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州技校的创办人黄仕南

2020-10-30 20:54 作者:老龙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州技校创办人黄仕南

程正渝

1

1963年秋,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州拖拉机管理总站(后称州农机局)工作,结识了黄仕南,他是总站的人事干事,毕业于自治区工交学校,共产党员。他相貌端正,肩宽背阔,年纪轻轻却有严重的关节炎。后来我才知道,1960年他被保送到新疆机械学校(后合并到区工交学校),那时学校还没有校舍,住在大库房,又遇强寒流,再加之三年困难时期吃不饱,他患上了关节炎这个顽疾。

不久,我又分配到W县拖拉机站担任技术员。而黄仕南在总站又负责创办并主持州拖拉机驾驶员培训班的工作,从1964年直到1969年共办了5期。他曾多次通过组织想调我去州拖训班当教员,未果。

1970年代,黄仕南调到州工交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2

1976年8月州工交局派黄仕南同志去主持“州工交技工班”的工作。

技工班那时只有20个学生,汽车驾驶专业。1976年11月又招一个民汉混合班。那时有两个老师:一个讲专业理论课;一个是汽车教练。一辆教练车。

技工班的教室就设在州汽车队家属院中间的一间约25平米的平房内,顶棚是芦苇席,只有一个小窗户,天闷死人,天冻死人。教室里前面放着一个油桶,油桶上放着黑板;教室中间放着铁条焊的高凳,铺着四块毛糙的木板,这就是学生的课桌;四围摆着外单位借来的长椅。上课时车队的娃娃在门口又吵又闹,学生们也进进出出,好不杂乱!学生宿舍是两间大房子,最多住了16个人。伙房就在州汽车队的会议室的角落里。

黄仕南同志认为办学一定要把学生放在心里,首先要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他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争取建校的地盘和资金、早日脱离家属院。

1977年4月,州政府给州工交技工班划分了一块地皮,是B河边的戈壁滩,坑坑洼洼,大坑有两三亩地宽,最深的地方有三米多深。

1977年5月,州政府拨给州工交技工班2万元的房建款,1500元的打井款。黄仕南同志根据需建项目的预算,钱是远远不够用的,决定发动同学们勤工俭学自己动手盖房、打井。黄仕南同志向同学们宣讲,国家有困难,拨给我们的资金不足;我们今天勤工俭学是为了改善学习条件,我们想要搬出这个家属院,就得靠我们自己动手,建立新校园。同时,黄仕南同志又带头亲自动手和同学们一起平地、盖房、打井。同学们深受感动,劳动热情高涨,很快盖好了教室。

在挖水井时,同学们看井底的水越来越大,都很高兴,要求一口气把水井挖好,轮班一连干了两个白天和一个晚上,黄仕南同志一直没有离开井旁,坚持和同学们一起劳动。井壁是利用外单位报废水井的预制块砌起来的。挖好一口井只花了几十元的井盘和铁丝钱。

1977年9月初,州工交局刘局长特地找黄仕南同志说:“我看你们教室盖起来了,井也挖好了。最近州政府召开计划调整会议,把印刷厂的1万元钱调整给你们,你们能不能把伙房、宿舍盖起来?”他接着又说:“今年能盖房子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了,听说去车子到林场也拉不上木头;就是包给别人上山倒运木头,搞的不好也会落空。” 黄仕南同志当场向刘局长作了保证:甲方备料,乙方干活,一定把房子盖起来。

9月24日,黄仕南同志借了两头牛(1),带领7个学生到哈尔吐鲁克林场,亲自到山上倒运木头。10月1日那天就下了一场,当时又只能住在石洞里,这对一个全身患关节炎、曾经穿着棉衣棉裤熬过两个夏天的黄仕南同志来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山上倒运木头离装车的地方大约有3公里路,只有一条很窄的小道,有几个地方人要拽着柴草才能上下。另一旁是大深沟,凡是拉大木头得一个人在前面牵着牛,后面几个人用绳子拽着作保险,如果木头重心稍有偏失就会连牛带人滚到山沟底去。凡是大木头黄仕南同志总是放心不下,都亲自和学生一起爬上滑下,整整花了11天时间,终于把16方木头,一根一根倒运到汽车能去的地方。有学生说:“如果不是黄老师带头干,住在石洞里,吃不好,睡不好,白给我一方木头,我也不干。”倒运木料成功,不仅为国家节约了1000多元钱,而且挣得了时间,保证了伙房、宿舍、厕所按期竣工。

——1977年11月底,州工交技工班终于脱离了州车队家属院,搬进了新校舍。

3

1978年年初,黄仕南同志召集州工交技工班的老师,并邀请有关单位的工程技术人员、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师傅一起,初步制定了教学计划。后来根据国家劳动总局颁发的技工学校工作条例、及机械类教学大纲,黄仕南同志又组织大家反复学习和讨论,进一步修订和补充了教学计划。同时,还制定了学生管理制度、教师值星制度等,使教学秩序逐步走向正轨。到了1980年,又增加了汽车维修、机电等专业;学生也从原有的60人增至180人;并已向社会输送了120名技工;教职员工已由7人增至40人。

1980年,在得到自治州和自治区的审查和确认后,州工交技工班(当时已有3个专业、4个技工班)升格为“博州技工学校”,划归国家劳动人事部门管辖。。

从1976年到1980年四年来,国家给州技工班基建总投资共15万元,修建了2100平米校舍,打了3口井,垒起了800多米围墙(其中500平米校舍、1口井、210米围墙是黄仕南同志带领同学们勤工俭学完成的),使有限的财力,发挥了较大的经济效果。

4

在这四年里,州技校(技工班)一直只有黄仕南同志一个领导,大家都称他“黄校长”。其实他没有得到正式任命,就如同他在1960年代主持了六七年州拖拉机驾驶员培训班的工作,也没有得到正式任命,大家都称他“黄老师”。——1960年代到1970年代,全州仅农机专业的大学生就有10多名,他们一直都是技术员,而站长、厂长、科长、局长统统都是文化低的外行。——黄仕南同志是否也受到“中专知识分子”(2)的拖累?因为黄仕南同志是当时年轻知识分子中极少见的共产党员,又作风正派、廉洁奉公,任劳任怨,有口皆碑的呀。

5

黄校长对师资队伍的配备和建设很重视。当时全州师资奇缺。黄校长一面在学生中择优选送培养,当时教职员工40人,在外地培训的就有7人;一面积极争取上级支持和调配,我就是黄校长通过州劳动人事局在1980年10月调到州技校的。

1979年,州农机局的二位局长到W县人事局要调我到州农机校工作,答应同时调我妻的,谁知拿到调令却是我一个人,我到州农机局说明情况后仍回到W县工作。无独有偶,那时自治区农机校的郅校长是我大学时的系主任,了解我,也同意我尽快去任教(3)。——可见那时开始改革开放,专业技术人员可以自由流动了。

1980年8月,黄校长曾亲自乘着州技校的格斯车到偏远的A公社我家(4),希望我能到到州技校当教员。我对他提出,我的儿女太小,妻子要一起调动。——10月,州劳人局果然给我和妻子同时下了调令。

我到州技校后,黄校长安排我上《汽车修理》等课程,协助他搞教务工作,还让我担任校务委员会的成员。

6

1981年2月的一天,州技校召开教职员工会议,黄校长主持,说:“现在请州党委组织部王部长讲话。”一位满头白发佝偻着腰的老者站了起来,用锐利的目光朝会场扫了一下,说,我宣布,州技工学校正式成立并升格为副县级单位。说完带头鼓掌,大家也跟着鼓掌。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来,照着一份干部任命通知书唸了一遍,然后指指坐在一旁的身材胖大的干部说,他就是G同志,今后就是州技校的主持工作的副校长了。上级派G同志来州技校,是为了加强党的领导。现在请G副校长讲几句话。说完王部长坐了下来。

G副校长并没有站起来,很随和地说了几句:“我五十一岁了,从小就放羊,没进过学校,是个大老粗,是个外行,今天进学校了。B市的老人都了解我,我从中央警卫团转业到B市二十多年了,在公社、外贸局、公安局都工作过……”

王部长接着说,州党委组织部任命黄仕南同志为州技校教务处副主任。我们正考虑州技校的机构和编制。……

此后,大家都称G副校长为G校长;同时又都改口叫黄校长为黄主任了。

7

“G校长来校两个月了,还没开过校务委员会会议呢?”我问黄主任。

黄主任说:“我对G校长讲了,学校有个校务委员会,重要事项都是通过校务委员会讨论决定的。”

G校长是一名从部队转业的老干部,在担任校长后,还是习惯部队上发号施令整齐划一的那套做法:

于是,学校的教育经费也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这一年,上级共拨了28万元教育经费,每个学生平均650元,而实际每个学生只花了300元;

于是,州技校西边一大片荒滩原来也是上级划拨给技校的,G校长一句话就不要了,就被其他单位占用了;

于是,学生勤工俭学盖的菜窖和厕所值6000元,G校长一句话就扒掉了;

甚至在1982年,州计委拨给州技校18万元修建办公室,G校长要盖在校园当中,黄主任说校园当中原是大深坑回填的,不能盖房;甚至请来张州长、依局长来说服G校长,可是G校长固执己见一意孤行,办公室修建三年后只得拆除。……

8

1983年机构改革,州党委宣布配备领导干部的条件是:熟悉本部门本行业业务;中等学校的校长及管理教务的副校长应配备大学本科程度的干部;年龄在45岁以下等。

在民意测验中G校长得票寥寥。

——空降州技校当了三年校长的G校长终于退居二线。

9

1984年5月,州技校又空降了一位H校长。——这H校长也没有从事过教育工作;也不进课堂讲课;也不过问教务工作(5)。直到评职称时,得知规定不上课的就不能评职称,他才叫教务科给他安排了几节政治课。在这里顺便说一下,黄主任可是给学生上课的,上《机械基础》《工程力学》等课程。

10

1984年12月,州党委组织部任命黄仕南同志为州技校教务处主任;我同时被任命为州技校教务处副主任。

黄主任对我这个非党知识分子是比较尊重的,我们在工作中配合是比较默契的。

11

黄主任在1987年被提任为州技校副校长,大家又叫他“黄校长”了。我则被任命为校实习工厂厂长。

注:

(1)向一位维族学生家借的牛。

(2)那年代中专知识分子也很少。

(3)区农机校也称我妻的工作暂时难安排。

(4)我那时在A公社担任农机站长。

(5)后来几任校长情况也类似:空降的;没有从事过教育或技工教育工作;不进课堂讲课。

2020.10.完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jacbkqf.html

州技校的创办人黄仕南的评论 (共 2 条)

  • 雪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