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炉子

2021-01-08 18:36 作者:清逸幽兰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刚到铜城,天空还飘着瓣瓣花。放眼望去,山野满目枯寂与荒凉。在等家人之时,我走进了路边一家书店,昏暗的灯光下,只见有三个人围坐在火炉旁翻看着书籍,炉子上的茶壶“滋...滋...”冒着白烟,看到这一幕,让我不由地想起白居易的《问刘十九》一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这寂寥日里,这幅展卷,顿觉心里涌入一丝丝暖意,也勾起我对炉子的怀念

故乡冬天,未等秋水瘦下来就已经开始了。那里的冬天干冷肃穆且漫长,几乎是滴水成冰,若遇到下雪天,冰上加雪,冷得使人受不了,冬常常能听到窗外发出刺耳的呼啸声。那时一入冬,家里就不会再在院子外烧风箱炉子了。但家里很穷买不起铁炉子,父亲就会用拾来的破砖和着黄泥在堂屋中盘个炉子取暖。父亲不会瓦工活,提笔干的手盘的炉子样子着实有点丑,却很实在。简陋的小屋里,因为泥炉子而变得温暖。炉子还可以做饭、烤红薯,烘烤鞋袜。火量可以随意掌握,夜间只要把火封好就行,即方便又干净。

冬日,我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早上赖在床上,听炉子上“咕嘟...咕嘟...”的煮饭声。这时,母亲会跪在炉坑前掏炉灰,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都赶紧起床上学了,晚了老师要罚站的”。那时我们姐妹几个都佯装没听见,仍懒洋洋地窝在热被窝里不肯出来。母亲见状便提高嗓门吼:“再不起,我就掀被子了”。这时为了讨好母亲,大姐会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赶紧抢过母亲端着沉甸甸的簸箕出去倒炉灰。随后我也会很不情愿地下床,缩着脖子,小手伸进衣袖里跟母亲屁颠屁颠到外屋拿所用的碗筷,为大家盛上早饭。随着母亲锅铲的“呱嗒...呱嗒...”声,满屋弥漫着饭菜的香味,灶膛里火苗欢快地跳动着,有时火舌窜得很高能烧红半截烟囱。我会趁母亲不留意偷偷在炉洞里翻出烤得香甜的红薯,用嘴吹一吹上面的碳灰,再用破纸一包装进书包里,然后一溜烟地跑到学校去跟小伙伴们分享。

每逢飘雪的冬夜,全家人会围坐在炉子旁。父亲为我们煮一壶热茶,母亲对着灯缝补着衣袜,姐姐搓洗着脏衣服,而我坐在熊熊燃烧的火炉旁,捧一本心仪的书,一边看书,一边品茶。有时竖着耳朵听父母抑扬顿挫地给我们讲历史故事,围炉而坐的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手脚冻得有些发麻。揭开炉盖一看,火膛里的火已经奄奄一息了。于是,赶紧架几块炭火或木块,不一会炉子就又扯着火焰燃起来,火苗旺旺地。一只普通的炉子,见证着父亲送给我们姐妹的温暖与幸福

记得高考那年冬夜,铜城风雪弥漫,天地一片混沌。下了晚自习的我没有挤上回家的公交车,就跟三妹冒着风雪去附近父亲上班的地方借宿。那晚,当我俩摸黑来到父亲办公室后才得知,为了确保火车的行车安全,父亲带领职工去股道里扫雪了。我学着母亲的样子,将三妹和我的湿棉鞋一起放到铁炉子上面烘烤。

洗漱完毕后,我便看起了课本,暖烘烘的屋子驱散了我身上的凉气,慢慢地我被暖意送进了甜美的乡。正当我做美梦时,突然听见三妹连哭喊着“二姐起来,二姐快起来...…”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问:“三妹怎么了?”她哭着说“咱俩的棉鞋不见了”。看着满屋弥漫着的黑烟,我挣扎了半天也没有爬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三妹的哭声惊动了隔壁父亲的同事,他赶紧跑进办公室来,看到我们姐妹俩的狼狈相,再看看满屋弥漫的黑烟以及刺鼻的焦糊味,他判定我俩是煤气中毒了,赶忙去把所有的窗子打开,将我俩背到办公楼的露台上吹风。那夜寒冷刺骨,我在外待了两个多小时才慢慢地清醒过来,同事用对讲机叫回了父亲。匆忙赶回的父亲心疼地脱下身上的棉大衣,紧紧地将我们包裹着,告戒着说:“铁炉子上是不能烘烤衣物的,一不小心就会引起火灾或煤气中毒”。后来,我再也不敢在炉子上面烤鞋子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为了保护大气环境,现在燃煤取暖的炉子大都被取缔了,冬季生炉子烧火取暖做饭已成为历史。可作为游子的我对炉子的思念依旧不断,过去的往事就像一缕炊烟,升腾着、缠绕着。让我的记忆搁浅在每个冬天、一首唐诗里、一壶老酒里。

前年冬天,我应邀随报社去千阳燕伋书院参加乡愁诗会。车过千阳岭时,呼啸的西北风拍打着岭上枯瘦的树木和土地,卸了妆的山岭换上了土黄色的旧衣裳。原本欢快跳动的千河,此时似睡着了一般,静静地躺在那儿,那种苍茫和壮美极具震撼。一下车,冰冷的山风冻得人瑟瑟发抖。前来迎接我们的魏老师看到我们站在寒风中,赶紧招呼我们进书院里。

掀帘进屋,屋子中央架着一个久违的铁炉子,一股暖流扑面而来。

炉子旁围坐着十几个文朋诗友,桔黄色的火苗一闪一闪,炉子上煮饺子的锅弥漫着一圈一圈的雾气,文友为我们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饺子,吃一口,鲜美无比。那日虽未把酒,却把诗人白居易围炉诗话的那种意境和惬意尽情地演绎。时光匆匆,我对炉子的思念,其实就是镌刻在唐诗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或许就是一种心灵的回归吧。

沿着冬的长廊,行走于人生的旅途中,漂泊在外的我,早已脱离了与火炉相伴的日子。但每次回铜城,都会和母亲谈到火炉,无数个围炉夜坐、温暖美好的冬夜,将永远驻留在记忆中,沉淀在岁月深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lcfdkqf.html

炉子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水墨残荷
  • 浩淼原野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相聚散文网,共筑文学梦!回首过去我们一路高歌猛进和勇往直前,放眼未来我们更是豪情万丈和信心满怀!中国散文网正是有了广大文友的信任理解和关爱支持才变得更加枝繁叶茂和旺盛强大,在此我谨代表中国散文网的广大同仁和领导同志们预祝所有的文友以及您的家人和朋友们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最后还要衷心的祝愿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