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讲讲我们“翡翠”的背后故事

2020-12-01 11:39 作者:雨季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李秀实,这位山东籍的海格人,他永远地走了。他是因白菜而来,最后,他又是因白菜而去的……

如今,城市居民排队买秋菜已经成了遥远的记忆,现在也不知我们这里还能有多少人,仍然对那时最受宠的海格翡翠大白菜情有独钟?据老人们讲,这个冠有“翡翠”之称的大白菜,它身后还有一段感动一方人、且又有些悲壮的故事呢!

故事还得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说起……

在改革开放以前、或者说在很早很早以前,“穷”则是农村的一个不变的代名词!尤其连续发生三年的自然灾害,更是把“穷”推到了顶峰。关内的河北、山东都相继出现了逃荒潮,一批、一批,大都是山东人,陆陆续续来到我们自然资源丰富的北大荒。有的到各地投亲靠友,也有的在人迹罕至的野甸子里组团立屯儿,重启炉灶。黑龙江最富裕的屯儿——甘南县兴十四村就是典型一例。

就在1962年那年,富拉尔基的郊区海格大队也来了一位逃荒的山东人。他年龄大约四十多岁,身板结实、中等个儿、大耳朵、宽额头,眼角处刻了几道深深的褶皱。面部也是布满长短不一的“垄沟垄台”,看上去明显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他沉着冷静、少言寡语,别人问一句他答一句,他回答的每一句都是有板有眼。没见过世面、没念过书的怎能说出这样有尺度的话?总之,给人的印象:他不是一般人。

这个人自称叫李秀实,住在山东农村。说是那边耕地少,再加上受灾严重,农业几乎无收成。一家老小的生活实在维持不下去了,才只身一人出来闯一闯,谋谋生路。他是来投奔海格二队外号叫“张货郎子”姑表弟的,张货郎子跟他通信说“三年自然灾害据传‘南面’都饿死人了,我们省的形势就好多了,地广人稀,受影响小,基本没有被饿着。”他觉得不挨饿的地方就是好地方,于是,就有了想往关东挪动挪动的打算。他要求的标准并不是很高,“能吃饱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海格大队书记张国忠和大队长袁殿奎见有本村人引荐,又似乎从本分实在、不张扬的表面,看到了他的藏而不露和能干一番大事的气质。

“你有什么拿手活儿?”袁大队长问。

“我会种大白菜,是牛心菜,不是翻心菜,紧紧撑撑的心、一棵能长十多斤重的那种。”

“海格社员都会种白菜,种牛心菜和种翻心菜的种法应该没啥大区别,也不应该很复杂。”张书记对了一下大队长的眼光,表示出了疑义。

“种白菜看似简单,想种出点名堂来就不简单了,里面是大有学问的……”

他就像开了闸似的,竟滔滔不绝地给大队干部讲起了种白菜的技术。他讲得眉飞色舞、头头是道,全都是新东西。都把他俩听怔住了,有点半信半疑,但还是动了心。

当时的户口制度很严格,没有一定的力度是落不上户的,只能按临时“盲流”人员管理。

“也就是多个吃饭的,多记几个工分的而已,派出所不给落户我们大队给落户,人先留下,人才不能走”。有战略眼光的张书记,明确表了态!

“对,就这么办!”袁大队长的态度也不含糊,两人一拍即合!

“就让他去九队,九队的白菜面积大,力量也需要加强,”大队长跟书记研究他的进一步安排。

“谢谢两位领导!让我去哪个小队都行,我保证好好干,当个好社员,我不会让你们失望!”李秀实拍着胸脯,发着誓!

他的第一步迈得很顺利,海格接纳了他,他在海格大队就算落上户了。

大白菜同土豆、萝卜一样,是东北季里的主要蔬菜,一整个冬天的餐桌都离不开大白菜。好的大白菜就紧俏,是供不应求的。地产白菜本应有市场,也本应能赚钱,只可惜以种植白菜为主的海格农民,缺少市场意识,他们种了一年又一年,愣是没种出市民喜欢的白菜来。

听大队领导介绍李秀实有种新品种大白菜的独特本事,九队的三位正副队长吴玉生、李祥、丁万生对他老感兴趣了,特别希望他能给九队带来翻身的机会。

人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靠山不靠水吃什么?海格靠土地、就得吃土地了。进入火红的年代,什么都讲路线,包括农业生产也得与“路线”相挂钩。“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搞其它副业统统是资本主义,谁敢搞啊?那还了得?弄不好都能进‘笆篱子’。咱就老老实地走正道的吧,别冒风险,都平平安安的比啥都重要”。这不是少数人的想法,这是上上下下形成的共识!

海格常种的白菜叫“翻心白菜”,俗称“大青帮”,“扒拉棵子”,比较适合腌制酸菜,产量也不高。国家统一定的销售价格又很低,不值几个钱,农民辛辛苦苦干一年基本上是白忙活儿。上级是不管你挣钱不挣钱的,不挣钱也得种,下达的任务必须得完成,这是路线问题。

种啥自己说了不算,种出来的产品卖多少钱自己也说了不算,受一切围绕计划的体制束缚,农民不穷都怪了。

天上掉下来一位会种白菜的李秀实,他就像一根救命的稻草,都把这个“宝”看成是眼下能帮助逃出苦海的唯一希望。白菜种好了收入肯定能很高,当队长的也只好像赌博,下狠心赌一把,听信这位山东人一回。兴许真能赌赢呢!正像有人说的:“盲人捡绿豆,赶上命好、点正,就套到脚上了!”

当年秋天收完地,队长吴玉生就把一大块不咋肥沃、还靠近很多坟墓的坡地答应给李秀实来年种白菜。李秀实非常感谢队长对他的信任,他借过年回了一趟山东,过完年回来他别的东西什么都没带,只背回一袋子白菜籽。李秀实真的要大干一场了,在他看来,今后能不能在海格站住脚,成败就在此一举!

春天主粮作物的播种很快结束了,生产队的农活也稍稍清闲了一点。一有空李秀实就扛着铁锹到那块地里转悠转悠,抽抽闷烟,时不常的还拿个棍子在地头上量一量,挖一挖。他是在琢磨着怎样整地、怎样打垄,算计着咋施肥,施多少肥,用不用先灌溉,需要多少投入……等等。他还在地边盖了个窝棚,干脆就搬到地里去住了。晚的需照明就点根小蜡烛,像是鬼火,他说是看地的,其实更像个看坟的。

一晃到了6月中旬,该着手做种白菜的准备了。队长见李秀实老实巴交的,怕指挥不动社员,就特意宣布了一条命令:

“种大白菜这活儿,大家都得听李秀实的,他说咋干就咋干,谁要是不听,对不起,那就回家待着去!”李秀实有了尚方宝剑,也就硬实了起来。

“我们是土生土长,海格是我们的家,我们家的事就应该我们说了算!”“是不是远来的和时尚会念经啊?”“可能是队长被忽悠懵了吧?”爱多事儿的一些人凑到一块儿,七嘴八舌、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发泄着不满……

队长让服从刚刚来的一个“盲流”,他们一时还难以转过弯来,有抵触情绪就难免要反应到具体配合上。

种李秀实的大白菜是个细活,必须精益求精,严格按照要求操作。就说施肥这事,施多施少都不行。一次,一个牛气哄哄车老板子很任性地把粪堆卸远了几步,肥量也不足。

“不行,给我重卸!”他的语气有些强硬!。

“多一点少一点能咋的啊?真是给个鸡毛当令剑了,你以为自己是队长啊?有什么好得瑟的,你这个山东‘棒子’,真是不可交!”车老板子气的和他吼了起来。

车老板子发了很大的火儿,李秀实发的火儿比他还大:“不把粪卸足就是不行,我不是跟你作对,我这是对吴队长交给我的任务负责,你不听我的你就马上走人!”

老板子碰到了硬茬,不得不返工,直至满足了要求才算了事。打那以后李秀实的“山东棒子”外号就传开了。

他对起垄、刨埯同样有严格要求,起的垄必须直,宽度也必须相等、符合尺寸。他还在镐头上安装了自制的简易划印装置,边刨埯边划印,确保了株距的一致。播种后小苗出土了,齐刷刷的,都被惊呆了。横看成行,竖看成行、斜看还成行,没想到种地也能种出高层次。

苗好是丰收的基础,李秀实看着这喜人的苗情,他保证每棵白菜最少能长到15斤以上。一算计,这大片白菜少说也得收入几万元,这可是个天文的数字,在过去想都不敢想。

白菜一天天长大,棵棵都壮壮实实的。过了“十一”要收获了,一估产、一称重,不得了了,重一点的都达到了18斤以上。把社员们乐得嘴都合不上了,这哪是白菜啊?这是金娃娃!那些不服气李秀实的也都服气了,不约而同竖起了大拇指,外号也由“山东棒子”改为了“技术员”。比较有文化的队长还给大白菜起了个响亮的名字——“翡翠”。

海格九队的“翡翠”试种成功,第二年,海格大队所有生产队都开始大面积的种植。“翡翠”大白菜很快就火了秋菜供应市场,大庆和齐齐哈尔市内的其它几个区纷纷派人来采购。

想买翡翠白菜,可不是谁想买就能买到。那得先托托人,疏通疏通!有关系的才能拿到秋菜指挥部的调令,大队再酌情落实地块。想买到最好的,不排除上点烟酒之类的小态度。不少企业的厂长主动与海格的大小队长交朋友。海格给他们最好的“翡翠”大白菜,他们给海格木材、钢材、煤焦油等紧俏物资,大队和企业之间彼此互惠互利的合作就建立起来了。

逐步逐步,李秀实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了,有不少人想和他照相留念。不久,也就是“社教”高潮时期的1964年左右,有人发现和李秀实照的合影里,他不是侧脸就是低头,或用帽子遮档住半张脸,在照片上很难看到他的全貌,他咋这样?很多人都一头雾水……

“李技术员,看看你的照片,张张都是低头遮脸的,你是不是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呀?有问题赶紧交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哈哈……”劳动休息时有人跟李秀实开起了完笑。

这玩笑一开不要紧,李秀实吓得立马就瘫了、就跪下了,浑身打起了哆嗦,说话也语无伦次了。

“我坦白,我、我交代,我欺骗了大家,我不叫李秀实,我叫、叫赵光奎,伪满当、当过县的经济长,我出来穷是、是一方面,主要是为了躲、躲运动,山东在搞、搞社教,我怕抓,我怕抓,就、就跑到海格来了。我有罪,我有罪……”

城里的社教运动已经搞得轰轰烈烈,他天天听“半导体”,他的心里防线早就崩溃了。开玩笑的人被李秀实的反常举动给惊呆了,也恨自己没有把门儿的嘴,开了不该开的玩笑,这可如何是好?

从开玩笑开出事儿起,李秀实就变了。这位平日里宁折不弯、很有精神头儿的山东倔人,头耷拉下来了,腰也弯下来了。

伪满时当过官,不是国民党就是日本人的狗腿子,那不就成了坏人了吗?李技术员来海格可没少给乡亲们带来好处,帮助大家赚了那么多钱,怎么能是坏人呢?好心的社员们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公社的革委会为这事专门派人到山东进行了外调,那边说确有个叫赵光奎的人。曾在伪满县政府里担任过官职,相当于现在的县财政局长。他没干过坏事,解放后就回家务了农。自“社教”运动来了后,他就失踪了。至今,山东老家的宅院还空无一人。

经革委会了解,这个真叫赵光奎的李秀实,实际是他们全家一起从山东过来的。他从保险角度考虑,就把老婆孩子安顿在了齐齐哈尔城南的一片平房区里。给她们租了两间房子,嘱咐尽量少出门,防止被别人认出来。由于他没有别的专长,在城里很难混到饭吃。逼得无路,他就硬着头皮带着自己当十几年农民苦心钻研的一手种白菜的绝技,独自来到了他姑表弟所在的海格大队。

在海格的几年时间里,这个李秀实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齐齐哈尔一趟。偷偷给家里送点生活所用,住上一宿就回来。他每次走出来都说到街里买东西或是洗澡或是看电影,也从不和人结伴走,都是独往独来,所以,没人发现他的秘密。

尽管大家知道了李秀实的真名和真实身份,他的头还被扣上了历史反革命和坏分子两顶帽子。善良的海格社员们依旧叫他李技术员,有疑难问题继续向他请教。不仅没人歧视他,反而都更同情他、更愿意帮助他了。有不少人送他吃的、用的,带回给家人。生产队的几挂马车常在附近的砖厂拉砖,赶车的老板子们每天都把半截的砖头检回来,久而久之就积攒了好大一堆砖头。九队社员出工出力,给他盖了两间漂亮的土坯内墙、用砖头包面的所谓砖房。这在全屯儿还算是第一家民居砖房,乡亲们在用良心和行动感激这位给海格带来经济大变化的人。

1979年,中央下发文件,按照文件精神所有被戴上“地、富、反、坏、右”帽子的人都摘掉了帽子。被摘掉“帽子”的李秀实,终于能和大家一样平等、有尊严地劳动和生活了。卸掉了包袱,一夜间,仿佛他就年轻了许多许多……

1990年,年近七十的李秀实他遭遇了不幸,匆匆离开了海格这片土地……

那天齐齐哈尔钢厂的汽车来买白菜,在地里装车时有一棵白菜掉在了车轮下。他怕压坏,就想把那棵白菜抢出来。不料被车刮倒,汽车从他身上轧过,导致内脏重度损伤。经医院全力抢救,也未能挽回他的生命

他留下了他的爱、带着眷恋,撒手人寰……

李秀实他改变了海格人落后的种菜习惯,他种的白菜让海格大队闻了名,也让海格大队的农民致了富。他用他的全部心血,精心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成功地种出了“翡翠”大白菜。而且他的“翡翠”大白菜,就如同他的做人,经历了二十多年名声不倒。

在富拉尔基我算是农业战线上的一名老兵了,从生产队时期就与农民打交道,踏遍了农村的每一个角落。关注农业、全身心服务农业是我的第一职责。我一直为我们有先进的城郊型农业而自豪,也一直为能有“翡翠”大白菜这个远近闻名的品牌而对它沾沾自喜!

我来到富拉尔基时,海格大白菜已经名声大震了。遗憾我太稚嫩,跟李秀实没有深的交往。没交成朋友,他却成了我学习的样板,他的精神始终激励着我,鼓舞着我……

几十年过去了,海格人没有忘记他,在心中已立起了一座永久的碑:来自山东的硬汉、创造了翡翠白菜的神话、带动全屯儿农民致富的功臣——李秀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uvxbkqf.html

讲讲我们“翡翠”的背后故事的评论 (共 12 条)

  • 淡了红颜
  • 雨季
  • 已轫
  • 诗心云卿
  • 雪
  • ╮蜜糖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拜读新作,问好老师冬安!
  • 剑客
    剑客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并推荐阅读!
  • 诗心云卿

    诗心云卿英雄不只是那些被写进书本和被歌颂的才是,况且有的还是假英雄,过去就出现了被列入课本的杀人犯刘学宝,一时间被当成英雄成为人们学习的榜样

    赞(0)回复
  • 雨季

    雨季回复@诗心云卿:谢谢朋友光临关注!祝好!

    赞(0)回复
  • 敬萱

    敬萱好文!语言朴实,人物形象,情节跌宕,引人注目,生动感人,值得阅读。

    赞(0)回复
  • 雨季

    雨季回复@敬萱:谢谢静萱支持鼓励!祝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