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宿命(十三)

2020-12-07 16:07 作者:莫愁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农历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一切都归于平静,只有不绝于耳的鞭炮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在这寒意浓浓的节里,万物像死猪一样酣睡着,大地看不到一丝生机活力。

天公也不作美,大风大总是断断续续地刮过下个不停,一个春节看不到几个天气晴朗的好日子。

在这风雨连绵的日里,驾校操坪训练场、基地训练场、考场内外早已人迹罕至,那里的车道、线条、坡路连同周围的树木、花坛、灯柱、房舍都孤怜怜地摆放在原地,似乎在告别一个周年的训练。

教练和学员们都过年去了,那些拿到了驾照的学员已经买了新车上路了。

过去的一年里,李莫然从来就没有舒心过。先是岳父生病过世,接着父亲生病过世,后又紧跟着姑父和堂兄生病过世,请假条开了一张又一张,眼泪水流了一眶又一眶,家里的积蓄也花去了不少,每天都生活在忧虑和惶恐之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想不到的是,就连断断续续考个科目二都连续挂了五次。前二次是由于不熟悉考场环境引起的,可后三次实在挂的冤枉。

他一直就认为自己车练的好,袁教练也这么认为,就连考场的安全员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倒霉的事都集中在去年一起来了?

莫非老天爷特意要来刁难自己,可他过去并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呀!

为了让心境平坦一点,他一次又一次地宽宥自己,又一次又一次地怀疑自己。

但不管如何找理由注脚,心里总是抹不去驾考的影子,那是让他痛彻心扉的烙印啊!

考场内那根模糊不清的小白线就是一根“死亡线”,他过去曾经到考场看过好几次,隐陷约约的,扑朔迷离,如同一道休止符。

那坡道的顶点就如同是一座横亘在他行进道路上的高山峦,怎么也迈不过去。但只要能够迈过去,前面就是一条康庄大道。

那个考场就如同一座让他毛骨悚然的“死亡谷”。来的次数多了,真的不想来了,又不能不来。因为不能越过它,就不能继续往前走。每次来的时候,心脏怦怦地跳动,生怕遇到熟人和朋友

袁教练曾经动员他换个考场考科目二,李莫然不同意。那样的话又要重新熟悉考场、线路和点位,更麻烦。再说,不知道考试时又会出现其它什么新问题。

本来,他呕气不报考驾照了。最后,还是接受了袁教练的建议,来年还是报名重考。袁教练同校长讲好了,根据实际情况,还可以减免报名费。李莫然感觉不重新报名考试也不行,不然这“科目二已过关”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从心里上来说,尽管年纪大了点儿,考个驾照买台车也是他多年的夙愿。

李莫然感觉实在对不起袁教练,总是用微信发信息表达歉意:

“一次又一次的驾考失利,我真不知道怎么自圆其说了。一年来,亲人们相继辞世,给了我心里上、情感上、经济上的巨大打击,每次考试不是看错了点就是车子熄火,这可是我平时练车很少出现的问题,可偏偏到考场就遇到了。”

“我今年的心态一点都不好,也许我练车的水平真的不行,也许我考试时的运气也不好。你说考试时需要技术、心态、运气,为什么老天爷一点都不眷顾我呢!”

袁教练为了稳住李莫然的心,丝毫没有责备他的意思。总是说:

“不要紧的,挂了就挂了,这是正常现象。”

“有时车练的越好考试时越是出问题,有的老司机车开得蛮好的就是考不上驾照,尤其是科目三。老同志练车是困难一点。”

袁教练是那种善解人意的人,她德艺双馨的品格支撑着他走过驾考的旅程。

反复回忆自己走过的人生旅途,不也是波浪起伏吧。

记得读高中的时候,他一直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可考试起来许多平时成绩永不如他的同学却比他考上了更好的大学。别人曾经为他惋惜过。

参加工作以来,他一直是单位优秀的干部,可提拔起来还是比同龄人慢了半拍。别人曾经为他哀叹过。

一次又一次的挫折,李莫然已经看破红尘。

他认命了。

一个人的成功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能力、背景、机会都需要,属于你的东西会主动迎过来,不属于你的东西争也争不到。

时刻做一个达观的人,笑着面对人生,过好每一天才是最现实的。

人活在世上亲情是最重要的,只要对人真诚友善,生活就永远不会感觉孤独寂寞

经历了驾考失败的“滑铁卢”,李莫然似乎对挂考的事麻木了。

他每天依然像往常一样工作、学习和生活,全然没有自卑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slqdkqf.html

宿命(十三)的评论 (共 6 条)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 浪子狐
  • 雪儿
  • 天上的街市
  • 剑客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