了吗?”

我说:“还没有到时间,我们看一会新闻吧?”

外婆说:“看什么看,就是你这样?”

我说:“新闻为什么不能看,他们看娱乐片可以看一两个小时,庆小兔看一会新闻学一点知识就不行了。”

庆小兔说:“我的右眼又退化了。”

我说:“能够不退化吗?本来眼睛就受伤了,戴上老花镜,眼睛看东西更加吃力,再在一个眼睛上挡一个眼罩,一个眼睛通过眼镜看东西,我不知道以后眼睛会变成什么样。”

外婆说:“他妈妈找的专门的医院看的。”

我说:“什么医院?就是一些人找几个退休医生搞的小诊所,他们就是为了钱。只要有一点传说就用来治病,把这些说成先进科技家传秘方,至于结果怎么样他们不会管的。”

看的是CCTC7中国研制导弹的过程,从DF-1开始,研制制作实验发射,一步步一天天一年年,中国人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一系列的东风火箭。

庆小兔看了十分钟。

外婆说:“走了。”

外婆送庆小兔去上课。

十一点钟庆兔兔还没有回来。

外婆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三姨奶奶的电话,庆兔兔去了她们家。

外婆说:“我还在想,庆兔兔怎么到现在没有回来,让他吃完饭就回来,回来他还要做作业。”

外婆问:“小九带去的步枪让庆兔兔带回来。”

三姨奶奶说:“什么步枪呀?”

外婆说:“上次豆豆爸过五十岁。”

三姨奶奶说:“我怎么没有看见呢?”

外婆说:“没有就算了。”

外婆做饭我去及接庆小兔回来。

我提前六分钟到达,吾家大酒店走廊里就像一个烤箱,十二点五分下课。

从教室出来庆小兔说:“我还要尿尿。”

在卫生间庆小兔跟一个大好几岁男孩在聊天。

庆小兔走了出来,庆小兔站在楼梯口,庆小兔回头在看着。

庆小兔说:“那个大哥哥呢?”

我说:“大哥哥可能从另一边楼梯下去了。”

庆小兔说:“大哥哥怎么不从这里小楼呢?”

我说:“也可能他爷爷要他从那边下楼了。”

庆小兔问:“外公,你带公交卡没有?”

我说:“带了呀?”

庆小兔说:“没有公交卡就不能坐汽车了。”

来到马路旁我问:“在哪里上车?”

我还没有在这里坐过公交车,这里公交站像是一个临时站点。

庆小兔说:“往前走,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一辆公交车停在马路旁。

我说:“公交车,是一辆二路车。”

庆小兔说:“等等我,我也要上车呢! ”

上到公交车上坐下来,公交车开了,庆小兔从椅子上下来。

我说:“坐汽车不能乱走,要坐好扶着东西。”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往前走一站就到江山锦苑了。”

公交车在转弯,庆小兔的身体晃了一下,我一下子拉住庆小兔。

我说:“你看,是不是很危险。”

司机也从反光镜里看到这一切。

司机说:“小朋友坐到椅子上。”

我把庆小兔拉到椅子上。

庆小兔回来还是继续冰块战斗。

吃完饭CCTV13正在演出身边的安全。

庆小兔说:“我看。”

我说:“这个看看有好处。”

庆小兔说:“他们在河里游泳。”

我说:“能不能在河里游泳。”

庆小兔说:“不能在河里游泳,要到游泳池游泳,你看,警察在要他们起来。”

一个小孩被关在汽车里。

庆小兔跟外婆说:“小孩妈妈出去买东西,小孩不小心把车门锁上了。”

外婆说:“好危险!这些大人怎么了?”

一个三岁的男孩从七楼掉到六楼的防盗网上。

外婆说:“这样危险不危险呀?”

庆小兔说:“他们这样会摔下来的。”

…。

庆小兔问:“哥哥呢?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

我说:“哥哥作业没有做完,哥哥被老师留下来做作业了。”

庆小兔说:“哥哥是一个小蜗牛。”

我说:“哥哥是学习不认真。”

庆小兔说:“哥哥是很慢很慢的慢蜗牛。”

庆小兔跟着外婆进屋睡觉了。

一点半庆兔兔推着自行车进来。

庆兔兔把书本拿出来放在餐桌上,庆兔兔拿了外婆的手机在看。

已经过了好几分钟。

我说:“你是做作业的,你还是看手机的。”

庆兔兔打开英语书,庆小兔拿手机在书上照一下,手机开始播放英语。

手机的声音实在太大,手机的朗读声把我吓一跳。

我说:“把声音调小一点。”

庆小兔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问:“哥哥,你回来了。”

我说:“你怎么没有睡觉呀?”

庆小兔说:“我尿尿。”

庆小兔尿完尿。庆小兔看着庆兔兔。

我说:“睡觉去。”

庆小兔进屋睡觉了。

庆兔兔就听了十几秒的英语,庆兔兔又在看手机,庆兔兔在喝汽水。

庆小兔又从屋里出来。

庆兔兔问:“小九,你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尿尿。”

我说:“尿完尿睡觉去。”

庆小兔进屋没有十分钟,庆小兔又出来尿尿。

庆小兔说:“哥哥,我去睡觉了。”

庆小兔终于睡着了。

外婆起来了。

三点钟庆小兔起来了。

外婆说:“你自己起来的吗?”

庆小兔说:“是呀!”

庆小兔把瑜伽垫拖了过来。

庆小兔说:“下棋了。”

庆兔兔说:“我在做作业。”

庆小兔说:“我跟外公下围棋。”

庆小兔开始布局还是不错,庆小兔占据中间还是不顾一切。今天庆小兔已经在建立起几块完全成活的板块。

围棋下了三盘。

庆小兔回到爬行毯玩冰块游戏。

庆兔兔过来了。

庆小兔说:“哥哥,看中国人和日本人战斗。”

庆兔兔问:“人呢?”

庆小兔说:“白色是中国人,蓝色的就是日本人。”

庆小兔拿着胖恐龙。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宠物。”

庆兔兔说:“这个恐龙都坏了。”

庆小兔把几个小塑料球塞进恐龙的嘴里。

庆小兔说:“他的肚子可以装进很多炸弹。”

庆兔兔说:“吃炸弹?”

庆小兔说:“它喜欢吃子弹导弹,他还可以吃核弹。”

庆兔兔说:“还吃核弹。”

庆小兔说:“它可以吃飞机,他把飞机里的导弹都吃进肚子里。”

庆兔兔说:“飞机那么大?”

庆小兔说:“他还可以吃坦克车,它一下子把坦克车吃进去了。”

…。

庆小兔拿着口琴在吹,庆小兔就是一吹一吸,但是庆小兔的音调还是不断地在变化,庆小兔吹了可能有五六分钟。

庆小兔喊道:“外公来。”

我几乎没有时间传送视频,我重新来到爬行毯。

庆小兔说:“你看,这是导弹发射平台。”

爬行毯是竖立四个长的圆柱体。

庆小兔说:“这是四个火箭,这是一号,这是二号,这是三号,这是四号,三号的导弹是最大的一个。”

庆小兔拿起一个不一样的火箭,这是一个蓝色的药水瓶子,像一个眼药水的瓶子,说是火箭导弹也可以。

庆小兔用手捏着一号说:“一号,三二一发射。”

火箭拔地而起,火箭被举了起来,庆小兔也站立起来,火箭飞向玩具箱上边。

庆小兔说:“一号导弹。”

一号导弹落了下来,庆小兔把上边的蓝色士兵都抹倒。

庆小兔说:“这是中国的核弹。”

庆小兔转身回来。

庆小兔说:“三号核弹发射。”

庆小兔弯下腰用手拿起蓝色的塑料瓶子。

庆小兔说:“三二一,三号核弹发射。”

三号核弹升了起来。

庆小兔说:“你知道吗?他发射的时候是这样的。”

庆小兔把三号核弹放回发射台。

庆小兔说:“他发射的时候是这样的。”

三号核弹又升到空中,庆小兔把塑料瓶翻转过来。

庆小兔说:“你看到了吗?”

庆小兔重新把三号核弹放回去。

庆小兔说:“再看看。”

三号核弹又升起来,庆小兔拿着三号核弹,庆小兔指着核弹的尖头。

庆小兔说:“其实这个是后面。”

庆小兔把三号核弹重新放下来。

庆小兔说:“他是反着发射的,三二一,发射。”

三号核弹升起来。

庆小兔说:“他升起来,翻转。”

庆小兔把三号核弹翻转过来,等于眼药水的瓶子出口朝后。

庆小兔说:“这个火是慢慢往后喷的。”

三号核弹也落在美国人的阵地上。

庆小兔问:“你知道五号导弹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说:“不知道。”

庆小兔把三号核弹拿过来说:“就是他。”

我说:“他也是五号导弹呀?”

…。

庆小兔说:“发射场被摧毁,现在转移发射场。”

…。

庆小兔说:“这一次火箭发射要在车上发射,车上发射要十分小心,小心把车子烧了。”

…。

庆小兔把看到的中国研制火箭的过程演绎了一遍。

我在往电脑里传视频。

庆小兔说:“外公来。”

庆小兔在看《揭秘乘法表》。

庆小兔在看2×。

图上有两只猴子。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庆小兔指着旁边的字。

我念道:“一只猴子两只手,两只猴子几只手?”

庆小兔说:“四只手。”

书的外沿就是一行2的乘法口诀,我指着2×2=4。

我说:“二二。”

庆小兔说:“等于四。”

第一页是九道题。

另外一页是3×,乘三的口诀庆小兔只想起来几个。

乘四庆小兔几乎全部翻车。

我说:“你乘法口诀怎么都忘了,小黄豆都没有忘记。”

庆小兔说:“不会。”

我说:“小黄豆说,蚂蚁大哥怎么不会乘法口诀了。”

姨妈回来了。

姨妈说:“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在看书。”

姨妈说:“那里太暗了。”

庆小兔马上把书合起来。

姨妈问:“你今天字宝宝学习了没有?”

庆小兔说:“外公,我今天学字宝宝没有?”

外婆说:“你怎么没有学习字宝宝呀?”

姨妈问:“今天读书没有?”

庆小兔说:“没有。”

我说:“我们现在开始讲故事。”

庆小兔从《小狗也会捉老鼠》,庆小兔一直讲到最后。

妈妈回来了。

妈妈问:“游完泳,洗淋浴,你会开热水吗?”

庆小兔说:“我洗那个大喷头。”

庆小兔把碗推开站起来。

庆小兔说:“我肚子不舒服。”

姨妈说:“你是不是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说:“不是。”

妈妈说:“你在沙发上躺一会。”

姨妈说:“是不是牛肉干吃多了。”

庆小兔说:“我中午的尿特别多,一次连着一次。”

妈妈说:“你是不是中午没有睡好哟?”

妈妈用水银温度计给庆小兔测量体温

妈妈说:“没有发烧,我们路上慢慢地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lbmdkqf.html

庆小兔日记4086蚂蚁大哥怎么不会的评论 (共 3 条)

  • 洛神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