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莲花池里莲花红

2018-07-19 14:48 作者:胡杨枫渊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毛乌素大漠北端源起,一路欢歌向南而流,这条清澈的河流叫做榆溪河。它把陕北榆林市的城区以河道自然地分割成东沙和西沙两大块儿。东沙为老城区,叫榆林老街,当地人也叫大街;西沙新城以尤家峁水库为界,流沙河以北叫西沙,往南就叫高新技术开发区了。

在东沙老城的西北边,一堵南北纵贯的老城墙把榆林市新建路(当地人叫二街)和长城路(俗称三街)分隔在城墙内外(东为内、西为外)。城墙的中间部位有一道城门叫钟楼,内部的街道叫钟楼巷。莲花池就位于钟楼巷北边的世纪广场公园里。

在清代,莲花池俗称青草湖,北与文庙池畔相连,像一面镶嵌在塞上古城里的大明镜。遥想那时的善男信女、达官贵人和文人墨客们常常会眷顾于此地?

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榆林知府赵铨引来了普惠泉里的桃花水,灌入池内,使得池里常年碧水盈盈,鱼欢蛙跳。到了民国7年(1918),“榆林王”井岳秀(陕西蒲城人)从关中引进来莲花籽种入池内,并在湖池的正中央修建了一座茅亭,架木铺桥连通了亭岸。还在湖池四周种植了大量的杨柳,置石桌、石鼓凳于柳荫下,使得林间小径曲径通幽。池畔边更是备有小船数只,供游人在湖面上玩赏。每年6、7月份间,池内荷叶田田、莲花盛开,时人送名莲花池。

中国民主革命家、国民党元老、大书法家、大诗人、大教育家、中国职业记者的鼻祖于右任老先生曾为莲花池亲笔题书“崧生公园”(井岳秀字崧生)和“风归远挹陶长柳,遗常留召伯棠”楹联,分别刻在公园的门额上及两侧的立柱上,以褒奖井岳秀建园有功。

新中国成立后,榆林莲花池改名为莲花池公园。园内增建了喷泉、假山等景观设施。“文革”初期,莲花池曾一度被视为资产阶级低级趣味的玩乐场,池中莲花悉数被挖,改成了养鱼池。园中设施也尽遭破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977年,池中再种莲花,园内增建了门庭、画廊、温室花圃、八角楼亭等。引种了近70余种花草树木,还增开了儿童乐园,配置起诸多游乐设施。至此,莲花池公园占地面积约93.3公顷,并成立了莲花池管理所。

1998年秋至1999春,莲花池又遭遇了历时149天的大旱天气,池中水干,莲花枯死。之后,榆林市政府又用洒水车拉水蓄池,再次引种莲花,恢复了莲花池往日的胜景风貌。

今年季的一个周日,我开车把小女送到莲花池边上的一栋二层小砖楼里补习英语。平时我是没有时间到榆林市修建最早、面积最大的世纪广场上去转悠的——这里距离我居住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大约有10公里之远。在小女补课学习的时间里,我把车子停靠在广场外面的收费停车场上,信步走进了广场里。

广场是全开放式的,东南角有一栋二层高的综合小洋楼,小楼的正东面紧邻着新二街,一楼门面的北半部分是工商银行的一个分理处,南半部分是一家专卖女人用品的百货商店。两家的生意都很红火。小楼的背面(西面)有一座专人管理的现代化公厕,人进人出十分频繁。

广场的东北角也有一栋二层高的综合小洋楼,一楼是品牌服饰专卖店,二楼上有几个私人工作室,专门为小学生补习各种课程。我的小女儿就在上面的一个英语工作室里补课,人们都在暗地里较着劲,都害怕子女的人生输在起跑线上啊!

广场内从东到北顺时针行走,依次是休息长廊、景观区、体育场、停车场、莲花池和汉画像石博物馆。休息长廊上的小长椅和许多个小方桌一律由大理石建成,上面坐满了来此休闲的老年人。廊外面长着许多四五米高的银杏树、广玉兰和两米多高的三角梅,都像一个个标致的礼仪小姐,端庄地站立在那里,迎接前来这里游玩的市民们。若是日来到这里,不但正好纳凉,而且还是赏花的最佳时机哩。眼下各种花草树木因为寒冷的西北风使它们褪去了往日那艳妆浓抹的色彩,都灰突突地站立在空地上,等待着来年的春暖时节,它们会再次披红挂绿的。

广场中央坐落的巨型石雕——“塞上儿女”,凸显了榆林“羊煤土气”(白山羊、煤炭、高岭土、石油和天然气)的经济腾飞形象。巨大的“书香榆林”石碑象征着陕北革命老区的红色文化底蕴,也预示着新时代人民对幸福生活美好向往。

体育场的四周都换成了新铺的猩红橡胶跑道,场内是一个标准的绿色露天足球场和各种竞技运动场地。无论春夏秋冬,到处都是全民健身的火热运动场面。

免收门票的汉画像石博物馆建立在广场的东北角上,里面主要陈列着东汉和西汉时期的各种墓葬石门、石柱、石梁和墓碑的石刻画像。上面的人和各种动物,以及狩猎和农耕图案都由简约而传神的线条刻画而成。画像栩栩如生,显示了我国汉代石刻画像的高超艺术水平。馆内还陈列着部分汉代及其他朝代的器皿实物,年代久远且工艺相当精美

盛夏,莲花池犹如镶嵌在世纪广场里的一块块碧玉盘,一池碧莲荷叶田田,朵朵荷花清秀高雅。到了冬季,悠悠白云飘荡在湛蓝色的天空上,那育莲的清水浮托住光洁的冰面,仿佛汉代美女貂蝉映照娇容的镜面,暗含了 “羞花”的意韵。

三年前的那个初秋时节,我和好友凤山提前在古城西安办完了事,都说是西湖美景四季如春,两个人又都从未到过西湖,一合计,我俩就来了一场结伴去游西湖的旅行。

西湖的正午虽说没有塞上的秋老虎那般霸道,却也是汗涔涔令人倍感浑身闷热。我们行走在北山路与曙光路交叉处的浮桥上,想起了南宋那家酿制官酒的作坊。虽然没能领略到荷酒夹香的美妙趣味,却也见识了张艺谋导演 “印象西湖” 的场景地。

遇见别的团队的导游,正在扩音器上讲解西湖十景之一的“曲苑风荷”。江南的导游女子确实比北方的女子导游多了一些独特之处——那绵柔的吴侬细语、妙曼的举手投足,令我自然而然地想起来一句久违了的四川方言——“巴适的很哦”!

曲苑风荷——素以夏日里在风中观荷而闻名。曲苑,原是南宋朝廷开设在位于今杭州灵隐路洪春桥附近的一个酿酒作坊,因为酒坊邻近西湖岸边,近岸的湖面上又生长着成片成片的藕荷,每到初夏时节,清爽的湖风袭面而来,荷香伴随着酒香,令游人不饮而醉。

那日西湖的莲花早已花谢香消,莲枝亦已齐腰折断,一片枯黄凋零的破败景象残留在平静的湖面上。与那人头攒动、频频留影的“柳浪闻莺”胜景相比,景色着实令人心生了些许慨叹。

此时,我正手扶着莲花池桥面上齐腰高的大理石栏杆,眼望榆林老城墙内这一处独特风景,不由我又想起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来。赶明年夏天,我一定要在荷叶田田、荷瓣初绽、荷面含羞、荷香扑鼻之际专程来到莲花池,不为“忆江南”,只为那“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荷风!

到那时,几十亩一碧如翠的莲花拥挤在池水中,一如绿伞倒坐的荷叶托举着一根根长颈高绽的粉红色花朵,恰似一个个绝世的仙子,与那凡尘俗世决绝而去!

啊,好一个“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胜景!好一个“出淤泥而不染”、“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莲花仙子!如若有幸闻到那沁人心脾的荷香,远方的朋友啊,才不枉来塞上清爽一夏!

这个冬季,我该以何等忐忑不安的心情来等待那莲花池里莲花红的莅临时刻?!

(2017年12月11日写于陕北榆林。)

作者简介:胡杨枫渊,本名武俊祥,男,汉族,陕西神木人,七零后,榆林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北大学作家班高级研修班学员。作者微信:wujunxiang1199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sdgskqf.html

莲花池里莲花红的评论 (共 13 条)

  • 听雨轩儿
  • 王东强
  • 淡了红颜
  • 听风赌雨
  • .Sally
  • 浪子狐
  • 襄阳游子
  • 胡杨枫渊
  • 榆木疙瘩
  • 紫燕之约
  • 雪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佳作。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