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九死一生

2021-04-22 14:47 作者:晓染霜林醉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金晓林

生与死是刹那间的切换。不经意间我来了,不经意间你去了,在这来与去之间,那便是人生。如果生命中曾被死神撞了一跤而被死神拒绝,又重新走到人间,那么你就感谢上苍吧!你还活着,这比什么都好。我一生经历过多次与死神相遇,而又被死神送回人间,对我来说,这是值得多么庆幸与感激的!

第一次,因感染天花与死神擦肩。听父母说,那年我两岁多,得了天花,村子里人叫“种天花”。长大后,听父母说,那时的我高烧不退,在医院里打了很长时间的针,后来呢,身体没了温度,人也没有知觉,好像是死掉了。父母将我用箢箕提到山上入土掩埋,正在挖坑准备埋土时,小身体正好动了一下,父母高兴地将我抱了回来。如果没有这一丝轻微的颤动,这个幼小的小生命可就花落凋零了。

第二次,因掉进池塘里与死神擦肩。听大人说,那年我大约三、四岁的样子。记得是一年天,村子里的大人们都去田地里干活了,大一点的孩子去上学了,我一个人在村傍的池塘边玩耍。

先说说一下这池塘的概貌吧!这池塘大约三亩多地的面积大,约有两米多的深度,四周是用青石砌成。池塘的南、北、东三面由村民的老房子围住,一方朝西。池塘平时是村民们洗浣地方, 一早一晚,最是热闹。在外忙碌回来的村民围在这口塘边洗衣,早晚吃饭时,大家在塘边吃饭边聊天,天南海北的见闻,甚于于哪家哪人遇到的糗事,皆可成为人们感兴趣的话题。天时,大人引着孩子在塘边洗澡。孩子们扒在塘坝边学游泳,一双小脚在水里溅起的水花逗得岸上的大人眼睛难以睁开,嬉戏的笑声不断。这场景只能在那个吃大锅钣的年代里才能看到。

我一个人正专心地在池墉边玩着,记得那天是天色阴沉沉的。浸泡在池塘里的大圆木在风的作用下不停地滚动。由于好奇心的驱动,我拿着一根小木棍,想拨弄那一根根漂在水上的小圆木。噗通一下,头重脚轻,小身体栽倒池塘里。我在水里本能地扑腾着、挣扎着,有时往下沉,水里漆黑一片,一瞬儿时间就喝足了池塘里的水。我的小身体还没有完全沉下去,小头却拼命地在水里冒起,呼吸变得十分困难。因为是冬天,我全身穿的是小棉衣,在水里有一定的浮力,所以我的身体还可以在水面浮起。努力地挣扎着、扑腾着,直至我毫无力气,也没了知觉......,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已被换上了另一套小棉衣。后来,妈妈告诉我,多亏了那位理发师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再大几岁后,我才知道那位剃头师父来自现在的黄石市大冶县灵乡镇。他承包了我们周围几个村的男性理发工作。在我的印象中,他大约五十岁的模样,人比较精瘦,说一口浓重的大冶话,也与我们当地的话很相似。遗憾的是我没记起关于这位师傅的姓名了。

第三次,因再次掉进池塘与死神擦肩。大人说,小时我的水灾多,也曾让算命先生看过。第二年,我又一次掉进村边的这口池塘里。大约是这一年的天。听大人说,那年我五岁了。

池塘的东边种了一些灌木,春天一到,绿叶翠枝拼命地向着阳光生长,池塘就热闹开来,特别是春夏季节,鱼翔水面、青蛙跳跃,青蜓翩跹,蝴蝶起舞,一塘秀色可入诗入画。贪玩的小孩在没人看管时,也就成了这里的常客了。一有阳光,池塘的鱼就上浮到水面游动捕食。看到小鱼的小孩自然高兴不已。

上午的池塘静悄悄,大人去田地里干活了,其他的小孩跟着大人去了田地玩。我一人独自在池塘边玩着。看着塘边有一些小鱼浮在水面抢吃浮在水面上的食物,我从家里拿来一个小簸箕,拴上绳子,放入了几颗小饭团,然后将其沉入塘边。在拉起小簸箕时,只见被捞起的小鱼在簸箕里活蹦乱跳的。我高兴极了,来不及将捞起的鱼放在盆子里,就哗啦一声掉进池塘里。我在水里挣扎一会儿,同一个村的 被我称为“华叔”的人正从干活的田畈里回来拿东西碰上,于是我又一次得救了。听村里人说,多年前,华叔害病已故,被他营救过的我再也没机会看到“华叔”了。

第四次,因掉进水井与死神擦肩。村子里的老井不仅是孩子玩耍的天堂乐土,而且也是孩子的生命风险之地。大人们去田地干活后,孩子们不约而同地来到这儿玩耍,有时不免有孩子掉到井里的时候。我也是其中一个落水者。记得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早稻正在收割,学校动员我们小学生周末体验劳动,去收割后的农田里拾稻子。我很快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任务,拾了三大把稻禾,高高兴兴地往家里赶。这时,母亲在门外喊我快回家吃饭。我听到母亲喊自己吃饭,高兴得一蹦一跳地往家里赶,然后以转身后退方式向家的方向移动,噗通一声,好家伙,我中标了,一下子跌到深井里。我母亲在门口突然没有看到我,她慌了,拼命地向100来米外的井口冲来,看到我在水井里一上一下的挣扎,拼命地呼喊村民。正值中午,村民们都回来吃饭了。在一阵极度的慌乱和哭喊声中,我被村民救起来。许多村民参与了营救,其中有一个村民懂得救护,把我俯卧在他的大腿上,喝饱了的水哗啦哗啦地一下子吐了出来。小生命得救了。村民又一次在井里捡了一条小生命。

第五次,因掉入河里与死神擦肩。这事也是发生在我5岁多的时候。这年冬天,大队的村民在离村二里路的大队小学开现场批斗会。那时我也不知道大人们是在做什么,只知道经常有人带着白色高帽子低着头在会场上站着,脖子上拴着绳子被人像牵牛一样牵着,周围的人大声喊着,大概喊的是批斗人时的口号和名字吧!

大人们那时参加这样的活动时,经常带着孩子们一块去。我也去了。批斗会结束时,父亲带着我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父亲的肩上骑大马,父亲双手拿着我的小手,同湾子里的人一块走在田埂上。

当走到河边时,老一不小心脚踏空了,哗啦一下,就从距河床足有8米高的路面上滚落到河里。那时,沉在水里的我感觉水里是黑洞洞的,嘴里不停地喝着水,耳里听出水里嗡嗡的响声,但不觉得痛苦,只是感觉来到了一个没有阳光的漆黑的世界里。在水里,父亲一直没有松手,所以同行的村民很容易在河里将我捞起。村民是怎样将我和父亲捞起的,又费了多大的力,当时我不知道,可能是我在水里快要失去知觉的缘故吧!但我知道被村民救起后,许多人快步奔跑,从村里的禾场上驮来稻草燃烧给我爷俩烤火暖身。村民给我换下湿漉漉的衣服,并脱下棉衣给我披上。记得那时是一个冬天的日子,天灰蒙蒙的一片。听大人说,我落水的地方正是那段河里最深的地方,是当地有名的深水潭。

第六次,因河里抓鱼溺水与死神擦肩。小时候,我们村子年轻人有药鱼的习惯。几个人相约,准备好滴滴畏类的农药就可以行动了。这种捕鱼方式不可取,更是违法。但在那个年代,农村人药鱼是没有人去追究的,所以这种捕鱼方式成为一种常见现象。

河流小溪是流经村庄共同拥有的,药鱼时,只有大湾子的人才能震住其他村庄的人来抢夺“胜利果实”。我们村在当地是一个大村庄,而且年轻人打架闹事在附近是出了名的“狂”。别的村庄的人只要听说是“金堂村”的,就不敢轻易冒犯的,所以这附近的河溪常常成为我们村年轻人药鱼的天然场地了。

有一夏天,我村年轻人药鱼。那时河里的鱼特别多。药鱼的年轻人由于熬了一,回家休息,河段就开禁了,那年我才七八岁的年纪。在距村里抽水泵站约七八十米的地方,我发现河里有一条鱼,现在看来,这鱼足有两斤多重。它在水面上打着圈儿,折腾了一会儿,就漂在水面上,嘴里不停地吞吐着水,可能是被药晕了的缘故吧!看到这条鱼,我心里很是激动,当时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水性是否能游到水中那条鱼所在的位置,尽管那时的我刚刚学着游泳,能在水面上游出一两米远的距离。我“呯”地一声,连人带衣就跳进河里。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游了多远才抓到了那条鱼的。

在水里,我死死地抱着还不停地挣扎着的那条鱼,我的身体也不停地往水里下沉。我在水里挣扎着,鱼也同我一块挣扎,总觉得水里的鱼的力气比我大......后来在水里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听大人说,正在泵站抽水的村民看到不远处有水波动荡,才赶来将我救起。被救时,我的小手里还死紧里搂着那条鱼。救我的人是一位先祖辈,按村里的辈份,我应该喊他“绳修太祖”。“绳修太祖”走得早,据说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害病去逝了。

第七次,因摔下牛背窒息与死神擦肩。十多岁时,我放过牛。放牛对孩子来说,也是一项特别有趣的活动。那时的学生周末没有现在这样多的作业,因此经常帮大人放牛去。我们村的牛多是水年,个头大,胃口也大。我们或牵着牛在田边地头,或牵着牛去河边、有时去担山(虽说是石头山,但有的地方也长着茂密的草丛)。当牛吃饱后,便是我们自己能掌控的时间了,或听大人讲故事,或在山下吹着风玩扑克牌,或去河里游泳嬉水冲凉......有时骑在牛背上拽着牛绳,用树枝抽打着水牛在田埂上狂奔,享受骏马奔驰的感觉。

有一次,我被牛欺负得特惨的。早饭后,我去放牛了。在广阔的田野上,我看见没有大人在,就不担心大人们干涉我在牛背上体验“骑马”的行为。我用竹枝猛地抽打牛背,牛于是狂奔起来。我拽着牛绳,骑在牛背,将牛当着马,愉快地享受英雄骑骏马的感觉。为了加快牛的奔跑速度,我加大抽打牛背的频率。可能是牛发怒了吧!它猛地跳跃起来,将我重重地摔下。我后背着地,沉沉地被摔在田埂上,一下子无法呼吸出来,动弹不得。由于失去知觉,也就不觉身体有什么疼痛了,只是僵僵地躺在田埂上睡着了,直到太阳高高地爬上了天顶。当我醒来时,已是快吃午饭的时刻了。

第八次,因肠梗阻与死神擦肩。那是2005年十一国庆节期间事。从温州放假回家,我在武昌站下车(终点站)。当时在车上也没吃什么东西,因为自己肠胃不好,担心吃东西在车上带来一些麻烦。刚下火车站,肚子咕嘟咕嘟地响起,小肚有点痛感 ,以为上上厕所就好了,于是我就跑到车站的卫生间去。那知我去卫生间无济于事,什么东西没出来,大小便功能完全丧失。肚子一阵一阵的痛感袭来,我疼痛得浑身湿透,脸色惨白,几乎失去知觉,呼吸极度困难。我扒在便池边,两手无力地撑在便池边,有生不如死的感。我这样努力地挣扎着,与疼痛较量相持着,前后足有一个多小时。其他入厕的旅客听到有人在呻吟,便打开便池门,拨通110电话。醒来时,我躺在省武警医院的病床上进行抢救。

后来在杭州、黄石工作时曾出现几次危险的肠梗阻,虽疼痛难忍,也没人发现,但最终上天眷顾我,最终我有惊无险,死神没将我带走。

去年初秋,也是肠梗阻出来作祟。九月下旬的某一天,我午休时从床上醒来,忽然感觉小腹突然涌起一股痛感,去了卫生间,才知肠道受阻了。我想这病原来就发生过,也曾在省武警医院抢救过,心里也就知道肚里正在闹着什么玩意儿了。平时,这病虽时有发作,只是熬一熬,过后就恢平静了。现在,老病复发,其痛难忍,小腹内似翻江倒海,肠子好像在打结,一波一波的肠绞,一阵阵的剧痛,我咬紧牙关,大汗淋漓。在它的攻击下,此时的我只能强忍着,我四肢无力,脸色苍白,浑身湿透,真的让你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因为实在痛得难受,就让同事打了120电话。在场的同事帮着忙开了。有的在门口给救护车引路,有的给我收拾随带的东西,有的忙着扶我上车,还有的同事亲自送我去医院急诊室。一个人的事,竟让大家中午没能好好休息。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么多的热心同事,不免心里暖暖的。

去了医院,确诊为胃潴留引发肠梗。医生打针用药,剧烈疼痛立马消除。约三小时候,大小便恢复正常,自感精神很快恢复到与自己平常一样了。第二天,做了腹部CT、B超、心电图、体液等多项检查,数据一切正常。

第九次,因骑车摔倒与死神擦肩。去年9月2日下午2点多,鱼水路上洒水车在不停地洒水,路面有些湿滑,我正好在去上班的路上。到南门桥洞路面时,我的电动车失控,啪嚓一下,连人带车滑倒在路面上。我的手肘、小腿和膝盖重重地摔在路面上。因为路面情况和动力的惯性,整个身子被车子拖行了足有三四米远。好在我的头没有碰到地面,只是膝盖摔得有点痛,手肘下面皮肤被地面刮出约四寸长的一片血伤。我的车子倒地后,后面疾行的单轮载客摩托车因急刹车也侧滑倒地,司机和后面的女客被摔到,不过没出现什么大碍,他们马上从地面爬起来。好险的!后面的摩托车离我只有三四尺的距离,如果摩托车从我身上碾过,接着可能是摩托车后面的其他动力车,再或者我的头摔在路面上,那么我今天可能就去向马克思报到了。感恩上帝当天没让我去报到,也愿生命一劫换来数年平安!

今天坐在电脑前敲起键盘,记下这些与死神交锋的经历,看到四月枝头上的飘动的绿叶和窗外葱茏的春光,着实开心温暖。想着那些因各种原因渐渐远去的背影,特别是那些青涩年轻着而又突然消失的生命,心里充满的既是伤感,又是对自己有惊无险、生命重生的欣慰。毕竟死神与我多次擦肩,而它没有将我带走。

生命有如尘埃,随风起舞,有时落下,有时飞起。对大自然、对人类来说,一个平凡生命的消失不足为奇,但对于一个生命个体及其对其家庭而言,又是一件极不寻常的大事。活着,就是好!

生当如夏花绚烂,死当同秋叶静美。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活得多长,而在于在有限的年华里给这个世界创造了什么,创造了多少。尽己之力,不苟且,不强求,努力着,奔跑着,无论花开花落,无论云卷云舒。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珍惜拥有,直到生命尽头花瓣摇落的那一刻,我们可以自豪地对自己说:“再见吧,我的生命!我所做的一切无愧于你给我的美好时光。”

2021年4月21日于咸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fyjdkqf.html

九死一生的评论 (共 6 条)

  • 雪
  • 风残炫舞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篇好的文章不要求句句精华,你只要有三两句能够打动人心的话那么这篇文章也就算大功告成了!我们写文章的最终目的是惊醒世人借此来让人们弃恶扬善多做好事!为此希望大家都能够细心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和治国方针从而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并且能够多多写出一些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 晓梦芳菲

    晓梦芳菲九死一生的回忆,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珍惜拥有。文笔赞

    赞(0)回复
  • 晓染霜林醉

    晓染霜林醉回复@晓梦芳菲:谢谢!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