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文革中的片段记忆

2020-11-24 10:33 作者:雨季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966年初,一场史无前例、历时十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了。这场运动,就像是突然燃起来的熊熊烈火,以劲风燎原之势,迅速席卷祖国大江南北的各个角落。很快,它就烧到了我家所在的小屯儿。

那时我正读小学三年级,虽然在运动初期还有点小,不满10岁,但给我打下的烙印是那么深刻。

就记录些真实的片段,作为未来的遗存,留给我的后人……

【两支战斗队】

运动爆发不久,县里就派来了专门的工作队。记得工作队由县武装部、县直机关的干部和一名据说是高中刚刚毕业的男青年等些人组成。他们都身着绿军装,让人感觉很威严,还藏有点神秘的色彩。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男青年,他高高的个子,长得可帅啦。尤其是表演节目时,他手里的竹板,演绎的绝对高水平,比得过他的,我以前、乃至以后都没见过。那噼里啪啦的清脆声,至今还不时在我耳边响起……

有工作队的宣传、动员,运动在我们屯儿一下子就掀起了高潮。掀起高潮的标志是战斗队的成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们第三生产队的社员,很早就有点派系的迹象,就在原来派系的基础上成立了两支战斗队。两支战斗队大体以南北走向的小屯儿中间为界。南段的是“革命到底战斗队”,北段的是“狼牙山战斗队”。

以前,生产队里个别社员之间存在的一些小摩擦,本质上也没有大仇大恨,面子事都能过得去。战斗队成立了后,不知怎么了,两个队的人遇到了一起,就像遇见了敌人似的。蓄着的劲儿由暗到明地较着。观点不一致,斗争很是激烈。每天都要进行一番唇枪舌战。他们白天写稿,到了晚上两支战斗队就安排人准时站在住家的房顶上,一人拿着手电筒负责照着稿件,另一人拿着用纸壳卷成的土话筒情绪激昂地念稿件。你批他,他驳你,你说他不革命,他就说你反革命。我在想,按道理贫下中农都属一个阶级,为啥这么势不两立的呢?

我还清楚地记得“革命到底战斗队”的一位有文化的人,对住在北段的一户人家说的话:“你家是上中农,我们对待上中农的政策是在经济上团结你,在政治上不团结你!”听了他的新说辞,那家人似懂非懂的,一脸蒙圈的表情。

后来,有了新指示,革命派实现了大联合,两个战斗队才解散!

【走资派游大街】

随着运动的深入,国家主席刘少奇已被打倒,各地还相继揪出了他的代理人和一批走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

我们大队也揪出来两个,他们是大队的书记和大队长。定的都是同上级一样的罪名,只是他俩属村子里最大的,也是顽固不化的。被拉下马的这两位大干部不但挨了批斗,还给游了街。

游街时,不知是谁,给两人各做了一个挺高的高帽,高帽的样式跟电影《红色娘子军》里南霸天戴的锥桶形高帽差不多。其中的一个高帽上,还拴着一只已切掉了半个底子的布鞋。大队长很勇敢地就把那顶高帽戴到了自己的头上,大队书记的手有些颤抖,不愿意戴,是被人强行给他戴上的。两个人边走边敲着锣,后面跟着两大排“地富反坏右”,游街队伍浩浩荡荡,比农村扭秧歌的大队伍还大。一路口号声伴着锣声,孩子追着看热闹,大人们以复杂的心情关注着这次大游街。

大队长高帽上挂了一只布鞋,我以为是他偷人家的鞋,心里想就因这点小事被游街也太不合算了。游街结束有人问我:“什么叫搞破鞋?”我思索了一会说,“大概就是到处乱走吧?”他们听了我的回答,在场的都笑了,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啥笑。

【一场批斗会】

农村人对惩处男女关系问题同惩处阶级敌人一样严厉,一点都不手软!

我们屯里有个下放户,他是一位打井的工匠。平时他很少在家,大多数时间在周边施工。有一次他在外地与一个女人勾搭上了,还大胆的把这个女人领回了家。他欺骗妻子说这个女人是他的表妹,他编了一封家信让那个女人重抄了一遍,他妻子就信以为真了。可是他自导的好戏没演好,最后还是演露馅了。

这还了得,对他这种道德败坏的行为当然要进行批判。随即在我们队组织了一个规模很大的批斗会,我们小学生也参加了。在批斗大会上他从头到尾详细交代了怎么同那个女人认识的,怎么欺骗他妻子的,怎么发生的关系,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等等。他痛哭流涕,对自己的行为悔恨不已。为表达自己一定痛改前非的决心,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写了一份血书。他的眼泪、他的血书这些假象能蒙骗过谁?这不,马上就有人质疑了,“我们应该心往‘忠’字上想,劲往‘忠’字上使,血往‘忠’字上流,看看他的心是往哪想的,劲是往哪使的,血是往哪流的……”

我全程参加了批斗会,就是愣没琢磨透“发生关系”是啥意思……

【夺鞭夺权】

那时可注重“阶级”和“路线”了,不论是大权力、小权力,决不能掌控在资产阶级路线或者是阶级敌人手里!

生产队的车把式可是个重要的岗位了,掌握着使用“鞭子”的权力。我们队的赶车老板子里恰巧有一个地主成份的人,不知是不是什么事他把队里的那位非常讲政治原则的人惹不高兴了。论亲戚这个地主成份的老板子还是他亲姑父丈人,他才不管亲戚不亲戚的呢。说啥都不能答应,掌鞭子大权在地主分子手中就是在阶级敌人手中,必须把它夺回来,马上就夺。

第二天早晨,生产队的队院里社员都到齐了,老板子们正准备上车扬鞭出发。说时迟那时快,他急步上前就从他姑父丈人手中夺回了鞭子,然后交给了另外一个人,并当场宣布了他的夺权决定。

经过他的夺权,终于使无产阶级的鞭子又回到了无产阶级手中。

【一堂语文课】

那是一堂没有正式课本的语文课……

同往常一样,早上学校的大钟准时的敲响了,以钟声为令学生们纷纷走进教室。

教室里鸦雀无声,全班学生正当等待老师到来的时刻,一个宏亮声音突然打破了寂静。同学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一位背着双手,挺着笔直腰板的女学生。这位女学生正大声地朗诵:“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对于我们革命青年给予了无限的希望,他说”—— 未用指挥,全班同学们节奏感极强的齐声唱了起来:“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歌声一结束,老师走进来了,是一位刚分配来的年轻男老师,我们都称他李老师。

常规讲小学语文课应是教孩子们读书、识字的课,李老师根据形势,他把一段毛主席关于革命和斗争方面的语录搬入了课堂。

课堂上李老师昂首挺胸,以无比激动的心情一遍又一遍的领读:“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 孩子们郎朗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回荡……

该进入让学生自读课文的环节了,一名男同学的表现就出乎了李老师的意料。他嗓门很高,朗读的直截了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

“停”“停”“停”! “你怎么能这样不尊敬伟大领袖?你在读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前应先说一句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这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尊敬。你这样的态度就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不尊敬,毛主席不但是我们的伟大领袖,也是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伟大领袖。人人都尊敬,只有阶级敌人不尊敬我们的伟大领袖”。 李老师发了很大的火儿,对那个学生提出了极为严厉的批评。

那名同学非常清楚问题的严重性,他急忙向老师承认错误……此时的老师火气仍似消未消。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 那位同学谨慎小心地重新开始朗读毛主席的这段重要的教导。

至此我明白了,小学的语文课不光是教识字的课,还是政治课、阶级教育课。

【我写大字报】

在运动开始时学校是集中精力批“三家村”和“海瑞罢官”。我们小学生根本就不懂什么“三家村”“四家店”的,只有一句顺口溜:“邓拓、吴晗、廖么沙,他们三人是一家!”常挂在嘴边。自从刘少奇这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头子被揪出来起,邓拓、吴晗、廖么沙一家三口人在我们小学生这就让他们靠边站了。

除搞些相关的活动外,最让我难忘的是我们学校还发动学生写了好几天时间的大字报。大字报的内容可以批判刘少奇,也可以给校长、老师提意见。学校统一准备了毛笔和墨水,用纸是废报纸,要求人人参战。

学生对写大字报的热情很高涨,一两天功夫就写了很多的大字报。墙上贴、空中挂,各班教室全都是大字报,足足有一千多张。凉爽的初秋季风从没有玻璃的门窗吹进教室,吹得大字报哗哗地响,室外也不时有大字报在空中飞舞……

在同学积极热情的影响下,我没当旁观者,我以严肃认真的态度也写了一张。当我看到自己写的已被悬挂起来的那张大字报,心里美滋滋的,如同自己的文章报社给发表了似的,别提多高兴了。

那是我人生唯一的一张大字报,也是一张粘贴在我心灵深处的大字报,好像到现在这张大字报还没有被揭下去。

【儿子揭发父亲

他是想脱胎换骨?还是想脱离家庭?一个地主家庭出身的孩子揭发他爸的事引起了轰动!

可能是太不想继续跟着遭殃了,他琢磨着怎么才能与家庭划清界限、断绝关系呢?也能像贫下中农的孩子那样生活。他苦思冥想,他终于想出了办法,大义灭亲!决心下定了,他带着就像马上要获得新生的激动来到了大队部,亲自告发他的爸爸。说他爸爸仍贼心不死,现在还如何如何想变天。家里偷偷地供奉着祖先的灵牌,每天都烧香、磕头、祈祷,让祖先保佑他家。他爸爸还有一本用黄纸装订的变天账,记的都是贫下中农欠他家的债。他揭发的有鼻子有眼睛的,每一句都足以置于他亲的死地。

大队当然重视这个孩子反映的情况了,马上带人抄了他的家。砸了灵牌,变天帐也收出来了。并召开了批斗大会,他儿子上台揭发完都走到台下了,小拳头还在挥舞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打倒……”“打倒……”他直呼他爸爸的名字。

在威慑下他爸爸什么都承认了,“我是想变天,我时刻想变天,我还想回到过去的社会,那帐是也是真的。”最后查明了,所谓的变天账实际是他家杀猪卖肉别人欠钱的明细。

假事当真事处理了,他爸爸批也挨了,罪也遭了,谁会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呢?

【忆苦思甜】

农民翻身解放了,过上了好日子,忆苦思甜就是让人们不能忘记过去受压迫的日子。

有一年村里组织了一场相当隆重的忆苦思甜大会,特请来了两位老爷爷来忆苦。这两位老爷爷一高一矮,端端正正地坐在主席台上。

第一位忆苦的是矮个头的爷爷,他年龄近七十,穿一身黑衣服,满脸的皱纹证明他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

看得出来,老爷爷有些激动,两行热泪已流到了嘴角边。边吧嗒吧嗒地吸着手里的那支旱烟,边他的痛苦回忆

“在旧社会啊,我们穷人不算是人啊,牛马都不如。成年累月的给扛活、出苦大力,住不像住的,穿不像穿的。吃的连糠带菜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大人能维持生命,新生下来的孩子就遭罪了。先天缺乏营养,只有命大的才能活下来”。

“那年我妈妈给我生了个小妹妹,因妈妈总吃不饱饭,身体弱,没有奶,我那个可怜的小妹妹啊,生下后一口奶没吃着就死啦...... ”

诉到这里老爷爷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他泪流满面、嚎啕大哭......

会场也顿时沸腾起来了,“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打倒刘少奇”“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声震天动地。其中有一位“大人物”的口号可是“绝”了,他气昂昂喊着:“毛主席健康!文化大革命健康!反戈一功有击……”我猜他一定是想喊“反戈一击有功”吧?

气氛稍稍平息,该高个爷爷忆苦了。这位爷爷约六十多岁,身板很硬朗,面目不像矮个爷爷那样丰富。他主要回忆在给地主扛活所受的苦:

“我从小就给地主扛活,地主根本不把我当人待,我成天谨慎小心的,看着地主的脸面行事,生怕做错事让地主生气,惹出麻烦来”。

“有一天我正在地主家里干活,我不知做错了什么事,他不说原因就硬把我关进了一间破房子里。破房子里的火炕都扒了,只剩下一段段不完整的炕洞子。窗户也都给堵上了,木板门上着锁,里面漆黑漆黑的。关了几天既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我都快要绝望了”。

老爷爷眼里噙着泪花,继续他的回忆:“为了逃生,我在炕洞子的土里盲目地摸啊、摸啊。天无绝人之路,我居然真的摸到了一把钥匙。用那把钥匙一试,‘嘣’的一声,锁头开了!我做也没想到会有多么巧的事,这样我才得以逃生。不然的话有可能早就去阎王爷那报到了,我今天就不能坐在这里给大家忆苦了,是上天保护不让我死”。

老爷爷最后说“地主、富农份子就是我们贫下中农不共戴天的敌人,他们仍然想复辟,我们头脑必须绷紧这根弦,坚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决得逞”。

在形式多样的忆苦思甜中,根据歌曲《不忘阶级苦》编排的表演节目最惊心动魄了。

“天上布满星,月芽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这首女生独唱贯穿到了整个节目的始终。

这出阵容很大的节目,开头是一个穿黑衣服、披头散发、光着脚的本土姑娘跳着悲凄的舞蹈。接着依次出现歌中的地主逼债把病在床上的爹爹逼死、娘被抢走、放牛娃遭鞭打的一个个场面。特别是最后地主老财被抓的欢快大结局,还动用了真家伙儿,几个军人打扮的人举着“三八大盖”朝天“咚”“ 咚”“ 咚”地放了好多枪。

我一直为这事儿后怕,万一他们真的进入状态了,一怒之下,把装地主老财的演员一枪给毙了,可咋整?

轰轰烈烈的十年文革已经过去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可回想起来我亲历的那一桩桩、一幕幕,心情依旧不能平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uibi/vzwxbkqf.html

文革中的片段记忆的评论 (共 13 条)

  • 绿若流
  • 雨季
  • 剑客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江南风

    江南风文革失败了,走资派胜利了,走上资本主义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雨季

    雨季回复@江南风:一代人的经历,就把我们的经历留给后人!谢谢老朋友关注!祝好!

    赞(0)回复
  • 雨季

    雨季回复@胡侃瞎周 :谢谢文友兄弟始终如一地支持、鼓励!祝好!

    赞(0)回复
  • 香山雪痴

    香山雪痴往事不堪回忆,作者写的很棒!这篇只是片断,如全写了恐怕信息量要翻几番呀。好文章!

    赞(0)回复
  • 水墨残荷

    水墨残荷写的很好

    赞(0)回复
  • 雨季

    雨季回复@香山雪痴:是的,这只是几个小的片段。谢谢光临关注!祝好!

    赞(0)回复
  • 雨季

    雨季回复@水墨残荷:谢谢文友鼓励支持!祝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