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同学

2020-12-25 23:28 作者:瑶家园艺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同学

土木公躺在沙发上愁眉苦脸,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好像很拼了,怎么没有一件事情做得成功呢?不但不成功,还欠一屁股债,好烦啊!毕业、工作、出事被开除,人生落到最低谷,从头起,养鱼失败,开三马不得钱,打工十年仍入不敷出,无奈搞个花圃,十天都都没有一个人进来买花,进的花不是死就是残,不说养家,连个人伙食费都解决不了,非常无能!四十个大学同学中混得最狼狈的就是自己。

土木公狠狠地骂自己,骂自己是一个不中用的男人,这时,电话铃响起,他抓起手机,斜眼看,没有名字,接过,对方说:“木公,是我,老张,妞妞两公婆来,我们准备吃东西,你过来喂,在城南这里。”老张换了几次电话,土木公存有还是原来的那个。

老张既是土木公的高中同学,也是大学同学,真是太巧了,老张现在在民政局当副局长,妞妞和妞妞的老婆阿菊都是他们大学同学。妞妞是因为说话带点娘娘腔,大家才给他起这个外号。

土木公感觉老张说话舌头有点打卷,应该喝过好多酒了,他想了一下,也许他们已经吃了,酒晕了头才打电话给自己,装客道而已,他便说:“我这里有客人买花,走不了,你们吃吧。”

“那你跟阿菊说吧,”老张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喂,木公吗?生意那么忙啊?发财咯。我们老同学难得一见呢,能抽空的话过来喂。”那头阿菊说。

土木公觉得阿菊说的有道理,真的很想过去,否则很对不起老同学,大家最近一次聚会是十年前,分别十年了,老同学从几百公里外来到这里,不见一面似乎不对,但他又想到刚才老张说话结结巴巴,冒昧地过去,一会双方都难堪,因此他还是有些愧疚地说:“真的不好意思,走不开,一会我有空才过去。”

“好吧,那我们不等你啦。”阿菊说。

“那由你咯,一会我们吃完过你那里去。”那一头换老张的声音了。

“好的。”土木公答。

土木公把手机放到小椅子上,胡思乱想一通,不到十分钟,花圃门口有人连续按喇叭,土木公站起来,从窗户看过去,发现一辆车子停在那里,老张伸头出车窗外。

我靠,从城南到这里,最快也要五、六分钟,就是说他们打电话完就过来,饭是早就吃了的!土木公心里骂道,好在自己没过去!

土木公向他们招手,他们停好车,进来,老张满脸通红,说话语无伦次,已相当醉了。

土木公和妞妞两公婆握手问好,妞妞也摇摇晃晃。

老张则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大口地喘气。

“我叫他们拿一只鸡来煮点汤我们喝一杯吧。”土木公说。

“到你这里由你安排咯。”老张呼着大气说完,眯着眼睛又休息了。

“不用了,我们还赶回去,顺便过来看你一下。”妞妞说。

土木公拿电话想打,妞妞两公婆坚持说不用,我们聊几句就回去。

“那泡点茶喝吧。”土木公说。

“可以。”阿菊道。

土木公泡茶。

老张的老婆进来,土木公递个椅子给她。

茶泡好,大家边喝边聊,老张老婆帮大家照了几张照片,阿妞说回去了。

土木公把大家送到车子旁边,站在一角,老张老婆叫阿菊打开她们车子后备箱,然后从自己车上拿出几件礼品塞进去,阿菊说嫂夫人太客气了。土木公站在那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还有点抽搐,十分尴尬,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晚上,土木公看到了同学群,妞妞和阿菊晒了这几天旅游的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在花圃里喝茶,是老张和他们的,没有土木公,土木公想,这也没有什么,大家已经不是同一圈子的人了,为什么要硬塞进去呢?

下面有个同学问还到哪个桃花源去喝茶?妞妞说期间还去一个农户家里作客。

土木公删除了同学群。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hjfdkqf.html

老同学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欣赏新作、推阅~~~谨祝2021平安、顺意、快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