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2021-10-19 11:34 作者:探索之子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导读:如果能随着钢琴舒缓的节奏飞舞,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就在刚才,黑亮从厕所出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摔倒了。而且摔下了厕所前的陡坡,就像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样,就摔了下来了。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6、飞雪无恙

——灵遁者

如果雪能随着钢琴舒缓的节奏飞舞,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就在刚才,黑亮从厕所出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摔倒了。而且摔下了厕所前的陡坡,就像什么都没有经历一样,就摔了下来了。

当他恢复意识,能抬起头的时候,却又说不出话来。自己仿佛如一条突然出现在黄土高原的鱼,在努力做出最后的呐喊。黑亮把这一生理现象,归咎为疯狂的心跳。正是如此疯狂的心悸,才让他成为不会说话的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不能喊出来,他尝试着动,结果两条腿没有任何知觉,他下意识地去兜里掏手机,却只摸到了一盒烟。经过长时间的努力,他才用双手翻过身来,仰面躺在这深沟的草丛中。

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心跳慢慢放缓了。他才开始回忆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腿尊麻了,还是起身猛了,眼睛一黑,就这样摔下来了。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反正事实是他跌落山坡,浑身巨疼,不知道是摔断了腿,还是摔断了腰,还是其他问题,总之无法动弹。

就在上厕所前,他还站在街畔上,眺望远山。天空高远而明净,远山在夕阳下,有着“疲惫”的苍翠。是啊,毕竟深秋了,天也要来了。黑亮是土生土长的陕北人,但即使是陕北人,有的住在山上,有的住在川上。黑亮的妻子家正是住在山上的,而且是最高的山上。无论是什么季节,只要你站在山顶,迎面而来的,一定是无言的颂歌。只有在离开家乡多年之后,再次站到这里的时候,它才意识到了这种拥有。一旦意识到了,就好像再也不愿意丢弃一样。这也是他为何反复归来的原因吧。

然而妻子此刻远在上海的某个地方,也许这个时间点,正吃着热腾腾的饭。她不愿意回到这个无人的地方,无人就是一种答案。又一次庙会她回来了,可当她看到台上唱戏的人,竟然比台下听戏的人都多的时候,她就明白了。明年她不会回来了。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而丈夫指着坐在戏台边上的傻子说:“你看他盯着戏子听戏,头一动不动,全场他最认真。”那天在风中,她和丈夫听完了戏,他们是最后散场的人。

写作的人,在哪里写作,不都是写在纸上吗?不!至少对于黑亮来说,不完全是这样的。他就像是一条不安分的鱼,必须找到一个“产卵地”,来迎接自己的孩子,于是他不远万里,回到了陕北。

不是所有的鱼,都渴望大海。为了这次回家,他许久没有动笔写作了。似乎一旦动笔,就好像违背了内心深处的某种禁忌。可是对于一个每天都写作的人,这样做,又似乎有一点残忍。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飘洒洒起来了,就好像要瞒着全世界一样,飘洒到黑亮的眼前一样。头两边的草,也开始随着风摇晃。似乎是恢复了知觉一样,他恢复了疼痛,也闻到了一些草的味道。说不上来,是酸甜苦辣哪一个味道,总之应该是草的味道。我们只发明了酸甜苦涩之类的词汇,但其实我们可以闻到上千种味道,有那么多词汇吗?没有!各种草有不同味道,混合在一起的那个味道,我只能说是熟悉的草的味道,而无法给它一个熟悉的“词”。

雪落在黑亮的脸庞上,留下一点点凉意后,就消失在他的脸庞。如果旁边有一个看不见雪的人,一定会惊讶道,你怎么满脸都是泪,或者说你怎么整个脸庞都会流泪。不知道过了多久,黑亮的嘴唇开始打颤,是那种不由自主地颤抖。呼出去的气也白化了,就像抽着烟似得。

到现在他还不理解妻子的话,她总是说:“你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啊。”黑亮不解,我哪里不正常了。直到此刻,他似乎有一点点懂了。倘若是别人,此时大概会大声求救,或者努力地爬上去。可是黑亮没有,准确来说,不是没有,是无能为力。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既然无能为力,不如这样静静躺着。躺着不是为了等待救援,这样的山村,老人也没有几个了。隔壁的大爷是妻子的四大爷,黑亮也熟悉。可是你即使站在他跟前和他聊天,都得大声喊,他才勉强能听见。他是少有的留在山上的人,留在山上等待过年的人。

黑亮看了好多次雪花了,每一片雪花忽左忽右,就像难以琢磨的命运或者孩子一样。之前,雪在文章中仅仅是雪,而此刻雪似乎是一切。

听说雪是六棱形,黑亮侧头盯着落在草上的雪,依然看不清雪是什么形状。不过他看着看着就流泪了,这次是真的流泪了。那近在眼前的雪,晶莹的也像浑身是泪的姑娘,在默默流泪。也许是为自己而流泪的,也许是为妻子而流泪的,也许是为孩子或者还未结婚的弟弟而流泪的。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黑亮此刻又想到了父母,他们早已年迈。父亲更是瘫痪在床,母亲驼着背在照顾他。黑亮此刻也像瘫痪在山间的人,照顾他的就是眼前的这些雪。

他昏昏欲睡间,打了一个喷嚏,扯到了全身的骨头和肉,疼得他叫了一声。当他叫了一声之后,他试着大叫:“四大爷,四大爷!”一阵沉寂之后,他又喊了几声:“救命啊,救命啊。”喊完之后,他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从此再没有发出一声喊叫。

雪的命运在落地的时候就注定了,似乎人也是。黑亮用还能动的手,又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冰啦啦的,就像死人的脸一样。此刻脸和腿脚一样,好似没有知觉。深秋的雪月亮竟然升了起来,照的雪纷纷发亮,就像全宇宙的星星汇聚到这里来了。要在此地,此刻做最后的相识与告别。

想到这里,黑亮再次流出了眼泪,他有些遗憾。电脑中的小说,才完成一半,小说的主人公正在热烈中,他的人是留着短发,穿着超短裙,腿特别白,胸特别大的女孩……不过想到了这是一个悲剧小说,黑亮就不再悲伤和遗憾了。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他用力从兜里掏出了烟,一只手在黑暗中摸摸索索,抽出了两支已经断掉的烟。又费力地点燃了一支,叼在嘴里后,他才觉得这是属于自己最后的胜利。

当第一口烟,从他嘴里吐出去的时候,和雪形成了碰撞,却彼此不被影响似得,一个下落,一个飘起,这样的场景,黑亮多次见过,然而今天的最美。

也许该给妻子,留下一句什么话,这些年她就像聒噪的儿,可爱又烦人。或许如她所说:“你就不该结婚。”“更不应该生孩子。”如果妻子说得对,那么谁适合结婚?谁适合生孩子呢?想了很多,他又流下了泪,心里道:“也许老婆是对的。”

他盯着月亮,从它那所折射的幽冷的光,就像所有爱自己的人的撒娇式的白眼。当抽完最后一根烟的时候,黑亮还觉得自己是活着的,浑身开始热起来了。落在身上的雪,也变成了柳絮或者棉花,软绵又温暖。一道道光从他身体射出来,就像从他的笔下流出来一样。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

他的嘴角也开始溢出来几口血,呛得他胸疼,他不得不侧头喘息,那血融化在雪中,和黑色融为一体,仿佛没有出现似的。“黑亮”这个名字,他意识到本身矛盾。黑的怎么会亮呢?正因为黑才会亮啊!

最后的几片雪花,直接落在黑亮眼睛里,让他在一动不动中进入了飞雪无恙的世界。

当他们再次找到黑亮的时候,黑亮妻子看着丈夫冰冷的脸上所露出的温暖的笑,伏在她胸膛大声嚎啕,就好像他还活着似得。

摘自独立学者,作家灵遁者最新小说。该篇收录在灵遁者散文小说集《天与你》一书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tzedkqf.html

灵遁者最新短篇小说:飞雪无恙的评论 (共 4 条)

  • 今生依梦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