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杨局长

2020-11-12 22:46 作者:瑶家园艺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我的印象中,杨局长没有哪一次是清醒的。每次坐车,总感觉他那撮小胡子蓄满酒,只要轻轻一拧,就会拧出半杯酒。

杨局长原来在一家国营厂当厂长,在企业改制、大量人员纷纷失业的改革大潮中,杨局长却能逆流而上,一跃成为政府办副主任,不满一届又升任计划局局长,再后,到发改局局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我认识杨局长,因为我一直在政府部门工作直到他当了发改局局长才出来,而杨局长只记得官职比他大的人,我们这种小蚂蚁他是不记得的,他也不会去记我们这些人。

杨局长喜欢喝酒,喝完酒喜欢找女人,他是巴岗县有名的三大流氓局长之一,当然,这个流氓局长只是一般干部和群众私下议论和称呼而已,领导层是不会有人这样说的。

在一次警示大会上,我就坐在他身后,县领导在上面讲同志们要管好自己的三个东西,一是管好自己的嘴巴,该吃的吃,不该吃的不吃;二是管好自己的手,该拿的拿,不该拿的不能拿;三是管好自己下面那条,该搞的搞,不该搞的别乱搞,乱搞是要挨赔钱的,是要出事的。

领导讲的就是前段时间出的事,某局局长乱搞别人老婆被讹诈,警方调查后双方包括配偶均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杨局长听了这些,低声嘟哝着:“我这个人就这点好,再没这点,我当这官就没意思了。”

我第一次三马拉杨局长是前几年,我从县委大门前经过,杨局长满脸通红的招手,我和他打招呼,他有点惊愕,然后说好好,我按他的指引把他送到老面条厂后面的河堤,他家就在那里,四间五层半。

最近一次拉他是前一个月,那晚应该是十一点钟以后了,我从城北下来,红绿灯处,一个人站在路中间摇头晃脑拼命似的招手,还大声的喊三马仔,但因为是红灯,我没过去

等了一会,绿灯亮了,我过去,这才看清楚是杨局长,因为他不认识我,我也当着不认识他,他大声、几近吼着说:“你这个卵仔,喊那么多都听不到!”

我说红灯过不来,他说红灯有什么卵,出事我负责。

我诺诺应道,他爬了两次才爬上车,然后整个人像一坨大石头重重的砸在我车上,大声说去县委,他要加班。

我拉到县委大门外停下。

一般我们拉里面的客就拉到这里,大院有规定,不允许三马入内。

杨局长见我停下,大声说:“进去!进去!谁敢拦你!”还用脚使劲地跺着车板。

我说里面是不允许三马进去的,他又吼起来,进去进去,谁拦你我处理谁。

我小心地从半开的门栏边过去,侧头向门卫微笑,门卫摆摆手表示可以过去,我直直往前走,我对这里太熟悉了,我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了十年。

到办公大楼梯子前我又停下。

“你这个卵仔,冲上去,到大门!”

我不情愿地从斜坡冲到玻璃门前。

说实在,我很火。

杨局长下车,没有直接给钱,而是踉踉跄跄往里走,我不问,也不走,一会,他转回头,问多少钱,我说六块,他好像很意外,然后掏出钱,翻来翻去,数够六块钱,递给我,说:“好,我记得你车牌了。”

我心里想,你记得我车牌又怎样,这么远的路程,别人肯定要你十块八块的,还想用这句话来唬我,我才不怕呢。

他站着,脚板是稳的,好像沾住了地板一般,但身子却像不倒翁左右前后摇,又像一个陀螺定点摇着,我怕他撞到车子,或者我的车子撞到他,就慢慢放离合,慢慢离开他,待安全后把车子溜下坡。

我只走二、三十米,听到后面哐啷一声,声音很大,而且听到玻璃破碎的清脆声音,我回头看一下,见杨局长双膝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像在忏悔,像在祈祷,也像在低头认罪,地上满是杂物,他撞上了办公大楼的大门。

我走我的,我知道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fqxbkqf.html

杨局长的评论 (共 1 条)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