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村口的路

2020-04-06 19:48 作者:颖骄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村口的路

文/颖骄

那天家乡群里突然跳出来一张图片,仔细一看是一条水泥路的图片,在中湿漉漉的,并不十分宽阔,外围还有铁皮护栏。根据周围的景象,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我们村口的路,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流。

那条路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她曾经又窄又陡,每逢雨天气就泥泞不堪,印满了我童年少年稚嫩的小脚丫,也承载了不知多少喜怒哀乐……村里人每天要从那里进进出出,卖出买进;孩子们要从那里出村上学,放学从那里回家,直到后来远走高飞。

万物复苏的天,那条路上有山桃花等着我们攀折,有新发的杨柳等着我们“扭咪咪”。小孩子头上总是戴着桃花和柳条混搭的花环,嘴里总是噙着自制的略带苦味的杨柳枝扭的“笛子”和“萧”,虽然一吹它只会发出单调得像“老牛放屁”一样的声音,而且一天它就干得再也吹不响了,但是我们仍然每天乐此不疲地做着,吹着,互相炫耀着,使得上下学的路上变得热闹起来。

骄阳似火的天,我曾无数次上学时爬坡爬累了就地坐在路边的草窠里背书,也曾无数次放学时嫌家里吵就坐在路边的草窠里把作业放在膝盖上写完再回家。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是给我的奖赏;蝴蝶曼妙的舞姿是给我的祝福;小欢快的歌声是给我的鼓励。听母亲说,有一个叔叔就是天天在这里晨读晚诵考上了大学,后来出国留学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层林尽染的秋天,路边五彩斑斓的落叶成了我们的宠儿。小孩子用杨树坚韧的叶柄拉锯玩,看谁选的叶柄先断谁就输了。还可以用形态各异的树叶草叶贴画。我每每路过,必定满载而归,够其他小伙伴们玩很久。

银装素裹的天,大人们总是发愁大雪封路了怎么办,而我们小孩子却天天盼着下雪,雪后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那些都不值一提了,大家感兴趣的是溜冰。借着村口的坡路往下滑,滑得路面明光可鉴。一个人滑还嫌不过瘾,一群孩子半蹲着排成队往下滑,个别胖子干脆坐在厚厚的塑料纸上滑,还美其名曰“开火车”,四脚朝天了还高兴地喊:“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一直玩到家有老人的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拿炉灰把冰面覆盖了才肯罢休。那时候天好像特别下雪,不用花钱就有溜冰场玩。

从小到大,一年四季,那条路带给我们无尽的乐趣,让人怎能不爱她?我经常见在那条路上散步、跳跃,也经常给孩子们讲述那条路上不一样的童年。

然而,内心还是略微带着些微隐痛的,印象中那条路毕竟是那么陡,陡得让人下坡止不住想跑又不敢撒开跑;那条路毕竟是那么窄,窄得有的车不得不停在村口。路是家乡经济发达与否的标志,让人最受不了的是别人对家乡的鄙薄,就像鄙薄我的母亲一样。做梦都希望那条路早日变得宽广平坦起来。

而今,突然在群里看到村口的路变好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在我眼里,村口那湿漉漉的水泥路在雨雾中显得那么迷人,让人忍不住想去上面漫步,再吟诵两句古诗——我把村口的路那张图片发到了朋友圈,并且饱含深情地写道:这里承载着我的童年,这里充盈着我的梦境,这里充满了故事……

很快就有在外的乡亲留言询问详情。树高千尺不忘根,看来,每个人都深爱着自己的家乡,时刻关注着家乡的变化。树有多高,根就有多深。

村口的路是家乡的标志,家乡是祖国的一个小细胞,我深情祝福祖国的每一个小细胞生机勃勃,美丽富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dewbkqf.html

村口的路的评论 (共 5 条)

  • 雾掩清衫客——张良
  • 浪子狐
  • 暗雪
  • 魏兵
  • 东湖柳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