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的怀表

2021-04-22 19:53 作者:戴质忠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曾经买过一块怀表,但是没能留存下来,唉……

诸君,听我一声长叹便能体会我的心情了吧?对,是遗憾。

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喜欢怀表的?别人无从知道。谁的心里没有个秘密呢。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小镇已经有人带手表了,父亲终于向母亲吐露心思。虽然手表看钟点方便,他说还是怀表好。就托我在沈阳工作的舅舅买了块怀表。怀表是瑞士产的“劳力士”,质量顶呱呱。

那时,每到秋季我家的弹棉花机器就“轰、轰、轰……”开动了,“吉盛棉花房”的口碑很好,日子开始过得顺心。好生活如同一匹小马驹撒开欢。从分家一无所有,委身于一所霸王圈改建的侏儒房起家,到置下十字街临街的两间土瓦房,借地盖起简易的小厂房,把弹棉花的活儿经营得风生水起,父母的辛苦总算换来了丰厚的回报。真个叫安居乐业。否则,父亲怎么能舍得买怀表这种奢侈品。

只从父亲买了怀表,我明明可以抬头看箱子上座钟的钟点,可是总盼望父亲把怀表揣在上衣左上口袋里,露出一截亮晶晶的表链,当着我们的面,用右手提出怀表,弹开表盖,低头看看表盘,大声读出怀表上的时间。街坊一帮小孩子常唱谣:穿皮鞋,高抬腿;带手表,撸袖子……当事者多神气啊!然而,父亲一直没如此做作。他的怀表经常躺在我家东炕炕梢柜子的一个小木匣里,很少佩戴。

其实,我父亲干活,不是必须掌握时间的。更何况在尘土和棉花绒飞舞的机房里,一会儿拿棉花,一会儿鼓捣柴油机,他怎么能舍得用脏兮兮的手去掏怀里口袋中那块亮晶晶的怀表呢。于是,我猜想,父亲仅是喜欢怀表而已。就像我在物资紧缺年代,十分渴望在左手腕上戴上一块上海牌手表一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不允许我们动怀表。我只在母亲亲手拿着怀表放到我和弟弟妹妹耳边那一回,听过怀表的声音。“铮、铮、铮……”这时间的足音短促焦急,与箱子上的老座钟钟点一样,但走着大不一样的脚步,像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朝气蓬勃,跑啊,跑啊。真好听。于是,我常常趁无人时凑近柜子,把耳朵贴上柜门,倾听怀表的声音。是母亲包得太严实了?还是忘记了上弦?我总是失望。屋子里除了座钟的“滴答、滴答”声,什么都没有。

有一天晚上,我睡得正香,听见柜门“吱”的响了一声。我眯着眼睛,看见母亲从里面取出怀表递给父亲。父亲用母亲纳鞋底的锥子拨亮炕沿上的小油灯,弹开表盖看一阵,再合上盖子放到耳边听一阵,脸上笑眯眯的。我这才知道,原来父亲与母亲经常在间拿出怀表的。特别是母亲,看看怀表,再看看座钟,似乎在校对时间。偷看了这一秘密以后,我就想,怀表有戏。

这样的光景没过几年,小镇忽然传出风声,很快就要搞公私合营了,十字街上店铺里的人都在议论何去何从。父亲进进出出两天,不知听了谁的话,急急忙忙把弹棉花机器卖掉了。坐吃山空。时间不长,花光了卖机器钱,父亲就愁眉苦脸了。其时,我家已经7口人了。尽管父亲给泥瓦匠当小工,上山挖细辛,收入还是难以维持吃穿日用。到了实在无力支撑时,母亲把铜盆、铜马勺、铜锁,甚至把箱子上的铜钌铞都拆下来了,可是,那又能值几个钱呢?终于,父亲要卖怀表了。

依然是晚上。我听见母亲劝父亲,你那么喜欢,还是别卖吧……父亲犹豫了。过了一天,父亲又提出卖。母亲还是那句话。几次下来,父亲烦了,说,我的事你别管。屋子里沉默起来。我看见,母亲的眼角溢出了泪珠。父亲哪里晓得,正因为是他的事——他喜欢,母亲才不舍得。“还是别卖吧……”,母亲的语气多么不坚决。被外债压得心绪烦躁的父亲心太粗了。当然,做主的是父亲,怀表最后还是兜兜转转地卖了,卖了40元。

屈指算来,从那时到现在60多年了。在这么长的光阴里,这块怀表最终落于何处?是因年久失修废弃葬身于泥土,还是被谁作为古董收藏了?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独有经历,一块怀表也有其独有的故事。那块怀表若是仍然还躺在母亲的柜子里,肯定还会演绎出父亲与母亲一个又一个故事,还会弹奏出一曲又一曲我家生活的乐章。直至父亲谢世。从一点上说,怀表的命运如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kyjdkqf.html

父亲的怀表的评论 (共 3 条)

  • 雪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篇好的文章不要求句句精华,你只要有三两句能够打动人心的话那么这篇文章也就算大功告成了!我们写文章的最终目的是惊醒世人借此来让人们弃恶扬善多做好事!为此希望大家都能够细心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和治国方针从而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并且能够多多写出一些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