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月下酣睡的菩萨兵

2021-03-21 17:06 作者:友友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上世纪三十年代,国民政府腐败无能,对公溪河苗寨鞭长莫及。这里山高谷深,人烟稀少,虎豹出没,只住着些土著苗人和宝庆佬。土著苗人,大多是猎人,心胸开阔,能容得下这些宝庆佬。宝庆佬,大多是些宝庆逃荒来的手艺人,他们能在这讨生活,全凭他们的双手。

宝庆佬越来越多了,一度死寂的苗寨,逐渐充满了生气和活力。这里的山水啊,能养得活这些苗人和宝庆佬。宝庆佬,凭他们的勤劳,他们的手艺,在公溪河能生存下来。我爷爷,就是个手艺高超的宝庆篾匠。听奶奶说,篾器类的器皿,只要爷爷能想到的,他都能编织,且精致美观。

公溪河苗寨,越来越有生机,虎豹,渐渐逃遁山岭,远离了河谷。但一种比虎豹还狠的不速之客,却悄然而至。苗寨因此还是不得安宁。不速之客,背着盒子炮(苗寨叫手枪),或扛着“玉(苗音,喂的意思)子枪”(汉阳造,单发),逡巡于寨子。

这些不速之客的头,绰号“向蛤蟆”,五大三粗,腿短脖颈粗,极类蛤蟆,属公溪河一带土匪头子周连生部下。蛤蟆手下,有个刘麻子,时常背着盒子炮,随两“跟班”(贴身警卫),耀武扬威地在苗寨场上“溜达”。大家彼此熟了,百姓也不怕他,见面还是叫他们“向队”(向蛤蟆),“刘队”(刘麻子)啊。“向蛤蟆”这绰号,大家也就只能在背地里叫,茶余饭后说说。刘麻子,在场上,熟人见之,不用避讳,就直接喊他绰号,他从不生气。如能把含烟筒递给他,吧嗒,吧嗒抽上一阵,刘麻子还会与你聊上半天,全然不像个土匪样。要不是背着个盒子炮,你还以为他是良善之人。

一日,向蛤蟆带着刘麻子和跟班,一路鸣啰,叫大家到场上土台子集合。

苗人和宝庆佬,听到啰声,纷纷走出屋,之土台子下集中。蛤蟆在土台子上,宣布告示,晓瑜苗人和宝庆佬。当时我爷爷书理(名),也在听他瞎掰,说什么“红脑壳”(土匪对红军的蔑称)要来了,叫大家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他们来了,要烧杀抢掠,奸淫妇女……蛤蟆,鼓着腮帮,瞪着带血丝的红眼睛,呱呱呱,聒噪着。说到高潮时,瞅着台下的大老爷们说:“你们不愿自己的婆姨被‘红脑壳’奸污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些不明真相的,平时多舌的,喜欢拍蛤蟆马屁的,不时也附和几句。蛤蟆闻言,兴致来了,声气就更高了。我爷爷虽说是篾匠,时常也跑船,下常德,去洞庭,对外面的形势还是有些知晓的。心里虽知蛤蟆在胡说八道,但他心知肚明,如把这些家伙惹毛了,他们什么坏事都干得出。

爷爷默默地在土台子下,看着蛤蟆,枪吊肚脐下,张牙舞爪,活脱脱一副小丑嘴脸。刘麻子,盒子炮也挂在肚脐下,在蛤蟆左侧,还摇啊摇的,显得很威风。两个跟班,背着长枪,在蛤蟆身后两侧站着,两双贼溜溜的眼睛,不时在人群中扫射。

土台子下,向鑫福拿起含烟筒,吧嗒,吧嗒,吞云吐雾。那烟圈,飘到了土台子,蛤蟆擤了擤鼻子,叫鑫福把含烟筒递他抽两口。鑫福没拒绝他,把含烟筒递给了蛤蟆。蛤蟆,拿着含烟筒,猛吸两口,咳嗽两声,把烟筒退给了鑫福,甩了甩袖子,拱手感谢

鑫福,是胡须长的土著苗人,也是个枪法极准的老猎人。曾流传,他年轻时,单打独斗,用猎枪杀了只虎。向同生,是个土著苗人后生,站在鑫福身后,插嘴道:“向队,‘红脑壳’都长啥样,是不是很吓人啊?”蛤蟆歪着头,抓耳挠腮,顿了顿说:“我也只是听人说,他们脑壳是红的,血是红的,心也是红的!”

爷爷心里闷笑,蛤蟆终究是只蛤蟆,一只坐公溪河河谷观天的土蛤蟆……

那天,天很热。公溪河碧绿的河水,也无法消除炎热的酷暑;那绿油油的参天大树,也无法遮住流淌的汗水。

鑫福,是爷爷的好友,弄到野味,常一起喝酒。爷爷也时常把外面的世界,像说故事一样,与鑫福谈起过。鑫福,接过蛤蟆退回的含烟筒,继续吞云吐雾,没睬蛤蟆,却带着鄙夷的眼神,瞅着他拙劣的表演。

同生一群后生,在人群中说说笑笑,他们几乎都是些猎户,也都有些拳脚功夫,全不把蛤蟆放眼里。这让蛤蟆很没面子,又无可奈何,知道这些人也都是些不好惹的主,因此,只能自己把声音提高八度。

刘麻子和跟班,却把那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睛,在同生他们身上瞪。这些后生啊,其实,也还是有所忌惮的,毕竟蛤蟆他们是土匪,能不惹他,还是不惹为妙,这样大家都相安无事。他们渐渐的也没出声,听蛤蟆继续“歪嘴”咧咧……

蛤蟆的话,还刚落地,一支队伍就开进了公溪河苗寨。我爷爷和奶奶,没照蛤蟆的“晓瑜”行事,没有和一些家境富裕的躲进深山。爷爷私下里对奶奶说:“向蛤蟆,说‘红脑壳’如何如何坏,那都是他瞎编的。我在常德,就听说过,有一支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现在也不知,土匪嘴里的‘红脑壳’,是不是这支队伍。再说,不管什么队伍来,我们家,穷的叮当响,还怕他啥呢?”

那时我奶奶还很年轻,能干,会说话,胆也肥。听爷爷这么一说,做出了一个决定道:“那我就不和她们,一起去山里躲兵了。”

这支队伍,是沿公溪河青石板来的,在苗寨河砾(苗语念乐)坪扎营休息。他们做饭、洗澡、洗脸,与场上的苗民宝庆佬一样,用的喝的也都是河水。他们没扰民,也不是蛤蟆嘴里说的,脑壳是红的,但他们帽檐上,有颗缝制的红五星。他们衣着破旧,说话却很和气。奶奶说,她这一辈子,从没见过这样的菩萨兵。过去国军来了,各家要派饭款待,弄不好还会一顿打骂。土匪来了,要你家什么,你敢不给?而这支队伍来了,不抢,也不扰民。也不知是谁报的信,躲在山上的苗民和宝庆佬,陆续都回来了。

官兵,撒满了河砾坪。他们瞅着公溪河,清水悠悠;滩头上,水响哗啦啦的。他们对苗民和宝庆佬,总是客客气气的。

那该死的向蛤蟆,还有刘麻子几人,听的部队入了苗寨,早已逃之夭夭。起初,他们躲在远远的山岭放冷枪,后被“红五星”追的屁滚尿流。奶奶说,土匪见了这支队伍,怕死得要命,几声冷枪后,撒腿就朝八宝塬(地名)山上跑了。

奶奶说,那时我家就住河边。河砾坪,那些官兵,年龄层次相差很大,有的还像娃,也有的已胡子拉碴,他们谁也没骚扰土著苗民和宝庆佬。爷爷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走出家门,与一位连长说着话。后来奶奶说,也不记得他叫啥名了。他们也向爷爷打听这里的情况,人很和善。他们需要什么,也总是客客气气要付钱。因此,奶奶后来说,天下能有如此善良的菩萨兵,如不亲见,打死她也不敢相信

,月色皎洁,滩头欢快跳跃的河水,伴着月的步子,声响弄得越来越响。山林野兽的怪叫声,断断续续朝深山“哦,哦,哦”消失了。什么都与往常一样。奶奶说,月色下,树影婆娑,黑黢黢如鬼魅。我家的茅庐,简陋的,也仅能容爷爷和奶奶栖身。它能遮些风,但不能完全挡住水。当时,家里还有床旧棉絮,爷爷叫连长拿去,给娃娃盖上,他却死活不肯接受,最后还是拗不过爷爷,说着“谢谢”,叫警卫员给“娃娃兵”送去。

那晚的月,也特别明,地上的鹅卵石,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天空的一凹繁星,挤匝密的,陪着月儿唠嗑,守护着河砾坪酣睡的菩萨兵。奶奶透过草庐的缝隙,近的,能看得清菩萨兵的睡态,能听的清他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远的,月下芦苇,灰布旧衫,融为了一体,让她很难分清,那是芦苇,那是菩萨兵。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这一夜,连那芦苇,也都是那么谨小慎微,生怕惊醒了他们,没敢大幅度地摇头晃脑。就是有些把持不住的,也只是浑身颤抖一下……

夜已很深了,爷爷早已睡下,奶奶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旦日晨,爷爷早起,开门很是惊讶,摇醒奶奶,叫她快起来看啊,说:“昨晚的菩萨兵不见了。”奶奶睁开惺忪的眼,惊坐起,拉开竹篱门,见檐下,昨晚送去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在檐脚的板凳上。奶奶跑到河砾坪,干净,如没人来过一般。一切都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奶奶心里默默祈祷,愿这些菩萨兵能逢凶化吉……

早饭后,苗寨像沸腾的水,咕咕咕,闹腾开了。大家都在猜这菩萨兵,是什么时候开拔的?突然,寨子传出后生求阿哥,昨夜也不见了。大家都在猜,求阿哥,是不是跟菩萨兵走了。求阿哥这事,过了段时间,大家渐渐的把他忘了,只有他父母,还忧心忡忡的。

一天,寨子又闹起来了。大家议论着,求阿哥回不来了。奶奶说,求阿哥消失那段时间,他娘哭的很伤心。也有人安慰他父母说:“跟着菩萨兵,为百姓打天下,是您们家的福。”几天后,蛤蟆来了,又恢复了过去那提心吊胆的日子。

半月有余,寨子又沸起来了,求阿哥回来了,大家欢欣相告。大家从求阿哥嘴里知道了,那一夜,他确实随菩萨兵去了常德,却因一脉单传,队伍要他回家。大家也是从他嘴里,知道了那夜的队伍,是贺龙部。蛤蟆闻言,如苍蝇闻到了腐肉,四下里寻找求阿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waldkqf.html

月下酣睡的菩萨兵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新作!
  • 洛神
    洛神 推荐阅读并说 散文网一枝独大,你也会名扬天下!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