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温故发育

2020-03-07 15:17 作者:倪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几天剃毛剃上瘾了,先是剃了平生第一个光头,感觉跟尔康哥哥有得一拼,信心大增。接着,我把腋毛也剃了,虽然留下一些毛桩子,但到底是清爽了很多。此刻,我的瘾好像又要发作了,我的右手不自觉的抓住了我修鼻毛的折叠剪刀,接下来,不可描述,你懂的。这两天,我的身体有了一些异样的感觉,下面刺挠刺挠的,不痒,稍许有些小疼,我开怀大笑,这不就是发育的感觉,这不就是15岁的感觉?

孩子的发育,像是打麻将,一切都是慢慢的,体毛慢慢生长,嗓音慢慢改变,个子慢慢增高。量变日积月累,不显山不露水,隐秘而平静。

去恨,去接受被拒绝的伤害,去接受被怒火中烧的煎熬,唯有如此,才能感到自己活着。我有多久没有附耳子芍的胸口,听她雄壮的心跳,如同那年我们在威夷的沙滩旅馆的阳台上说话,海风把浪与沙滩的情话一遍遍递到我们耳边,我说的话子芍听不见,子芍说的话我也听不到,我们的耳朵都驻扎了卫兵,可是不要紧,我表达的子芍都明白,我明白我爱上了这种不在乎被听见的交谈。

我的15岁,如果说是一个蜜枣粽子,子芍就是那颗蜜枣。说到这里,我必须特别强调,我在我15岁的时候家里很穷,难得吃粽子,热爱粽子里的蜜枣。

然而,这颗蜜枣住在我的好兄弟大荣的粽子里。你以为我要写一个三角恋的故事,并不是。我有20年没有见过大荣了,我想他了,为此,我必须让他来到我的小说里,虽然他姓大。我的小说都是靠大拇指一个字一个字击打而来的,兔子的尾巴长不了,所以大荣注定不会在我的眼皮底下蹦哒太久。在那个贫乏的年月,大荣每天的零用钱竟然有一百块,每天都有轿车接来接往,重要的是子芍对九三快打上瘾了,可谓女生里的一股清流,然而她家比我还穷,她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暗恋她,竟然到处放风,我要是能还了她欠游戏厅的债,她就做我女朋友,我欣喜若狂,毫不留恋的卖掉了脖子上的银项圈然后用卖来的钱买了一个假货戴在脖子上应付家长。我以为我的痴心会换来柔情,并没有。大荣给了她一辆四驱车,她成了大荣的女朋友,我成了他俩之间的邮差,每天身上38度6充满了电流。我不得不说,我是一个好孩子,得不到的,我从不牵肠挂肚。我的唯一改变就是,以前帮大荣写作业,此后,既帮大荣也帮子芍。我也不吃亏,别人吃蒸饭榨菜,我跟他俩在游戏厅餐鱼顿肉。

据我所知,他俩也好像没干什么让我接受不了要死要活的事,不过是拉拉手,亲亲嘴,对我构成不了致命伤。当然,据我所知是有局限的,多年以后,子芍告诉我,她当着大荣的面脱过裤子。这个事,让后来的我,很难过,难过到在课堂上,莫名其妙的大发雷霆,吓到了学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子芍的堕落源于她的父母在我15岁那年去上海打工了没人看管。我好像到现在还没有描述子芍美貌。说她眼睛多大,皮肤多白,胸脯多挺,好像都不够精确,这么说吧,她像酒井法子。

子芍的爸看到子芍初二第二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单之后,抽出皮带痛扁了他不学好的15岁的女儿,毅然决然的给子芍办了留级。

后来的事,枯燥乏味,根本没有留存在我的记忆之中。他俩有没有分手?有没有为分手而痛哭流涕?我不得而知。有一年我和妻子去夏威夷度假,在咖啡厅我认出了她,她说的英文还带着江坝腔,很好分辨,她说了很多话,我都没有在意,我一直委婉的表露我想睡她的意思,她佯装不懂。当然,那天晚上,我的时间是花在她的宾馆房间里的。

我一直期待能与她重逢,目的并不是为了能再睡她一次,我是个好男人,做过什么坏事一秒钟就能忘干净,跟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这真是天赋异禀。我感觉夏威夷的浪有自动删除的神功,反正我是不记得了。

我一直觉得对不起大荣,我承诺过要和他一起上职中,我背叛了,我上了重点高中,上了重点大学。

我常常看着15岁的儿子,发呆,我的孩子会遇见大荣的孩子吗,会像我们一样歃血结拜,还是会一见钟情,如果可以这样,我心里的内疚,会好一点的。

儿子,你裤裆里是不是长毛了,硬硬的,刺刺的?

爸,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发育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snzbkqf.html

温故发育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残影
  • 倚石老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