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在沣峪山中遇蛇记

2020-11-25 15:38 作者:云朵儿GAO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爬山的最初六年间,在秦岭山中,遇到个锦鸡都是屈指可数的,其它野生动物更是压根没见过。我们一帮驴友常常会讲:都说山里有这有那,可我们在山里走了这么多年,就见过几只山鸡,看来传说都是吓唬人的。否则,我们怎么连只野兔都没有看见呢。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因此,我才会一个人经常去沣峪,走从沣德寺或净业寺,经卧佛寺到皇峪寺的这条爬山线路。最初的几年是和同伴们一起,整整两年的时间,周周爬这条线路。后来,只要不去其它地方爬山,我就一个人来。十年间,来这里爬山有近百次了。

来的次数多了,对这条线路的熟悉程度,如我们学校的大操场一样。每一次来,心里都是轻松惬意的,可以说,这里就是我山中的后花园。也是在秦岭山脉中,唯一敢独自一人来爬山的地方。在这里爬山,从来没有害怕过。曾经有两年的腊月底,山中就我一个人(主要是我出发时也不清楚山上没人来),我也没有害怕过,倒是山顶卧佛寺的守门人,看到我后吓了一跳,不停地说:你太胆大了。

常来这里爬山,主要是沣峪离我住的地方最近,家人接送方便。再者,我很喜欢这条爬山线路,全天基本是在山脊和梁上走,风景尚可。山上除了有多座寺庙外,最远处曾是李世民的宫皇峪寺村。最初来这边爬山的那些年,这座山上到了周末,很多人在这里爬山,并以大学生为主力。后来上山口的沣德寺,开始卖门票后人才少了。我照样来,只要不去远处爬山就一定到沣峪,过爬山瘾和保持体能。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极乐生悲,还是我们总认为山中“无老虎”,太过于无知无畏,从而招山神来了下马威,这条线路上之前的放松自在,彻底被打破了,险象环生,蛇常出没。从此,除了季,再来这里爬山,就成了精神负担。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第一次直面遇到蛇,是五年前的十月中旬,我还是一个人爬山。从皇峪寺返回时,拐到了卧佛寺下面的道观,去看小狗伦墩,耽误了一个多小时。下山走到卧佛寺后面的山梁上时已下午四点多,山上人很少了。

当时看到时间有些晚,离出山口还有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就加快步伐往前赶,想尽可能地按预定时间出山,否则来接的人脸不好看。那日天气很好,四点多了太阳还很晒,我又走得快,热得汗流浃背。这也是这条线路的特点,上下山都是一路太阳普照,用出家人的话说是“阳气重”。山路也很好走,基本是坡缓路宽的土路,只要好好走,啥危险都没有。

我马不停蹄的一路疾步快行下山,刚从山梁拐向另一面山坡上的小路时,突然就收住了脚。这个现象真的很奇怪,好好地正走着,完全是第六感觉让我停下来。后来论证后,我把这称为气场的作用。我心里一怔,向前一看,只见下方大概十米远的路上,一条有成人胳膊粗,两米多长的黑蛇,拦路横躺在山坡上。触目惊心!令我毛骨悚然,瞬间汗就干了。这是我有生一来,第一次山中遇蛇。在极度恐惧中,我不敢动,担心往回跑它撵我,我是跑不过它的。可也没有其它逃脱的办法,被迫浑身发冷僵硬地站着。我不敢看它的头,只看到蛇的尾巴尖正向上打着小圈。对峙的时间,也许只有十来分钟,可我觉得比一小时都长,可以说这一生,我都没有受到过如此惊吓。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几个人的大声说话声,可是声音离我还有些远,我盼他们走快一点。就在这时候,那蛇突然顺山坡向下飞速跑了,经过之处,拍打枯叶和树木,声音大得轰隆噼啪,山坡上扬起近米高的一溜尘烟,很快就不见了。我身体一软就蹲下去了,不知所措。

过了一小会儿,看到三个学生远远地过来了。他们走近后,一定是看我表情异常,问我为什么不走呢?我说看到了一条大蛇,僵持很久才跑了,吓死人了。他们中的一位错愕地说:“刚才也突然听到前面啪啪地响,像是在抽打树木。”走在最前面的学生,一下子蹲下去说:“我也害怕那东西呀。”走在最后的矮个子学生说:“我不害怕,我们南方蛇可多了,经常捉。”说着走在最前头。我们四个结伴下山,我和怕蛇的男生走在中间。一路上,明显感到气氛紧张,都不说话。本来两个小的路程,只用了八十分钟就出山了。

这次惊吓,我很长时间缓不过劲,那可怕的场景总在眼前浮现,总是不由自主的看桌子腿,两个多月都没有再去那里爬山。并且从那日开始,爬山时总往草丛里看,明知这样不妥,却控制不住。至到冬季,才像报复一样,几乎周周去沣峪爬山。可是过了节,就开始心里不安。等过了农历二月二,就开始烦躁了。

我不甘心因此而终止去沣峪爬山。心烦和恐惧之下,在朋友圈寻求对策,结果是支啥招的都有。其中有人说蛇怕竹杆,让我拿个长竹杆,遇到后就如何如何。那是绝对行不通的,先别说能不能挑得动,我还担心顺杆爬上来呢。多方论证后在网上购得防蛇药,收到后看说明是挥发性有毒。想想还是弃之,担心没有驱走蛇,把自己撂倒就赔大了;在集思广益后,采纳了鞋上挂铜铃和涂上风油精。于是,我在鞋帮和登山杖上涂了风油精,鞋上系着两个铜铃铛前去爬山,搞得自己叮叮铛铛,还散发着浓烈的风油精味。此法还真有用,近一年都没有再遇见。但是,只要走到那个位置,心里就会紧张。

在极度的恐蛇中,原本在山上不喜欢多说话的我,开始了性格大变。一个人来沣峪爬山时,遇到人后,总会问他们是否遇到蛇。这一问不大紧,竟然常在这条线路爬山的人,几乎都不止一次遇到。有位在山上常遇到过的女驴友说,她也见过那条黑粗蛇。这个结论太可怕了。

不过,驴友们看见的那些蛇,大都集中在净业寺那一边的山上。因此,我选择从进山口的沣德寺上下山,这里只有一次在下山时,远远地听到前面说有蛇。这听到和见到的区别,就是天壤之别了,一丝害怕都没有。

好景不长。在遇到大黑蛇的两年后,这天是五月间,阳光灿烂。我一个人刚爬出沣德寺(尼姑庵)后面大斜坡的森林,继续顺山腰向前。走了十多米远,小路上有一座一米多高的方形石头挡住路,需要从靠山坡的上边远过去。我刚走到石头前,一个漂亮的小蜥蜴(四脚蛇,约十厘米长)像是后有追兵似的,从山坡上跳到了大石头上,抬着头看着我,不走。看着小蜥蜴,心里有点慌,但并不害怕。天热时在前面的土地梁上,这种小东西常见,也不怕人,我见的次数多了,也不怕它。可之前都是在脚边路上,现在它所处的位置,担心能跳到我胸前。因此,还是劝它快走吧,可还是不走,歪着头看着我。那我走,总不能让这么小的生灵困住吧。

我只好紧贴石头走过去,回头看小蜥蜴还在抬头看我,我继续赶路。才走了两三步,突然看到前方大约五六米处,一条绿色的蛇,从山坡上的草丛中钻出来,横切小路,向山坡下爬。这一幕,把我惊地“呀”一声后,像木桩一样站着,看着它离开山径。可它竟然把后半身留在了路上,停止不走了。我等它走,它却没有移动一下。我退到大石头后(蜥蜴不在了),以石头做掩体,大声喊,让它走,它不动。想起一位驴友告诉我,远远地扔个土块,就可以吓跑它。可我扔了很多块,它也不动。我边扔边想,无论怎么也要把它吓走,否则退回去,担心在上次听到有蛇的大斜坡上也有蛇。可我又喊又扔土块,十多分钟都过去了,就是没有效果。只好说算你历害,可出来吓人就不好吧,你是个坏家伙。

我回返,还没有走到大斜坡顶,见一男子从森林里爬上坡顶,真是救命的人到了。我急忙给他讲,前面有条绿蛇拦路好长时间了,穿着短裤爬山的这位男士说:“不用怕,我挑开。”说着捡起一根棍子,我提心吊胆地跟在这位还没有我个子高的男子后面。奇怪了,前后不到两分钟,折磨我十多分钟的蛇竟然不见了!分明是专门欺负我一女子呀。男士说“是你没有经验,蛇是专门吃蜥蜴的。”

听他这样说后,又是一阵身体发冷,想到在土地梁上经常看到小蜥蜴们,突然从草丛中出来爬到路上,我跺脚喊着才吓跑,依次类推后头皮都发麻了。冷静后,觉得今天这小精灵,是告诉我有危险的,可惜我不懂呀。

这条绿蛇,把我吓得打回了原行。除了惊恐外还很恼火,到家就和先生喊了起来。他总是告诉我蛇是怕人的,且打草必能惊跑它,还说上次那大黑蛇是在晒太阳,睡着了。可事实恰恰相反,我今天扔了那么多土块和小石头,起啥作用了!

由不得我了,脑海里经常把两次可怕地遇见,一遍遍地过场景。极度的害怕中,里做我被蛇咬了小腿。这梦把我吓得缓不过来劲,自爬山来第一次因害怕,周末停爬山。可我太爬山了,回想我和户外队一起爬山的这些年,一次都没有遇到过蛇后,决定还是和户外队去其它山上。从那时起,爬山时都把裤腿扎紧。

越怕越爱交流这事。其间和户外队一起爬山,总是在回程的车上,讲山中有蛇这事儿。大家纷纷地讲他们在什么山上遇到过蛇,讲的时候都要加一句“太怕那玩意了。”当我讲到在沣峪山上遇到的情境时,本来坐在后面的一位男领队,来到我坐的第一排说:“我也在那里遇到过。三年前的那天,我本来是去净业寺那边踩线的,刚爬上石阶不久,听到旁边山坡上的草丛中有响声,好奇地蹲下去扒开草丛看,我的妈呀,头发都立起来了,是两条蛇缠在一起,吓得我拔腿就跑下去,至今再没有去过净业寺。”

另一次,我和领队们又说起山上两次遇到蛇这事,本来很女汉子的领队说她也怕蛇,也做梦被蛇咬了。还说邪了,带队去大寺,总会在快要出山的桥头遇到很大的蛇。有时候经过那一段时,山路上并没有,可她总是往路边的草丛里看,结果回回都有。她听桥对岸的人说,那些蛇都是人放生的。

大家还说那些蛇是人工养殖的,所以不怕人。浅山上都有蛇,基本全是那些人放生的。沣峪那边山上庙多,所以蛇最多。这个结论让我火冒万丈,简直太害人了。当即决定下周去净业寺,一刻都不能拖延。

那周六,我如期到沣峪爬山,主要是为去净业寺。见到方丈后气得我说话都不利索了。我说:“方丈,你要制止那些居士们放生蛇,净业寺和沣德寺的这面山上,到处是蛇。这里是浅山,游客和爬山人那么多,太危险了。放生时,为啥不想到把游人吓着了!好多人都在这一带的山上,不只一次看到蛇了!”

因我常年经过净业寺上山,那方丈是认识我的。我忿忿不平地讲时,他的面相,有初见我时的微笑,渐变成了严肃。方丈说:我们没有倡导放生蛇,那些人工养的蛇也过不了冬。可是,这些居士们放生时也不告诉我们。这几年,寺院里也经常到处爬蛇。有法会时,我还会讲给居士们,尽量不要放生。非要放的话,要去深山老林里放生。

我说:“那些所谓在家修行的人,拎着蛇能走到哪个深山老林?他们能到的地方,定是游人能到的山。”

方丈说:“有道理。不过,蛇是有灵性的,一般不会攻击人。你还是要小心点,上山时不要只看脚前的路,要时不时地抬头看路前方,尽量要老远就看到,这样安全些。

给净业寺反映后,我决定找机会还要到沣德寺,给那里的方丈讲,要她也阻止那些放生者。

说来也巧,那天爬山人很多。当我离开净业寺继续去爬山,下午从皇峪寺返回来时,看到前面有人从沣德寺方向下山。在这座山上,有四个出山口,唯有从沣德寺进出的路线最长,一个原返,有十六公里多,其它都短一些。 对我来说,这个长度可以保持体能,利于去爬强度更大的山。也正是我喜欢在此爬山的根本原因所在,明知很害怕,却不得已还要一个人再来。

当看到前后离我不远处都有人后,决定我也从沣德寺下山。再说自从遇到那绿蛇后,除了冬季,就再没有来过。不过,心里还有些担忧,把两个铜铃系在了鞋上。走到那个大石头附近时,我就心跳加速了。回头看后面人,还在砖塔上玩,离我有十多分钟的路程。考虑到在此地等人更不安全,只好用力踏地,铛铛地快速过去了。可到了大斜坡顶,开始下坡时,还是很心虚,一路都是用力快速地走,山里本来就安静,这时候铃声清脆嘹亮!下山的这半小时内,就指它壮胆了。

走下山坡,就是山上沣德寺院前的水泥路。一脚踏到水泥路上,才长出一口气,心安了,解下吵人的铜铃。这时看到不远处的路边,正对着沣德寺的台阶前有三个男子,其中一人看到我后说:“二十分钟前,我们都听到铃声了,原来铃声是你弄出来的,还当是……”见他欲言又止,我调侃地说:“你们当是来了拿着禅杖的僧人,或是脖子上系着铃铛的藏鳌了吧?”那中年男子若有所思地问我后面还有人吗?我虽然不确定后面的人,是否还从这边下山,在安全的考虑下,就说还有好多个人。必定他仨,我一个,现在还是在山里。

边说边走到他们面前,见那位坐在水泥长椅背上的中年人,旁边放着一个很大的塑料袋子。我说:“你们不是爬山,是到沣德寺里供僧的吧。”那男士不自然地小声“嗯”一声,其他站着的两位,面面相觑后转过背去。

就在这时,可能又是气场的作用。本来从路中央经过的我,却像是外力推着一样,走向那男士面前,去看那大袋子。我的天啊!简直是他爷的大腿,可恶之极!隔着袋子,竟然看到里面是一团巨粗的蛇!见此,吓得我魂飞魄散,跳到路对面,结结巴巴地说:“你们是要放生?”他们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就惊惶失措地往下走。这段沿山坡修的水泥路,本来就坡度很大,平时下来时,都像是有人推着一样收不住脚,现在那还管它能不能守住脚,心惊胆战地冲下去。

快到山门前,远远地看到我认识的沣德寺女方丈坐在椅子上,身边站着位年轻尼姑,正和看山门的老头说话。还没有走到他们面前,我就大声说:“上面寺院台阶处,有三个男子正拎着蛇放生。”女方丈平静地说:“没关系,有多大?”我说:“有腿那样粗,太吓人。”我还没有说完,只见女方丈蹭地站起来,拎起靠在墙边的木棍,表情坚定地说:“走,快跟我上去!”那看门的老头小声说:“那我也上去吧?”“马上一起上!”清瘦的方丈边说边大步往上走,小尼姑紧跟在侧。看着她俩快步往上走的背影,想我从说出口有腿一样粗时,心里就觉得不妥,咋会说得那样粗?后又一想,方丈也没给我时间,让我说清是大人或小孩子的腿,推测方丈不会怪我夸张,认为我说的是小孩的腿。

再看那看门的老头,腿打着弯,佝偻着身子,哆嗦地摸起墙边的铁锨后,拐着铁锨步履蹒跚地向上走,被她俩远远地落在了后边。看他这样,我奇怪平时看着很精神的看门人,啥时间中风留下腿脚不利索了?实事却是在我第二周去分水岭爬山,车经过沣德寺山门前,看到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头,精神焕发,手脚麻利地正打扫沣德寺山门外的大院。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上周他是吓得打哆嗦了!顿时让我哑然失笑。事到临头,这身材强壮的大男人,还不如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方丈。

当时方丈领着人上去时,我坐在椅子上休息,决定等那三位放生下来时批评他们。可又一想,如果方丈上去后,他们还没有放生,就会又拎下来。那我岂不是两次看到,再吓得半死。算了,赶紧冲出山门。

三次直面蛇后,我从怕生恨。

然而,不断纠结折磨我的事情出现转机,是在一瞬之间。那天,我又在生蛇气的时候,突然茅塞顿开,明白蛇是出来吓我,不让我一个人在山中走。因为遇到蛇,都是我一人爬山的时候。再仔细回想,我在这座山上,前六年什么也没有遇到过。那时候,沣德寺还没有卖门票,这里爬山人和游人很多,山上非常热闹。

大概是在卖票的一年后,我一个人从皇峪寺原返下山,刚离开半山腰上的卧佛寺不久,愉快地走在山梁上。忽然感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在相距约三十多米远的山梁上,跑出来一只咖啡色的小奶狗,站在路上正歪着小脑袋看着我,远远地望过去模样可爱极了,我欢喜地叫着:“可爱的小奶狗,太漂亮了。”又一看,想到了小浣熊的图片,原来它不是小狗,是只小浣熊呀!我更开心地说:“小浣熊,小浣熊,快过来呀。”在我叫了几遍后,它又跑向来时的山坡下。这个遇见,可把我高兴的不得了。

只到事后的第六年,也就是去年,一位独行的爬山人,在离沣峪不远处的紫阁峪里,近距离遇到小奶熊,兴奋地给小熊拍照,结果熊妈妈冲出来,把他的脸抓了下来,死里逃生,两天后才被救援队抬出来。这时候,我才感到后怕。知道了自己的无知,不懂得小熊出现的地方,一定有熊妈妈。回想当时,我只是运气好罢了。早了几分钟通过,离熊远了点。否则,幼稚的我,也会给它拍照的。估计当时,是熊妈妈让宝宝上去看看我走远了没有。

两个月后,还是在这座山上,仍是我一个人正上山,又近距离相遇一头大箭猪。突然看见,不但没有怕,还是欢喜的不得了。那一身毛色干净黑亮,身上有一排排如鸡翎一样的小杆子,杆杆上面还有着明亮的红点、黑点和白点,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大箭猪,如猪神一样漂亮。当时近在两米间,它一扭一扭地从坡的一边上来,看我一眼,若无其人地从我面前路上走过,下到另一边坡下。过程像走秀一样,专门给我欣赏的。当时不知是何动物,到家上网一查后,才知道是箭猪,才明白那漂亮的杆杆是箭,当它感到有危险时就会瞬间发射。图片上有遭到射击后的狗头上和人的臀部,如插满糖糊芦的小棍子一样。庆幸我当时看见后兴奋的样子,定是让它觉得很得意,如遇观众一样。

大约一年多后,我和另外两位驴友,在净业寺后面东沟的山腰上,看到下面山沟里有两只大野猪,我一声惊叫,反倒把那野猪们吓得尖叫着逃跑了。

可以说那三次都是开心的,压根没有怕过,照样一个人来爬山。现在回想,应是从那三次以后,我就开始遇到蛇了,这物种实在让我害怕死了。看来净业寺方丈说蛇是通人性的靠点谱。也可能是宠我的上帝觉得我遇到什么都不知道危险,还敢一个人来,那就来个让你怕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感谢上帝了,请原谅我的无知。

虽说想明白后不恨了,可还是害怕它。从此只要我一个人去沣峪爬山,必在上山口等人约伴,再也没有单独走过山。这也是一种无奈,我其实不想和不认识的人一起爬山的,可现在没有选择了。也因此在沣峪的这座山上,遇到了很多投缘的驴友。两年多都相对平静,再没有遇到蛇和其它野生动物。

只是每当决定去沣峪爬山时,我还会纠结,主要是担心怕在山上约不上伴。在这种情况下,又出现奇事一桩。

这件奇事,是我做完梦后,第二天在朋友圈发了这个梦。结果,就真应验了。

我有一个女驴友,我们一起结伴爬山七年多。她不像我,几乎每周都爬山。但是只要她爬山,我们就一定结伴。去年的九月八号,那夜梦到我俩在沣峪爬山。梦一开始,已经是离开净业寺,走过山崖边,到了上坡处。我前她后,抬头看到前面的山路上,间隔约两米,盘着两条紫花蛇,我们看它们时,两蛇也抬起头看我俩,接着离我俩相对近的那个动了起来,要向我们冲过来,我俩急忙转身跑了,梦也醒了。

从净业寺到那山坡处,有个山崖下的小路边,常年积了一洼水。在这山上,我听到好多人说,在那一带遇到过蛇,而我却没有见过。因此,当在沣德寺那边的山上遇到绿蛇后,再上山,我都是从这边走。当梦到那里有两条蛇后,想想觉得也害怕。于是,在朋友圈发了梦的内容。大家都说梦是反的,是我总纠结沣峪山中有蛇,结果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当时做梦是星期三。这周六本来决定要去其它地方爬山的,后因事没有去成,那周日还是去沣峪爬山吧。不过,那梦境还是挥之不去。当时想的是,如果在进山口的沣德寺,能遇到爬山人,就不从净山寺上山了。结果在山口等了一会没有约到伴,只好往里去净业寺。并且打定注意,如果在净寺业也约不到伴,就不往前走了。这梦境活灵活现,我是断然不敢从那里经过的。

到了净业寺的院子里,还是没有见到爬山人。我决定等一会,半小时后还约不上伴就下山。就在我正准备下山时,看到一队人马进了院子。看到他们,心里一下子就亮堂了。喃喃自语地说:上帝为我派的结伴人到了,还是一群人呢。

他们是一家户外队发的团,有二十多人,是一个单位搞团建的年轻人。他们看我是专业登山装扮,就问我怎么不上山呢?我告诉他们之所以在这里等人,是我大前天梦到前面有蛇,一群人听了都不亦为然。

催了几回后,队伍才又出发。我跟在前面一男一女后面,故意拉开有四五米的距离。刚从净业寺的泄洪沟里爬上去,前面两人停下来的同时,听到我前面的男子惊叫了一声。我心里一惊,赶紧站住问:“怎么了?”那女子指着一边的草丛欢快地说:“看到一条蛇了,太可爱了。”小伙子则说:“我从小怕蛇,你怎么不害怕呢?”“真是的,你一米八二高的大男人,咋不如我小女子呢。”女子边说边用杖拔草丛又说:“跑的也太快了,也不让我好好看看。”

这世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都是女性,我和她简直是没法比,太羡慕她了。我向他们确定蛇不见了,见他俩又继续走,我才开始向前。走到他们发现蛇的位置,听到脚边的草丛中爬动作响。心里清楚那是什么,决定不去看!紧张地大步向前走,事实证明此法是对的,听到和看到的感受,是大大不同的。

在水洼处追上他俩后,我又给他们讲前天做的梦。并告诉他俩,梦到两条蛇的位置,就在前面山坡的路上。他俩抬头看了那个很清晰的空地后说不会那么巧,碰到一个就很不正常了。不过,小伙子和女子交换了位置,走在了第一位。实事也是如此,走到那个山坡上,的确啥事没有。

离开那个山坡,来到山梁上,心情彻底放松了。向前继续走,全是在山梁上,视野很开阔。这时候这对男女停下来休息,我决定先走。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感到太阳很晒,也有些渴,便停下来放下背包,拿出帽子和喝水。 不一会儿,后面的队伍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还是那小伙子。

我喝完水后继续走,前面己有十来位他们的队友了。山径很窄,都是看着脚前方的路,向前跟着走,前后拉开有二十多米。刚走了不到五分钟,突然前面传来异动,队伍停了下来,走在我前面的领队高声问:“咋了?”“有条大蛇。”领队说:“蛇有啥好怕的!挑到一边不就好了!”

就在这时,只见前面遇到蛇的那个小伙子,张惶失措地穿过队友跑回到我面前,蹲在地上看着我说:“太吓人了,一条大黑蛇,有胳膊那样粗,两米多长啊,吓死我了!这可咋办?我就上了这一会山,已经看到两条了。”看着小伙子面如土色的脸,我安慰他说:“我就梦到了两条蛇,后面一定没有了,你不要怕。那黑蛇是条坏蛇,我也见过它,好多人都见过它,总是出来吓人。”或许这山上有很多这样的蛇,我宁愿把它归为一条。

两次惊吓,导致小伙子再也没有走到前面,一直走在中间。到了卧佛寺后,他们全队在此用餐休息后,才去穿越皇峪寺。我要继续走,先到皇峪寺再原返回来。小伙子过来问我前面还有蛇没,如果有他就不去了,直接从景区大路下山算了。还说山上太危险了,让我不要一个人走。看着一直没有缓过劲的小伙子,我果断地告诉他:“没有了。我在这条线路上走了十几年,前面从来没有听说有蛇。另外,你受到了惊吓,不要再走到最前头了。前面有一处是贴着悬崖边走,那段山路上,到处是露着的老树根,突然看到了,你再害怕,搞不好就失足掉下去了。”小伙子说:“谢谢你了,我真的很害怕蛇。”他的话,一下子让我眼泪出来了。我说:“要谢谢你的,梦到了两条蛇,都被你替我看到了。”

就这样,小伙子成了今天全队中,唯一看到两条蛇的人。我只是听到了两次蛇,心境大不相同。

到家后,我又在朋友圈写下这次遇到。引起圈内动荡,质疑不断。多是问是真的吗?咋会这样神奇了?还说“你是何方来人,竟然会梦里提前预警。”可以说是几乎没人相信。我理解大家的怀疑,如果听别人讲,我也认为是在编故事。可这却是真真实实的。有了这次经历后,我基本不去那边爬山了……

一切就是这么说不清,道不白。然而,有一条原因则是必然的,那就是除了人为放生外,现在的生态好了,山上野生动物多了,那里本来就是它们的家园。

2020/11/12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buxbkqf.html

我在沣峪山中遇蛇记的评论 (共 7 条)

  • 浪子狐
  • 诗心云卿
  • ╮蜜糖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绿若流
    绿若流 审核通过并说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 剑客
    剑客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并推荐阅读!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