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3454妈妈说的就是对的

2021-06-11 06:51 作者:庆兔兔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庆小兔三岁三百二十八天

3454-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星期六阴天转多云8℃~3℃客厅早晨温度13℃ PM2.5-116

昨天晚上庆小兔就出去玩了半小时,庆小兔还脱了一件外套,庆小兔的身上的秋衣就湿透了。

好在外婆及时发现,外婆给庆小兔擦洗了身子,外婆给庆小兔换了秋衣秋裤。

上个星期五妈妈接庆小兔回来,庆小兔穿着厚厚的衣服,庆小兔背着那么重的书包,庆小兔走了四十分钟,路上妈妈没有让庆小兔脱衣服。回到家我想起来庆小兔会出汗,我却没有想起来要外婆给庆小兔换衣服。庆小兔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庆小兔身上的汗把身体的热量带走,结果庆小兔半里开始发烧。

在幼儿园没有哪一个老师会想那么周全,小孩子在跑步活动的时候让孩子把棉袄脱了,最多拿一个隔汗巾垫在背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持续的疫情让幼儿园不能关窗户上课,空调就更不可能开了,小孩子回汗受凉的机会会比比皆是。

天是流感的高发期,庆小兔是一个活泼分子,不知道庆小兔这学期能够上几天课。

天气预报已经是晴天,可是天上白乎乎的一片,看不到一点太阳的影子。

八点钟妈妈在给庆小兔穿袜子。

我说:“小火车的电池已经装上了。”

庆小兔马上把头从被窝里钻出来。

庆小兔问:“火车装电池了吗?”

我们买菜回来,妈妈坐在庆小兔桌子跟前在剪纸,庆小兔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妈妈在做剪纸毛毛虫,这是幼儿园要家长做的手工。

庆小兔说:“我要。”

妈妈说:“你要什么要?这是你们幼儿园老师要你做的手工。”

庆小兔一脸怒气。

外婆问:“小九,你怎么了?”

庆小兔马上把两个胳膊抱了起来,庆小兔的头歪向一旁。

庆小兔继续跟妈妈在争辩着,妈妈也不停地在跟庆小兔解释。

我和外婆在厨房清理买回来的肉和蔬菜。

庆小兔可能是想剪纸,妈妈没有想让他剪这种彩纸,因为妈妈买的剪纸庆小兔还没有剪完。

庆小兔的要求并不过分,余承泽只是想剪纸,庆小兔只是想剪不一样的剪纸。剪纸本身就是一种学习,给庆小兔一张纸,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

最终庆小兔被妈妈拉到屋里去闭门思过,门被关上了,马上传来庆小兔的嚎啕大哭。

妈妈让庆小兔在屋里哭了一会,妈妈一直让庆小兔承认错误才出来。

十几张彩色纸放在桌子上,妈妈剪了六个七厘米的直径的圆,妈妈把五个圆用双面胶连接起来,一个五颜六色的毛毛虫身体粘好了。

庆小兔负责剪双面胶,妈妈要一段双面胶,庆小兔就剪一段双面胶。

一个黄色的圆高高地昂起来,贴上两个红色的眼睛,毛毛虫活了起来,两个长长竖起的红色触角,一条毛毛虫神气活现地出现在我们眼前。

庆小兔让毛毛虫在桌子上走。

庆小兔说:“一只软软的饥饿的毛毛虫出生了,他到处去找吃的。”

我问:“这是你做的毛毛虫吗?”

庆小兔说:“这是我和妈妈一起做的。”

妈妈在毛毛虫的头背后写了名字。

妈妈说:“毛毛虫上边写着你的名字,记住,这是你的毛毛虫,我把毛毛虫放在你书包最外边的口袋里。”

庆小兔来到爬行毯上。

庆小兔把火车头放在轨道上,庆小兔把火车头上边的按钮一按,火车前边的车灯就亮了起来,火车头呜呜地鸣叫着,火车的连杆在摆动。就几秒钟的功夫,火车的烟囱里冒出白色的烟雾,火车轮子才缓缓地转起来。

屋里响起火车呜呜的叫声,还有火车碾压铁轨的声音。

火车刚刚走了一圈。

庆小兔说:“火车出轨了。”

火车车厢离开了轨道,庆小兔把车厢往铁轨上放,庆小兔摆弄了好一会,火车重新行驶在轨道上。

好景不长,火车又发生交通事故,又一节火车车厢也从轨道上脱离开来。

庆小兔在把车厢往轨道上放,庆小兔好容易把车厢轮子放在轨道上,庆小兔把车厢往前边的一节上挂,后边的一节车厢又从轨道上翻了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怎么又坏了?”

我说:“不要急,慢慢地放。”

等我把车厢往铁轨上放的时候,我发现并不是想象那样简单了。

火车车厢的轮子竟然是一个万向轴,车轮不仅仅可以左右灵活转动,车轴还可以上下摆动。如果一个车厢就一个万向轴也许会好一点,现在是前后两个车架,每一个车架有四个轮子,要想同时把八个轮摆放到铁轨上,还要有一点的耐心,关键是轮子的直径才十二毫米,两个车厢的挂钩也是在风摇摆中。

火车头可以一下子放在轨道上,火车头有六个轮子,火车头的轮子是二十五毫米直径,火车轮子是固定不动的。

这种火车的设计者是应该好好思考一下了,这种弱智设计的火车最终是害了设计者自己

庆小兔上午没有学习。

庆小兔吃完饭午睡。

十六点钟妈妈说:“自己起来了。”

庆小兔在哼哼着。

妈妈说:“妈妈抱。”

庆小兔说:“我还要睡。”

妈妈说:“幼儿园能这样吗?”

庆小兔带着哭腔说:“我还没有睡好。”

妈妈说:“你要往幼儿园靠拢。”

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穿好衣服抱。”

庆小兔问:“我的存钱罐呢?”

妈妈说:“我们把你的纸币换成钢镚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这是庆小兔那天头负伤,庆小兔来到医院的时候,姨妈用红包给庆小兔一块钱纸币。

姨妈说:“你勇敢,你不哭,姨妈奖励你的。”

妈妈也用红包包了一块钱纸币。

妈妈说:“你包扎好了,你不哭,妈妈也奖励你一块钱。”

庆小兔就打针的时候轻轻地哭了一声。

庆小兔说:“妈妈,我是不是很勇敢呀?”

妈妈把红包给了庆小兔。

庆小兔举着红包说:“外婆,这是姨妈妈妈奖励我的红包。”

姨妈说:“小九今天还是很勇敢的。”

外婆说:“小九,你很勇敢,外婆也给你一个红包。”

外婆也给庆小兔包了一个一块钱红包。

庆小兔说:“姨妈一个,妈妈一个,外婆一个,我有三个红包了,我有三块钱了。”

妈妈说:“小九,我们去拿快递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

妈妈说:“你怎么不跟妈妈出去呀?”

庆小兔说:“我不想。”

妈妈说:“妈妈这是给你拿快递的。”

庆小兔说:“妈妈自己去。”

妈妈拿了包包准备出门。

妈妈说:“你确定不跟妈妈出去吗?”

庆小兔说:“妈妈你自己去。”

妈妈走了。

我问:“你怎么不跟着妈妈出去呀?”

庆小兔说:“妈妈是拿火车上边的花的。”

昨天的火车上边一些装饰品没有装进盒子里,今天卖家把缺少的零部件送了过来。

外婆说:“喝药了。”

庆小兔说:“还要喝药吗?”

外婆说:“你的感冒还没有好”

庆小兔说:“我的不是感冒。”

外婆说:“你的不是感冒是什么?”

庆小兔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我说:“是不是受凉发烧了。”

庆小兔说:“受凉不会发烧,脱衣服才会发烧。”

我说:“受凉回汗就会发烧。”

庆小兔说:“受凉会会不会发烧,脱衣服才会发烧。”

我说:“热了就脱衣服,冷了就穿衣服。热了不脱衣服就会回汗,冷了不穿衣服就会受凉。”

庆小兔说:“热了不能脱衣服,这是妈妈说的。”

我说:“妈妈说的不见得都是对的。”

庆小兔说:“妈妈说的就是对的。”

我说:“我们判断一个问题的对错,不能以是不是妈妈说的为准,妈妈也有说错的时候。”

庆小兔说:“妈妈没有说错的时候。”

我说:“谁都会说错话做错事的时候。”

庆小兔说:“妈妈就没有说错话做错事的时候。”

我说:“我跟你说不清楚,等你稍微长大一点,这些常识道理你就会明白的。”

庆小兔说:“妈妈说的是对的。”

喝完药庆小兔在玩火车。

外婆问:“小九,你今天还没有学习哟?”

庆小兔摇摇头说:“不要。”

我说:“妈妈在家,我们说什么也没有用。”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玩吧?”

我问:“你要玩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们玩这个。”

庆小兔把企鹅冰块游戏桌拿了出来。

企鹅冰块游戏桌已经缺了一条腿,庆小兔用一个手托着。

庆小兔说:“我来托着。”

我说:“你用一个玩具垫在底下。”

庆小兔找了一辆汽车试一试。

庆小兔说:“低了一点。”

庆小兔换了一辆小挖掘机,小挖掘机放在下边差不多。

庆小兔说:“我先来。”

庆小兔拨动转盘指针。

庆小兔看看指针停下来的位置。

庆小兔说:“一个蓝色,一个白色。”

庆小兔拿着尖嘴锤,庆小兔小心翼翼地击打着冰块,庆小兔打下一块蓝色冰块,庆小兔又打下来一块白色冰块。

庆小兔说:“外公,该你了。”

我转动指针。

我说:“我是两个白色。”

庆小兔说:“我来帮你打。”

庆小兔打下来两块白色的冰块。

….。

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我还没有学习呢?”

妈妈说:“妈妈感冒了,妈妈会传染你的。”

妈妈已经感冒三天了,妈妈在家里一直戴着口罩。

吃完饭妈妈说:“洗完了,我们把耳朵药换一下。”

庆小兔说:“好疼。”

妈妈说:“妈妈觉得你勇敢才给你买火车的。”

庆小兔说:“我怕疼。”

妈妈说:“男子汉大丈夫,要勇敢一点。”

庆小兔说:“换药会疼的。”

妈妈说:“换药怎么会疼呀?”

庆小兔说:“会疼的。”

妈妈说:“换好药,妈妈奖励你一个牛肉干。”

庆小兔说:“我不要换。”

妈妈说:“你的耳朵还没有好。”

庆小兔说:“我怕疼”

妈妈说:“你这样喊有用吗?”

庆小兔说:“我不要换药。”

妈妈说:“你不要这样扯,你这样对我是没有用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弄。”

妈妈说:“妈妈抱你一下。”

庆小兔说:“我有鼻涕。”

外婆说:“他一哭,鼻涕就出来了。”

妈妈说:“擦鼻涕。”

庆小兔说:“我不要弄。”

妈妈说:“妈妈抱一下,赶快弄一下就回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弄。”

妈妈说:“我们要姨妈过来给你弄。”

姨妈拿着碘酒过来了,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小兔一个劲地说我不要弄。

姨妈说:“好了,不要喊了。”

庆小兔的鼻涕下来了。

姨妈说:“你是一个大鼻涕虫呀?”

庆小兔说:“我不是鼻涕虫。”

妈妈拿着纸给庆小兔擤鼻涕。

姨妈说:“你今天靠在姨妈身上那么长时间都没有疼,姨妈给你擦伤口你怎么就觉得疼了。”

妈妈拿着一块菠萝蜜。

妈妈说:“给你一块菠萝蜜。”

庆小兔接过菠萝蜜就塞进嘴里。

姨妈说:“有东西吃,你就不哭了。”

庆小兔说:“我没有哭呀。”

姨妈问:“刚才是谁哭的呀?”

庆小兔说:“我没有看见呀?”

妈妈说:“你跟外婆去读书,妈妈去洗澡。”

姨妈说:“姨妈给你读书吧?”

庆小兔说:“好。”

庆小兔拿了两本书递给姨妈。

姨妈问:“这是什么书呀?”

庆小兔说:“谁把便便弄到我的头上了。”

姨妈念道:“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

妈妈说:“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

有一天小鼹鼠从地下伸出头来,开心地迎着阳光说:“哇,天气真好。”

姨妈问:“你怎样表现,天气真好。”

庆小兔举起两个手,庆小兔伸了一个懒腰。

…。

庆小兔说:“我好热。”

姨妈说:“你把衣服解开。”

我说:“你把衣服脱了。”

庆小兔把外套脱了下来。

我伸手一摸庆小兔的背后,庆小兔身上已经有汗渍,我把庆小兔的棉袄扣子解开。

我说:“你把棉袄脱下来。”

姨妈说:“不能再脱了,当心受凉了。”

我说:“不脱,他的汗就会把衣服打湿。”

姨妈虽然一百个不情愿,我还是把庆小兔的棉袄脱了下来。

其实庆小兔里面还穿着一件羽绒背心。

我拿着干毛巾给庆小兔在擦汗。

庆小兔背心在出汗,庆小兔的两个手还是冰凉冰凉,难怪庆小兔喊热,妈妈不让庆小兔脱衣服,妈妈认为庆小兔的手是凉的,庆小兔的身上就不应该热。

庆小兔有一点像我,我一动就出汗,我必须要脱衣服散热,否则我就会背心受凉,但是我的手始终是冰的。

运动员在做剧烈运动的时候,就要短裤背心,没有哪一个运动员是棉袄棉裤在运动。

庆小兔继续在表演。

姨妈说:“我们来讲这本书。”

庆小兔说:“好饿的毛毛虫。”

姨妈说:“你要先介绍自己呀?”

庆小兔说:“我叫庆小兔,我今年四岁了。”

姨妈说:“还有呢?今天要表演的节目是?”

庆小兔说:“我今天要表演的节目是,好饿的毛毛虫。”

姨妈念道:“月光下,一个小小的卵,躺在树叶上。”

庆小兔躺倒在床上。

姨妈说:“一个小小的卵,小小的。”

庆小兔把身体卷缩成一团。

妈妈说:“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暖暖的太阳升起来了。”

庆小兔继续卷缩在床上。

姨妈说:“太阳升起来怎么样呀?”

庆小兔一个手慢慢地抬起来。

姨妈念道:“啵!一声,一条又小又饿的毛毛虫从蛋里钻出来。”

庆小兔抬起头,庆小兔在床上爬了一步。

姨妈念道:“它要出去找一些东西来吃。”

庆小兔在床上爬,庆小兔的眼睛往四处看着。

姨妈念道:“星期一,它吃了一个苹果。”

庆小兔的嘴在上下咀嚼着。

姨妈说:“可是。”

庆小兔说:“肚子还是好饿。”

庆小兔两个手捂住肚子,庆小兔微微弓着腰。

…。

姨妈念道:“星期六,它吃了…。”

庆小兔说:“它吃了一块巧克力蛋糕。”

姨妈说:“还有…。”

庆小兔说:“一个冰淇淋甜筒。”

姨妈说:“还有…。”

庆小兔走过来看了一眼书,庆小兔是倒着在看书,庆小兔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

姨妈说:“黄…。”

庆小兔说:“一条腌黄瓜,一块奶酪,一截火腿。”

庆小兔又停了一下。

姨妈让庆小兔看书上的画。

庆小兔说:“一根棒棒糖,一块樱桃派。”

庆小兔干脆来到姨妈跟前在看书,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画。。

庆小兔说:“一条香肠,一只纸杯蛋糕和一片西瓜。”

姨妈念道:“那天晚上,毛毛虫…。”

庆小兔说:“毛毛虫的肚子好痛。”

庆小兔两个手紧紧地捂住肚子。

…。

姨妈念道:“它造了一个像房子,叫作茧。把自己包裹在里头。”

庆小兔趴在床上,庆小兔把自己的衣服盖在头上。

姨妈念道:“然后,把茧咬了一个洞,钻了出来……啊。”

庆小兔的头从衣服里钻了出来。

姨妈念道:“毛毛虫变成一个漂亮的蝴蝶! ”

庆小兔站了起来。

庆小兔两个手平举,庆小兔的两个手上下飞舞,漂亮的大蝴蝶在床上飞舞。

姨妈读完书回家了。

庆小兔重新把衣服穿起来。

庆小兔说:“我们踢球吧。”

庆小兔抱着篮球来到门口。

庆小兔说:“我在这里。”

庆小兔把篮球放下地,庆小兔一脚把篮球踢了过来。

我说:“你把外套脱了,当心出汗了。”

庆小兔把外套脱了。

外婆在看庆小兔踢球。

庆小兔说:“外婆,我们两个踢球吧?”

外婆过来在庆小兔背后摸了一下。

外婆说:“都有一点汗了。”

外婆把庆小兔的棉袄脱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还有一件背心。”

在家里踢足球,我们只要用脚轻轻地一点就可以,对庆小兔来说,庆小兔要动用全身的肌肉。

我把球推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快跑一步,庆小兔一脚把篮球开了出来,球跑偏了方向,篮球碰到沙发,篮球往卫生间滚去。

庆小兔追上篮球。

庆小兔说:“它去上厕所屙巴巴了。”

外婆说:“屙巴巴赶快上厕所。”

我说:“他说篮球去厕所屙巴巴了。”

篮球斜射到卫生间门口的小走道里,篮球碰到墙,篮球滚进庆兔兔的房间,庆小兔跟着追了进去。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把衣服脱了。”

庆小兔说:“外公给我脱的。”

妈妈说:“去把衣服穿起来,要不会受凉的。”

庆小兔说:“我身上出汗了。”

妈妈说:“你看你的手那么凉。”

庆小兔说:“我好热。”

我说:“他身上在冒汗,等他不踢球了,再给他穿衣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udadkqf.html

庆兔兔日记3454妈妈说的就是对的的评论 (共 3 条)

  • 雪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