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佳疏二题

2021-04-27 18:02 作者:清风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佳疏二题

文|辛淑英

波棱

得趣“波棱”,苏东坡的《菜》诗中:“北方酷寒今未已,底波棱如铁甲”。春生万物,被雪掩没一的波棱,虚寒里开始绿挺生长。由此猜测苏轼对遭逢的不测暂且释怀。其实“波棱”就是我们通常吃的菠菜,还有更好听的:鹦鹉菜,波斯菜,赤根菜,波斯草。名讳多,便知是外来物种——两千多年前由波斯作为贡品传入中国。

植物有如此些好听的名字不多见,偏偏还有与之相随的传奇故事。一盘波斯菜放在唐朝的宫廷宴席上,多么碧鲜,皇帝和大臣们都吃。因为他们吃丹药,据说波斯菜可化解吃丹药带来的不适感,助羽化。其中一人,看着那盘菜,馋涎欲滴,恨不得趁人不备用箸一扫而光。此人非等闲之辈,乃高级官员魏征,等不及了,宴席偏就迟迟不开,有意吊他胃口,馋相给人尽知。

原来果真是一计。魏征为人耿直,不分场合爱挑剔唐太宗管理朝政的毛病,说他这么做不行,那么干不中,侃侃而谈,弄得皇帝在众臣面前难堪。皇帝也是人,未免小心眼,表面上没什么,心里却滋生怨恨,他要整治这个不会说话的“乡巴佬”,问体己的大臣有何办法?那人献计,吃波斯菜啊!都知道魏大人特爱这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皇帝问魏征话。魏征心事全在那盘绿莹莹菜上,哪顾得上回皇帝的话,答非所问。皇帝也不怪罪,就计说:“原来魏爱卿不爱吃波斯菜,那就撤掉!”魏征这才回过神来,羞愧中慌忙手扯衣袖拦住不让撤。后来领会了皇帝的用意,对自己的口无遮拦便收敛了许多。

时间飞到乾隆年间。乾隆微服私访到一处,饥渴难耐,寻得一村户中用膳,当然不能白吃,多出银两,村妇自然乐意,到屋后园子里拔了青菜,油煎豆腐加水和煮。豆腐金黄加碧绿的菜,不光好看也好吃,皇帝吃得汤水不剩,赞不绝口。当问菜名,村妇笑曰:“金镶白玉板,红嘴鹦鹉哥。”皇帝大悦,之后封村妇为皇姑,乃她人生的一大造化。

通常豆腐不能和菠菜同煮,菠菜富含丰富的纤维。《本草纲目》中有:“食用它通血脉,开胸膈,下气调中,止渴润燥。此菜酸性。”与豆腐中富含的钙质结合,引起钙流失。

早年的乡下,过完年,储存的白菜萝卜都吃完,再没什么菜可吃,原野里光秃秃,唯有园地里被枯秸覆盖的菠菜,紧贴地皮绿莹莹椭圆小叶指长。客人来,父亲让我去挖些,择去枯叶,短根不除,洗了开水焯,颜色翠绿,根儿粉嫩,捏撮盐、蒜泥、滴上香油拌了作为他们的下酒菜。清香的味道浓郁,满屋子都是。

一次,发现园地里菠菜少了一大截,就知道有人偷了,娘气不过,想到村街上骂,父亲没让。即便是吃了谁会拾挨骂?都知道吃菠菜耳清目明,再说乡下人过日子,看谁家比自家多什么眼红,偷了占为己有,才心安。

另有一年,农田里耩上麦子,父亲又让我把菠菜种撒在麦田埂上。仔细地种上了,想着不久会有嫩绿菠菜芽长出,等葱翠满田埂,过年时吃。可是一直到立冬,一颗菠菜不见出,父亲究其原因,我干急一句话答不出。那一年的冬里尽做了,梦着田埂上的菠菜绿油油,我割呀割不完。春天了才长出,不是种子问题,是因为我种得太深。

想菠菜原是一种草,波斯人发现可食之,便留种种植。有僧人带着种子,踏过雪域高原,完成通关的使命,使这种名讳之多的植物,时间里葳蕤久了,便多了些烟火气。

芹菜

临春节去菜市场,发现芹菜的生意火爆,我也瞬间有了把这碧翠带回家门的欲望。

随走到卖芹菜的农用三轮车前。芹菜根须上有泥土,起早从棚地拔的?很嫩,掐一下汁水涌出,比别处的便宜,所以买的人很多。一双双手伸向芹菜捆,一捆十几二十斤重,都要不了那么多,挑捡棵大挺直的,对小棵的不管不顾。芹菜易折。卖芹菜的光顾着称称了,等他发现车周围地上的芹菜乱糟糟都是,心疼不已:“我的芹菜,我的芹菜!不卖了!”随之“咔哒”关上电子称。很多人怀抱芹菜围他跟前,他脸愁苦,稍作沉静,又打开电子称开关。为什么不来个帮手?纷纷问他,他低头不语。

“这么一大车芹菜,得很多人手去拔?”我轻声问卖芹菜的。他看称,泥污的手在围裙上抹抹,收钱,找钱,摆正二维码牌,头不抬地说“雇的村里的中老年人”。也是,年轻人都到外地打工,年长者就家门口干些零碎活,一天几十、上百元,活动了筋骨,日子也滋润了。

想他们劳动的情景,如画里:棵棵芹菜小心拔起斜抱胸前,湿漉漉芹菜叶子扫拂脸,痒酥酥,浓浓的芹菜味冲鼻,但不忘相互打诨,一抱抱芹菜合拢,有人专管用浸湿的草绳捆扎,像捆扎麦个子。不过面前是碧嫩的芹菜。

我不好意思像那些人专挑拣车上成捆的芹菜,要不了多少,就在车下捡挺直的,卖芹菜的看出来,冲我呲牙笑,称称时把零头抹去了。回家来一捋头发,有小坷垃落下,自然是挑捡车上芹菜的人弄的,没恼,觉挺有意思,亲近泥土就像亲近父母。土坷垃里有芹菜的余味。

这青绿的植物原来时间里葳蕤已久。

《诗经·鲁颂·泮水》中:“思乐泮水,薄采其芹”。“泮水”,泮宫之水。古时学宫有泮水,也即现在高等学府中的池塘。芹谐音勤,勤是勤勉,可补拙。说的是鲁国学宫,不知从何时起,读书人若中了秀才,到孔庙祭拜时,先到学宫旁池塘边采撷芹菜插衣帽上,浸染芹菜的清香,才算是真正的读书人。

少年后,一个叫李贺的诗人长安城头回望骊山,吟哦“蜀王无近信,泉上有芹芽”的绝妙诗句,笔下犀利,毫不犹豫地将一种植物葳蕤于荒芜人际的华清宫的宫苑池畔,让“繁华事散逐轻尘”的一片凄凉冷落中布满春意,意在嘲讽唐玄宗逃避入蜀,使寻常的植物有了与一个消亡的时代叠合在一起的机会。

与李贺借芹菜抒发胸臆相比,芹菜到了落魄的苏东坡手里是日常,他爱芹菜爱到骨髓。苏东坡被贬至黄州,偏远,生活条件极差,为了生存,在东山坡开辟荒地,种庄稼植果疏,自称东坡居士。庄稼绿油油,不断抬高他的视线,果树开花,引鸣蝶舞,菜蔬畦畦肥绿吃不完,便欣然,承认“一份耕耘,一分收获”的道理,四书五经,孔孟老庄这时暂且高搁蒙尘,他乐意观赏的是面前的天然大书,有着痴迷的心态。《东坡八首》便此情景而生。其中一首专写芹菜:“泥芹有宿根,一寸嗟独在;雪芹何时动,春鸠行可脍。”这就是苏东坡的胸襟,即便人生的最低谷也保持乐观心态。隔着陈年风尘,我仿佛看到他手拿芹菜,春昼里井畔冲洗、水声淙淙如音乐作响,甚至脍炒时,氤氲里香气可闻,炒好入盘,条件不佳,也可能是粗瓷陶碗,再不好,搁现在也成古董。倒一杯自家酿制的米酒,呡一口,夹起一箸芹菜入口,嚼,咿——呀!快意的神情着实忘了受辱,背景淳朴的画面,着重得越发清晰。对一种植物爱之深切,兴味盎然地在诗后又补记:“芹芽脍,杂鸠肉为之”味道无比鲜美。

《神农本草经》中:芹菜有保血脉,益气和胃作用;《本草拾遗》中又说:芹菜茎叶绞碎取汁,去小儿暴热。芹菜有药芹的美誉,名不虚传。

但芹菜各地而生,有水芹和旱芹之分,味道也略差异。有个故事说,一个穷苦人很爱吃芹菜,把芹菜推荐给乡间的一位富人,谁知富人食后引起胃肠不适。穷人的好心换来一顿埋怨,很愧疚。

朋友圈常看到盆栽的芹菜在阳台,碧青养眼,要紧忙了,朋友说拔几棵和土豆丝相配炒,味道不错。还说摘下的芹菜叶开水焯,颜色翠绿,入碟,放一撮盐糖,淋上芝麻油,吃起来,清爽味美。

早年乡间,冬天只有白菜萝卜,吃到青菜难。为客人来,丰富酒肴,我家也是过年时买芹菜,怕冻,母亲放盛过化肥的塑料袋子里,立灶火窝墙根破棉絮罩上。想吃顿芹菜馅饺子,母亲取出些,摘去捂黄的叶,水盆里洗,案板上码齐,切碎,剁馅。调和时,她说得顺着一个方向搅拌,馅融合,吃起来香。

做人何尝不是如此?一生得有个坚定的目标,如果今天干这,明天做那,浪费时间,也成就不了大事。吃饺子吃出一番做人的道理,这是事先没想到的。

如今,芹菜像韭菜,黄瓜,西红柿,茄子一样,四季里有,是百姓餐桌上的家常菜。与小时候相比,也更爱吃芹菜,芹菜的清香,最适合与熟牛肚相配爆炒,能吃辣,放点朝天椒,吃起来香辣过瘾。芹菜炒五花肉丝,芹菜炒香干,芹菜焯过和煮熟去内皮的花生仁、姜葱丝、香菜、芝麻油、调味品,凉拌,都好吃得很。中国作家兼美食家的汪曾祺,在《后十年集》里写了些美食做法的文章,哪怕再寻常的大白菜,到他手里皆成美味,客人赞不绝口,可唯独写芹菜的没有,可能不爱这口。

此刻,我手里拿着集市上买来的芹菜,叶碧鲜,茎杆挺直,水灵灵外侧发亮,内侧浅显长长的凹痕。

便想说,好的芹菜,必须经过人的手,才能在日子里葱郁。没有人的照拂,再好的芹菜,也长不出诗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sanwen/vorjdkqf.html

佳疏二题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雪
  • 今生依梦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篇好的文章不要求句句精华,你只要有三两句能够打动人心的话那么这篇文章也就算大功告成了!我们写文章的最终目的是惊醒世人借此来让人们弃恶扬善多做好事!为此希望大家都能够细心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和治国方针从而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并且能够多多写出一些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