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各施其责·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53章

2021-01-10 11:19 作者:奇书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53章 各施其责

话说那天香到了儒生老板办公室。

二人没聊几句,就听到外面打了起来。

二人赶紧跑出来,小混混们一看到香爸,一轰而散,被打了脸蛋的迎宾小姐,捂着脸蹲在地下嘤嘤的哭着,蒋科和一个不认识的姑娘,正气愤又关心的陪着她呢。二人急忙扶起迎宾小姐,好言好语的劝着,问着……

“如山古玩”店的蒋老板,儒生与他并不太熟。

对这个总是自诩为“幼儿学”,平时里颇具清高自负的退休老头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同样清高自负的儒生老板,从骨子里看不起他,将其视为松江古玩一条街上,许多明明是门外汉,却偏来装儒雅的众小古玩儿中的一员。

除了平时偶而碰到相互寒暄客套外,基本上没来往。

现在一看,再一问,儒生立即热情的迎上了去。

“哎呀蒋老板,多亏你打抱不平,拔刀相助,谢谢谢谢!”蒋科摆摆手,淡淡到:“散步正好看到,都是街坊,不出助手对不起同行的呀。说实在的,还多亏了这位姑娘,”

儒生从迎宾小姐嘴中得知。

尽管蒋老板打抱不平,出手相助。

可是,如果没有这陌生姑娘,勇敢喝斥那几个小混混,并把迎宾小姐与其隔开,迎宾小姐或许更要被混混欺侮。因此,儒生又热情地握握姑娘的手致谢,并邀请二人进经理室小坐。

蒋科摇摇头,轻蔑的冷笑着。

“不进啦,还得忙自己那店儿。再说,我看到某些人出现,纵然想进去也不进去了的呀。”

香爸一口唾沫啐过来:“我呸!我想看到你这个老东西?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样的呀?”蒋科上前一步,可忍住了,冷笑到。

“几十年前结下的叶子,七老八十了还记着?香爸,你完全老了呀。儒老板,有空聊,再见!”

“蒋老板,再见,有空聊。”

蒋科离开,那姑娘也告辞,可儒生却笑到:“姑娘,你刚才说你要到人才市场,莫非你才毕业的呀?”姑娘点点头,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毕业即失业,中国教育和就业的悲剧呀。”

儒生朝店内挥挥手,诚恳的邀请到

“姑娘,如果不嫌我这店小,就请讲店看看,聊聊如何?”姑娘略一迟疑,就进了店。

原来,开门之前,迎宾小姐照例笑盈盈的站在门前,迎接客人,并观察从地铁出口出来的潜在客源。不想,这几天一直在磨磨蹭蹭,寻衅闹事儿的几个小混混,直接对着她来了。

本来呢,几个小混混虽然天天来折腾。

可对迎宾小姐倒满尊重,至少还没故意招惹她。

可就这样,迎宾和店里的女店员们,都惶恐不安,工作热情和主动性,都下降了不少。正陪着香爸心照不宣熬鹰的儒生老板,虽然看在眼里,着急却也没办法。

一是香爸不按规定出牌。

就这么不哼不哈的天天报到,实则是骚扰。

早搅得他心烦心慌,可手稿的卖与估价之间,这么纯粹暴利的价差,却让他无论如何不可能退给香爸,只有这么慢慢与其周旋。

二呢,生意虽然清淡。

可毕竟是在做生意,也稍有薄利。

而且,像上次那样狠狠咬到一嘴,一件罩十年的机遇,还天天存在,并可让儒生古玩老板的身份,货真价实。可如果小混混们继续这样闹下去,这些年轻女孩儿难免吓得辞职跑掉,事情就更麻烦了。

如果连这个费尽自己毕生心血的“文山书海”古玩店,也没了,自己还能做什么?

所以,他早就在转动着脑子,预防万一。

没想到,他所担心的和希望的,一并来了。这让他即高兴又伤感。果然,被女店员们围着劝慰的迎宾小姐,哭哭啼啼的提出了辞职。儒生苦苦的劝一歇,见对方真是铁了心,只好答应。

而那个打抱不平的姑娘,则正在店里看得津津有味。

儒生老板又给一个自己视为心腹的女店员,使使眼色。

那女店员便上前陪着姑娘,为其讲解,回答她的提问……这边儿,迎宾到底办完了手续,揣着儒生老板结算的工资,退还的押金,眼泪汪汪的和众姐妹告别,扬长而去,不提。

坐在一边儿的香爸,一直不吭声呷着茶水。

这让儒生老板实在忍耐不住,没了好脸色。

“香爸,是不是闹得过份了点呀?”“这些小混混,是过份了点,”香爸拿腔拿调的呷一口三花,吐吐茶水里的茶梗儿:“依我说,你早就不该容忍,找几个人教训教训这小混混,或者干脆报警,”“是呀,我如果这样做,你是蛮赞成的呀,”

儒生毫不客气的嘲讽到。

“可我是守法经营,坐地开店,不能这样的呀。所以,只好求到你老人家面前了哇。”

香爸不解的眨巴着眼睛:“求我?没用,又不管我的事儿。”“不,管你的事儿,”儒生不打算再与其周旋下去了:“小混混不都叫你师傅的呀?只要师傅出面打个招呼,”

“对不起,小混混还都叫你老板呢,”

香爸一嘴顶过去

“这年头,你说是老板有钱有面子,还是师傅有面子有钱?再说,你怎么就肯定,他们叫我师傅,我就是他们的师傅?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叫你老板,你就该给他们开工资,发奖金了,我没说错吧?”儒生闷得脸孔发红,一生气甩下老头子枯坐在经理室,自个儿出去了。

事情很顺利。

在松江古玩一条街。

“文山书海”古玩店,无论在装饰和面积上,还是在资金和管理上,都算上是佼佼者。并且,儒生老板开出的工资和员工福利,对一个刚毕业毫无工作经验的女大学生,虽不算高,可也不算低。

唯一让姑娘有点迟疑不决的。

是对班的12小时工作时间有点长。

然而,这段时间在人才市场的酸辣苦甜,告诉了她,书上所谓的权利呀,尊重呀和价值呀什么的,在现实里是没有的。

这是在累创全球房价新高的大上海。

人才如过河之鲫的上海滩。

她就一个大本生,说直白点,除了年轻,其实也就和时下在上海大街小巷中,出没的任何一个匆忙者没二样。姑娘答应了儒生老板的诚聘,并立即穿上了迎宾离开时,退回的那套迎宾服,再斜背上那条带金黄色穗儿的绶带,成为了“文山会海”的新迎宾。

香爸孤魂野鬼般空坐一歇。

看看又快到午餐时间,就站了起来。

当然罗,如果他不走,儒生老板还得招待他一顿盒饭加鱼汤,这是无疑的,毕竟,面子上的事儿,二人都不愿意太马虎,那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见香爸慢腾腾踱了出来。

正假装和新迎宾谈心,传授迎来送往客人知识的儒生,暗自高兴,迎了上去。

“香爸呀,怎么要走?这不是故意看不起我儒生的呀?”一面扭头,给新迎宾介绍:“这是香爸,我的一个老朋友,老主顾。”

新迎宾姑娘,就按刚才老板所传教的。

双手轻按在自己的腹部上,微微欠欠头。

“香爸,您好!我是请来的燕儿,请多关照!”香爸点点头:“好,好好干,儒老板对人不错,我们认识几十年啦,经常来坐坐的。”

听到香爸说自己的好话。

一直还有点担心的儒生,愉快了。

好像有意要在新迎宾小姐面前,炫耀自己和香爸“几十年的友谊”,高兴的微笑到:“你也听到了,这姑娘不错!一个有发展前途的企业,除了好老板,还得有好员工才行的呀。”

香爸笑笑。

仍在气恼。

“你这不是找到了呀?说实在的,现在这年头,包括我在内,有正义感的人太少了。可那狗日的蒋科,他只有屁义感。”儒生给新迎宾递递眼色,示意她忙自己的工作去。

然后,关心的问到。

“香爸呀,自古冤家宜解不宜结,几十年前的结下的叶子?我看,算罗算罗,都七老八十了。”

香爸跺跺脚,提高了嗓门儿。

“算不了!这个狗东西,年轻时把我可害苦了,老子记恨他一辈子的呀。”

好说歹说,香爸还是不肯留下,离开了。瞅着老头子朝前面慢吞吞走去的背影,儒生暗自思忖,要知道这老头子和蒋老板之间的成见这么深,我早就该和蒋老板搞好关系,从他嘴巴里多掏些香爸的材料。

你别说,这香老头儿。

虽然不懂行,可热情挺高,身体也好 。

一天东逛西荡的,没准儿,那天就又揣着个什么大宝贝来啦?多了解他的情况,才能与其更好的“合作”,知彼知此,百战不殆!哪会像这次,弄得我真有点左右为难的呀?

去吧去吧,莫看这老头儿和蒋老板,见面即吵,相互厌恶。

可我敢肯定,香爸一准会进蒋老板店子,吊人家秋风的的。

这种唯利是图,锱铢必较的穷酸老头儿,我早看多了,就这德性。不信,盯着!“小姐,您好!先生您好!里面请!”儒生回头,一对年轻夫妻正停留在玻璃柜前,细细欣赏着那张,被灯光和蓝绸缎环绕着的那张手稿复印件。

对迎宾小姐的热情招呼,礼貌的点头致意。

“谢谢!我们先看看这一张,然后再进去。”

儒生莞尔一笑,重新扭过脑袋瓜子,注视着越来越远的香爸背影,心里十分满意刚才新迎宾的招呼。要知道,这姑娘刚穿上迎宾礼装不过半点钟,居然对自己教授的知识热炒热卖,不露一丝痕迹。

瞧,招呼女人在前,就有希望让后面的男人掏腰包。

这是所有店家最厉害的一手,她这么快就学会啦?

还有,不管对方是路过顺便看看,还是有意不动声色前来,迎宾这么主动地往店里一请,就把来人逼到了悬崖绝壁之上。

颇具顾客心理研究的儒生知道。

购买欲望并不是天生的。

相反是掺进了更多现场的盲目和激情。所以,如何让顾客进自己的店子,就让每个老板绞尽了脑汁。再者,除非故意,没有哪个顾客对店方热情的邀请,会板着脸孔,扬长而去。

再说,又有谁会对一个年轻姑娘的招呼,视若无睹?

儒生有一种淘到质优价廉宝贝的愉悦感。

哦嗬,瞧,快瞧,那香爸不是进了蒋老板的“如山古玩”店?想想二老头子见面即吵,却又坐在一起,边吃盒饭边扯蛋的滑稽场面,儒生老板就想笑。

可是现在,啊哈!

那一对小夫妻,欣赏了玻窗里的宝贝,在新迎宾姑娘的热情引导下,进了店内。

好,好极啦,这真是太好啦!儒生曾对香爸夸过海口:“任何多刁顽吝啬的顾客,只要跨进了我这‘文山书海’店内,不留下几文买路钱,脱不了身的呀!”

这虽然有点夸大。

可跨进了儒生店内的顾客,倒真是少有人不掏腰包的。

当然罗,这主要是还是缘于,儒生店里的货多而真,选择面广,并且标价都不高。要知道,在松江古玩一条街上,能做到这三方面的老板也不少,却没有几个能做得比儒生更好。

其原因就在于,店面积大。

装饰上档和敢于在人工上花费。

在上海,特别是这所谓的一条街上,一间上百平方米稍好点店铺的年租金,没个几百千把万,莫谈。虚高的房价,催高了房租金,虚高的房租金,又催高了所谓的古玩古藉和名人字画,构成了大转型期中的中国,古玩儿市场特有的特色。

儒生停在店外。

瞧着地铁口蝌蚪般的脑袋,时而密密麻麻的冒出,散落。

时而疏疏散散的落下,无踪,估计小夫妻俩把店内,所有的真假宝贝都看得差不多了时,才慢慢踱了进去。结果,很幸运,在新迎宾小姐的热情款待配合下,在儒生老板不算太费力的游说下,小夫妻俩看中并买走了,一对清代青花瓷碟。

货不假,钱却贵。

儒生三年前花20块人民币,从不识货的地摊主手里淘回。

风风雨,却一直没卖到自己的心理价位。今天好,三年前的20块人民币,卖到了今天的2000块人民币,虽然还没有创下上次那蒋老板100块==10万块的新高,可也高于了儒生原定的心理预期,知道见好就好的儒生老板,自己很满足了。

毕竟,像蒋老板那种100块==10万块高达1000倍的暴利,不是每天都能碰到的。

在松江古玩一条街上,“如山古玩”店的蒋老板,从来就少有人提起。

这不但是因为他店小人少,而且据说是销售一直不好,虽说还不至于拖欠工人工资,可每次都给管委会那二个收费小姑娘,堵在店门口,扬言不缴费就不准他开门,真是丢人现眼,让老板们都瞧不起,不屑与其为伍。

可前几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像风一样在老板们之间传开。

“如山古玩”店的蒋老板,竟然匪夷所思。

将区区100块人民币,转换成了10万块人民币,创造了古玩一条街少有的奇迹。这让老板们个个愤世嫉俗,忐忑不安,指天发誓一定要超过他云云。

小夫妻俩拎着包装精美的清代青花瓷碟,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出门时,余兴未了的小伙子,还兴致勃勃的对儒生笑到。

“老板,没子弹啦。下次我们再来,我还看上店内别的宝贝,到时我再告诉你,可要打折优惠哦。”儒生自然满口答应。

送走了这对小夫妻俩。

考虑到刚有人辞职,新迎宾又这么积极主动,出师告捷。

为鼓舞士气,儒生老板返回店里后,当场用这2000块钱,给8个女店员,一人发了100块奖金,剩下的,则全部奖给了新迎宾。

众姑娘雀跃欢呼,搂抱着跳了起来。

因辞职带来的颓气,一扫而光。不提。

这边儿,香爸一路慢腾腾的走着,知道那儒生老板,一定站在店门口一直在看着自己,丌自得意。今天,按照自己的设想,进店时给小香使了个眼色,结果,嘿嘿,可是没办法,对不起了,可的迎宾小姑娘,我为了自己私利,不得不这样做。

上次你和我聊天时,说得多好。

这人的确是自私的,因为是生活逼着人这样自私。

不自私,在这大上海,自己就无法找到工作,无法缴房租付饭钱,甚至保持不了爱情。以后,若还有机会碰到你,可爱的迎宾小姑娘,我一定帮帮你……

“香副总,您好!”

二小姑娘看到香爸出现在门口,一起尊敬的问好。

而且用的是充满尊敬的“您”,这让香爸楞楞:“好好,蒋总在不?”“在经理室”“蒋总,香副总来啦。”二小姑娘一个回答,一个跑进去报告,这让香爸拧起了眉头。

蒋科迎了出来,满面笑容。

“香科,来啦?哎,小红,泡茶,泡铁观音,拈一根。”香爸朝经理室呶呶嘴巴,丌自先进去了。和儒生老板的经理室相比,蒋科这所谓的“经理室”,虽然太寒酸和搞笑,但比自己强多了。

蒋科好歹还拥有这么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手下还有二个小工人,自己呢?真正的一无所有哇!

所以,后颈窝的头发,摸得着,看不见,莫乱嘲笑别人。香爸觉得这段时间,自己跟着蒋科有了点心得体会。蒋科进来了,眉开眼笑的:“表现如何”“不好”香爸摇摇头,觉得这蒋科一点沉不住气,就那么客串了一把,甚至因为过于逼真,还真的和小香相互推了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踹了小香一脚,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事儿?

有这么当演员的呀?一点不知道适可而止。

要都像你这样,我怕早和儒生打起来啦。所以,不好!可蒋科听了,却以为香爸是在嫉妒自己,不屑的笑笑:“今天要不是我,那个迎宾小姐会自动辞职的呀?告诉你吧,你和儒生还没出来之前,我就蹲在地上连劝带吓的。”

香爸警惕的瞪起眼睛。

“你给人家小姑娘,胡说些什么?一个涉世不深的外地小姑娘,今天一大早,又是被小混混欺侮,又是被你恐吓的,谨防想不开出事儿的呀。”

蒋科扑嗤一笑。

这香老头儿,明明是嫉妒嘛。

看不得我与王国认识,想来想去,想出这么个借口来:“没那么麻烦吧?小姑娘都辞职离开了,离开时,大家可都看到的,是活蹦乱跳好好儿的。真是因为别的屁事儿,想不出出意外,也赖不到我的头上呀。”

叩叩!小姑娘端着崭新的瓷盖茶碗,慢慢儿的进来。

把它放在香爸手上:“香副总,请喝茶。”

香爸点点头:“谢谢”接了,可因为这倒霉的经理室,实在是太小了点,二老头顺着坐都有点困难,根本无法再摆根小茶几,所以,香爸四下看看,只好放在地上。

他这才理解小姑娘为什么端着茶碗。

走得个战战兢兢的。

大概,这是小姑娘第一次用茶碗泡茶,不知深浅,开水都溢出了碗盖,端手里尚且感到滚烫,更何况还要走一段路?

刚放下茶碗,可香爸又马上端了起来。

因为,他正好看到有些翻潮的水泥地上,一条肉滚滚不知什么虫子,正高高兴兴的蠕动着,横着走。

茶碗端在自己手中,有些烫手可也忍得住,香爸的确渴了。他揭开茶盖,却吓一跳,怎么茶碗里也有一条肉滚滚的虫子啊?手一抖,差点儿摔掉。蒋科看在眼里,轻蔑的笑笑:“香科,那是虫草呀,记得以前在厂销售科,你也常喝,忘啦?”

香爸受了嘲笑,忍不住。

就直截了当地瞪着对方。

“你以为你做得很好?我一进门,二小姑娘就尊称我为‘您’,还特地给我泡了铁观音,扔了一根虫草。你这是对我有成见,狗见羊的呀?”

蒋科眨眨眼睛。

似乎也意识了不妙,一时无语。

是的,按照王国的策划,二老头应扮演成,即是多年的老朋友老同事,又是多年的老冤家,相互见到不得,可出于面子,还得真真假假的相互应酬……只有这样,今天早上蒋科的参与,才不会引起儒生老板的疑心。

可现在,事情还没办完,这家伙就得意忘了形。

一准是回了自己的店,对二小姑娘吹嘘。

香副总如何能干,如何对店里有用,要尊敬要听话要跑快一点,还要什么什么的,二个单纯天真得只以老板的话和叮嘱,作为自己唯一工作和待人接物准则的小姑娘,才会有如此变化的。

要知道,在这松江古玩一条街上。

老板们虽然鬼鬼祟祟,阴阳怪气,相互之间不常往来。

底下的女店员们,却是经常混在一起的。混在一起的姑娘们,叽叽喳喳,天上地下,锅里碗里,无所不聊。二小姑娘这么一聊开,要传进儒生的耳朵,所做的一切努力,还不全泡了汤?啪啪!蒋科终于拍拍自己的脑袋瓜子,罕有的承认了过错。

“谢谢,还真是这样,唉,他妈的,这一得意,全忘掉啦,香科,还是你行。”

香爸冷笑笑,又端起了茶碗。

吃了盒饭加汤,坐在长背椅上眯一会儿眼睛,香爸就告辞了。跨出经理室,香爸对蒋科怒目而视:“不要你送,吃了你点盒饭不高兴?在国企那会儿,你吃我的还吃少了,白眼狼。”

蒋科心领神会,委屈的摊开双手。

求救似的对二小姑娘看看,才争辩到。

“几十年前的事啦,我可没说什么呀。再说,这了几天,你往我这儿跑,除了吃饭,什么业务也没拿回来。即或就是花钱不大的盒饭,也毕竟要钱的呀。”

香爸更生气了,跺跺脚。

“你是想我撵出去,不再往你这儿跑的呀?对不起,谁叫我们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老同事?该来的,我还得来。再见!”擦过目瞪口呆的二小姑娘,出了店门。

瞅着香爸渐渐隐入地铁口的背影。

二小姑娘还以为是自己说话不慎,得罪了香副总,一起可怜兮兮的望着蒋科。

蒋科面无表情:“没你俩的事儿,这个怪老头儿,真麻烦的呀。”“可是蒋总,你早上不是还夸奖,”“那是出于礼貌”蒋科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俩,皱起了眉头:“这人老啦,就是麻烦。好多年的事啦,那时我们都年轻,不懂事呀,没想到他一直还记着?这鬼老头儿。”

不想,二小姑娘咯咯咯的笑起来。

“蒋总,你不也是老头儿了?”

“老头儿骂老头儿,就像我爸骂我妈一样。”少女天性始然!一听老板说不关自己的事儿,二小姑娘高兴之下,居然开起了老板的玩笑。

要说这蒋科,绝对比香爸会做人。

店子里平时全靠这二小姑娘撑着,因此,蒋科对二小姑娘都不错。有朋友或有顾客时,是上尊下卑的主仆,可就三人时,二小姑娘非但不怕他,还经常开他的玩笑。

现在,听到二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开起了玩笑。

蒋科知道二老头的即兴表演起了作用。

不由得在心里叹到,多单纯的小姑娘呀,幸亏是遇到了我蒋科。要是换了别的老板,真是不敢想象。嘴上却告戒到:“不过,对香副总还是要尊重,毕竟是多年的朋友和同事,这做人的准则和礼貌,还是不该忘记的呀。”

二小姑娘就齐声回答。

“好的,我们记住了。”

香爸回到了浦西,看看时间还早,打算回家休息休息了。这几天,天天在外跑,己经感到有些疲于奔命,力不从心。这时,他接到了王国的手机。

研究员问了今天的情况,十分高兴,表扬几句就关了机。

可紧接着,小香的手机打了进来:“香爸呀,你回来没?”

“回哪来”香爸笑问:“我又没出差,就在上海的呀。”香爸对小香这几天的配合很满意,因此,语气有点亲热。还有,王国是个懂事明理的人,通过香爸知道了,人家那几个小年轻可不是真的小混混,而是靠着在外回收废旧而生活的外地人。

因此,主动提出给小混混们一点补贴。

可给多少?是一次性给还按每天的人头算?研究员没说,香爸也不便追问。

为鼓舞士气,香爸己事先把这个意思,当着自己的意见给小香讲了。所以,他还以为是小香打电话催呢,逐又佯装着不客气:“你鬼鬼祟祟,有事就明说的呀。”

“是的呀,香爸,你能不能到欧尚来一趟?”

小香好象有些牙疼似的,挤着冷气。

“我,我想和你聊聊的呀。”欧尚?除了一楼店方特意摆设的大圆盘休息石,就没有其他可供人不花钱休息的地方。一老一少不可能站着聊天吧?可随便坐在哪儿,一杯清茶也要15块,二杯就是30块钱。

这几天小香帮着出力,总不可能让人家掏腰包吧?

所以,香爸有些迟疑不决。

又不好说出口,只得咕嘟咕噜的:“聊聊?天天见面,还有什么好聊的呀?”“不是,我就想聊聊,所以,”小香有点语无伦次的,这让香爸提高了警惕,怎么回事?是不是看到那个儒生老板比我有油水,想改换门庭了?

又感到有些过意不去,想打个招呼?

不然,怎么会吞吞吐吐,鬼鬼祟祟的?

“好吧”香爸回答到:“我刚回到浦西,你说吧,说具体点,欧尚那么大。”“我在香格里拉等你,一进门你就看到的。”

这让香爸感到惊奇。

香格里拉,也就是香格里拉茶餐厅的简称。

香格里拉茶餐厅,也就是前二天,香爸蒋科和王国及一对儿女,在其豪包里吃饭侃大山,并策划如钶开展拿回手稿真迹行动的那个香格里拉。

那一顿吃下来,花了王国2000多块。

这是散席的最后,通过刷卡付钱时,ATM机清楚且抑扬顿挫的报数。

就小香现在这副落魄如乞丐样,还坐得起香格里拉?“开什么玩笑”香爸有些不高兴,摸摸自己腰包,这段时间虽然阴错阳差的找了点钱,可全给了香妈,真正留在自己身上的零花钱并不多,大概有个300多块吧,勉强坐坐喝杯茶,或者来二个15块左右的煲仔饭,还是可以的,

可想想手稿还没到手。

这事儿还没完,还得需要小香帮助出力,仍回答。

“我很忙,可你帮了我,我不答应你会失望。说具体点,在那儿?”“真是香格里拉”小香强调到:“不过,不会象你前天在豪包,那太土豪,我还玩不起。你一进门,就会看到的。”“好吧,就算这样的呀,不见不散!”“不见不散”

香爸有点没好气的抿抿嘴巴,朝欧尚大门走去。

香爸本来想好的,今天还早,回到浦西先到牛三处把发染了。

为保险,坐进观光电梯时,香爸掏出了自己所有的钞票加钢蹦儿,认真清清数数,真是刚好300块,以前,300块在香爸眼里是笔巨款,可以买好多天的小菜,加上自己染发剃头,苦闷时顺手买几张诸如“良友”类的言情小报等等,全靠着它支付呢。

可现在,我呸!

香爸自己也看着可怜,300块也算钱的呀?

他妈的,一不注意就没啦。比如这染发,香爸以前可是牛三的老顾客。矮胖秃顶的牛三比香爸小三岁,理发世家,据说其阿拉爷(牛三之爸)曾给旧上海的三大闻人黄金荣杜月笙和张啸林都理过发,算得上一方名人。

手艺传到儿子牛三这一代。

让儿子扬眉吐气的成为了新中国第一代理发匠,上海国营餐饮服务公司的理发师。

当然,后来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曾扬言“争取到北京为中央首长理发”的牛三,变成了今天的理发个体户。

出了明丰苑向左拐弯处,一个破旧小区门口的疙瘩处。

牛三常年在其凹凸不平的墙上挂块玻璃。

摆着一架只有在旧上海画报上,才能看到的宽大气派的,二条椅肘上,包着虽然磨毛了,却依然看得出当年风云的棕皮理发椅,边给四方的老少爷儿们剃头染发,边唠叨几十年来的沧海桑田,凡尘人生

老少爷儿们和他的关系,好比兄弟姐妹。

理不理发,剃不剃头。

都要溜达他的理发摊子上,大伙一起开开心心的侃侃聊聊,争争吵吵。因此,牛三像他当年的阿拉爷一样,也成了一方名人。可就这牛三,自今年一开就提了价。香爸以前在他儿染发,小剪带染发30块,现在却加了10块,变成了40。

理由是:“国家年年在给你们加退休金,再是好老少爷儿们,我也得要吃饭的呀。”

并且,还居心叵测的劝着香爸。

“都退了这多年,眼看过65奔70啦,这发就不要染了的呀,浪费钱的呀。”当然,被香爸愤怒的拒绝了。牛三哪能知道,香爸为什么对染发契而不舍?

香爸一向很顾及自己形象。

大概还是中年就开始染发。

其实呢,吃了虚岁60大寿的生日酒,香爸也曾暗地发誓,这发,就不必染了啦,人过六十万事休,我染了给谁看来着?再说了,我早知道这染发对身体有害的。

可这时,亲家白何和退休老师来了。

当然罗,亲家己来了好几年,可以前没现在这么寒碜人。

不就是一个懂得点写小说,一个懂得点教书的呀?香爸一气之下,决定生命不止,染发不止,一定要把二亲家,特是白何老头儿的威风比下去。

这不,连续每月的定期染发。

让香爸拥有了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

惹得那白何老儿经常摸着自己的秃顶,迷惑不解的问:“亲家,好像你还比我大半岁,我的头发白完了也掉完了,可你?”

香爸就顺手地一捋自己头发发,骄傲并话中有话的回答:“心养发,发还心,一根头发看人生。这人和人有时是不一样的。”听得白何老儿眨巴着眼睛,暗自感叹,莫说,人家香爸文化不大,说话时不时的就像是禅语,道理深刻着呢。

他哪知道。

香爸是把自己平时和牛三聊天的话茬儿接过来,现炒现卖。

看来,今天只好应对了小香后,才能去染发啦。不过,香爸有些忧郁,主要是担心怕钱不够。香爸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用之前尽管想过来,想过去的,可一上了桌子,却从来豪情满怀,潇洒大方……

咣当!香爸一不小心。

一个钢蹦儿从自己指缝间蹦出。

掉到了电梯的仿大理石地板上,蹦起老高,然后滴滴滴的直转。好在电梯里只有香爸一人,电梯这时也刚好到了三楼,稳稳停下,锃亮的电梯门哗的声打开。

香爸此时正好弯腰低头。

左手攥紧着钞票加钢蹦儿,右手捡起了那枚调皮的钢蹦儿。

结果,电梯门哗啦啦这么一开,香爸身子一拌,本己捡在自己手指间的钢蹦儿,居然脱手向前一滚,叮当!叮叮——当!刚好掉进了电梯门与外面地台的接缝外。

香爸真是气坏了。

因为这样一来,他手里的全部家当,就由300块变成了299块,这真是不吉利。

出了电梯,看看四下无人,香爸飞起一脚,狠狠踹在电梯门上:“撞你妈的个鬼!我招惹了你呀?”出电梯间后,香爸先跑到左边的洗手间,洒一大泡尿,顺便把钱重新揣进自己裤兜。出来顺着走廊向右,拐进了香格里拉。

果然,香爸一进去,小香就对他扬起了手。

“香爸,这儿。”香爸定眼一瞧,觉得有点不对。

这小香身边,怎么有个年轻女人?难道是他老婆也一起来啦?香爸有些懊悔,暗自责怪自己来之前,怎么忘了问他还有没有别人?这下麻烦了,只有299块,如果一气用下来不够,怎么办?可又不能退却的呀,只有硬着头眼慢吞吞的走过去。

“香爸,请,请坐。”

小香和那个女子一起站起来。

小香热情的招呼着他,还对一边的服务生催到:“上菜上菜,先上啤酒。”香爸走拢了,更是一楞,原来那年轻女子竟是韩伢子。

韩伢子换了一身,让香爸感到眼熟的衣服。

婷婷玉立,彬彬有礼:“香爸,您好!就等您了呀。”什么什么?韩伢子居然还学会了说尊称的“您”?没隔几天呀,谁教她的?“嘿嘿,韩伢子,怎么会是你呀?”香爸很高兴,走拢坐下,挥挥手:“你坐你也坐下,今天怎么穿得,嗬,嗬嗬?”

香爸看清楚了。

韩伢子穿一身蔚蓝色制服,左胸口上印着四个大字“飞翔快递”

韩伢子快乐的笑着,又转过身,故意让香爸看到了自己制服背上,呈飞翔状的“飞翔快递”下面是一串电话号码,然后才笑眯眯的坐下,给香爸倒上一杯热茶,双手递了过来。

香爸接过,呷一口,点点头。

“好,祝贺你,韩伢子,你几时进的飞翔呀?”小香就在一边儿,兴奋地接嘴到:“上前天,飞翔招聘,她自己考去进的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wang.com/novel/vcxfdkqf.html

各施其责·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53章的评论 (共 1 条)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相聚散文网,共筑文学梦!回首过去我们一路高歌猛进和勇往直前,放眼未来我们更是豪情万丈和信心满怀!中国散文网正是有了广大文友的信任理解和关爱支持才变得更加枝繁叶茂和旺盛强大,在此我谨代表中国散文网的广大同仁和领导同志们预祝所有的文友以及您的家人和朋友们个个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最后还要衷心的祝愿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都能够在新的一年里创作出更多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