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明散文之《滨河春晓》

2021-02-23 14:48 作者:翁大明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滨河

翁大明

还没经历严的一场大春天便早早地来到鹿城,一幅春和景明的早春图,在这岭南鹿城徐徐展开。过了春节,太阳仍是出奇的好,天空仍是出奇的蓝,暖气基本上可以不用,脱了棉衣出了门去,也不觉得有些许的冷,似乎料峭的春寒也被这早春的温暖忽略了,“寒”得不似以往的正月。这陕西东南角上的这个唤做鹿城的商南县城,春天就这么早早地抢了冬天的风头,弄出些桃红柳绿姹紫嫣红。

趁了这新正上月的晴好天气,带了孙儿去走那时常行走的滨河路,感觉这鹿城的春天一日浓似一日。春节的这个节气,果然是个大节气,春节一来,春天便立即将这县城一河两岸染上了一层一层的春色。从香水湾出来往南看,南边这穿过县城的河,这河上的柳,堤上的树,路上的人,不由得不使人欣欣然往前走。我逗孙儿:“宝儿你看,那远处的天鹿酒店,那酒店后面的山,那山后面的路,我们都去过,是不是?”孙儿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一口:“记得,还去!”我说:“天鹿酒店那边我们明天再去,我们今天就顺这河边走一走,行不行?你看这一眼望去,景色多好!”

文化路连接东岗的这座桥原来是道铁索桥,摇摇晃晃地只能容得下单人通过,全城由东到西、由西到东,过河靠的就是这条铁桥和长新路上的那座洋桥,那洋桥还承载了312国道的车辆通行,经常挤压得摇摇欲坠,终于被一场大水冲得没了影儿。前些年在这县河上终于架起了几座横跨东西的大桥,加上曹营脚下铁路桥旁边的立交,这县城的交通算是缓解了。站在这以前曾是铁索桥的彩虹桥上溜达一阵儿,河堤两岸那些熟悉的柳,却东一排西一排的伸展了枝条,柳树顶上前几天那团团鹅黄渐渐变绿,细致看了,却是柳丝刚刚吐出的叶芽儿,柔柔地冒出来,试探这早春的温度。那柳树的干却是苍劲,树皮又粗又糙,兀自挺立在见不到泥土的河畔,托起那些摇曳的柳枝,以及柳枝上吐出的嫩芽儿。我看看怀里的孙儿,由不得轻轻一笑。

过桥从王坝坎儿到洋桥有一条步行街,两头被几个大石球拦着,只准人走,不准车走,便牵了孙儿的手走这条街,也让孙儿在这步行街上走一走。孙儿不耐烦我的束缚,挣脱我的手跑向大理石栏杆,东张西望地看新鲜。那妇幼保健院河对面,步行街的傍边,也有一株老态龙钟的枣树和一株歪脖子樱桃树,那樱桃树的枝条斜斜地从路里伸向路外,像是在探头探脑地看那县河的春水。偏是那斜出的枝条上,过年那几天密密麻麻裹了一抓一抓豆粒大小的蓓蕾,这蓓蕾不像是叶的蓓蕾,也不像是花的蓓蕾,紧紧地成了团儿,挨个儿挤在一起,结成一枝一枝的苞儿。这苞儿今天一看,却是全开,满树都是雪白。我痴了一阵儿,想着这么漂亮的樱桃花不知又要招惹多少儿,迷倒多少嗡嗡嘤嘤的蜜蜂和蝴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站在电力局门口斑马线旁等绿灯,忽然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这长新路上洋桥当头的几处红绿灯,以及全城的红绿灯都是持续地不分昼的红,那新冠疫情害得人和车都不能动,想在这县城的滨河路上逛一逛,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奢望。我倒是在封闭了很长时间之后偷偷地跑来一次也闯了这红灯,却是严严实实地捂了口罩,见几个防疫值班的把守路口,却像是做贼一样的有点心虚,不敢大胆地在户外溜达看这早春的景。今年好了,虽然还在防控,但红绿灯却很正常,红灯一会儿就变成了绿灯,我可以不大顾忌地顺着滨河东路的步行街,穿过车流如织的洋桥,继续徜徉在这滨河路上,欣赏这鹿城的早春。

这鹿城的早春,大抵就是开始于这县河的一河两岸。过洋桥逛滨河,自然是选择那条隐没于树林里的小径,这小径蛇样儿在树林里游走,多是鹅卵石铺成的路,说是“鹅卵”,那是把这铺路的石头说大了,其实铺这路的石头,也就鸟蛋儿大小,圆润中显出凸凹,脚踩上去按摩似的好生舒服。隔一截儿又铺成了石板,是那种白的黑的红的紫的石板毫无规则地拼凑起来,看起来是图案,却又看不出是什么图案。在这弯弯曲曲的小径上,镶嵌有一个太极图、一个大写的“发”、“滨河公园欢迎您”以及建园的时间,又有一个扇形的大理石矗立路旁,上面写的也是“滨河公园”。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还有一些高高低低的石凳儿,错错落落地似乎是随意地丢在路边,小孩子便爬上去玩儿,老人转累了,就坐在这石凳儿上喘气,看不远处一簇一簇的人群打锣敲鼓,舞狮子,跑旱船,抬花轿,黄铜喇叭吹得山响,商南花鼓也唱得山响,直传到县河对面,与河对面的那锣鼓班子遥相呼应,这边雅都的楼上,不仅看得清楚,听得也清楚。

弯弯曲曲的,又是鹅卵又是石板铺成的滨河小径,就在这密林之间蜿蜒。这林子有许多品种的树,翠竹青松,棕榈枇杷,针叶的阔叶的,有叶的没叶的,漫延在这县河与公路之间。要是春季节,这一带自然是浓荫蔽日,花团锦簇,可这刚刚过了年,还属于早春时节,青草还在路边的落叶里冒芽儿,花蕾还在树林的枝条上打苞儿,那树林自然还未青绿,繁花自然还未盛开,小径也一段儿一段儿从树林里暴露出来,姑娘般浅裸一下她的秀美。

虽然不是盛开,但毕竟还是有花开了。滨河在这早春先开的花,自然算是梅花。这梅花说来也怪,滨河东路的南段临近文化广场的拐角有几树,滨河西路北段临近洋桥的拐角有几树,都是在十字路口人群密集的地方,去年腊月才有了米粒样儿的苞儿,这过了年便是一通怒放,红的一片,白的一片,红白相间又是一片,是这梅花也耐不了寂寞,喜欢在这路口上赶热闹吗?其他地方,也有几树梅花,但都不及这两个拐角的梅花鲜艳。除了梅花,滨河路上在这早春里醒目的还有玉兰花。香水湾里的玉兰花有红的白的还有紫的,滨河路上却只有几树白的,高大的树干直逼湛蓝的天空,在天与地之间开出一树肥硕的白花,纯洁得只能让人仰视。这玉兰花原是“迎春花”,在这早春的滨河路上先开出来,也就是领着头儿跑出来报个信儿,有了这信儿,樱花呀桃花呀,很快就会盛开。

一只白脖子黑尾巴的大鸟儿“呷呷”地飞过河,稳稳地落在那座爬满葡萄藤子的回廊,那凉亭顶上的那只同样是白脖子黑尾巴的大鸟儿便“噗噜噜”飞来,跟新来的这只说话,麻雀似是有点妒忌地飞过一阵,站在梅花的枝头叽叽喳喳,却是惊了在花蕊里采花的蜜蜂。“嗡嗡”地飞起来,剧烈地煽动羽翅以示抗议。没见黄鹂,也没见蝴蝶。不过还早呢,那些莺莺燕燕,迟早会到这滨河公园来,把这滨河的春天推向高潮。

这不是正过年嘛,滨河路上的那些高高低低的树都缠了线,通了电,挂了灯,一到晚上便五光十色,与那几座桥上的霓虹灯光交相辉映,整出些大唐不夜城的味道。这到了白天,灯没有亮,花却开了,扑面而来的,真是有一股新春的气息。林子里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凳儿上坐着的可不光是歇脚的老人,还有一对儿少年男女也坐在这石凳儿上,低着头,搂着间,贴着脸,一看就是背了父母,躲在这滨河路上的树林里早恋。我们那时即便成了大人,恋也不曾这样,见面不敢摸手,说话也心里直跳,哪像这俩小子这么大胆。也有几个俊俏的姑娘,在农贸市场丽人纹绣坊纹了眉,做了唇,美了甲,跑到这滨河公园梅花树下,伸出长长的杆子玩自拍,那白裙长发,皓齿明眸,在这早春的滨河路上,简直就是下凡的仙女,迷得那路上的行人驻了足,体育器材上锻炼的人忘了动,不知成就了多少年轻人的春

经常在这滨河路上走,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就是个公园,虽然“滨河公园”那几个字赫然在目,却不大留心这字,只顾顺着小径穿过林子往前走。这滨河公园在铁路桥凤凰山脚之下,文化广场往北水晶广场以上,是县河之畔三两里长的两条绿化带,只是这绿化带按照园林建设的风格,显出了不一般的风景,给人们的休闲提供了舒适的环境。那年我随官员勘察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一河两岸还是包谷地,包谷叶子尚青,胡子尚红,穗子还没鼓胀起来,零星的黄豆秧子倒伏在包谷林中的泥沼里,仿佛时间并不久远,这河的两岸便成了闲适的园、宽阔的路和鳞次栉比的楼,忽然竟有些沧海桑田的感觉。这河之两边的公园里点缀了些格言警句,分别打造成“法治文化园”和“廉政文化园”,更有一幅“让城市更文明,让生活美好”的标语护卫着这园,使这滨河公园的早春,不仅秀美,而且温馨。倘若这河里有满河的水,水上有各式的船,船上有各样的人,那就有点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的意思。

这样走到滨河公园的南端,也在那几株开的正盛的梅花树下,孙儿遥遥地指着文化广场的那边说:“我要去天鹿!我要去天鹿!”我说:“宝儿,我们今天就在这滨河公园玩儿。过几天春到浓时,我们再到文化广场、到天鹿酒店、到鹿城公园、到西街古城、到魁星楼、到阳城驿、到闯王寨、到上苍坊、到老君山、到金丝峡去玩儿,商南这个县,好玩儿的地方实在很多呢!”

2021年2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hlgdkqf.html

大明散文之《滨河春晓》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洛神
    洛神 推荐阅读并说 散文网一枝独大,你也会名扬天下!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佳作来!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相聚散文网,共筑文学梦!回首过去我们一路高歌猛进和勇往直前,放眼未来我们更是豪情万丈和信心满怀!中国散文网正是有了广大文友的信任理解和关爱支持才变得更加枝繁叶茂和旺盛强大,在此我谨代表中国散文网的广大同仁和领导同志们预祝所有的文友以及您的家人和朋友们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最后还要衷心的祝愿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