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探访介休北辛武冀家大院

2020-09-12 15:14 作者:神龙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山西冯恩启

【一】

冀广大著《晋商冀家》,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经济出版社出版发行后,在山西明清晋商研究界、文史界引起巨大反响。人们视书为珍宝,捧读之后都给与高度赞赏。《晋商冀家》史料真实、内容广博、图文结合、描述精准、语言优美,生动地再现了介休北辛武冀家四百年的经商史。实实在在地记载了晋商冀家那波浪壮阔,感人肺腑的经商兴亡史。

翻开《介休冀家行商年谱》这一章,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北宋庆历年间(1041一1048年)山西临晋县冀氏族人,到西河一带销盐。之后,一位名叫冀宗的人定居介休邬城店经销盐业。在南宋宝祐年间,蒙古人乐图可汗在介休邬城泊畔设营筑堡,即构成了北辛武村的雏形。到元至元年间(1264一1294年),邬城店冀宗七世传人冀希颜率族人四十余口,由邬城店迁住北辛武恳田垦荒种地。

北辛武九世传人冀佑年少时就读于汾州“卜山书院”。受老师刘吉长器重,被收为义子,改名刘达。明正德九年(1514年),冀佑(刘达)任介休县丞。明正德十四年,因受李阳案牵连,知县王天佑和冀佑被无辜打入监牢。明正德十五年(1520年),出狱后,弃官返乡,告诫儿子冀忠、冀恺,冀氏子孙誓不为官,商耕传家。

从此冀家走上了经商之路,历经十几代,涌现出了冀州升、冀之瑜、冀国定、马太夫人、冀以龢等经商精英。冀家经商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不断积累商业资本,不断总结经商经验,每次都能从困厄中,成功转型,悄然崛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农本商末的理念根深蒂固,早在明万历年间,冀家同他人引进棉花种植,开创了汾州一带种植棉花的先河。随着时间的推移,冀家丰厚的财力,大量用来养农,冀家人在介休多个村庄购置田地,不仅为冀家带来丰厚的收入,也有功于介休等地的黎民百姓。 清朝中后期,华北地区灾害频繁,介休北辛武成了难民的集散地,数代冀家人租地放赈,大兴土木,以工代赈,商人、逃荒、工匠等源源不断涌来定居,北辛武村人口快速增多。清朝大臣徐继畬云:北辛武村在同治初,“户逾千,口逾万"。

人口增加给北辛武带来商业繁荣,经济收入不断增加的昌盛局面。

冀家人办学行教,不是培养子孙“学而优则仕”,去考功名,做官,而是“学而优则商”,把学到的知识本领用于经商。可以说,冀家是明清晋商大家经商、养农、育人、治家的缩影。

冀家在明清时代能顺应历史潮流,在经营方面不断调整商品结构,把社会的需求放在首位,在开拓新的市场中,稳扎稳打,步步推进,走向成功。从当地日用小商品,到远距离输送经营茶贸易,再到开创钱庄当铺,冀家人都意气奋发、收获满满。冀家开向大清帝国各个商阜码头、交通要地、重点城镇的字号、商店、当铺、票号等等,都在创收,都在源源不断夯实着冀家的黄金山,白银谷。富裕起来的冀家人,买官挂职、济困救贫,修桥补路,赈灾解难,做着当时为官、为臣者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晋商冀家的人生理想、济世情怀,在商耕文化的光环照耀下,明媚了北辛武冀家门厅,也显赫于大清王朝三百年。

【二】

冀国定是北辛武冀氏十七世传人 冀忠之后七世单传,也是冀家承前启后之人。他才华出众,经商有道,乐于做社会公益。他捐巨资修缮晋省贡院,时汾州府同知周涕赠联为:“万间矮屋兴文运,一片欢声满晋阳”。大清监察御史,灵石县梁中靖赠匾“贤士勉之”。冀国定出资建汾阳黄公祠、为介休修河堤等等,受到了地方官吏及百姓称赞。可是天妒英才,还未来得及施展抱负,便去世了。有诗哀其曰:"君之德业日以成,君之德泽犹未盈。譬之大厦栋梁生,方今伊始兆其萌。葬君新阡气象宏,郁郁葱葱佳气萦。阶前玉树生奇英,桂茁兰芽交峥嵘。我为君告题幽局,奕世绵绵莫与京。"

冀国定去世后,妻子马瑛仙(人称马太夫人)肩负起了冀氏商业重担,她审时度势,重组冀氏商业集团,出台了一系列新的管理制度,把冀氏商业推上新的辉煌。马太夫人把冀家房产、土地、商号全部折合成白银,平均分配给冀家五兄弟。在冀家‘德馨堂’下设五股,并分别冠于五个堂名。即“悦信堂”、“笃信堂”、“立信堂”、“敦信堂”、“有容堂”。

《晋商冀家》用近百页的大量篇幅介绍了马太夫人为冀家的兴盛、社会慈善、公益事业所做的巨大贡献。马太夫人仙逝后,许多人写诗、题联、作赋赞美其才能美德,而寄托哀思。晚晴名臣徐继畲撰写赞美马太夫人挽联:"慈母即严君,敬姜训子洵无愧;毁家纾国难,卜式输财未足多。"也有诗赞美道:晋国清芬冀氏扬,于今贤母又流芳。披荆不惜儿曹力,收族情高百世昌。

冀家兄弟分家后,为完成冀国定父亲的心愿,开始在介休北辛武村大动土木,先后修建了“悦信堂”、“笃信堂”、“立信堂”、“敦信堂”、“有容堂”的豪宅大院,以及冀氏祠堂和乐天园山池花园。主持修缮了气魄雄伟的道教琉璃庙(真武庙)等多座庙宇。现存的"太和岩"琉璃牌坊为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五座豪宅,气派雄伟,建筑规模,各有千秋。

通过品读《晋商冀家》和观赏冀家五处大院复原图,我们可以领略当年冀氏五大堂院的辉煌风貌。精美的砖雕彩绘、石雕木刻、高大的门楼、牌坊、二进、三进四合楼房院,主院偏院,相依相从,错落有致。灰瓦铺顶,线条舒畅,琉兽走脊,辉星耀月。楹联抱柱,匾额悬门,青石台阶,白玉栏杆,雕梁画栋,斗拱层叠,大红灯笼高高挂,日进斗金滚滚来。这一切之一切,见证了当时明清晋商的富有。

冀家大院及其它建筑,随着冀家的败落,社会的动荡,逐步被毁,有的存在到新中国成立(1949年)后。听冀广大先生介绍,北辛武八九十岁的老人还能说出冀家大院的大致情况。

【三】

2020年8月28日,受介休冀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冀广大先生之邀请。汾阳三晋文化研究会冯恩启、王应强、冀礼成、任厚林一行四人直接去介休北辛武村观看琉璃牌坊和考察冀家老宅。随冀广大先生一起到北辛武的还有,冀氏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冀锦富;中国影视协会王青;山西省三晋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贾云智先生;美声、民族、通俗跨界演唱兼制作人、山西老乡俱乐部文化艺术团团长、网红明星梦工场梦想导师乔虹女士。

琉璃牌坊,是原真武庙遗存的一个建筑。真武庙始建年代不详,乾隆年间重修,大清道光年间整体修缮。在真武庙前建有太和岩琉璃牌坊和琉璃戏楼(无存)。真武庙前戏楼及戏院已改建为北辛武文化活动中心,供人们休闲娱乐。光绪年间对太和岩琉璃牌坊,又进行了修缮。气势宏伟的琉璃牌坊,顶天立地,虽经历近漫长的岁月,图案、文字、色泽依然鲜艳,彰显着精深的道学思想。凡是走过牌坊的人,在做人、处世上无不受其影响。

冀广大先生的精采解说,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异口同声地说:来介休北辛武,能看到如此精美的琉璃牌坊,真是大开胸心,一饱眼福啊!

离开琉璃牌坊,我们去看冀家大院。大院已荒芜,从南大厅掏了门洞让人出入,原先朝东的门已被废墟堵塞。冀广大先生说:“这是残存的“敦信堂”之部分主院。位于北辛武村东头,始建于清道光十四年,占地面积为两千六百平方米,有四院、二厅一广场”

主院为两进院,下院和上院之间的过厅已被拆除,主楼础石丢失,梁柱及穿廊顶凹陷,看上去危之又危。高宅深院,梁柱粗壮,格局很大气。荒草丛生,残垣断壁,依然掩盖不住冀家当年的辉煌与富有。大家都为之叹息,如果再不修缮保护,如此恢弘建筑,就完全没有了。

走在杂草丛中, 潜伏的蚊蝇被惊的四处乱飞。伸手抚摸一下斑驳的顶梁柱,一声叹息,能否惊动冀家先人?燕去巢空,留给人们的是对往昔的思念,还是对未来的向往?我们不知道啊!曾经让无数人为之羡慕的赫赫冀家大院,曾经出入着大清王朝无数官僚政客、豪商巨贾、风流雅士的冀家大院,终究低不过岁月的侵蚀而走向没落。空旧窑洞的酸霉味,废墟间的腐烂味,弥漫在大院之内。我们无法知道最后一个离开大院的人是谁?但我们一定能想象到这个人的绝望与悲凉。

离去吧!离去吧!这是当年院主人的自劝话语,也是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文人的释怀之言。

但无论如何,希望还是有的,随着《晋商冀家》的传播,《马太夫人》小说编撰,以及冀家相关电视剧作的拍摄,冀家这所唯一的遗存大院,一定会引起政府及有识之士关注,予以投资保护。我们倾心期待着好消息,早点到来!

2020一9一9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dzdbkqf.html

探访介休北辛武冀家大院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神龙
  • 天上的街市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