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平遥红色文化考察游记(下)

2020-08-20 10:30 作者:神龙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平遥栖真庵(琉璃庙)访探

作者/山西冯恩启

【一】

雄鹰飞过天空,没留下一丝痕迹,但它搏击云天,傲视天地的气势,无不让人震撼。抗日战争时期,平遥县南政乡东游驾村南,刘转连率领的八路军南下第二支队通过同蒲铁路桥洞时与日军发生的激战,还有哪些牺牲的烈士,已被岁月尘封土埋,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却真真实实地震撼过抗战天地,感动过中华历史。我们抹把眼泪,面对无言的苍天,厚重的大地,鞠躬敬礼后,向五里庄栖真庵出发。

路程不远,大约十几分钟车程。我们在琉璃庙西北角停下,下车后,看上去栖真庵像座土堡,独立于周围村庄之外的旷野,高地之上,断墙残壁,满地破转碎瓦,一片荒凉。我们踩着杂草,踏着废墟,互相扶持着,从西北角的危门走了进去。

栖真庵很大,座北朝南,野草满院,郁郁葱葱。现遗存,北窑一排十四间,东窑十三间,西窑十六间。最南端,有一残破的门。我不知道啥时候被人抛弃破败成这样的,但能看得出来此庙宇存在时间已经很久了。北窑中间五间为枕头窑。外五内一,如此建造,显得里边空间宽敞,上有五间房。透过这残余的五十三间窑洞及阔大的院子,我们可以看出当初建筑工程的巨大与它曾经的辉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

梁继国国老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资料递给我们看:“栖真庵,原为三进院落布局,有山门、过殿、中殿、正殿、东西配殿。因殿宇覆盖琉璃瓦,乡人俗称栖真庵为“琉璃庙”。

“康熙四十六年《平遥县志》:栖真庵,在县东北十里铺,内祀真武大帝、昊天大帝。大殿层阁结构,宏敞壮丽,以拟太和诸宫。每三月三日,远近朝礼香火,遍于域中,内有太原傅徵君先生八分碑,又有汾州朱太史碑,其他名公大人文士高贤游止吟咏甚多。计玄帝大殿五楹,创建于崇祯癸末(1643年);灵官黑虎殿各五楹,创建于顺治甲申(1644年);黄箓大殿五楹,创建于丙戌(1646年);东西廊房各五楹,创建于顺治戊子(1648年);玉帝殿阁五楹,创建于顺治甲午(1654年)。龙虎大殿五楹,创建于康熙壬寅(1662年);文昌阁三楹,创建于康熙庚午(1690年)。地当京畿孔道,行人络绎,日不绝。又施茶汤以济行旅,设药局以医疾苦。绿柳如织,青山四围,信真仙志别馆,尘世之丹丘也!”

梁继国老师说:栖真庵(琉璃庙)毗邻古官道,并为过往客商提供茶水,又称“茶房庙”。庙中原有朱之俊《创建栖真庵碑记》和傅山先生撰并书的《不为大常住勖哉之碑》,但碑已毁湮没,了无踪影了 ”。

朱之俊(1596一1671)汾阳大向善村人,曾任明清两代国子监司业。与傅山交好。倡议修建了汾阳文峰塔,石盘山玄帝宫殿,是汾阳历史名人。在他写的《创建栖真庵碑记》中详细记录了栖真庵(琉璃庙)修建的起因、经过、规模及盛况:

“有明之末,盗氛孔炽,楚均州房竹间据为巢穴,连年累岁骚扰靡宁,海内朝山者,裹足艮趾,概不敢进。而武当黄冠(道士),大半散逸,糊口于四方矣。蜡烛涧(位于太和山,即武当山,蜡烛峰下)何子一贯缘在汾阳,来建玄帝宫殿于石盘山。遇仙坪张子守性缘在平遥,来建玄帝宫殿于十里铺。...今汾平两邑香火甚盛,凡有祈祷灵应如响。安知玄帝云车飚驷不踅,离七十二峰而北,游汾水之阳乎?余往岁皋狼之役,取道平邑,假憩道院,则见环以土堡,冠以雉堞,独尊旷野,客至如归,不觉生欢喜心。细询庙况,最先立玉虚大殿以奉金容,次建玉皇阁、东华堂前门中殿,灵官黑虎二殿以及十坊斋堂,复券窑洞数十,馀为静室。起于丁亥,终于乙巳,日月一十九稔,厥工始毕,此一役也......”

【三】

梁继国老师说:“琉璃庙为道教寺庙,傅山(1607-1684)明清之际道家思想家、书法家、医学家。傅山等义士常在此商讨反清复明大事,因庙处于连接太原盆地南北的古官道上,行人络绎不绝,香火旺盛。过往达官富商、凡夫行客、善男信女常在此歇脚饮茶,祭祀祈福,开房住宿。可惜庙宇历经岁月的沧桑变迁,自然毁坏,无人管理,造成今天我们看到的破败样子。1945年7月10号,南下支队程世才、桂干生领导的新四军五师工作的五干队通过同蒲铁路后,在此刚刚休息,忽然,从平遥城方向飞来的一发炮弹炸的四地开花,政治委员晏福生说到:情况不好,马上转移。话音刚落,又一发炮弹飞来,落在五干队休息处爆炸,炸死了四、五个五干队干部,就地掩埋,身负重伤的129师司令员桂干生、八路军总部特务团邹开盛政委被转移到丰盛村时英勇牺牲,埋葬在了坡底村。”

我们行进在杂草丛生、高低不平、破败不堪的琉璃庙遗址中,观看破旧的窑洞、残存的庙墙,总想找到一丝有价值的历史遗痕。可一切被岁月尘埋的太深了。但大家并不失望,留个集体影,证明我们来过,不管来得早还是来得迟。断墙残垣,破窑旧房,依然彰显着昔日的辉煌;萋萋芳草,绿意盈怀,早已湮没了庙宇的古事;燕雀飞鸣,鹃啼野树,仿佛在召唤着英魂的回归......

坐在离去的车里,回望风中苍老的古堡式琉璃庙,一丝无名忧伤略过心头。琉璃庙再怎么坚强,不知还能忍受多少岁月风雨的摧残?我们还有机会能看到这个独立旷野,不卑不亢的道庙吗?

书《琉璃庙》诗一首,以寄幽怀:

野草萋萋,覆盖了庙宇繁华

寄生在里面的虫

在无“道”的生存竞斗中

疯一样的出生、成长、衰老、死亡

残存的窑洞 废弃的楼阁

灰暗霉气弥漫期间

神灵远去

何以拯救这片庙宇废墟?

站在这破败的琉璃庙院

无法看到

饥渴的行路人

在此歇脚的痛快与酣畅

也无法看到

患病者在此祈求医治的眼神

没有了香火 等于断绝了根脉

漂泊的灵魂就会失去寄托

这一方土地

该用怎样的信仰去延续?

我们是一群探索者

追寻着中华圣洁的文明

在“道”与非“道”的艰难历程上

用我们的脚步丈量着

神仙远去的岁月

繁华回归的日子

心存希望 义无反顾

点亮心灯 寻道前行

2020一8一19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fnbbkqf.html

平遥红色文化考察游记(下)的评论 (共 5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神龙
  • 水墨残荷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