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菜园记

2020-08-19 10:44 作者:宝塔山人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菜园记

宝塔山人

二〇二〇年八月

这是一个奇葩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农民丢弃锄头进城,而城里人则扛起镢头去开荒种起地。在这个金钱至上的时代,人们都有了经济头脑。农民种地不赚钱,甚至还会赔钱,因此大批青壮年农民放弃了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而进城打工,大片的土地荒芜了。与此相反,许多城里人则因工作的压力,生活的压力、转基因食品、化肥和农药污染食品、身体健康状况等原因而扛起镢头自己去种地了。其中的益处是,种地可以减轻人们的精神压力,给生活增添点乐趣,增强人们的体质和健康,同时还可以获得健康的食品。亦是为此,今年暑期,我也加入了种地者的行列。

七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我去附近的一家山货商店买了镢头,然后就来到河对岸,四处寻觅着适合开垦的地块。最后,在一位正在那里搭理蔬菜的退休老同事的指点下,找到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地块。初看,我对这地块很是不屑。因为这块地不仅面积极小,而且地表全是碎石,还长满了茂密的杂草。可是碍于情面,我只好采纳老同事的建议,决定就在此垦荒了。

稍做准备之后,我便开始清理杂草。这里虽然是满地的石子,但杂草疯长,比我高出很多。人入其中,外面的人是看不到草丛里有人的存在。穿过草丛,我来到杂草稀疏的一角,抡起镢头开始砍草。每一镢头下去,都会砍到石子或石块上。刚砍了几下,镢头的一角就被扳掉了。为了保护刚买来的新镢头,我只好减小抡镢的幅度,缓减力道,一点一点地砍。砍了不到五分钟,我便全身大汗淋漓,衣服湿透,仿佛穿着衣服洗了个淋浴澡似地。在杂草被砍掉还不到一半的时候,我感觉手掌疼痛难忍。待我放下镢头 ,展开双手一看,右手的手掌里被磨起了两个血泡。为避免老同事笑话,我只好默不作声,继续砍剁着杂草。一个多小时后,杂草总算清理完毕。我这才松了口气,来到树荫下坐下来休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休息之后,我便开始清理地表的石子和石块。靠近小道边的地段,石子密集,堆积的足有一尺多厚。这些石子都是以前做河道工程拉石子时撒下的。我只好耐着性子,用镢头一点一点地轻刮慢刨。大约十米长的地段,花了我两天的时间才刮的有点地的样子了。

第三天,我开始翻地了。这块地的下半部分是每年发洪水时,洪水里的泥沙淤积而成的。土里掩藏着许多大小不等的石头。地面下几乎是用石头铺过去的一样,每一镢头挖下去,都会挖到石头。小的像鸡蛋,大的近乎有一平米,而且很厚,一个人很难搬得动,只好一点点地移动,才能将其移到边上。总面积二三十平米的一块地,我整整挖了三天,直至将我手掌里的血泡磨成了老茧。从中挖出来的石块多达足够用来做地周围的护拦。最终,我用了五天的时间,才把地整好。

整好了地,我又去搞来了肥料,买来了种子。最后,又花了两天的时间捡拾碎石,打畦,撒肥,播种,总算顺利完工。一切完成之后,我满怀期望地盼望着各种蔬菜出苗。

下种后,去小菜园仿佛成了我每天必做的功课。一天不去看看我亲手开垦出来的园子,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急切地跑到我的小菜园。尽管我也知道头一天刚下种,第二天肯定是不会出苗的,但我还是想去看看。哪怕是只看着那每一个小畦里那些精细的泥土,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兴奋和舒坦劲儿。

下种后的第三天早上,我又来到小菜园。当我仔细观察每一个畦子里的情况时,我惊奇地发现白菜出苗了。小菜苗三个一团,五个一簇,极像害怕生人的娃娃紧紧地拥在一起。那些白菜的小芽顶破土壤,睁开眼睛,伸伸懒腰,抖落身上的泥土,精神抖擞地站立了起来,伸展两个幼小的、稚嫩的、绿黄的叶片,星星点点的遍布于地面上,可极了。看着这些可爱的幼苗,一种愉悦、快乐幸福之感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这正是我开辟这块小菜园的初衷。因为我早就厌倦了城市的喧嚣,厌倦了尘世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希望过一种安逸、恬静的田园生活。

第四天早上,当我来到小菜园的时候,油菜苗也出来了。这些油菜苗宛如刚上幼儿园的娃娃,排着歪歪扭扭的队伍,互不相让,你挤着我,我挤着你,拥挤在一起,显露出怯生的面孔。那土陇上的白萝卜苗也不甘落后,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这些小家伙真是胆大不识羞,像淘气的小男孩,站在“墙头”上,瞪大两只“眼睛”东张西望,张开稚嫩的双臂,狂呼乱叫:“我来啦!我来啦!!”

第五天早晨,当我再次来到小菜园的时候,秋豆角顶破了地皮,雄赳赳,气昂昂地排着整齐的队伍向我报到了。它们个头高挑,身着绿装,纪律严明,整齐划一,没有一个迟到的,也没有一个缺席的,表现极佳,令我非常满意。

近二十年来,高血糖一直困绕着我,无论怎么吃药,无论怎么锻炼都收效甚微。垦荒劳动每天会让我排出大量的汉水,这几天我的血糖基本达到了正常指标,而且自觉体质也有了增强。这些小菜苗的到来给我的心灵也带来了莫大的慰藉。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我满怀希冀的时候,正当这些小菜苗茁壮城的时候,然而在八月初的一个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大暴不期而至。暴雨过后,洪水滔天,泥沙俱下,我的希望化为了泡影。我的菜园被毁,毁得面目全非。小油菜被洪水冲得不知去了何处,小萝卜苗被洪水浸泡而死,豆角苗被洪水携带的泥沙的淤泥活活掩埋。这令人厌恶的洪水冲走的,浸泡死的,掩埋的不仅仅是一些菜苗,而是我的劳动,我的汗水,我的希望。真是老天无情啊!老天毫无悲悯之心啊!!你这至高无上的老天爷,你权高位重,你威力无边,你可以胡作非为。我既不跟你争权,又不跟你夺利,你还跟我等小民争斗什么呢?我等小民就想种点小菜,强身健体,自娱自乐,你还要剥夺我的这点权利。奈何还要如此待我们呢?

洪水刚退出园子,我便来到我的小菜园。站在园子边的小道上,望着被洪水冲刷、淹没的园子。地里堆积了很厚的淤泥,乱石横陈,一片狼藉。我的心似乎也被淤泥和乱石堵塞。再看园子下面河道里的洪水,虽然流量小了一些,但它依旧疯狂,依旧咆哮着,依旧浑浊不清。瞩目凝视,眼前的水面上仿佛飘满了粉红色的百元钞票,满河都是,足有近百亿元之多。这近百亿元的钞票就这样随着洪水在河道里漂泊荡漾着,缓缓地流向远方,注入黄河,涌入黄海,飘荡到爪哇国。这近百亿的钞票随流而去,令我心痛,令百姓们心痛,而那些肥头大耳、心宽体胖的官员们看着此情此景却是笑容可掬,心里乐开了花!他们心里暗想:“发财的机会又来啦!嘿嘿。”

洪水退去两天之后,我又来到园子,想把园子再重新收拾一下。经过认真观察和分析,我总算弄明白园子为什么会被洪水吞噬的原因了。有关单位为了搞面子工程,不惜花费九十多亿元在河道里修建湿地公园时,在我的园子上游筑了一个人工拦河坝。为使之形成瀑布,然后他们又将坝下河床挖低,并将挖出的泥土、砂石堆积到河道一侧,仅留下四五米宽的水道。每当洪水来袭时,由于水道太窄,洪水在那里汇集,水量过大时,洪水就会越过泥沙石碓劲直向我的园子冲来。除此之外,在我开垦园子时,我也忽视了洪水的流量。虽然我给园子周围做了互拦,但互拦做得太矮,以致洪水来袭之时,互拦未能起到防护的作用。如此一来,外面的污泥、秽水,泥沙、乱石、河柴、废物全都冲了进来,导致眼前园子里的乱象。这不正如国家改革开放初期的状况一样吗?

找到原因,我发扬屡败屡战,锲而不舍的精神,又重新开始整修我的园子。为防范洪水再次侵袭,我花了两天的时间加高加固了互拦,移除了石块,翻了地,捡拾了碎石。尽管感觉很累,但总算又看到了全新的园子了,心里充满了胜利者的自豪感。

重修好的园子里的泥土湿度太大,我让翻好的地晾晒了两天。待土壤适合下种时,我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平地,打畦,施肥,最后总算播下了希望的种子。目前,各种菜都出苗了。小菜苗正在茁壮成长,一天一个样,真令人开心。

这几天每天还在下雨,不是中雨就是暴雨。我的小菜园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呢?

无论小菜园的命运如何,我坚信付出总会有收获。在开挖小菜园的过程中,我付出了劳动,收获了快乐;我挥洒了汗水,收获了健康;我播下了种子,收获了希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gqbbkqf.html

小菜园记的评论 (共 2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水墨残荷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