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阿清

2020-11-17 18:44 作者:瑶家园艺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吃完午饭,出门,来到代销店路口,正好碰上阿元。

“又去做什么啦?”我问。

“阿清老是催我去把那些模板垒好,不来一下子她又骂骂咧咧,烦死人了。开三马得几块钱全部拿来帮她弟起房子,家里所有开支就靠我这点工资,有时候急用了还问我要。她老弟懂得想还好,什么都不懂,差不多三十岁的人,整天在外面浪来浪去,专干偷鸡摸狗的事情,坐牢是家常便饭。阿清帮他起这个房子他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帮忙了。阿清不好好用心开三马,整天就想这里,好像起得一个房子她老弟马上变成一个好人一样。”阿元滔滔不绝地说。

“诶呀,有什么办法,只有一个弟弟,做姐的肯定操心一点啦。”

“最烦她事事自作主张,老家那里她总想当老大,指挥她父母,指挥她姐妹,在这里也想当老大,想做主,想指挥我,想控制我。”

我笑笑,说,那你忙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阿元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有四个要好朋友,亲如兄弟,情同手足。以前我们一起在几个厂里做工,但去年新公司倒闭后,我们就分开了,谋哥滑里滑头,去一个公司做销售代理,大院生产技术过硬,在一个油茶厂任生产主管,阿元文秘知识丰富,去一个香猪场任办公室主任,只有我没去找工做,租几分地种点花,白天养花卖花,晚上开三马挣点生活费。

一个晚上,我正从车站往广场方向找客人,一辆三马从我左边赶上来,几乎是逼着我停下。

“木公木公,你看看,你看看,阿元酒醉尿裤子他自己都不懂,还不废?”阿清急急地说。

阿清就是阿元的老婆,性子是比较急的。

我靠边停好。

阿清这样说,我也没回话,我们兄弟谁几斤几两我们很清楚,阿元是好喝一点,但你要说这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办事稳稳妥妥的人喝酒尿裤子我是不相信的,这绝对不可能,肯定是阿清为了阻止阿元喝酒使了什么诡计。

我探头往车里看,微弱的灯光中,阿元老老实实、端端正正地坐在车里,眼镜略微反一点光,牙齿露白,轻轻地说:“不要相信她。”

我当然不相信。

阿清下车,用手往阿元裤裆里探一探,说:“你自己摸一摸,闻一闻,是不是尿。”阿清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木公你摸摸看。”阿清显然又气又恨又好笑,也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脸上一会干一会笑。

“怎么一回事啊阿元?”我问。

阿元嘻嘻笑,说:“今天我们应几个部门的要求,把小猪送到贫困户家里,后来我们在主任家里吃饭,喝了一点酒,回到城东这里,他们下车都走了,我想坐下来休息一会才打电话给阿清过来接我,我就坐在花圃护栏上,哪里知道旁边有一滩水,把我裤子弄湿了,我站起来,想坐到别的地方去,不小心跌了一跤,把东西甩到一边,几个路人扶我起来,其中一个人认识我,就打电话给阿清过来。”

阿元说话清清楚楚,条理分明,我是不相信他尿裤子的,但我没说什么,从平时阿元的诉苦来分析,我认为是阿清想多说阿元几句而找一个借口而已。

我笑笑。

“这个人废了。”阿清说,然后上车,启动车子,走了。

过两天,我见到阿元,问是不是真的尿裤子了,阿元说:“哪里哪里,阿清见我喝酒多,想整我,就说我尿裤子。妈的,这个女人,什么都是她说了才算,烦完。”

“女人嘛,总啰嗦点的。”

“我真的很烦阿清,我妹小孩阿涛来县城读书,和阿东一个班,也在我们家吃住,阿清买东西回来,我发现几次她拿去房间放,有时候趁着阿涛不在或不注意,偷偷把东西塞给阿东,我骂了她几次。”阿元说。

“这样肯定不行,对两个小孩都不好,你妹妹知道了也不好。”

“她哪里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我家个个都对她有意见。”

“我也觉得。”我说。

我们聊了一下,散了。

说实在话,我觉得每次阿元见到我他都滔滔不绝地说阿清的不是,难怪两人离过婚,阿清又自己跑回来找阿元,阿元拖了一年多才勉强同意领结婚证,看来这个女人问题真不少。

农历六月初六是个小节,阿元说平时节日我们都是各过各的,这个小节日我们聚一聚吧?大家都同意。到时间我们夫妇俩一同前往阿元家,因为我老婆和阿清都是开三马,两人也是好朋友,阿清邀我老婆一起去。

进家,我们见到了阿元的母亲,老人家正从靠里的床上下来,佝偻着背,我们打招呼,一同往楼上走,我老婆想扶老人,老人家说自己可以上,不用担心。

听阿元说母亲来跟他住,已经一个多月了。

客厅、饭厅都在二楼,阿元和阿清把饭菜都准备好,谋哥、大院及两个兄弟都已经到,就等我们。

我们入桌,但老人家没过来,待在客厅里,阿清打饭菜过去给她,我和老婆不同意这样做,节日节日,是大家欢乐相聚的日子,没有老人家哪来的我们,必须叫老人家一起过来,否则我们吃这餐饭不舒服。

阿元笑笑,站起来,过去拿老人家的饭菜回来,老人家跟在后面。

我们两公婆心中都不悦,因为我们从没这样待过老人。

饭后回家,老婆说可能阿清真的不行,怎么这样对待老人,一点良心都没有,阿元也是,让老人家一个人在那里孤独地吃饭,好像没有儿女一般,那这样还要儿女做什么?我说平时我们多说阿清几句,你说我们对阿清有偏见,你看见没有,不错吧?老婆默默无语。

几个兄弟中,混得最不好的应该是我了,有时候几天都卖不出去一盆花,晚上出去开三马也只挣得二、三十块钱,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好在老婆没有那么责怪我;混得最好的应该是阿元了吧,香猪场的工作不用他天天去,去也是半天而已,要一些数据完就回来,公司一辆面包车由他开,来去自由,这样,他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他在保险公司找到一份工,也没有固定的时间,他是蚂蟥两头咬,两头都有收入。可是却在这种情况下,阿清说开三马不得钱,把三马卖掉,外出打工了。我们都大骂阿清不懂做人,阿元两份工,如果她好好开车,一家人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阿元说主要的问题是阿清看不惯他把母亲和侄子带来一起生活。

诶,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一个星期六下午,阿元打电话问我吃狗肉没有,我说吃啊,他说那一下子过来。

六点钟左右,我过去接上大院,直往阿元处走,才打开门,狗肉香味便扑鼻而来,两人哈哈大笑。

进到餐厅,一大锅干锅狗肉正在腾腾冒气,阿元在厨房里煮东西。

“谋哥说有事不得来。”阿元说。

“诶,他那个人一天飘一个地方,说话又没一个准,谁知道现在又在哪里,说在柳州,弄不好一下突然敲门进来,神出鬼没的。”大院说。

阿元的母亲、阿东吃一会就饱了,只有阿涛在大口大口地吃东西,我们三人边喝酒边聊天,越喝越起劲,后来阿元说话舌头都打卷了,阿东跑过来说:“,不要喝那么多呢,一下又尿裤子。”

我们两个面面相觑,我们真的不敢相信,原来阿元喝酒真的尿裤子,我们不知道而已。

阿元坐在一旁显得有点尴尬,回阿东道:“去去去,不要乱说话。”

我们再聊一会,告辞出来。

看样子,那晚在城东阿元是真的尿裤子了,阿清说的是真的,只是阿元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从来没见他尿过裤子,因此他说什么我愿意相信什么,根本不把阿清说的话放在心上,甚至还责怪她,

我晕晕沉沉地回来,刚想开门,就听到老婆在客厅里大骂阿威:“买多少吃完多少,一点都不留,哥哥一点都不得吃,想吃那么多明天叫你爸爸寄钱来买,我没有那么多钱。”

阿威是内弟的小孩,读初三了,从小学起就来县城读书,跟我们住。这小子有个特长,吃水果特别厉害,一次可以吃两、三斤李果外加半个西瓜,我老婆买果回来一般不超过一个钟头,无论你放在冰箱里还是纸箱里他都能找到并且吃个清光,我小孩很少得吃,我老婆骂他多次,也教他多次了,但他都当耳边风。我老婆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现在这小子又这样,自然就大炮一般乱轰了。这倒使我想起阿元说阿清藏果的事,平时我们去吃饭,阿东吃饭就像吃毒药一样难受,被他妈妈逼着吃也就把一口饭含在嘴里半天都不咽,更不要说吃果,看见水果好像看见石头块一样,而侄仔阿涛每餐必是两碗以上,几个棒腿几乎都是他包,吃水果跟我们家阿威一个样,难怪阿清要把果收起来放在房间里,这也没有什么错,说起来应该还是阿元的错,阿元没有好好教育阿涛,也没有像阿清一样护和关心自己的小孩,而是一昧地责怪阿清,你自己想想,一个女人,辛辛苦苦开三马得几块钱,本来想买几个果给自己的孩子吃,却被别人的孩子吃完了,心里不气吗?我们都没有换位思考,我只是一昧地附和朋友而已,朋友说怎样我就跟着说怎样,没有从对方的角度去看问题,丧失原则与立场。

想到这些,我心中豁然开朗,开门,上楼。老婆还在喋喋不休,我劝说:“阿威牛耳朵厚得很,下次买少点,或者分几个地方放。”

“分多少个地方放他找不到?厕所马桶里他都去找。”

阿威坐在一旁玩手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又和他说一些做人的方法和道理,他头也没抬,懒懒散散地好像差不多断气般应几声嗯嗯,说实话,如果是我的小孩这个态度我不摔手机也会大骂他一场的,可他是内弟的小孩,我不能。

时光匆匆的又过了半年,我们在花园里聊天,天南地北,风土人情,无所不谈。当我们谈到有些地方男女不同桌吃饭时,阿元说:“不要说别的,他们老家现在都还有很多老人还保持这个陋习,男人不让女人同桌,有的女人自己不愿意同桌,就拿我母亲来说,刚来时有客人来她是不愿意同桌的,她一定要去客厅吃,直到那晚木公你们那样说她才来,现在思想有了很大转变。”

我心中暗暗叫苦,也暗暗骂自己,当初为什么认为老人去客厅吃饭就一定是阿清所为呢?

就在这次聊天后不久,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我接到阿清的电话,说阿元翻车脚断,躺在医院里几天了,阿元大哥刚打电话给她,她现在在浙江,可能晚一点才回到。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问阿清,并且了解阿元住院的铺位,立即打电话给大院和谋哥,我们直奔医院而去。医院里,阿元还打氧气,据他大哥说阿元没有生命危险,但还必须吸氧,左小腿两处骨折,膝盖骨粉碎,稍好些就动手术。

阿元的几个哥嫂知道是阿清打电话给我后,脸上都表露出对阿清的极大不满,甚至是鄙视和愤怒,他们认为如果阿清不出走(他们认为是阿清容不下老人和阿涛而出走),阿元就不会分心而翻车,总之,一切不幸都是阿清造成的。

过几天,手术完成,我们再去看,阿清满脸是泪,但阿元的家人都没人理她,可以说不屑一顾。

这次事故,花了好几万块钱,好在阿元缴有职工意外险,自己做保险又买一份事故险,两个合计差不多报销完,减轻了好多负担。

阿元出事,或许真的与阿清出走有关,他一边做两份工,一边又要照顾年迈的母亲和上学的儿子,非常劳累,但与他饮酒应该不无关系。近段他喝酒比较多,有几次打电话约他喝茶,他都说喝酒了,开车好像回到县城了,但不是很确定,必须凭记忆马上回家,否则一会走不了了。我们也劝告他多次,这样太危险,他说没事,他有分寸,有把握。

过一段,阿元好多了,也回到家,我们去看他,问他是不是喝酒了开车,他还是笑嘻嘻地说:“喝了一点,那天上午几个领导去检查工作,我陪他们喝几杯,后来我自己开车回来,可能中午太困,又喝了一点酒,翻车了,车子夹进两株树中间去,把我的左腿夹住,我动弹不得,伸头出车窗喊很多过路人,让他们帮我报警,可是没人理,后来有几个人过来想帮把我拉出来,但腿被夹住了,他们报了警。我记得消防队也来了,看到他们锯树,但后来我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诶,我都说了,不要喝那么多酒,你就是不听,还经常说我想控制你,想做家主。你一个月两千块钱,我开三马又不得钱,我不出去,全家人就等那两千块,怎么过?哪里想到一出去你就出问题。”阿清说。

阿元没说什么。

我们惊呀地问阿元:“怎么才两千块?”

“两千块是保险这边的,香猪场那边头几个月工资正常,后来一拖再拖,到现在欠我工资三万多块,出这个事故老板也没来看我,车子也报废了,好了以后可能要有一场官司要打的。”

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为阿元经历了这次灾难应该没事了,可谁知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阿元翻车才过一年多,走路都还没正常,一天晚上,突然跌倒在厕所里,家人都以为是腿的问题引起的,没有在意,过几天发现问题严重,拿去检查,竟然是脑溢血,以为他活不了了,惊奇的是他居然又活了回来!现在都可以走一两个公里活动锻炼了。

一日,我正在花园里休息,听到阿元的声音:“下多,这些草长得太疯了。”

我爬起来,往外看,阿元正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雨水太多,草长得太快,除草剂又用不得,留它了。”我答。

我拉过凳子,阿元坐下,我们聊天,一会,阿元的电话响起,他接过,答道:“我在木公花园里,我走过来锻炼锻炼。嗯-----嗯-----,二十分钟这样你才过来吧。”

“阿清?”我问。

“嗯,她问我在哪里,不放心,说一会过来接我。”阿元答。

我们再聊一会,听到公路上有人连续按喇叭,我们就翘头看,阿清穿一套乳白色连衣裙,像一位新娘一样坐在摩托上,往我们这里看。

“我老婆来了,我回去了。”阿元说。

“你老婆很爱你的。”我说。

“也是。”阿元笑笑。

我觉得阿元并没有真正感觉到阿清对他的爱。

作为最好的朋友,我希望阿元用心去体会阿清对他的爱,要用自己的眼晴去观察,用自己的心去想,不能让我们旁人来告诉他。

一会,阿元到公路,上摩托,阿清转车头,仙女般把阿元驮向远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hlxbkqf.html

阿清的评论 (共 4 条)

  • 轻风伴月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