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探望赵家屯(王清武)

2020-11-15 10:42 作者:清武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幼就听父亲说我家在“九三”南边的大火房住过。那时候日本人修铁路,建大桥经常到村里欺压百姓。家里人为了逃避日本人的欺凌,便由亲戚介绍搬到延寿县青川乡的赵家屯。延寿地处蚂蜒河流域,几年后赶上地方瘟疫流行,当时医疗条件又差,我们一大户几股死了好多人,其中我们这股八口人只剩下父亲自己。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常常想起父亲来,想到他晚年老境颓唐的境遇,便产生了去一趟延寿的想法。

清明节前,我和外甥一行两人动身了。 汽车在尚志客运站停了半小时,使我们有机会下车瞻仰赵尚志将军的铜像。将军的风采令我们惊愕不已;他胯下的战马昂首前行、神采飞扬,将军手持望远镜英姿勃发,好像现在他依然活着。我想,在那硝烟弥漫的抗日战场上,赵尚志将军就是这样的。 我们从延寿返回一小段路,途经延河镇来到青川乡。天已经不早了,又下着小凄凄历历,所以只能找一家旅店住下。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向北面开去。开了七八里便拐个直角西向而行。司机告诉我们对面的村庄就是赵家屯了。过了柳树河上的西四桥不远来到村子后面停了车。

那是一座三面环山的小村庄,离村十里左右便是山脚。村庄的街很直,看起来规规矩矩方方整整的。一条笔直的砂石路从屯子中间贯穿南北。我们下了公路顺着砂石路向村中走去。屯子很静,外面很少有人。我们左右看着想着当年住的位置。猜测着是南街还是北街,是东头还是西头;但是我们都无从知晓,因为父亲没有说过,七十多年了屯子和原来一定有一些变化。我们在南街遇见一个叫吴德福的老人便和他兜搭起来。他是本村的老户,清楚七十几年前那场瘟疫。他说有一个王姓氏家在这里死了好多人,后来又无奈搬回到“西荒上”。他还知道我伯父王梁的名字,知道我们家那时候住在后街道西,原来门前有一口井,前些年囤上了。我和他说起死去的那些亲人坟墓,他说不清楚,他只说村北有一处无人管理的公共墓地,前些年砍了树用推土机推平变成耕地了。村南原有一座坟,后来也平了。 我们在村南站了一会儿,又回转身向北走到后街,看着道西几座旧瓦房。房子是改革开放不久盖的,当然不可能是父亲他们当年住的房子,但是地方不会错,就是这里———地图上标明的村子不会错,吴德福老人说的也不会错,就是这里,一大户百十口人的生离死别就发生在这里。在这里有过迁居来短暂的欢乐,有过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然而更多的还是失望、无奈、疾病和死亡,还有那可悲的永别亲人的痛哭。治病无方,求生无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死去。我的四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都先后死在这里,他们的母亲,父亲的结发妻子也在悲痛中死在这里。大哥死的时候二十一岁已经订婚了。对于他们而言正是人生的韶华之年,可谓黄金岁月,七彩人生将要拉开序幕;而对于大人,那是怎样撕心裂肺的伤痛啊。那时候,父亲四十多岁,他晚上带着铁锹到坟上去听,听坟里如果有声音再掘出来。可以想象人到了什么地步。我们看了好一会,想要看到当年的遗物来,但是没能够,无奈又顺路往村北走去。 寒乍暖,万物将要复苏,大地的积早已化净,露出黑色的土壤来。田野里苞米杆还在散落着,水田地里收割机收过的稻茬一尺来高分外醒目。北风微微地吹着,身后的村子也和田野一样寂静。 我俩顺着公路往西去了一会儿,看到公路北坡上是一个黄石头碾驼子有一半埋在土里,不远处的路南还有一扇磨盘。可以断定,是村子过去制米、磨面工具。当年父亲他们就用它们制米、磨面,他们对这两件东西再熟悉不过了;这两件东西对于那些死去的亲人们也同样非常熟悉。只可惜它俩不会说话,不能把他们当年制米、磨面的情形说出来。我想,这也许就是和我死去的亲人们有关的唯一物件了,但是它们太重了,我无法把它俩带回去,只能让它们面对苍天向路人诉说那曾有过的令人悲哀的往事。 我望着高高低低的田野想要找出他们的坟包,可是哪里看得见呢?

七十多年的雨雪风霜已经把他们移为平地。我后悔在父亲活着时候没有问问那些坟埋在什么位置,竟使我现在连大致的位置也不知道。我想,早在我幼小时候坟还不可能平,还应该找得到,可是为什么没有来找呢?大概是因为生活太困难吧,又没有直达的火车,坐汽车要花很多钱;再则这里是个伤心的地方,父亲实在不愿意再来,不如忘掉好些。 七十多年前,他们在这里活动的形态他们喜怒哀乐的表情及说话的声音,早已封闭在这块天地记忆的屏幕中,我们无法打开它,无法把他们复现出来。是的,他们从这里消失了,就连无法打开的封闭资料也不存在了。光阴荏苒、岁月悠悠,他们长眠于地下永远不能再来,可是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来。我禁不住放开喉咙呼喊:“唉——,唉嗨——……”田野没有回音,远处的山林也没有回响。我想,他们在九泉之下也许能看到我,能听到我的声音吧。我真希望我能穿越时空,使他们看见和听见他们的亲人在今天来到这里呼唤他们——如果真能这样,那也算是使他们在漫长的沉寂中得到的一点安慰了。

事实上,在那年代疾病流行的蚂蜒河流域,惨遭不幸的有千家万户,而我家只不过比较典型罢了。我们只是那半封建半殖民地旧中国中千万个不幸家庭中的一个。“俱往矣”,那段历史已经过去了,瘟疫不会再流行,中国人民也不再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如果真有所谓灵魂,那么他们就一定能看到社会的变化,人们生活以及健康水平的提高。 中午时候,我们步行离开赵家屯,走的时候实在依依不舍,觉得时间太短了,来到盼望已久的地方只呆了半天。在这里虽然不知道亲人坟墓的确切地方,但毕竟和他们很接近。站在这个地方也总能得到一点慰籍,可是我们终于迈步上路了。踏上柳树河上西四桥的时候,我们停住了脚步,回头望去:整个小村庄在阳光的沐浴下寂静而安宁。这正是用午餐的时候,我在心里默念着:别了,赵家屯;别了,地下的亲人们。祝愿村里的人们生活更美好,身体更健康,不再像旧中国时候那样生离死别;愿死去的亲人们在地下安息吧!在不远的将来,我一定还来看望你们,而且要带着晚辈们一同前来。

二〇一五年四月九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hixbkqf.html

探望赵家屯(王清武)的评论 (共 4 条)

  • 陈梓
  • 雪
  • 王东强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