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沈从文小随笔二篇

2021-04-07 16:41 作者:河马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沈从文小随笔二篇

河马/编选

一、“翠翠”

       在一种近于奇迹中,这遗孤居然已长大成人,一转眼间便十三岁了。为了住处两山多篁竹,翠色逼人而来,老船夫随便为这可怜的孤雏拾取了 一个近身的名字,叫作“翠翠”。

         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 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平时在渡船上遇 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人无机心后,就又从从容容的在水边玩耍了。

        老船夫不论晴,必守在船头。有人过渡时,便略弯着腰,两手缘引了竹缆, 把船横渡过小溪。有时疲倦了,躺在临溪大石上睡着了,人在隔岸招手喊过渡,翠 翠不让祖父起身,就跳下船去,很敏捷的替祖父把路人渡过溪,一切皆溜刷在行, 从不误事。有时又和祖父黄狗一同在船上,过渡时和祖父一同动手,船将近岸边, 祖父正向客人招呼:“慢点,慢点”时,那只黄狗便口衔绳子,最先一跃而上,且俨然懂得如何方为尽职似的,把船绳紧衔着拖船拢岸。(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风日清和的天气,无人过渡,镇日长闲,祖父同翠翠便坐在门前大岩石上晒太 陽。或把一段木头从高处向水中抛去,嗾使身边黄狗自岩石高处跃下,把木头衔回来。或翠翠与黄狗皆张着耳朵,听祖父说些城中多年以前的战争故事。或祖父同翠翠两人,各把小竹作成的竖笛,逗在嘴边吹着迎亲送女的曲子。过渡人来了,老船 夫放下了竹管,独自跟到船边去,横溪渡人,在岩上的一个,见船开动时,于是锐 声喊着:

         “爷爷,爷爷,你听我吹,你唱!”

        爷爷到溪中央便很快乐的唱起来,哑哑的声音同竹管声振荡在寂静空气里,溪中仿佛也热闹了一些。(实则歌声的来复,反而使一切更加寂静。)

 二、碧溪岨

        二老的唱歌,顺顺大儿子的死,顺顺父子对于祖父的冷淡,中寨人用碾坊作陪嫁妆奁诱惑傩送二老,二老既记忆着哥哥的死亡,且因得不到翠翠理会,又被家中逼着接受那座碾坊,意思还在渡船,因此赌气下行,祖父的死因,又如何与翠翠有关……

过了四七,船总顺顺派人来请马兵进城去,商量把翠翠接到他家中去,作为二老的媳妇。但二老人既在辰州,先就莫提这件事,且搬过河街去住,等二老回来时 再看二老意思。马兵以为这件事得问翠翠。回来时,把顺顺的意思向翠翠说过后, 又为翠翠出主张,以为名分既不定妥,到一个生人家里去不好,还是不如在碧溪岨等,等到二老驾船回来时,再看二老意思。

       这办法决定后,老马兵以为二老不久必可回来的,就依然把马匹托营上人照料,在碧溪岨为翠翠作伴,把一个一个日子过下去。

       碧溪岨的白塔,与茶峒风水有关系,塔圮坍了,不重新作一个自然不成。除了城中营管,税局以及各商号各平民捐了些钱以外,各大寨子也有人拿册子去捐钱。 为了这塔成就并不是给谁一个人的好处,应尽每个人来积德造福,尽每个人皆有捐 钱的机会,因此在渡船上也放了个两头有节的大竹筒,中部锯了一口,尽过渡人自由把钱投进去,竹筒满了马兵就捎进城中首事人处去,另外又带了个竹筒回来。过 渡人一看老船夫不见了,翠翠辫子上扎了白线,就明白那老的已作完了自己分上的 工作,安安静静躺到土坑里去了,必一面用同情的眼色瞧着翠翠,一面就摸出钱来 塞到竹筒中去。“天保佑你,死了的到西方去,活下的永保平安。”翠翠明白那些 捐钱人的意思,心里酸酸的,忙把身子背过去拉船。

        到了天,那个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hxldkqf.html

沈从文小随笔二篇的评论 (共 3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