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明散文之《秦家庄》

2022-06-06 09:55 作者:翁大明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秦 家 庄

翁大明

白鲁础有个秦家庄,秦家庄有几间青瓦房,青瓦房里曾住过我的一位同父异母的大姐,我们都叫她秦家庄大姐。

第一次见秦家庄大姐是在几十年前的一个秋天,那个秋天虽然还没入却已十分寒冷,树叶开始泛黄,柿子渐渐透红,喜鹊老鸹盘旋着,嘎嘎地在树上飞。偶尔地,也只是偶尔地会有一个熟透的柿子掉下来,我知道那柿子甜得很,比代销店里的什锦糖果还要甜。这不由得我不在这柿子树下等,说不定树枝一晃,或者雀一松口,那鲜红的柿子就会掉下来。掉一个红柿子下来,该有多好!

冷不丁听见有人说话:“这是看啥呢?”头一扭,却见一个妇人领着一个清瘦的姑娘从屋山头拐过来,呼啸的寒风吹得这两个人瑟瑟发抖。咦?这两人是谁?我们生产队的,还有对面湖北的,大多我都认识,而今儿来的这两个,却是不曾见面。惶惑间我冲屋里喊:“妈!来人了!”妈赶紧从屋里出来:“哎呀!这不是你雷家大妈嘛!这不是你秦家庄大姐嘛!真是稀客!”摸那姑娘的头:“都长这么高了!”且转身吩咐我:“赶紧抱柴,烧大火烤!”我听了妈的话,到屋檐底下抱柴。这柴火堆一人多高,我踮起脚尖也够不着上面的柴。这时那清瘦的姑娘赶忙过来:“柴堆这高,小心翻堆砸你!”边说边把柈子柴递我几块,自己也抱一抱跟进屋来。火炉坑的火旺起来,茶罐的水开始吱吱地冒烟。妈取碗放糖递了茶,这才怪我:“你这娃子,也不晓得叫大叫小!我不是说了,这是秦家庄大妈!这是秦家庄大姐!”再指妇人:“叫大妈!”又指那姑娘:“叫大姐!”我怯怯地叫一声,只见这秦家庄大姐扎两根小辫儿,穿一件夹袄儿,清瘦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渐渐红润,模样儿与我家里的那两个姐却是很像。

那天晚上妈做两样饭,一样糊汤给我们吃,一样面条给客人吃。秦家庄大姐瞧瞧我的碗,又看看自己的碗,把她那碗面条推过来:“姐不吃面条,姐就爱吃糊汤,来,我俩换一碗!”妈说:“别呀!这面条是给大妈和你做的,别让!”看我不敢接的样子,大姐干脆挑一筷子放到我碗里,笑着说:“快吃!快吃!”里睡不着,总是在想,等我长大了,也去一次秦家庄,看看这大姐住的是个什么地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终于如愿以偿。上六年级时,我就要到白鲁础了。那天妈给我做了干粮装了菜,脸上一百个不放心:“唉!这才十二三岁,就要跑四五十里到远处上学!翻山越岭的,这路走不动,东西也背不动!”交待我:“要是菜不够,就到你秦家庄大姐那儿拿,秦家庄离你学校,翻个梁子就到,近!”果然背到学校的菜,三天就剩下一个空菜桶。这不是正好可以去秦家庄,正好可以去看看秦家庄的那个大姐么!下午一放学,我便朝秦家庄跑,一口气爬上山梁朝下一看,这山下乱云飞渡,怪石嶙峋,荒野密林不见小径,也不知这山底下还有多深。哦,这就是秦家庄,那个被雷家大妈带走的雷家大姐,原来就住在这山窝子里啊!大姐一脸惊喜:“就等你过来呢!学校的饭,咋吃得饱!”我说:“饭票还有,就是没菜了!”大姐说:“给你准备着呢!”也就是片刻功夫,大姐端一碗挂面,又是葱花又是鸡蛋,那个香啊,真是馋人!这时的秦家庄大姐上有公婆下有子女,又要参加集体劳动挣公分,又要操持一家人生活,本来就清瘦的她显得愈发清瘦,额头上已经有了皱纹。临走时,大姐装了菜,一个劲儿嘱咐我:“没菜了就过来拿!别的没有,酸菜酱豆还是有的!要是学校住不下,你过来住也行,这一排五间,都是我的!”我一数这排房子果然五间,墙是土的,盖的却是青瓦。此后两年多,一没菜了就到秦家庄大姐家里拿,一想吃好的了也到秦家庄大姐家,大姐总有一碗有油水的饭改善我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初中毕业。

之后读书越走越远,由于既不通车又不顺路,便有许多年没去秦家庄,也几乎不曾见到秦家庄大姐。大姐去我家,我却在学校上学;我寒暑假放假回来,大姐却没来。直到我回母校白鲁础初中教书,才又到秦家庄去看这个大姐。说是去看秦家庄大姐,倒不如说是去向秦家庄大姐要木材。那时才毕业参加工作的,都讲究自己置家业,而这家业其实就是弄些木头请木匠打几样家具。我离家几十里,弄木材也只好找秦家庄大姐。大姐说:“要木头我有!这山里头,还缺这?你上我这楼上看,你姐夫堆一大堆,不晓得是啥树。你想要啥,就拿啥!”我上楼一看,那蛛网里果然堆一堆黑漆漆的圆木。大姐指给我:“这是桐树,能解分板儿,这是红心柳,能做腿儿!”到秦家庄大姐家弄的木材,就在大姐家解成寸板和分板,后来拉倒赵川,做成一面整墙的组合柜。

一晃又是多年,我从乡镇到县城,从学校到机关,对秦家庄大姐却一直未曾忘记。白鲁础凡有人来,总要问问秦家庄大姐情况。陆续知道,大姐三个女儿渐次出嫁,个个有了孩子,大女儿甚至当了外婆,小女儿也去了上海。儿子媳妇生了一双儿女后,也出门打工。孩子们一个个大了,一个个都走了,不是在大城市,就是在小城市。可是秦家庄大姐还住在秦家庄,还住在秦家庄那几间土瓦房里,还种着秦家庄的地,看着秦家庄的山。孤寂的日子里,陪伴她的只有孙子和孙女,虽然留守老人照料留守儿童很是艰难,但毕竟大姐觉得日子还算充实。孩子大了自然是要上学,可这秦家庄哪有学校?不得已大姐到白鲁础租了房子,先是照护孙子孙女上小学,再是照护孙子孙女上初中。到了周末,大姐再把孩子带回秦家庄,收拾收拾这几间房子,种种自家的地。大姐时常稍来一些核桃柿饼,还有布鞋和鞋垫儿。那布鞋麻绳儿底子,灯芯绒面子,层层滚边儿,鞋垫儿上的干枝梅花、鱼戏莲花也鲜艳得紧,跟活的一般。大姐说:“我趁眼睛还看得见,给你们每人都做一双。老了看不见了,想做都做不成了。”其实这时的大姐早已年过花甲,要说眼睛不花,才是怪事。

孙子孙女走远了,大姐陪孩子上学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她又住回到秦家庄。只是这次,她更孤独了。她在孤独中守着那山那水,望着脚下的孩子们常回家看看,也盼着她的兄弟姐妹能到一次秦家庄。这一守望,又是多年,一直到他们举家搬迁住进县城。去年清明,秦家庄大姐随我们一同回白鲁础,我问大姐:“你们秦家庄那老房子怎样了,还能住不?”大姐哗一下流出泪:“秦家庄老房子扒了!没地儿住了!想回去,没房子了!”我安慰她说:“房子城里有,你随孩子住,也好!”大姐叹息一声:“住不惯,也住不起啊!”

大姐只好离开秦家庄住进县城,生活在一个陌生的、不是端个碗就能串门儿的小区里,急了也拾些废品,打发孤单寂寞的日子。今年天去看秦家庄大姐,秦家庄大姐刚从医院回来,我跟她说:“大姐,你好点了,就下楼转转,到街上转转!”大姐半天才说:“不想转,出去转叫人笑话!”我说:“大姐也是!有病笑话啥?只要转得动,就出去转!”没想这一见竟是永别。五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我和三弟慌忙赶到那个小区,秦家庄大姐已经躺在床上,面容苍白,脸庞清瘦,那呼吸是再也没有了!她那房间的桌子上,盘着一条剪断的绳索。那绳索,是秦家庄大姐自己撕了布搓成的,搓成这绳索,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一条自己搓成的绳索,结束了秦家庄大姐七十岁的生命

这下秦家庄大姐可以永久地回到她的故乡,永久地住在她的秦家庄了。其实她的魂早已回荡在秦家庄那个山坳,萦绕在她那几间青瓦房的上空。秦家庄大姐那几间青瓦房已经只剩屋场,屋场上密密麻麻的油菜长得正旺,嗡嗡嘤嘤的蜜蜂还在采花,房子上扒下来的木料多已腐朽,艾蒿青草顺木头缝儿往外钻,山还是那么高,天还是那么蓝,响器班子在不远的帐篷里卖力地打,刺耳的锣鼓声回响在秦家庄这空旷的山谷。

2022年5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klsdkqf.html

大明散文之《秦家庄》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牵挂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洛神
    洛神 推荐阅读并说 弘扬真善美,发挥正能量!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散文、诗歌,小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作品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