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芦苇荡里的笑声

2020-12-22 09:49 作者:瑶家园艺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芦苇荡里的笑声

那时候还很小,就是小屁孩一个。我们屯住在一个椅子状的山凹里,凹里林木荫蔽,古树参天,最多最伟岸也是最美丽的是木棉树,家家户户门前屋后都有几棵,天来的时候,站在远处的高山望过来,这里是一个美丽的花园,而你走在屯里,地上铺满了红色的、桔色的木棉花。木棉花飘落的时候,旋转如一个红色的风车,人们喜欢在木棉花飘落的时候跑过去双手接住,捧到鼻子前闻一闻,嗅一嗅,逗得站在高高的木棉树顶上的喜鹊咯咯笑个不停,喜鹊们拖着长长的尾巴在木棉树间飞来飞去,把一朵朵木棉花扔向地上跑来跑去的人们,人们紧皱眉毛,锁住双眼,望着那些摇摇欲坠的喜鹊窝,好希望一枚枚喜鹊蛋能从窝里滚落下来,那样大家就会一窝蜂似的一拥而上争抢喜鹊蛋。

那火红的木棉花点缀着我们的生活

我们的学校就在屯外,木棉花也铺满了泥土操场,好像他们要生根发芽呢!

学校的右前方直立着一座巨大的圆柱状石山,屯里人都叫它独山峰。出屯的公路绕着独山峰一段,斜坡而下,直抵河边。那里有一座桥,桥墩h型,七座桥墩,如七艘舰艇在河里冲锋向前,特别是在洪水季节,这七艘战舰劈波斩浪,奋勇争先,势不可挡,极为壮观。桥面,用今天人们的思维去想象,那是想都不敢想、做更不敢做的事情!每两个桥墩上架上七、八节木棉树,木棉树上铺上厚厚的蕨草,草上又铺上厚厚的一层泥土,成了土灰土脸的桥面。不知道当初是哪个专家想到了这一招,因为木棉树遇水遇泥以后可以生根发芽,经久不腐,而其他树则会干枯腐烂。当我们从桥上飞奔而过时,桥两侧生长起来的小木棉树排着整齐的队列像哨兵一样向我们举手敬礼,如果是屯里的两辆手扶拖拉机突突地经过,小树们则像礼兵一样注目相送。

最有趣的便是过桥后的那片芦苇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龙红河在一路奔腾近十个公里后疲惫了,他撒开双手和头,匍匐在地上,形成三个出口注入巴马县的母亲河——盘阳河。由于赐福电站蓄水发电,龙洪河这个出口左岸一大片平地常年受河水浸泡,不能耕作,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芦苇,形成了少有的芦苇荡。

春天,芦苇荡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微风吹来,绿色被荡漾,一股股植物清香扑鼻而来,使人心旷神怡;而在秋天,芦苇花来,遍地又成了白皑皑的域,只是这雪轻飘飘,秋风吹来,雪海此起彼伏,雪浪一波滚过一波,势不可挡。放学后,或是休息时,我们奔到了这里,张开衣服,如一只只小扑棱着翅膀飞进芦苇丛,或赤条条一个,如一只只小鼠钻进芦苇下,我们在芦苇丛中奔走呼喊,左冲右突,拨开杂草、苇叶,眼睛在咕噜噜地寻找,我们在寻找什么呢?寻找鹅蛋、寻找水鸟蛋啊!如能寻到比拳头还大的鹅蛋,或者几颗栗子般大的水鸟蛋,那我们都笑得牙齿差不多掉了啊!或许,那天一枚也寻不到,但我们乐此不疲。我们还有节目呢,来的时候我们不忘记带一个脸盆和一个泥箕。当河水从芦苇地退去之后,芦苇丛中有许多大圆坑,是以前人们做瓦取泥时留下的,坑不深,半米左右,坑里有很多小鱼小虾,我们用脸盆舀水出去,待水只没过脚踝时用泥箕在坑中不停地搅混,那些鱼啊、虾啊之类的,有的被捣得头晕脑胀,翻白肚子浮上来;有的憋不住混浊的水抬头露嘴出水面大口地呼吸,我们欢快地争抢着用泥箕打捞,一番折腾,大家都收获满满。

岩滩库水淹没后,我们那一片芦苇荡被掩埋在浩瀚的赐福湖水下,永远地消失了,而我们的少年也一去不复返,留存在我们记忆里的,只有那芦苇荡里的欢笑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cxqdkqf.html

芦苇荡里的笑声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蜜糖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