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流年不息,母爱随行

2017-05-29 08:09 作者:一叶扁舟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去年端午节那天,我独自在文字的海洋里漫无目的的泅渡,渴望找到一方清宁的彼岸,以安放那颗从热闹中仓惶逃亡的灵魂

然而,文友们《粽香飘飘端午节》、《端午情节,多少相思醉》、《粽香飘满思乡路》等等,这类的文字就像千军万马席卷着向我奔涌而来;无论内容表达什么,单是标题就已将我的情绪迫于四面楚歌的困境。逃离了节日的熙攘人群,又落入墨染的节日围剿。

汨罗江水滚滚流,淘不尽诗人那一腔国情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于炎黄子孙的精神世界里响彻千年、励志千年!

因为纪念屈原举国吃粽子,而让我更加怀念我的母亲、我的妈。回想 四十多年前的端午节,母亲边包粽子边给我讲屈原投汨罗江的故事,因懵懂年少,并不理解其中含义;直至后来读过他的散文《橘颂》,才真正的了解了屈原的不屈和顽强刚毅。

常言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母亲、妈都早已离我而去,然,伴随着岁月与年龄所滋长的思念之情却与日俱增。身为女子,方有机会得蒙两位妈妈爱戴,使我的生活感情世界有了更多的滋味和色彩。

二十三岁那年我出嫁。是母亲,让我管一个与我没有血亲、没有养育之恩的人叫“妈”。从此,我的人生路上,便开始了有两个“妈”随行牵挂的日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旧时代过来的母亲,读过私塾,懂得道德礼仪;学过知识,颇有远见;念过孔孟之道,特别讲究做人的规矩与礼貌。一颗云水若莲的心怀,默默承载着她一生所有的坎坷与艰辛,忧伤与苦痛。一贫如洗的家,母亲日辛劳拉扯我们姊妹七个长大,教我们做人,供我们读书,其中多少酸辛可想而知。

意志顽强的母亲,给我大哥取名“松柏”,其中寓意不言而喻。可她把松柏送去当兵的那天晚上,自己反倒脆弱了,哭得横风斜、江水滔滔。小小的我被母亲的泪水淹没着懵懂,不解的想:是她让哥哥去参军的,为什么哭得如此伤心呢?后来,二哥也参军去了,母亲又哭了,哭得更伤心了、完全昏天黑地、一发不可收拾......嗡嗡的纺车下,母亲给渐渐长大的我讲“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那份忧伤,天下没有舍得让孩子离开自己的母亲,分别是撕痛的,母子分离是痛彻心扉的!

哥哥们当兵的那些年,母亲的心总是收的紧紧的;她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我疯跑着从邮递员那儿拿回哥哥的信!那一刻,母亲脸上洋溢的笑容是从内心深处飞出来的。幼小的我,看见母亲把那个长方形的小纸包贴在脸上、藏在怀里的无限满足与喜悦,似乎,信封里装的、就是远在天边的哥哥们!

母亲没日没夜的摇着纺车,从手里那根棉花捻子里扯出的线绵长、绵长、源源而不断,也不敢断!那份揪心的牵念把她的心缠得紧紧的,就像她纺出来的那个线团。读小学的三哥,每天放学都得给母亲读哥哥们那不知读了多少遍的家信,头几回结结巴巴的,不认识的递过去妈教他,越读就越流畅了;或许是那时练就的语文功底,后来他成了优秀的语文教师;我也因此于学龄前就认识几个字,并学会了写信的格式。

那个艰难的年代,黄河泛滥,灾荒迫使人们到处乞讨求生。一日,远道而来的乞儿喝了母亲盛给他的稀粥,又央求说家里还有老的、小的饿在半道走不动了,再给点儿粮食回去救命。家里那个装米的扁桶里,母亲哧啦、哧啦的划拉声至今想起来都还在我耳边回响,她把我们家那个天煮米汤度命的米,一粒不剩的给了要饭的。这件事让小小的我有了某种怨恨,便狠狠的在爸那里告了母亲一状,然而,父母亲的结论是:他们能养活我们,人家命在旦夕、无家可归,理当援助!最终,得亏我们家房前屋后到处种有南瓜,因此,吃了一胡萝卜的我们,那个夏天的生活就又跟南瓜缠得不可开交,开始是吃南瓜叶子、南瓜花、最后吃南瓜、南瓜藤。以至于后来的几十年,凡有吃南瓜、胡萝卜的机会,我便自然表现出一种强烈的“英雄主义气概”:宁死不吃!

母亲文雅贤淑,温良厚道。哥哥姐姐们在学校、在人堆里有那么优秀,皆得益于有母亲这样一位“第一任老师”!我们在母亲任劳任怨的胸怀里长大,在母亲善若云水的烟岚布施中沐浴成长,在母亲面对生活而从容不迫的淡定态度中行走,在母亲温婉亲和的春光里汲养栖息,在母亲的苛责管教中“瘦身”省察;水流千里有源,百尺竿头有根,母爱永远都是人生光与暖的那一部分,母爱是永恒的!

在母亲责令唤作“妈”的那个家里,诧剌剌呈沐着另一种母爱,使我不胜惶恐。妈的爱称是公公取的,叫“胖胖”,发福的身体让人联想她是否与弥勒佛家有亲戚关系?肉肉的妈干起活来,任凭你百般利索也敌不过她千般出活,其中奥妙让我至今不得其解。妈为人热情诚恳,不论是谁与她相处,都甚觉轻松愉快、没有距离。由于辈分颇高,与村里那些孙子、孙媳们胡天海地的玩笑,可他们都喜欢她,而她也总是受了人家的新鲜果菜一点都不客气,拿回来给我们吃。

妈有我这儿媳的时候,也不过五十开外,与我母亲相比她年轻多了。公公在单位工作,家里四个儿子一个姑娘,里外她一人操持也实属不易!纵然她家不如母亲家一尘不染,可妈憨直泼辣、能干又“抠门”,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

妈家的生活模式很特别,他们吃饭“过抢”!男人们端起饭来有说又笑、三下五除二就碗底朝天,一干二净;完全颠覆了母亲家那种吃不言语、规规矩矩的斯文家教。所以,吃饭时妈总要提前招呼我:“赶紧吃”,然后看着他的儿子们争先恐后、个个生龙活虎,便一脸的满足、一心的爱溢于言表。

妈一向是偏爱于我的,她说出身书香门第的我,相处该谨慎些;一开始甚至怕公公的大嗓门会吓着我。将近三十年的相处,婆媳关系水火难容的火焰,在妈不计较,我不在乎的祥和中熄灭、沦陷、化为渺渺烟水,恬淡成曲。在她身上,我学到了许多与母亲不同的处人立世之本。但,妈也并不宽宥于我,剩的饭菜倒掉,她会毫不留情的骂我。也许,护犊之情是每一位母亲的本能,家里偶有吵架拌嘴,她从不向我,可背过我,仍会去修理她的儿子......

后来,二十年对门而居,妈给了我多少爱,不胜枚举,如今都已典藏进我人生的历史长河。回想她老人家端午节包的粽子,过年煮的腊汁肉,包的玲珑小巧的饺子,都是我此生再也吃不到的、蘸着母爱的美味佳肴!

此刻,又是石榴花开红胜火的日子,端午节愈来愈近的跫音,刻刻叩响我“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心门;缅怀我的母亲、我的妈,思念如排山倒海,势不可挡!行之可止,言之不及,念幽幽、思绵绵,天上人间!

流年不息,母爱随行,熨帖多少天下儿女曾难以安抚的悸动之心?岁月不休,母爱永恒,温婉几许流离颠沛的游子之情?母爱是山,母爱是水,母爱是如银的月光,母爱是冬日的暖阳,母爱,是唱不完的颂歌!

(已于转发其他平台、网站的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8694/

流年不息,母爱随行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